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生人勿进 > 第七十一章 族长的男人
    好吧,或许是我误会了,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应该给我下蛊吧?

    小倩呜呜的哭道:“你已经知道了女人头发的秘密,如果我在泡茶给你,你一定不肯喝,我只好再换一种办法。”

    “你这个傻丫头,男女之间在一起是需要心甘情愿的,靠蛊术留住的,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我说道。

    我也觉得很无奈,小倩这么做我固然生气,可说到底她也是为了要留下我,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只好劝了她一番,告诉她,只要她不再使用蛊术,我依然愿意来她这里。

    小倩点点头,对我说:“何沉,我知道错了。”

    这样一来,我也不愿意多呆了,和她说我想回去了,小倩没有强留我,我穿好衣服,她送我到门口。

    临出门前,我偷偷学着《清静宗秘法》上的指诀捏起,顿时觉得这屋内有一股魂气涌动,小倩的屋里,真的有一只鬼存在。

    我一惊,心中暗道:好一只作祟的鬼,想来小倩这么做,是受到了这只鬼的蛊惑啊。

    不过,我现在根本不会更高深的道法,这捏诀术也是依葫芦画瓢,所以我根本看不到那个鬼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怕吓坏小倩,这件事就没跟她说,就这样,我离开了这间屋子。

    夜半时分,我回到了夏彤家,宁波正躺在床上睡的香,我一脚踹到他屁股上,叫道:“别睡了,赶紧起来。”

    宁波迷迷糊糊的,“别闹,困着呢!”

    “别睡了,艹,我刚才差点杀了人。”我说。

    这一句顿时把宁波吓得清醒了,他一骨碌爬起来:“什么?你杀人了?杀了谁?”

    我说,“你什么耳朵?我说差点,是差点!”

    “哎,那不没杀死吗,你紧张什么!”宁波一歪身子又躺下来,我直接拽着他胳膊给他拽起来,并说道:“有鬼作祟,这次没杀死,不代表下次还杀不死。”

    宁波又惊了,起身问我:“什么鬼?哪里来的鬼?”

    我将小倩家的事情说给宁波听,他听完后,惊愕不已。问我小倩家怎么会有鬼呢,是什么东西你看清楚了没有?

    我回道:“秘法之中的口诀,我也是在湖边的大树下看了那么几眼,根本就没多少用,能感觉到一丝魂气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让我看清楚?”

    “哎,何沉,这不对啊,咱们也没得罪什么人吧,怎么会有鬼想利用小倩报复你呢?”宁波歪着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他好像并不想杀我,他只是影响了小倩的心态,让她用蛊术迷乱我的心智,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虽然小倩承认说自己想留住我,才使用坛中魂这种蛊术的,但是,我到底觉得这样的做法和她屋子里的鬼有关系。

    宁波嘿嘿一笑,说:“老何,你也别自恋了,要我说人家不是不想杀你,是还没到时机吧,先迷乱了你的心智,然后一步步杀了你,这才好玩,这才是报仇的痛快之处啊!”

    “滚,你就幸灾乐祸吧,我倒霉你就高兴?别忘了,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他要弄死我,下一个就是你。”

    被我一说,宁波也懵了:“哎,你说,到底是谁找咱们报仇呢!和咱有仇的……会不会是王飞?”

    宁波惊愕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摇摇头:“不会,王飞被做成了鬼挺尸,他的魂魄也应该被老妖婆控制了。再说,又不是我害死他的,他找我干嘛?”

    “虽然不是你害死的,但是到底我们也有责任啊,要不是我们叫他来,他也不会死。”

    宁波这么一说,我立即反驳道:“他是你的朋友,是你叫他来的,在此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更没理由找我了。”

    “那你的意思是活,他要报仇的人是我?”宁波指着自己,惊讶的合不拢嘴吧。

    我刚想说话,看着宁波妩媚的身姿,我道:“就算他想找你报仇,也找不到你吧?”

    宁波一愣:“是啊,老子的身体还被埋在土里呢,艹,老何,都这么久了,肯定腐烂了,这辈子我算是完了。”

    我回道:“不一定,老妖婆在那尸体上都下了蛊,应该不会烂,如果和正常尸体一样腐烂的话,她们的记忆宫殿的地基,不就塌陷了吗?”

