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两球成名 > 第六十六章 我留下
    一男子突然内急,便偷偷在路边小便!

    一妇女经过,见后责问道:“你怎么可以站在这里小便?!”

    男子不好意思的答道:“我又不是女的,难道要我蹲着小便?!”

    在签卖身契之前,尤墨得到了军师的指示。天 籁

    加入销售分成条款!

    这货向来对军师言听计从,这次也不例外,酒一醒就找到王*丹,询问起合同细节来。

    结果不问还好,一问才得知,自己小瞧人了。

    一直以来,王*丹在他面前都以花瓶的姿态扮演炮灰角色,次数多了,难免会形成惯性,让他不知不觉中做出错误判断。

    就像罚点球一样。

    其实能在他这种逻辑思维缜密,眼光超前的家伙面前坚持独立思考,本身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愈挫愈勇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从这一点来说,王*丹的确有成功商人所必须的素质。

    管你有多厉害,我也得先过过脑子!

    自尊心作祟也罢,不服输也罢,这种精神是其它两女所不具备的。在交了大量学费之后,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她俨然成了合格的助理兼秘书,既对他非常了解,又能以旁观者的身份做出判断,提出不错的建议来。

    与克莉斯娜不同,她对国内情况非常了解,早已看到了巨大的潜在市场。她坚信,随着卢伟与尤墨的回归,国内足坛必然会刮起青春风暴,年轻人们有样学样,球星海报之类的东西远远无法满足追星欲*望!

    这种状况下,他在商业领域所走的路线最好以国际化为主,国内品牌只会降低身价。现在耐克主动抛出橄榄枝,相中的也正是他背后的巨大市场,如果能在合约中加入销售分成条款,即使百分比很低,依然能从惊人的销量中收获巨大利润。

    这与他在国字号球队的表现息息相关,商家也希望他能继续创造奇迹,让他代言的产品供不应求。不过在商言商,浮动条款显然比销售分成更划算,也更容易打动对方。

    想想看,他所代言的“刺客二代”一年卖出100万双之后奖励100万英镑,与每卖出一双球鞋分成0.5英镑,哪个更有利?

    很明显,没有足够的信心,多半会选择100万英镑,而不是微不足道的0.5英镑!

    王*丹却不吃这一套,即使没有经过市场调研,仅凭直觉她就没把100万的销量放在眼里。

    现在距离亚洲杯只有四个月了,有了之前的京城之行,他在国人心中的形象大幅改善,诸多媒体赞不绝口,官方也是一片好评。这种情况下再接再厉,一举突破历史,称霸亚洲足坛,带来的轰动效应会有多大?

    他的个人形象提升又会有多夸张?

    一直以来,他在竞技领域取得的成就既让国人羡慕到眼红,也让他们心中颇有微辞。

    毕竟他们不是货真价实的凯泽斯劳滕球迷或者阿森纳球迷,瞧着他一路创造奇迹的同时,国足连奥运会预选赛都出不了线,心中能没有怨气?

    毕竟这个年代思想还停留在为国争光的阶段,个人荣誉再夸张,不能为国效力也是白搭。

    反倒容易被抹黑!

    “作为奖励,这趟让我跟你一起回去!”

    与耐克的签约仪式上,王*丹面若桃花,声音甜美,一不小心就让对方着了道儿。

    尤墨现在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不用灌迷魂汤就足以把他放倒。

    “去吧,不许打架。”

    “嘿嘿嘿,她要打我的话,你得帮我!”

    “......”

    ......

    6月18日凌晨1点过,双流机场。

    这趟回来尤墨要谨慎小心的多,不但时间选择的够晚,穿着打扮也一改往日作风,走起了成功人士路线。

    他可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人一哄而上挤在中间,半天挪不了步!

    这种事情对于那些刚出名的家伙来说足以兴奋到睡不好觉,他这种江湖老鸟早已不再看重于此,反而深受其害。

    太耽误时间了!

