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一百九十章 内部矛盾不要扩大
    四月二十三日这一天,按理说拜仁慕尼黑在主场迎战巴塞罗那才是最引人瞩目的事情,但现在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关于格策的转会消息却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天『』籁

    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不少中立的媒体都认为拜仁慕尼黑这一招可以说赫内斯的得意之作,一箭双雕,而且对多特蒙德来说非常非常狠,狠到几乎致命。

    拜仁慕尼黑挖来了格策,增强了自己的实力,削弱了多特蒙德的实力,打击了他们的士气,毫不夸张的说,这次挖墙脚行动,甚至从根本上动摇了多特蒙德俱乐部的文化理念,对多特蒙德俱乐部的损害远不只是少了一个天才球员那么简单。

    它会让多特蒙德始终难以摆脱“留不住人”“无论是谁,都难逃把多特蒙德当跳板的命运”……类似这样的标签。

    而这种标签,或者说印象会给多特蒙德带来很深远的影响。

    会让每一个来到多特蒙德的球员都认为多特蒙德只不过是一个跳板,是去更大豪门的跳板而已,他们并不会在这支球队久留,也不会对这支球队产生什么感情。甚至很多人从进入多特蒙德的那一天开始,所想的就是什么时候离开多特蒙德。

    这是对多特蒙德足球文化的一种摧毁,让多特蒙德留不住人才,自然也就无法威胁拜仁慕尼黑的霸主地位。

    虽然之前沙欣和香川真司都先后离开了多特蒙德,但他们的离开和格策的离开在多特蒙德球迷心目中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毕竟沙欣和香川真司都不是德国球员,而格策是被认为德国足球未来的核心、领袖,他甚至被称为是“德国梅西”。

    他对多特蒙德的意义可完全是沙欣、香川真司所不能比拟的。

    结果这么一个被大家认为根正苗红的多特蒙德未来核心,竟然就如此轻易的让拜仁慕尼黑挖走了。

    不少多特蒙德球迷在伤心之余也忍不住感到绝望——难道我们就是给拜仁慕尼黑培养后备力量的吗?就算我们连续两个赛季在联赛冠军争夺中赢了拜仁慕尼黑,难道我们的球员也还是只想着为拜仁慕尼黑效力吗?

    沙欣当初一心要走,他去的是皇家马德里。香川真司去的是曼联,他们谁都没有去拜仁慕尼黑。

    可格策去了,以多特蒙德未来核心的身份去了拜仁慕尼黑。

    这件事情对多特蒙德的影响确实太大了。

    从上午到中午,再到下午,所有人都在说着格策去拜仁慕尼黑的事情。

    虽然转会还没有真正发生,但是从双方俱乐部的声明中,都可以看得出来,格策去拜仁慕尼黑已经是板上钉钉,毫无疑问地事情了。

    多特蒙德的球迷甚至都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无力。

    ※※※

    在这一天训练结束的时候,多特蒙德全队在布拉克尔训练基地登车,然后他们将去酒店住宿,准备明天的比赛。

    尽管这是主场比赛,但克洛普也会要求每个主场比赛前夜,全队都要在酒店休息,而不许回家。这样方便管理,免得球员们出去夜夜笙歌,最终影响了比赛时的状态。

    每个主场比赛日之前,当球队在布拉克尔训练基地登车的时候,都会受到球迷们的欢送。

    但是今天,数百名球迷聚集在训练基地外面,却并不是为了来欢送球队的。

    当大巴车缓缓驶出训练基地的时候,车上的球员们看到了在基地外那些聚集起来的球迷们,他们举着横幅,对着大巴车咆哮怒吼。

    “为什么?!”

    横幅上就这么一句问话。

    这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多特蒙德球迷们唯一想要问格策的。这也是多特蒙德球员们当时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的疑问。

    为什么?

    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要去死敌拜仁慕尼黑?

    大巴车里的球员们看着车窗外那些将马路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球迷们,沉默不语,车厢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格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没有去看窗外。

    密封的车厢内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太清楚外面的嘈杂声,但不用听声音,只需要看到那些球迷们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外面现在是怎么样的一场风暴。

    除了愤怒和失望的球迷,还有大量的媒体记者在外面报道多特蒙德球迷们抗议的新闻。

    对于即将参加欧冠半决赛的球队来说,这样的场面简直太打击士气了——自己的球迷如此高调的反对自己,这就是内讧。

    训练基地方面不得不调来保安,想要为大巴车开辟出一条通道来。但是保安人数太少了,而且他们的出现反而让球迷们更加愤怒,在怒潮面前,保安们连人墙都搭不起来,被冲的七零八碎。

    眼看着球员们的大巴车陷入愤怒的人潮中,动弹不得,天色却渐渐黑了下去,谁都不知道他们将在这里待上多久。

    车厢里继续保持着沉默,这种令人尴尬的沉默充分说明了现在球队的士气有多低落……

    就在这个时候周易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向车门走去,在门边,他对大巴车的司机说:“麻烦请打开车门,谢谢。”

    大巴车司机被周易的这句话吓到了,周易也吸引了全车其他人的目光。

    助理教练布瓦奇站起来问:“周易,你要做什么?”