    听我这么说,宁波顿时开心了,激动无比,他又看到了希望,只要希望还在,人永远都不会自动放弃的,就像现在的宁波。

    “老何,无论如何你也得跟我去一趟,咱把尸体挖出来看看,要是没腐烂,我心里还放心些。”

    “嗯,不过得过几天,明天村里举行活动,你作为夏彤,怕是走不开啊。”

    “啊?什么活动?擦,这村里一个月好几次活动,还真是丰富多彩啊!”

    据说是庆祝刘欣慈复活,不过我想,南道村的活动,怎么也少不了祭祀,这是她们的传统,而且,这些女人有个习惯,祭祀的时候都不喜欢穿衣服。

    一想到这些宁波就头大,她们不穿衣服都已经习惯,要宁波赤裸裸的和一群女人站在一起,他真是接受无能啊!

    宁波一直央求着我想个办法,帮他躲避掉这次祭祀活动,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全村的女人,几乎都把他当做了夏彤,他不去肯定不行的。

    我摆了摆手,说:“行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跟女人干那事儿的时候,不照样不穿衣服。”

    “擦,那能一样吗?这可是在外边,和裸/奔有什么区别?再说,还有那么多人!”

    我笑道:“人再多也都是女人,不是正合你的心意?你就把那些女人当做你的目标,来个群p多好。”

    “你丫的,真他妈变态。”宁波大声的骂着我,“我就是想,我也得能啊。”

    ……

    ……

    第二天,阳光普照,一大早,丫头就跑来夏彤家,要我回刘府,说刘欣慈找我。

    我有点意外,今天不是有庆祝活动吗,她应该很忙才对,怎么还有功夫找我?

    丫头对我行了个礼:“公子,你还是快点随我去吧,晚了族长是要生气的。”

    我摆摆手,说:“行了,你先走,我随后。”

    丫头行礼而退,我穿了衣服,和宁波唠叨几句,叫他也早点准备,别误了时间。宁波冷哼道:“你别管我了,赶紧去私会你的女人吧。”

    “擦,说什么呢,她才不是我女人,顶多算是炮/友。”

    他对我骂道:“都说婊子无情,老何,你他妈也没好到哪里去呀,你怎么比婊子还不如?”

    我懒得理他,穿衣下床出门,临走前,宁波又对我喊了一句:“我还没见过变样后的刘欣慈呢,今天我要好好看看,要真是你说的那么好看,艹,老子我……”

    他说了半句,剩下的后半句终于咽了回去,都过了这么久了,宁波还不能适应自己的身份。他气哼哼的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

    我来到刘府,很奇怪,所有的男仆女仆全都侯立在院中,似乎在听候差遣。那些神情呆滞的鬼挺尸,一个个垂着头,僵硬的表情像个木头。

    越往里走,越能感受到活人的气息,四五个女仆站在刘欣慈的房间外面,手里端着各色物品,有华贵的衣服,头饰,珠宝,甚至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装饰品。

    “男人回来啦!”不知谁大声朝房间里吆喝了一声,房门打开,先是丫头走了出来,紧接着,是美艳无比的刘欣慈。

    刘欣慈并不理我,她慢慢转过身子,张开双臂,两名女仆过去伺候她穿上华服,然后慢慢替她整理衣服,头发。

    丫头又拿起头饰替她带上,这头饰并不是一般女人用的那种镶满金银珠宝的,而像一种祭祀戴的大帽子,样子很奇怪。

    “男人的衣服,也准备好了吗?”刘欣慈扭头问丫头。

    丫头行礼道:“都准备好了。”

    我听的有点发愣,擦,她们喊我什么?男人?这称呼……试问普天之下,有多少男人,这也算是一个名字吗?

    丫头又走过来给我行礼:“请先随我去沐浴更衣,祭祀很快就要开始了。”

    “关我屁事!”如此严肃的场合,我居然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心里不满,无意中就把这种不满的情绪带了出来。

    刘欣慈猛地看向我,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问:“我是想说,我还去?我又不是村子里的人。”

    “当然,你是村里唯一的男人,也是,我的男人。”刘欣慈道。

    我当时有点蒙,不是说南道村从来都没有男人,也不允许有男人吗?为什么她会留下我,要我做她的男人?

    凡是来过村里的男人,全都被做成了鬼挺尸死去了,这是他们最终的下场,对于我,刘欣慈似乎没想这么做。

    丫头又请了我一次,我才跟着她走去了,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南道村的祭祀,为什么要我一个外人参加?

    走下去后,见旁边已经没人了,我才趁机问明了丫头,“南道村从来不需要男人的,为什么你们要让我参加这次的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