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纸媒人 > 第74章 化为灰
    然后我的一小部分就装在勺子里,离开了我的大部分。『W.』⒉

    “天哪,不要!”

    我的视野现在被这一小部分带离驴皮囊,将森罗殿内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官员们正围成圈,一齐盯着我看。

    崔判却还在他的座椅中沉睡。

    老画师不在、老范也不在。

    看来他们算是例外的了,这让我的心里略略好受了些。

    看来我和驴皮囊的味道不错,有一个官员还抽了抽鼻子,那表情分明就是:“不错,挺香!”

    这些可恶的家伙!

    好吧好吧,我心痛无比地想:我让步了。请你们口下留情,把驴皮囊吃光了没关系,但是无论如何让我还能剩下一丁点!

    铁勺正在朝笔墨司的嘴边移动。

    看来这第一口还是由他亲自来尝了。

    我忽然在心里想,崔判啊,如果这第一口由你来尝,我倒是挺乐意的;可你为什么不争上一争?笔墨司可是在挑战你的地位,你怎么能睡得着啊!

    勺子在笔墨司的嘴边一顿。

    我就不由自主地一躲,——也可以说,是我已经成为液体的这一小部分,在惯性作用下在勺子中轻轻晃悠了几下。

    笔墨司的嘴凑过来了!

    但他并没有倾斜铁勺将我的这部分倒进口中,而是用鼻子嗅个不停。

    我不由得在心中大骂:“有这样折腾人的吗?要享用劳子你就快点,来个痛快的、这样磨迹算什么事儿!”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笔墨司只是闻了闻、看了看,然后再将勺子依次朝每一个官员的面前递过去;他们也闻了闻、看了看,转了一圈回来,然后笔墨司又将我的这一部分倒回到驴皮囊里面。

    原来是一场虚惊哪!吓死我了!

    庆幸之余,我真是哭笑不得。

    然后就听见笔墨司开口说:“大家以为如何?”

    官员们纷纷说:“不错不错,我看差不多了。”

    “对对,我以为也到火候了;质地不错啊。”

    但是笔墨司却冷哼一记。

    随着他这一不满的表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什么叫差不多?什么叫质地不错?你们难道是瞎了还是怎么回事、连里面的杂质都看不见、明显的异味也都没有闻出来?”

    笔墨司声色俱厉,一通连珠炮似地质问在场的官员。

    大家就给他骂得大气都不敢出。

    笔墨司继续数落大家:“所以我说,哪有那么容易的?如果一通油锅就把这东西炸没了,那也太容易了!不行,得接着来,按原来的方案,现在到哪一步了?”

    我心说慢着!这也太狠了吧!听这意思,是不把我灭了誓不罢休啊!

    但只是这样在心里叫屈是没有用的。貌似我现在的的现状,只能听天由命接受他们的安排了!

    尽管心里惶急不已,但我还是只得听着,且看他们要怎么做。

    尼玛、尼玛……

    又听见一个官员鼓足勇气说:“那就得再放到火海里试试了,可别一下子全烧没了……”

    而笔墨司不奈烦地说:“没了就没了,一头驴子而已!这事我做主、就这样决定了,烧!”

    这一次,我和驴子皮囊被送进去的是有颗红心那一幅画的空间。

    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冥城这个地方,很多事情都不可以以常理来揣测。

    所以,既然事情都是出乎意料的,那就索性不去绞尽脑汁猜想会出现什么样的一幕。

    驴子皮囊轰然着地,这就带来巨大的惯性。

    尽管我百般小心,还是控制不了在落地的那一刹那,自己身体的晃荡、还让极小一部分,从驴子皮囊中飞溅出来;但是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并且笔墨司这次也一起进到空间里来、他的手里仍然紧紧攥着那把大铁勺子。

    先前从笔墨司和官员们的对话中我已经知道,先是下油锅、接下来自然是要面对火海考验了;而这回笔墨司竟然亲自出马,恐怕这一关更是难过。

    一想到那个官员的话:“可别一下子烧没了”,再一想到笔墨司的“没了就没字”这残忍的五个字,我就不寒而栗!

    我突然想到,自己现在其实就是油脂,这不正是最好的引火燃料么?

