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阴眼哑女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消失的玉塞
    后来找人给弄出出来,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CO

    头天晚上,他跑到夜总会叫了四个小姐,玩完不给钱,还把酒店砸了,由于以前他常去那家夜总会,是贵宾,人家也没为难他,只是先把他交给警察带走,以后赔钱完事。

    而这段时间他的所做所为自己跟本不知道。

    他跑到九指神符那,九指神符一见他的玉琥就说,“玉琥上的缚灵咒给破了,所以灵体随意出入,还会附身。”

    “缚灵咒不能贴脏物,经血,男人女人的体液,刚宰杀动物的血,产房......”他一口气列了一大堆。

    胡立群傻了眼,那晚房事完,他女友光着屁股坐在了玉琥上。

    他求神符把玉琥收回去,九指神符摇头不同意,还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出钱包养一个鬼情妇,专给鬼包的。

    九指神符再给这鬼立个新约,鬼情妇归鬼,胡可以再找个新情妇。

    “你竟然同意了?”姑姑盯着胡立群问。

    胡立群慢慢点头,眼泪浮上眼眶,“我还有选择吗?”

    男人眼下有两块乌青,是被鬼缠的面相。

    从晴死后,他天天晚上做梦,梦到一个女人坐在他床边哭,他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

    在出了一大笔钱后,九指神符把晴收到一块玉佩里,说要养养。

    但那男鬼却送不走,他只得出钱包了个小姐。每周三天在小姐家过夜。

    包第一个女孩时,那天晚上,他想试试把玉琥扔出去,开车开了一个小时,将玉琥扔到一块荒草地里,连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

    结果晚上和女孩子一起睡觉时,他被摇晃醒了,睁眼一看,那块玉琥放在枕边,还沾着草叶子。

    小姐的衣服一件不留,在自己身边,睡梦中大呼小叫。

    平日里看不到那鬼现身。

    这次他看到一个面目丑陋男子,他的样子很愤怒,疯狂在小姐身上发泄着不满,不一会女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像个死人一样昏睡过去。

    男鬼消失了。他吓得后半夜没睡着,彻底认输。

    不过男鬼同意了契约,不再上他的身。

    每周三个夜晚,胡立群胆战心惊,躺在小姐身边,一次次看到不知情的女人在睡梦中被鬼变着法污辱。

    过了没多久,这女孩面有菜色,精神不振,胡立群不忍心,加倍给她钱。

    在一次过马路时,突然冲出等红灯的人群被飞驰而过的车子撞飞出去,香消玉陨。

    “你包过几个女孩子?”姑姑问。

    “三个。我不想再做了,可是...”

    胡立群哭起来,“我真是被鬼迷昏了头,几天前我去探望妻子,她对我破口大骂,我一时生气回家发牢骚,只让我包女人,我的麻烦放那都没人管。”

    “我不是真心嫌我老婆麻烦的。”男人痛哭流涕。

    “晚上我老婆就在牢里自杀了,她也没干啥坏事。我岳父把所有资金抽走,和我恩断义绝。”

    那男人突然跪下来,“你们救我,不然我真只有死路一条了。”

    师父长叹口气,“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九指神符为什么口碑不好了吧。”

    姑姑没多说,让男人等在办公室里,自己拿了根长长的破旧的麻绳出来,让男人把那片玉琥拿出来。

    玉琥包在一块布里,凉意透过布传到掌心,那个阴灵此时正在玉里休眠,姑姑用那条麻绳将玉带布一起缠了起来。

    弄好后,让男人带着玉琥回去,不要解开草绳。

    “这样就好了?”那男人将信将疑。

    “这么简单,你早就没事了,这绳子捆过九口棺材,被我劈开,重新拧成了绳子。又叫捆灵绳,缚灵最有用,可以让那只鬼暂时出不来。你把东西拿回去,给我们点时间想想办法。”

