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在修仙界玩网游 > 第252章 灭圣谛剑体
    在这种关键时刻坏了好事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言潇了。『W.⒉3T

    白夏对于他这种大半夜的不好好在自己屋里呆着,还跑到这种地方来碍眼的行为简直恨得咬牙切齿。就如同他说的一样,如果可以,真想把这家伙绑到十字架上烧了。

    当小丫头看到有人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把自己往白夏怀里钻。毕竟她和白夏刚刚可是在做“坏事”的,要是被发现她可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她紧了紧身上白夏给她披上的衣服,感到一阵安心。至少白夏也不是只想着要她身子的,他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停下来还把自己的衣服给她,足以表达出他对自己的珍视了。

    她就这么被白夏搂着躲在大树底下,静静地等着言潇的离去。

    和言潇一同来的还有一个人,白夏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正面。

    那是一个身材并不算高的女子,可能连一米六也没有,身上穿着一条纯白色的旗袍将纤细的身段勾勒得一清二楚。

    她并不是那种身材丰满的类型,胸不算挺只有一点小起伏,臀也不够翘勉强能有些弧度。不过她的旗袍叉开得倒挺高,都快到腰际线了,走动间隐隐可以看到腿部那白皙嫩滑的肌肤。

    而她身上最令人惊艳的自然就是那张脸了。明亮的眼睛配上如扇的睫毛,鼻梁笔直鼻头小巧玲珑,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这些精致的部位每一件都完美地点缀在那张几乎和白夏一个拳头差不多大的小脸之上。

    美!这是见到她之后白夏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字。他也曾见过不少美女,每一个都风格各异,各有各的特色,其中更是有赫萝蒂丝和杜幽幽这等已经超越人类想象的通杀类美女,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看到这位美女之时愣了大概1秒钟的时间。

    当然,这只是被惊艳到了,并不是说白夏就看上人家了。他又不是龙傲天,见到一个漂亮点的女人就想据为己有。

    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和那么多美女接触过,也有过不少亲密行为之后,他那颗饥渴难耐的心其实已经平复的不少。与其去垂涎那种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美女,他现在更专注的是身边那些可以入手的妹纸。比如说姜珑玲,又比如说镜月心,还有现在在他怀里的小丫头。

    所以楞了一下之后他的心态就放平了,反而开始好奇起来:【大半夜的,言潇这小子竟然和一个陌生女孩在这里约会,嘿嘿,这小子不老实啊,这女人该不会是他的相好吧?好像不是十二区的人啊,她是怎么上来这里的?】

    想到这里,白夏直接用破妄龙瞳查看了一下那个女人。

    祁瑶儿,人族,神婴境九星

    寿元:821/7000

    修炼仙功:《四梵迷心功》

    掌握仙法:碧海沧澜剑诀

    花名香香,情楼花魁榜第七,拥有特殊体质“灭圣谛剑体”。

    “卧槽!”即便是白夏如今的修为,也还是忍不住蹦出了这两个字。

    “怎么了大哥哥?”怀中的小丫头也是被他吓了一跳,紧张地问道。

    “没,没事?”白夏连忙拍拍她,缓解她的紧张。而他自己则是依旧有些混乱。

    神婴境?而且还是9星!这女人是怪物吧?

    白夏穿越过来到现在见过最强的修仙者也就金丹境9星而已,虽然有听说过各大圣地都隐藏有神婴境的老怪物,但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真的见到。而且还是9星,差一步就要迈入神通境的超级强者。

    要知道,仙路断绝之后修仙界已经三万年没有出现过神通境的修仙者了,虽然具体原因白夏不是很清楚,但这是大家公认的一个事实。也就是说,神婴境9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整个修仙界的巅峰,是真正的无敌。

