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鬼舔头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下地狱
    溶洞内部到处都布满了流水冲刷的痕迹,看起来似乎开凿的非常仓促,并不像外面那么奢华。W≠

    不过,甬道的台阶修缮的非常平整,周围被流水侵蚀的墙壁上虽然没有完全打磨,但是也全都绘制了壁绘,甚至在一些专门的壁绘神像上用宝石点了目,灯光一照显得格外的渗人。

    眼看快要到地方了,大家全都非常兴奋,带着装备,提前固定好防陷阱的绳索,我不去理会辛叔忙碌的伙计,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壁绘上。

    上面画的内容大多都是描绘地狱的场景,以及门谄王的生平和关于墓志的描绘。

    我略过了关于称颂门谄皇帝的内容,以及述说这里是地狱恶鬼打通出来的夸张描绘,转头去看其他内容。

    我非常感兴趣的是,这个壁绘上居然描述了扒皮气体的画面,当地狱里面的恶鬼从溶洞里爬出来的时候,扒皮气体就会将恶鬼吹成飞灰。

    “想不到,外面那些黄色气体以及鬼玺碎片外那些奇怪植物上落满的灰尘,都是扒皮气体吹出来的恶鬼残骸。”同样在看壁绘的吕糯糯说道。

    君未这时候缩了缩脖子,小声问道:“这么说的话,我们接下来要进去的地方,岂不是地狱吗?”

    “难道说,鬼玺是在地狱里面制作出来的?”

    “如果这里向下是地狱的话?那么之前我们在峡谷外面吹来的地狱罡风又是怎么回事?”后面,杆子一边绑绳子一边问道。

    刘天宇道:“谁跟你们说地狱的入口只有一个,我们先前遇到的,绝对是地狱入口不假,那风里夹杂的阴气几乎能够吹散人的魂魄,那么足的阴气,绝对不会有错。”

    “再说鬼玺,既然能够号令鬼物,想来如果是阳间之物确实难以做到,如果是在阴间做出来的明器,那么也就不难解释,当年鲁殇王可以借阴兵作战事情了。”

    这时候,后面的人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为了防止遇到鬼打墙以及一些突发陷阱,我们在进入墓室的入口位置绑好了一条定位锁,锁线的内部加了钢化纤维,强度非常的大,大伙下去的时候,依次把安全锁挂在绳子上,然后由打头的人扛着绳子向下走,我们后面的人跟着就可以了。

    这种牵引绳的好处就是,即使上面有落石,或者流沙陷阱,人也可以凭借绳子逃过一劫,而且一旦下面有什么宝物,也可以通过绳子将大物件给送上去,节约了很多人力。

    见到侯国栋再次扛着绳子打头阵,我们也都马上不唠了,之前在青铜锁那里我已经尝过了牵引绳的好处,所以这时候毫不犹豫跟着大家一起将腰间的安全锁扣在了绳索上面。

    辛叔这时候有些兴奋,在六子和修睿的搀扶下说道:“听说门谄王为了自己不死,死后将自己的尸体送进了地狱,一会儿咱们就能验证这个传闻是否是真是假,走吧!咱们这就下去。”

    自从听吕糯糯说这些人恐怕都死了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一直有个疙瘩,听到辛叔自然而然地说让大家一起下地狱,我立刻就打了退堂鼓。要是吕糯糯不是骗我的话,那跟着一帮鬼下地狱,这不是找死吗?

    想到这里,我立刻说道:“我对鬼玺没什么兴趣,你们谁想下谁下吧!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辛叔马上说道:“不行!这里就你一个人见过真正的鬼玺,并且使用过,你不下去,我们怎么分辨得出来哪个鬼玺是真的?”

    “又不是不上来了,你们拿上来给我看不就行了?”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也看到了,外面地上那么多鬼玺碎片,下面不知道有多少方鬼玺,我们哪儿能一个一个的全拿上来,九爷!劳烦您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就当是给我们掌掌眼了。”

    辛叔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发现周围的伙计全都围了上来,六子擦枪的枪口也隐隐对向了我的脑袋。

    我一看这架势,今天肯定是非下不可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装无所谓道:“好好,那就下去一趟。正好我自己一个人在上面,也怪渗人的……”

    顺着玉石台阶往下走,周围的墙壁上开始出现大量的爪痕,这种痕迹十分像是猫狗在人身上挠出来的疤痕,有的刻入岩壁,有的则沾满黑乎乎的血液。

    越是往下走,这样的爪痕就越多,壁绘也因为这些爪痕开始看不清楚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往外爬,但是刚爬出来一半就被什么东西拽回去一样。

    我们看的触目惊心,六子忍不住拿刀在溶洞的石壁上砍了一下,结果火星四溅,墙上只留下一个细小的白印。

    大家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匕首在这溶洞的洞壁上尚不能留下太大的印记,这要是什么东西用爪子抓出来的,那得多大的力气,爪子又得多么锋利?

    杆子伸手想要去摸墙壁上的爪痕,被刘天宇一把拍掉手说道:“这些抠痕你最好别碰,僵尸挠过的地方都有尸毒,而且非常霸道,人摸了会长尸泡。你要是想全身溃烂而死,大可以伸手试试。”

    “你说这是僵尸挠出来的?有这么夸张?”人吓人吓死人,杆子本来应该不怕,但是被刘天宇这么一说,顿时上下牙就不听使唤了。

    见到杆子的样子不像是装的,我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毕竟跟我说这些人都是死人,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这帮人要是想弄死我,方法实在太多了,何必非要用骗得?

    我倒是也听说过,鬼不能直接杀人,必须要让你心生恐惧和死的念头,才能借助你自己的手把你给害死。

    不过,这么大费周章就有点太离谱了。我还从来没听说要害死一个人,需要把他亲自拉到地狱里面的。

    叹了口气,我反而轻松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过了头,都不知道恐惧是什么了。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侯国栋突然喜出望外地喊了一句,不过马上压低嗓音,似乎既兴奋又怕惊动什么不该惊动的东西,对我们道:“到地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