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一剑天途 > 第一百九十章 划道
    “闲话休提。≥CO”

    面对独臂剑客一副叙旧的架势,难陀尼脸色冷淡的一摆手,又道:“金光洞之事你想如何直言便是。”

    “爽快,二十多年不见,绝魔手半分不减当年风姿,那我也不多言其他,金光洞成就先天的名额我要三个!”

    诛魔剑没有再多说废话,锐意直盛的道出了他来此的目的,只是这番话即便在王延听来也太咄咄逼人,毕竟金光洞每五六十年才会开启一次,每次开启只能让六位绝顶强者有机会成就先天,而诛魔剑一张口就要走一半名额,要知道天阙公子代表的是化血门这等修真大派,却连一个名额都没有的。

    “你这是痴人说梦!”

    没有半点意外,难陀尼一声冷笑后直接拒绝,不过诛魔剑却浑然不在意,只是又道:“此事你做不了主,我既然说了要三个名额,到时候自会去取,你若要拦我,不过一战罢了。”

    诛魔剑淡淡说出这番话,可其身上气势却逐渐凝聚,整个人俨然如似一柄横于天地间的神兵一般,让人难以直视,甚至王延都不敢用自身那种特殊感应去查探诛魔剑的气机,只因感应牵连气机之下,诛魔剑的气机竟是会自行生出反应,若是王延强行探查说不得会引发什么后果。

    “看来你等蛰伏这二十多年便是等着眼下的契机,如果我没记错,金光洞此番开启后不久,西贺州摩道崖的九月琅嬛境也要开启了,到时候你是否还想分走一半名额?”

    难陀尼目光微凝,似乎想看穿诛魔剑一般,诛魔剑却是意味难明的淡淡一笑,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见此,难陀尼却似乎得到了答案,又道:“既如此,你划下道来吧。”

    这三言两语之间,难陀尼似乎已然晓得了什么,不再强硬拒绝。王延对难陀尼这突然间的转变大为意外,只可惜他根本看不出这中间的玄机何在,王延不由将目光看向鬼伯,鬼伯只是摇了摇头,他亦不知这当中的玄机,王延随后又将目光投向刘兆先,然而此番刘兆先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诛魔剑对于难陀尼的转变却不意外,笑道:“看来你还是心有顾忌,怕我等彻底撕破脸,将五州搅个天翻地覆。”

    听到这话,难陀尼嘴角微微抽动了下,继而讥讽道:“这百多年来,你们天剑门的余孽搅出的事情还少了?”

    天剑门?!

    王延心中狂跳,他万没想到诛魔剑竟是出自天剑门一脉,要知道阎王剑之前的主人阎罗老剑君便是天剑门之人,与千机剑君,不悔老人在当时被称作天剑门三老。而后来天剑门遭逢大难,阎罗老剑君当场战死,阎王剑自此遗落,不悔老人则下落不明,千机剑君则因不在山门之内逃过一劫,就此渺无音讯。

    也就说天剑门在数百年前已被灭门,王延万万没想到这一脉竟是还有传人在世,而这传人就是当今武林神话之一,可谓站在武林绝巅处的诛魔剑,云归龙!

    瞬间,王延心中闪过诸般念头,毕竟阎王剑也出自天剑门,他自是想多了解些阎罗老剑君的往事,特别是其独门运使阎王剑的功法,只不过王延也知他如今身份和修为都太低,根本和诛魔剑说不上话。

    “以前的都不过是小打小闹。”

    “小打小闹?莫非你忘了你的左臂是因何而断?你当年仗剑连灭西贺州大小二十三个宗门,引得群雄共讨,若非那一位出手小惩大诫,只怕你闹不到今天!”

    难陀尼和诛魔剑两人斗嘴般你一言我一句,然而言语之中却是透露出不少秘辛,到最后,难陀尼不愿再多做纠缠,道:“说罢,此番还真山之事你意欲如何?”

    “算作两方第一次交手,若天行老和尚胜,金光洞的名额我这边就算拿下一个;若明觉剑能胜,我后面只取两个名额便是。”

    诛魔剑此番话算是划下了第一条道,难陀尼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刘兆先,毕竟金光洞的名额已有定计,这当中牵扯颇广,难陀尼一人做不得主。

    刘兆先明白难陀尼是以目光相询,他点了点头,道:“此番出来之前,庄主已有过交代,若我此番胜则一切不提,若我此番败,傲剑山庄愿拿出分得的两个金光洞名额之一赎还四小姐。”

    六个名额,傲剑山庄独占其二,不过王延却觉未必如此,只怕这当中还牵扯到昊天宗,也就说傲剑山庄真正分得的名额多半只有一个,而庄主为了救回四小姐却是将这仅有的一个名额都拿了出来,如此决定门中一干长老还有几位峰主会同意?还是说门中对映月峰峰主有十足的信心?

    难陀尼得了刘兆先的回应,转头回看诛魔剑,道:“既如此,你划下的道我这边接下了,不过有一条,无论他二人胜败,你需得放了傲剑寒月。”

    “没问题。”

    诛魔剑回答的很是干脆,而不等话音落定,他转头朝着涅道寺看去,就见一直紧闭的寺门缓缓打开,寺中有一个老和尚与一位青丝直坠,身穿僧袍的美貌女子朝着寺外缓缓而来。

    四小姐!

    王延一眼就认出穿着僧袍的女子就是四小姐傲剑寒月,只是如今的傲剑寒月再无没有当初那分傲然姿态,只见她垂着头,双眼盯着脚下的路,跟在那老和尚身旁亦步亦趋的走着,仿佛被抽空了灵魂一般。

    随着两人走出寺门,山前的人群自动分开两边让出一条道来,待得二人走到诛魔剑身后方才停下,那身形枯瘦的老和尚看了一眼刘兆先,道:“傲剑北辰当了缩头乌龟,既如此,你不若直接奉上金光洞的名额,也免得白白送了性命。”

    这老和尚口气大的出奇,但旁人却不意外,概因此人便是三怪之一的天行怪僧。事实上,此番刘兆先挑战天行怪僧,江湖中人都不看好,大多人都觉得这不过是傲剑山庄为了保住宗门颜面又不想损失凌天剑君而用出的弃车保帅之举。

    听着天行老和尚这番轻视之言,刘兆先却是淡淡一笑,道:“是生是死比过才知道。”

    话音未落,就见刘兆先足下一点,继而其整个人腾身而起,一跃数丈之高,紧跟着,就见其身形幻动之间,朝着那高高耸立的涅道塔便是直飞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