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冥府临时工 > 148章 小小的杀机
    小小骑在憨头的脖子上,问憨头。≥8

    憨头跪在地上,两只手端着小小的毛毛熊,身体一阵阵地颤抖着。

    所有人都傻了,包括我。

    小小这是,靠着什么本事,制服了憨头?

    憨头那体格,硕大无比。憨头那性格,更是凶残暴躁。甚至连待他如亲兄弟的大眼都不放过,又怎么会甘心,在小小的面前驯服如同一只绵羊?

    小小骑在憨头的脖子上,再一次拍打着憨头的脑袋问道:

    “喂,你真的不问问我,会不会放过你吗?”

    跪在地上的憨头,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站不起身来,也放不下举在手里的,小小的那个毛毛熊玩偶。

    我不知道小小这是用了什么本事。

    实际上,我都不确定小小有能施展的出来的本事吗。

    小小,说到底也只是个孩子。十五岁的大孩子而已。

    小小追问着,憨头举着小小的毛毛熊玩偶,就好像,那个毛毛熊玩偶是个让人畏惧的神灵一般。

    憨头冲着举在手里的毛毛熊玩偶,带着结结巴巴的声音问道:

    “你,你,你能,能放过我吗?”

    小小把身体趴在憨头的脑袋上,看着毛毛熊,就像是在等待毛毛熊做出回答。

    我忍不住转过头看着小波她们。

    这些女孩子,平日里待在一起。小小的毛毛熊玩偶要是真有什么玄机,小波她们不会不知道。

    小波她们,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小,完全不知道小小在干什么。

    连她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就稀奇了。

    憨头冲着毛毛熊请求宽恕,小小很认真地盯着毛毛熊看着,然后说道:

    “不,不会。你罪当死!”

    说着话,小小一只手抱住憨头的额头,把他的脑袋向后扳起来,右手已经伸到了憨头的脖子下面。

    憨头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整个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却始终无法站起身。

    紧接着,一道红光从憨头的喉咙喷出来。

    小小已经滑下憨头的后背。

    我瞪大眼睛看着。

    小小那是,割开了憨头的脖子?

    小小走到憨头前面,伸手从憨头的手里拿下那只毛毛熊,前后拍了拍,搂在怀里向着我走来。

    在他身后,憨头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跪在地上,两只胳膊向前端举着,像是手里还在端举着什么东西。

    而他扬起的脑袋下面,的确有血喷出来。从他喉咙上被隔开的大口子里,喷溅出来。

    小小带着一脸的骄傲,冲着我仰着头。接着踩着高脚的吧凳爬上吧台,坐到了上面。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盯着憨头看着。看着憨头跪在那里,不断有鲜血从喉咙冒出来,看着他的身体止不住地距离颤抖着。

    最终,憨头一头栽到了地上,不动了。

    七公端着猎枪,正想走过去。想想又觉得不妥,把双筒猎枪递给小波,然后走到憨头身边。蹲下身检查着,接着冲着我摇了下头。

    也就是说,小小杀了憨头。不是只划开了憨头的脖子,而是彻底的杀死了憨头。让他从此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可是,怎么会?

    我转过头看着小小。

    你是什么时候,又是从哪,学会了这个本事?

    杀人,需要勇气。

    小小因为憨头打伤她,打断大眼一条腿,义愤填膺不肯饶恕憨头。这倒可以理解。

    可是,小小又是哪来的本事杀死憨头?

    看到我一直在盯着她看,小小有些坐不住了,悄声问我:

    “你不想我杀了那个家伙?”

    憨头打伤了大眼打伤了小小,是绝不会落下好结果的。

    小小不动手,我也绝不会轻饶他。

    只是......

    我看着小小,看着她怀里的毛毛熊玩偶。

    毛毛熊成精了?又或者有一个来自异界的大魔王,平时就藏在毛毛熊的肚子里,只在需要的时候现出真身大开杀戒?

    别闹。

    我去过最黑暗的异界,见识过最恐怖的魔王。那些家伙做事,简单而直接。才没那份耐心陪着你过家家呢。

    我伸手去拿小小怀里的毛毛熊玩偶,小小抱着毛毛熊向后躲着。

    可是,小小躲不掉。小小也知道自己躲不掉。一脸不情愿地把玩偶放到我手上。

    我抓着玩偶上下一摸,就发现了门道。

    在毛毛熊的肚子里,藏着东西。

    “是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冲小道,小小拿着毛毛熊,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那你看完了,可不许没收。”

    接着,小小就从毛毛熊的肚子里,掏出一把金光灿灿的匕首。

    这是......忘忧城地下宫殿里捡到的那把匕首对吧。当时只是觉得挺好看,却没想到这么厉害。

    我拿着匕首摆弄着,问小小: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的。”

    “我就是有一次......”

    小小一边说,一边不放心地看着我手里的匕首。

    “有一次不小心,被它在手指头上划了个小口,结果身体就整整麻了一天。我就想,这把刀放在地下宫殿里,而地下宫殿又是那个家伙的地盘。所以肯定不会是一把普通的小刀。但到底有多厉害,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用。”

    这把匕首,真的不是一把普通的小刀。

    它能直接把一个人彻底杀死,从肉体到灵魂。

    我看着小小,有些犹豫。

    这样一把杀人的利器,交给小小。如果她控制不住,滥杀无辜怎么办。她这样的年纪,正是最容易冲动的时候。

    小小急于拿回那把匕首,可是又不敢催促我赶快还她。不时地瞄着我的眼神,揣测我的心意。接着问道:

    “你是不是害怕我,拿着这么一把厉害的武器,出去乱杀人哪?你放心,除非你认定是该死的坏人,我是不会胡乱开杀戒的。”

    我把那把匕首递还给小小。

    我原本也没理由收回匕首。就因为小小年纪小,我害怕她无法管住自己乱开了杀戒?

    我不能用一件还没有发生的事,就去推断一个人存在主观的恶意。这样做不公平。

    平日里,小小也只是刁蛮任性,还从没露出凶狠残忍的时候。

    小小把匕首收回到毛毛熊的肚子里,冲我说道:

    “我向你保证,绝不会乱来。”

    那我就相信你不会乱来。

    七公走到我身边,看了看大眼。

    大眼虽然已经对憨头不抱任何希望。可是眼睁睁看着憨头被彻底杀死,大眼还是忍不住伤心。

    七公接着向我问道:

    “这里,怎么办?”

    这里,我是绝对不会要的。夜总会的业务,我不懂而且也不喜欢。

    我还是要回到公司去,继续做老钟交代下来的事情。

    我看了看那些一身黑衣的保安,冲大眼说道:

    “要不,你辛苦一下,领着他们把这边清理了。”

    大眼看了看那些保安,转过头看着我。像是在问,真的还要继续用他们吗?

    总要有人干活吧。

    我冲着大眼点着头。

    你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能跟你割头换命做兄弟。所以也就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要做到忠心耿耿、义薄云天。

    “那我们要干吗去?”

    小小问我。

    干吗去,当然是去把老窝收回来。

    老窝?

    忘忧城。

    那座忘忧城,我可以不喜欢它的阴沉沉,可以嫌弃它终日看不见阳光,可以很长时间不回去。但它始终是我!

    既然是我的忘忧城,就不许任何人染指。不许有人趁着我不在,戕杀我指定的城主,篡夺我的宫殿,鸠占鹊巢自以为乐!

    我说过,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是要在忘忧城里坐天下。趁着我不在,拿我的东西,吃了我的,欠下账的都要一笔一笔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