    而且她还那么年轻,7000的寿元上限,按照比例来换算的话,她现在才处于凡人十一二岁的程度。当然,实际上修仙者不能这么算,只能说她还很年轻,还处于少女时期。

    而她之所以能够在不满千岁的时候就拥有这么恐怖的修为,白夏的破妄龙瞳也已经给出了答案。

    灭圣谛剑体,与荒古遗尘体并列十二仙禁的绝世体质。不过这种体质可没有荒古遗尘体那么大的缺陷,这是在这个时代依旧可以修炼的体质。

    灭圣谛,灭尽三界内之烦恼业因以及生死果报是为灭,拥有此体质者因果不沾、诸邪不侵,修行之时有如神助,速度远超旁人。

    且灭圣谛体因人而异,这次在祁瑶儿身上时是以剑体的形式出现,所以她在修行剑类仙法之时将会事半功倍、无师自通,施展出的剑诀更是会带有“灭”的属性,能够斩灭一切,威力远超同级别的修仙者。

    简而言之,这女人就等于是有着多倍经验加成、剑类技能升级熟练度减少、攻击力增幅这三重buff于一体的挂逼。

    和她这灭圣谛剑体一比,百里萌萌的荒古遗尘体简直就跟后娘养的一样,白夏不由得为自己那二愣子徒弟心疼了一秒钟。

    当然,灭圣谛剑体也不是一点缺陷也没有的,灭圣谛讲究的就是灭尽一切欲念,以达到超脱的境界。实际上这种体质虽然不至于让人变成一个没有欲望的行尸走肉那么夸张,但也会极大地削弱一个人的情感。

    也难怪有那么多关于她情商有问题的传言了,都是这体质的副作用搞的鬼啊。

    也正因为此,即使她的修为是情楼第一,却仍旧只能排在花魁榜第七,毕竟骨头犯贱的男人并不是主流,估计她的粉丝更多的是被她那逆天的战力所吸引的吧。

    【这样一个大高手,半夜三更地跑到十二区来和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见面,莫不是想要老牛吃嫩草?】白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心中不禁对言潇升起了几分佩服。

    毕竟能把到一个修为超出他那么多,而且还疑似性冷淡的女人,这小子简直可以称作把妹圣手了。

    【要不改天向他学习学习?】白夏脑子里开始盘算起来,毕竟他应对女孩子的方法可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也就乔娉婷这种傻丫头能被他忽悠住。换成姜珑玲就不成了,她虽然不再提让白夏忘记的事情,可距离接受白夏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于是他便专心地听起言潇和祁瑶儿之间的对话来。

    他怀中的小丫头也是有些好奇,毕竟白天的时候她是见过祁瑶儿的,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大人物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林子当中便停了下来。

    言潇率先开口:“好了,这里应该没什么人会来的,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祁瑶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我送你的那件护心盾碎了。”

    语气很平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但是言潇却是听出了她话语中的关心之意,这女人只是感情淡薄,并不是完全没有。自从一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救了重伤的祁瑶儿之后,他便成了这世上与祁瑶儿关系最近的男人。对于这段缘分他一直都觉得没什么真实感,毕竟对方修为之强不是他能够想象的。

    祁瑶儿所说的护心盾是一件一次性的仙器,能够抵御一次神婴境以下的任意攻击,上次左剑鸣突然从暗处偷袭,若不是那块护心盾,他可能已经被一击毙命了。

    对于祁瑶儿的质问,言潇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是碎了,多亏了它,不然我现在多半是已经死了。”

    祁瑶儿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是谁?我去杀了他。”这语气就仿佛是要去拍死一只蚊子一样平淡。

    “不必,”言潇摇了摇头,“他已经死了。”

    “哦。”祁瑶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白夏倒是看得很认真:【哦,这祁瑶儿好像已经被言潇征服了呀,都愿意为他杀人了。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他刚才的对话是有什么秘诀的吗?】

    祁瑶儿不说话,言潇又不好意思把问过的问题重复一遍,于是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忽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祁瑶儿就这么直直地盯着言潇,而后者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左顾右盼,有时候看一眼祁瑶儿,发现对方始终盯着自己之后又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最终还是祁瑶儿打破了僵局:“你最好离开真一门。”

    “嗯?”听到这话,无论是言潇还是白夏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言潇不解地问道。

    “最近真一门不太安全。”祁瑶儿如是说道。

    言潇脸色变得凝重:“为什么?”

    “数日之前,真一门掌门幽玄真人联手夜王殿当代夜王刺杀大夏皇帝东方白驹,结果幽玄真人重伤,夜王下落不明,虽然外界尚未知晓这个消息,不过大夏帝国已经在集结军队打算攻打两大圣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