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吕清广本纪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咒语还是口号3
    吕清广自以为懂了,应道:“也就是说,在别的位面世界,介入历史会扰乱当下,在这里,无论过去发生什么改变,对未来都不会有影响,他们就能可着劲儿让新手折腾。『W对吧!”

    出乎吕清广意料,慈悲大妖王并没有点头应是,而是沉默了下来,一直到飞临王晓郁所在的学校上空,慈悲大妖王才说道:“也不尽然。”

    吕清广等了好一阵不见慈悲大妖王回话,就知道这个事儿可能比较复杂,此刻顿住身形,也不理会在教室里乖乖上课的少年王晓郁,认认真真地听慈悲大妖王说话。

    “对任何位面世界来说,时间都是存在严密的既往性质的,过去的改变必定影响到未来。”慈悲大妖王严肃地说,“即使锁定,也是有局限性的。就拿这次来说,关键是锁定点,在这个被确证的时间节点,保护是严密的,任何过往的变动都不会对其产生影响。而受关注度最大的,是股份允许转移的这七天,在这七天里,历史只会从被锁定点延续出来。至于再以后,后面的八年里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就不好说了,关键还是后续的时间中,在新的当下如果去认识历史。对历史的解读比历史的存在对当下的影响更显著。”

    虽然在谈历史,但吕清广觉得慈悲大妖王不像是历史学家而像个哲学家。大罗金仙巅峰的哲学家?这个提法似乎很是不妥,让人严肃不起来。

    清脆的铃声在脚下响起,紧跟着,喧闹地声浪升腾起来,将隐身在小学校园半空的吕清广和慈悲大妖王淹没。下课了,这是今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就是放学的号令,次序井然的校园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在灵识束里,少年王晓郁带着鲜艳的红领巾,正在接受班主任的委派。少年王晓郁是班长,也是大队委,班上的黑板报和校园里的两块大的黑板报都该更换新内容了,他得带着宣传委员和擅长绘画书法的同学去完成这个任务。这个活儿,前几年少年王晓郁就参与过,那是年级低岁数小,是跟着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们打下手跑腿儿,现在他是五年级,算是高年级了,六年级的学习任务更重,要考中学,加课的时候多,比如今天,抽不出时间来,就由五年级的同学担纲了。正读五年级的少年王晓郁就得到了这个锻炼自己的机会,而且任务是一周前就布置下来了的。

    吕清广低头看了一眼,目光被灰色的露台遮挡住,看不到教室里的少年王晓郁。

    慈悲大妖王怕耽误吕清广体悟,赶紧说道:“来的都是些小家伙,你不用在意,安全上绝对可以保证的。”

    吕清广明白慈悲大妖王说小家伙的意思,那不是指个头的,也不是从岁数上下判断的,指的是修为等级,更明确一点儿,指的是战斗力,这个‘小家伙’的意思相当于战五渣。当然,比起吕清广来说,战斗力就不是这样衡量的了。有慈悲大妖王在身边儿,战斗力什么的吕清广已经不在意了。

    降低身段儿,吕清广悬停在窗外,看着少年王晓郁一脸老成持重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翻开来,逐条给同学们讲解,并请大家讨论。笔记本上记录了迎接奥运的宣传语,这是王晓郁从报章杂志摘抄的,今年是一九八八年,是奥运年,汉城奥运会就在半年之后,板报宣传要跟上。

    少年王晓郁并不满足于照搬书报上的宣传用语,结合小学生的时机,改动了些词语,创造出新的口号。昨天下午,他已经将这些向班主任和大队辅导员做了汇报,并得到了肯定和赞扬,现在要做的是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宣传小组,再通过黑板报传播到每一个同学那里。

    将自己的意思阐述清楚之后,少年王晓郁抬起手腕儿,看了看电子表,然后起身,跟同学们再见。王晓郁虽然还年幼,但自幼在红色家庭里,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加上天赋聪颖过人,做事很有章法。比如此时,他交代完了主旨,定了调子和口号,但具体版式却不去干扰,让其他同学发挥,具体操作他更是不会插手。这样也有效节约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接下来他还有别的安排,再耽搁就晚了。

    吕清广和慈悲大妖王跟着少年王晓郁除了校门,王晓郁背着个大书包,刚流行起来的双肩背,他母亲的朋友从日本给捎来的,大步朝前走。跟别的放学的同学不同,王晓郁不是蹦蹦跳跳,也不东游西逛,他目标明确大步前进。

    走进胡同里的一个四合院,外面院门上挂着国学馆的木牌,木牌很新。

    少年王晓郁端坐在国学馆的长条桌前,跟二十来个年龄差不大的小朋友一起高声诵读:“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入则孝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事虽小勿擅为苟擅为子道亏……年方少勿饮酒饮酒醉最为丑步从容立端正揖深圆拜恭敬勿践阈勿跛倚勿箕踞勿摇髀缓揭帘勿有声宽转弯勿触棱执虚器如执盈入虚室如有人事勿忙忙多错勿畏难勿轻略斗闹场绝勿近邪僻事绝勿问将入门问孰存将上堂声必扬人问谁对以名吾与我不分明用人物须明求倘不问即为偷借人物及时还后有急借不难……”

    国学馆内布置得古色古香,四十多岁的先生面前还摆着一个铜制的小香炉,袅袅香烟缓缓飞腾,伴随着稚童的诵读声扩散开去。

    吕清广立在院中,他感觉不舒服,不愿意进到屋里,仿佛里面有腐朽的气息,会传染给他,让他不快。

    慈悲大妖王静静跟在吕清广身畔,没有表情,也不做评论。

    吕清广轻轻地摇头,他算是有所明了,但并非感悟,对慈悲大妖王说:“换个时间节点再看看。”

    慈悲大妖王的佛脸和虫子脸一起微笑起来。

    穿越血色门户,再从待客空间请出慈悲大妖王,所处的还是那个四合院,只是没有了诵读声。

    慈悲大妖王尽职尽责的扫描了全球一番,表示没有威胁。

    吕清广环顾四周,四合院更加的古色古香了,一群群游客走进来,一间间房子看过去,带着探究与窥视的满足感,微笑着,交头接耳着,间或摆个姿势照张相以为纪念。

    慈悲大妖王扫描的时候已经确定了青年王晓郁的位置,但没有多话,是不是去看已经长大些——或者说已经成人的王晓郁,是吕清广的事情,该当由吕清广自己决定。

    吕清广的灵识束也很快锁定了青年王晓郁,带头飞过去。这个时间节点的王晓郁依旧是在京城里,直线距离并不远,飞行又不会堵车,用不着请慈悲大妖王带自己瞬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