    “总要有人解决这件事情啊……”周易指着前挡风玻璃外堵着路的球迷们说。“不能一直停在这里不走。”

    “我们已经叫了保安……”布瓦奇话音未落,一顶保安人员佩戴的帽子就被愤怒的球迷们扔到了车窗上,发出嘭的一声,吓了不少人一跳。

    “很显然,这没什么用……”周易摊开手。

    “更不能让你下去了,外面太危险……”布瓦奇皱眉道。

    “没事儿,他们针对的又不是我。”周易满不在乎,他回头冲着大巴车司机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请求。

    大巴车司机回头看了看球队的主教练克洛普,克洛普点了点头:“把门打开吧,我和你一起下去。”

    说着,他也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

    “我也去。”队长凯尔也站起身来,走向车门。

    随着一声放气声,车门被缓缓开启。

    而车厢外的吵闹声也随之涌了进来。

    “把这事儿说清楚!为什么要去拜仁慕尼黑!!”

    “你不配做我们的骄傲!”

    球迷们的抗议声传进来,落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周易率先跳下了车,克洛普和凯尔紧随而下。

    球迷们看到车门被打开,两位球员和主教练都下了车,喊声逐渐小了,直至消失,他们就这么看着三个人。记者们也迅速围了过来,长枪短炮地对着他们。

    “我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给我们让让路,我们要去酒店休息,明天还有一场很重要的比赛在等着我们呢……”周易开口说道。

    有球迷站了出来,一看就是某个球迷组织的头儿,他对周易说道:“周易,这不关你的事儿。我们只是希望格策下来和我们当面对质,告诉我们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去拜仁慕尼黑!”

    周易刚想要说话,旁边的克洛普就抢过了话头:“球员转会是个人决定,任何人都无权干涉。而且他要去拜仁慕尼黑也是下个赛季的事情了,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是我们多特蒙德的球员,我希望大家能够以球队大局为重,欧冠半决赛非常重要,我们的对手并不好对付。”

    队长凯尔也在旁边补充道:“我想等马里奥愿意说这事儿的时候,他自然会说。现在你们强求他出来给你们一个解释……当然你们可以把我们堵在这里十几个小时,然后逼他出来道歉什么的,但我不认为那会是他的真心话。”

    “这是借口!他什么时候愿意说?我看他去了慕尼黑都不会愿意说!我们需要的是他当面对我们解释清楚,而不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不出来!”那位带头的球迷领袖挥舞着拳头说道。

    他的话也引得在场的球迷们情绪激昂,纷纷跟着挥舞拳头大喊,要求格策出面解释清楚。

    克洛普和凯尔面对这样的情况,也都无能为力,很明显对方就是把矛头瞄准了格策,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不会听的。

    数百号人一起高呼口号的场面还是很震撼的,但这种震撼对于多特蒙德球员教练们来说,可并不值得享受,因为这种激动的情绪往往蕴藏着危险的火苗,鬼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点燃了,然后就爆炸了……

    眼看着场面要时空,克洛普都在想要不要报警了。

    而围在旁边的记者们则十分激动,眼前的情况越乱,他们就越高兴,因为意味着还有大新闻啊!

    格策转会拜仁慕尼黑这事儿之后,如果还能引申出多特蒙德球迷和球员对峙、内讧这样的劲爆消息,最起码未来一个星期都不愁没有焦点事件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易突然站了出来,他举起手臂,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他的手臂一直举着,直到现场的球迷们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最终消失为止。

    周易虽然年轻,也不是球队的队长,不管是第一队长还是第二、第三队长,都不是,但他在球迷心目中还是有威信的。毕竟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从未让人失望过,这样的人说什么当然有球迷愿意听。

    “我说两句吧。”见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周易终于放下手臂,开口说话。“呐,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愿不愿意,也改变不了结果。所以这么做其实没什么意义的。”他指着围堵在大巴车周围的球迷们说。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了,那么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把目光放长远,看前面吗?我想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输了的话,我们的敌人一定会很高兴的。所以回去吧,先生们,别让有些人看多特蒙德的笑话。”

    他将目光投向了那些媒体记者。

    此言一出,群情激奋的球迷们顿时也跟着把目光投向了记者们,这让记者们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也感到十分尴尬……很明显,周易这是转移矛盾啊!

    但偏偏球迷们还真就听他的,他一说,大家就把目光投向了记者,眼神很不友善!

    在场的中国记者们也不得不佩服周易的“传球”能力——本来是人民内部矛盾的,现在却让他搞成了一致对外。

    内部有什么矛盾,关起门来怎么都还说。但如果涉及到外部斗争的话,那就必须枪口一致对外了。

    多特蒙德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城市,这里的球迷也自然非常团结。他们也不是没有内部矛盾,但只要和外界有争端,那永远都要把对外战争放在第一位。

    周易这话一阵见血,多特蒙德球迷们在看到那些端着长枪短炮,脸上眼神中都还带着期待的记者们,自然会知道周易所言非虚。

    于是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带头的球迷领袖做了个手势,所有球迷都默默地推向两边,为大巴车让出了一条通路。

    克洛普和车上的人都松了口气。

    在周易转身打算上车的时候,那位球迷领袖叫住了他:“我们听你的,但接下来在比赛中你们可不能欺骗我们的感情!我知道现在对你们来说或许很艰难,但你们一定要赢!”

    周易微笑着点了点头:“好的,没问题。”

    说完,他转身登上了大巴车。

    车门缓缓关上,沿着球迷们让出来的通道,向前驶去,终于驶离了布拉克尔训练基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