    惨了、这下真的惨了……

    只见笔墨司开始捏着勺柄,不断地伸进来把我油脂的形体一勺一勺地从驴皮囊里舀出去,然后朝四面八方扬散出去。

    随着他的动作,我变成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油粒珠儿,在空中飞散落下,扬扬洒洒地落下;而地面上是大片枯败的荒草,我分离成成千上万油珠的形体就不断地附着在这些枯草的茎杆上、叶片上……

    最后,笔墨司干脆伸手进去,将那枚王印和画印抄在手中,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这片荒原的中央慢慢走去。

    我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他渐行渐远。

    唉、这些枯草上附着的一滴滴油状形体,说成是我悲伤的眼泪,一点不为过啊!

    只是我还有最后一点疑惑:别说火海了,燎原的星火在哪里?

    看来还是老一套:这个火,还得由我自己来点燃。

    又自焚哪!我有些厌烦这个游戏了。

    但是,前面的经验已经告诉我,除非我主动开始,否则这个游戏就将永远这样僵持下去。

    好吧!

    带着一点忿意和不平,我幻想着这就是在野地里,想象着落日、想象着山风穿过灌木草丛的声音,我开始在心底大吼一般地念出来:“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刹那间,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一粒心火开始在草茎上燃起来,先是一股黑烟升腾,然后就是毕毕剥剥烧得枯镐的荒草不停惨叫的声音,火焰一下子腾空而起、蔓延开来!

    不,就这还不够,火势还太小了!

    我要把脑海里所有有关火的字句全给念出来!

    “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著手为摩挲?”

    这一句从意识里浮现,着火点更是随处可见。

    “风吹巨焰作,河棹腾烟柱。”

    这一句仿佛在旺火上又浇了一勺油。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再念出这一句,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烈焰中,原本被烹炸成雕塑一样的驴子竟然“哦、啊——”一声惨叫,竟然在原地挣扎着站立起来。

    紧接着,它竟然惶急无比地想要逃离这片火海;但是在我看来,它此刻的动作显得笨拙无比、每跨出一步都在摇晃,一不小心就要倒下去!像极了一只木偶。

    慢慢地,它的蹄子烧着了、四肢烧着了,接下来从胸腹到颈鬃,全都燃起了熊熊烈火!

    到最后反而是烈火的焚烧让它解除了行动的不便,只见它的奔跑速度逐渐加快,不过是须臾之间,这头浑身冒火的驴子再次抛下我,放声嘶叫着朝笔墨司远去的方向奔去。

    然后,它的每一步都在经过的地方点燃起了火苗;远远望去,它倒不象是在避火、而是把火向更远处引领开来。

    ……

    烧吧烧吧,我爽快地吼道。为了把这个好玩的游戏继续下去,我干脆不管不顾地,不论有效无效、也不管逻辑顺序,只要是带火的字眼都给它全搬了出来:“我的热情,好象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如火如荼飞蛾扑火干柴烈火,火眼金睛炉火纯青抱薪救火,众人拾柴火焰高、隔岸观火、薪尽火传赴汤蹈火、刀耕火种电光石火红红火火……

    和下油锅的感觉一样,现在,我完全变成了火的一部分。

    只想燃尽一切。

    但好象又有所不同,火海里我觉得自己更象是鱼游在水中,只想朝着一个目标奔去——王印和画印。

    我强烈地感觉到它们就被笔墨司藏在这片无边的火海之中。

    我能找出来、也一定要把它们找出来。

    至于那具驴子身体,我不知道它逃到哪去了;但是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也许,我和它的分离才是这场游戏一环一环接着进行的最终目的。

    它会被烧成一堆灰烬吗?

    在这一片火的世界中,别说是一具驴皮囊了,大概除了火焰本身以外再没有什么能够存活下去。

    所以尽管它到处逃窜,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被焚烧的命运。

    而我却成为火的一部分,在不停指挥着自己的军队对它进行追逐、合围、攻击。

    我曾经以为自己和它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

    而自从经历了油锅和火海的考验,它两次试图离我而去的举动似乎让我心寒了。

    油锅里的煎熬和火焰的焚烧,反而使这种寒意越来越浓郁。

    所以看到它在火焰里不停地翻滚、惨叫告饶,我都没有心软一下。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心竟然变得这么坚硬。

    然后驴皮囊在焚烧中不断变形收缩,就慢慢呈现出我先前看到的马鞍形态来!

    这更让我恨意顿生。

    你终于现出原形来了啊!

    我被你害得好苦好惨。

    连油锅都没能把它降服,看来田晶晶的手段真是非同小可。

    根据我看《西游记》电视剧得到的经验,那些妖怪到了现出原形的时候,也就离真正的消亡不远了。

    所以这个时候更是不能放弃,我更应该继续调动火焰帮助它走完最后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