    男人心不甘情不愿拿了东西离开了。

    “你想怎么办?”天一问姑姑,姑姑长叹一声,“解铃还需系铃人,邪修法师入的灵,咱们强解也不是解不开,但后果就不好预料了。”

    好像为了验证姑姑的话,月灵吞了和刘老师签鬼约的小鬼后,刘老师来上了不到一个星期的课就住了院。

    肺部有阴影,光是各种检查就花了一大笔钱,加上送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去疗养院,给母亲协丧事,又给林月灵修墓。

    那笔中奖的奖金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这就是邪财,透支自己的福报,最后还得散财消灾。

    月灵却像消失一样,不管刘老师多倒霉也没再出现过。

    由刘老师的事,大家也总结出个规律,邪灵符的灵验其实是在偷运,偷自己的,偷别人的运气。

    用光就开始倒霉,没几个人能遵守那些约定,总有意外让你破坏规则,给邪灵借口。

    胡立群那个朋友借来的财运用完了,得加倍偿还,还到谁身上只有邪修法师知道了。

    请邪灵的人,人也吃亏,鬼也造孽,最后只有一个人得了好处,就是抽成的中间人。

    现在姑姑想想和九指神符的约定就头疼。

    看大家一个个愁眉苦脸,天一打破沉重的气氛,“我有个好消息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他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只盒子,打开,盒子里放着整套玉塞,正是我们逛古玩街时看到的那只拿得走不要钱的玉塞。

    周天一看把我们都震住了,得意地说,“一分钱没出,我拿走了!简单吧,也许我和这物件特别有缘分。”

    “死人塞屁眼的东西,拿到也没什么高兴的。”师父不屑地哼了句。

    “爸,你就不盼我好,你怎么不说是我现在道行精进了,才拿得走?”

    “你修炼过吗?木木天天早上五点就起来了,连小渔每天还打坐两个小时呢,你都干什么去了。你道法精进,鬼知道你啥玩意儿精进了。”

    周天一气哼哼上楼去了。

    大家不欢而散。

    我晚上回学校过夜,第二天是周一,后面的事没经历都是听乌鸦给我讲的。

    他讲这事儿的时候,不知为何,我感觉一直面无表情的他心里在偷笑。

    那个晚上,累了一天的师父和周天一闹过不愉快各自回房休息,半夜周天一的房间传来杀猪般吼叫。

    吓得师父从床上翻落下来,冲到天一房间里只见儿子半夜光着屁股手捂菊花满地打滚,嘴里不住叫着,“疼,疼死我啦。”

    “怎么啦儿子。”师父大叫,“你痔疮犯了吗?”

    “是那只该死的玉塞,他妈的给我塞上了。”

    他狂叫着,翻滚了足五分钟,一身大汗,后来突然,疼痛消失了。他翻身坐起来。好像刚才是发恶梦。

    擦了把汗,他刚说了句,“奇怪,我做了个梦,那玉塞塞我屁眼里了。梦里屁眼开始疼,疼得我从床上掉下来。”

    说着,下意识向桌子上看去,桌上放着新淘到的玉塞盒盖大开,一整套里的两个塞子不见了。

    “这不是梦是真的。”他伸手去摸自己的重要位置,哪有什么玉塞,两个玉塞好好的不易而飞了。

    回想到刚才疼痛的经历,他脸色发白,像吃了苦瓜,“老爸,玉塞好像跑我身体里去了。”

    “放屁,那东西又不是活的,怎么会跑你肚子里。”

    “爸,你不是说那玩意阴气重吗?不会有鬼附在上面吧。”

    见儿子疼得智商都下降了,师父只得给姑姑打电话,乌鸦和姑姑半夜跑到天一那,把他送到医院。

    最直接有效想看到身体的方法莫过于做b超,晚上医院人不多,周天一被直接推到b超室。

    值班的是个身材苗条,凸凹有致的女医师。

    几人想跟进去看看,女医师不客气地将他们挡在外面,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