    他可不是来度假的,国内足坛还有一大堆问题在等着他。

    除此之外,还有个无论几点来都不会错过的家伙,也在等着他。

    为了避免两女一见面就扭打起来,他在回来之前就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了一下原因。其实他也不太清楚王*丹这趟是干嘛来了,不过对方既然不说,他才懒得刨根问底。

    结果还好,李娟心里很清楚,既然早晚会有这么一天,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见招拆招就是。

    尤墨也觉得应该提前磨合一下,眼前这种没有外人的状况最好不过。

    “都累坏了吧,房间已经给你们开好,吃的东西也都备的差不多了。如果有特别想吃的,都跟我说一下,明天一早就给你们买去。”

    打完招呼之后,两女也不多话,彼此只是笑了笑。李娟身为主人没有失分寸,也没有一上来就抱着尤墨不放手,拉家常一样说着话,肩并肩地直奔停车场。

    王*丹显然吃惊不小,一听这话更是举棋不定,于是没说话,继续扮花瓶。

    其实以前两女也有过攀比较劲的时候,不过那时都有外人在,她们可不想让他丢脸。现在变成了一对一,她以为对方会一上来就气势汹汹地各种炫耀,结果却被这份大气闪了下腰。

    尤墨同样有些吃惊,开口就问道:“床够不够大?”

    话一出口,左边胳膊上挨了一下,右边肩膀上被捶了一下。

    这货坦然受之,嘿嘿一笑算是揭过。两女其实也想瞧瞧对方在床弟之间有何本事,不过现在可不是恰当时机。

    女人家脸皮薄,没熟到一定程度不会把那种事情挂在嘴边开玩笑。

    更不用说付诸行动了!

    “够你们俩折腾的,如果不觉得太晚的话。”李娟随口说罢,笑着探头,对捷足先登扮情侣的家伙说道:“丹姐的意思呢?”

    “我要累死了,多久没坐过那么久的飞机了......”王*丹借机撒起了娇,说完还横了尤墨一眼。

    这货作沉思状,好一会才点点头道:“今天是该好好休息,不然管家一打电话,我又得扯谎了。”

    两女一听齐齐跳脚,仇恨对象空前一致。

    好呀,左拥右抱还嫌不够,心里居然掂记其它女人?

    “丹姐你站远一点,省的我误伤到你!”

    “加油,使劲打,对,朝两腿中间踹上一脚!”

    一小时后。

    府南河畔,锦江宾馆。

    李娟嘴上说的大气,心中哪能甘心就此撒手离去。好在王*丹也懂谦让,不等尤墨开口就主动留人。

    于是一番客气之后,三人在房间里就着酒菜闲聊起来。

    尤墨没喝酒,原因倒不是温格的禁酒令,而是这货深知酒能助性的同时,也会降低性能力。眼前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善茬,那方面若是得不到满足,心中自然会有怨言。

    结果证明他想多了。

    两女争宠归争宠,不会忽略他的身体状况,如果因为那方面的需求而无休止地折腾他,将来苦果够她们喝一壶的。何况他与她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偶尔玩玩情调有助于身心健康,天天追求刺激谁也受不了。

    从这一点来说,她们骨子里还算是比较传统的女性,即使在国外生活多年也没有改变观念,不会以追求刺激为人生目标。

    家人,孩子,事业,健康,这些才是她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好了,酒光了,肚子也饱了,睡吧。”

    两点半不到,王*丹拿起手中的易拉罐晃了晃,说完就打起了哈欠。

    “嗯,那我回了,你们洗洗睡吧。”李娟迅速起身,开始收拾。

    “不早了,放那儿明天我收拾。”

    尤墨也打了个长哈欠,还没来及继续说话,王*丹打断过来,“太晚了,反正有两张床,凑合一下?”

    “不啦,我可不想睡半夜被惊醒,以为旁边有人打架。”李娟笑着摇头,一脸戏谑。

    “我反正累坏了,打架也不是你的对手。”王*丹同样语带双关,说完还叹了口气,仿佛自己年事已高,只有羡慕的份了。

    其实若论需求,30左右的女性远比20刚出头要强的多。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适时表态,“那就睡醒觉再说!”

    话音一落,两女一起扑过来连打带敲,把人逼到墙角还嫌不够,手撑着墙数落。

    “别老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好,怎么折腾都没事!”

    “就是,你就一个,我们有三个,不省着点用将来咋办?”

    “管家说的对,你就是心肠太软,早晚会吃大亏!”

    “没错,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

    数落了一通,两女意犹未尽,凑一起继续编派。尤墨落荒而逃,直奔卫生间洗澡去了。

    这货还是很擅长拉仇恨的,也很清楚两个好战分子凑到一起,没有个共同目标难免会起内讧。

    结果不出所料,等他出来的时候,两女已经躺在一张床上,留了个后背给他了。

    王*丹已经睡着,李娟虽然还没合眼,可态度异常坚决。

    “日子长着呢,不急这一时!”

    尤墨并不甘心,占了一番便宜之后,发现对方依然不为所动,才放下心来,难得枕边无人,一觉到天亮。

    这货其实真有睡醒一觉再补偿她们的打算,结果睁眼一瞧,两女都已经梳洗打扮完毕,妆都化完了。

    “干嘛去?一大早的。”

    “你这趟回来打算干嘛?”两女问的异口同声,问完还对视一笑。

    “卖鞋呀!”尤墨老老实实回答完毕,在挨敲之前迅速闪人,洗漱去了。

    ......

    三人的第一站是市政府。

    尤墨上次来的突然,走的更突然,以至于汪市长大为光火,把秘书好生数落了一通。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在得知他还会再回来之后,行程就已经安排妥当了。

    尤墨也不介意用官方身份狐假虎威,于是欣然答应,一大早就过来叙旧。

    上午九点过,载着一男两女的车刚进入市政府大门前的主干道,等候已久的武警已经纷纷就位,迅速隔离了整条街道。

    如此大的阵仗实在不常见,通常只有省长级人物才够资格。王*丹算是见多识广,不过还真没享受过,此时啧啧称奇道:“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有这待遇!”

    李娟开车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车速更是低的可怜,本来想发表下看法的,结果话到嘴边收住了,省的丢人。

    尤墨的心理素质不是盖的,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也吓不到他,看完稀奇之后,懒洋泮地说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既然享受这种待遇,拿出来的诚意也不能太浅。”

    “是啊,别人给你扎起,你也不能出工不出力。”王*丹随口说罢,打眼一瞧,顿时惊呼出声,“哟,大阵仗原来在后面!”

    一听这话,尤墨也忍不住歪着个脑袋瞧了过去。

    足足百十来口,个个西装革履,官味儿十足,此时却毕恭毕敬地分立两旁,等待他们检阅。

    “停在门口吧,直接开进去有点失礼了。”

    李娟手心背心全是汗,一听这话总算松了口气,在到达市政府大门时熄火停稳,打开车门,像个司机一样把后排坐着的两人扶下了车。

    王*丹一瞧她这副模样,顿时得意起来,瞬间化身秘书,开始汇报工作,“看来他们打定主意要从您身上打秋风了,怎么着,回去拿银行卡?”

    “刷什么银行卡,刷脸就行。”尤墨欣然说罢,转头安慰小菜鸟,“没事儿,官威就这么来的,其实都是利益作祟。”

    听了这话,李娟总算抬起了脑袋,声音有些不太自然,“是说搞的这么吓人是为了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尤墨笑着说罢,抬头挺胸,大步朝前迈去。

    李娟亦步亦趋,很快跟上。王*丹原本还在陶醉,见状紧追慢赶,总算在仪仗队鼓掌之前跟上了趟。

    汪市长在不远处等着,脸上除了笑容,还有恶作剧成功的戏谑。

    尤墨一眼就瞧了出来,见面问候完毕,一开口就是:“吓我一跳!”

    “能吓着你?”汪市长一上来就不给面子,还翻旧帐,“不给我面子也就罢了,八千万父老乡亲可一直苦盼着你呐!”

    这顶大帽子够沉,直接把两女压的抬不起头,尤墨也叫苦不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