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下次再来(本部完)
    “追赶之气,奋发之气,拼搏之气……”楼成听得心中一震,忍不住打了个机灵,不断默念着这三种气,从懊恼与自责的沼泽里爬了出来。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之后一蹶不振!

    看见他的反应,施老头满意笑了一声:“东临战队只能算你武道路上的小坑小洼,等你迈过了这个门槛,回头再看,会发现这都不叫个事儿,你的眼光应该放得更高,你真正需要去追赶去挑战去击败的对手在大学武道会里!呵呵,彭乐云八品的时候,打周正泉就像你现在打绝大部分九品。”

    经此一事,他似乎已经默认了公开双方的师徒关系,坦然进行着教诲。

    楼成深吸了口气,只觉接下来的目标愈发清晰。

    那就是向着这一年来始终萦绕与自己耳边的“大魔王”彭乐云冲刺,向着练武最初就被师父当做自身榜样的真正天才靠近,直至追上他!

    如果不能在彭乐云毕业前抢到大学武道会的冠军,那就算自己和林缺有幸拿到了这个殊荣,也会充满遗憾!

    施老头没再多说,侧头看向孙剑:“你愣着干嘛,还不快上去,善始善终。”

    因为上一场是2比3输掉,就算孙剑这一局拿下了状况变得很差的侯跃,最终比分也只是平局,将加赛“替补战”,而东临战队还有位未上场的强职业九品李胜男,松大武道社则连业余一品都没有,结果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所以,孙剑并没有急吼吼登场,让侯跃恢复一点也无所谓,反正改变不了大局。

    “好!”孙剑点了点头,有些百感交集地走向了石头台阶。

    如果我们这些替补再强一点就好了……

    擂台之上的侯跃连打了三次飞流拳“瀑布”,不仅消耗极大,身体还残留着震荡的影响,没办法再满场飞奔,孙剑小心谨慎地绕着他游斗了一阵,发现对手似乎连迈步都变得艰难,于是鼓起勇气,抢近身前,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没用几招就轻松获得了胜利。

    裁判举起右手,语气无波地喊道:

    “第五局,孙剑胜。”

    正常情况下,观众们应该都以喝彩和加油为孙剑鼓劲,为武道社叫好,可现在,他们静默着,甚至啜泣着,仿佛看到了一幕悲剧的上演。

    他们赛前已接受了科普,知道规则,也知道自家武道社的替补没法和对方比。

    果然,裁判继续宣布道:

    “本场比赛结果,松大武道社胜,主客场总战绩,平手!”

    “加赛‘替补战’!”

    施老头看向李懋等人,叹了口气道:

    “要去比吗?”

    是啊,要去比吗?根本赢不了比赛,根本扭转不了结果……李懋和林桦一阵沉默,有些茫然。

    何必浪费体力,浪费努力呢?

    严喆珂睫毛垂下,遮住了自己的眸子,挤出笑容道:

    “当然要打!施教练,你之前不是说过我们是来实战锤炼的吗?有比赛怎么会不打?”

    “也是。”施老头老脸一红,干笑道,“那去吧。”

    老头子我险些就忘记这个口号了……

    “不为我加油吗?”严喆珂对着楼成伸出了手掌,眼眶发红,眼眸明亮。

    楼成吸了口气,以双方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严教练加油!”

    啪的一声,两人击了下掌。

    严喆珂转过身,走下了席位,走向了石阶,心里有难过,有悲伤,有怜惜,有遗憾,也有一个坚定的信念:

    我们可以输,但不能认输!

    看见这位似乎不该存在于暴力擂台上的漂亮少女义无反顾地走向了战场,观众们也仿佛受到了感染,静下了心灵,又有零零星星的加油声在出现。

    打到这个程度,我们已经足够好了!

    …………

    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奇迹,严喆珂最开场的凌厉进攻确实吓了李胜男一跳,但经验丰富实力强过对方不止一两筹的她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发动了反扑,三下五除二就赢得了胜利,接下来的李懋与林桦轮番挑战,也未能冲破这堵城墙。

    裁判喘了口气,朗声道:

    “替补战,东临战队胜!”

    “最终结果,东临战队胜!”

    满场又是一阵静默,浓浓的悲伤在武道馆里回荡,严喆珂咬着下唇,眸含雾气地拉了拉楼成道:“橙子,我们去给大家说声谢谢吧。”

    楼成原本是有这个想法,但没能承担起胜负后,他有些害怕面对热情的同学们,害怕看到他们失望的眼神和悲伤的表情。

    此时,听见女友的提议,他深吸了口气道:

    “好!”

    男人不能怂,既然是我的责任,就要亲自去面对!

    不管他们等下是失望也好,喝骂也好,甚至扔杂物也好,我都生受着,下一次的比赛弥补回来,承担回来!

    楼成站起身,拍了拍孙剑李懋等人,领着他们走向了看台,手牵着手,齐齐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的加油,谢谢你们的呐喊,也谢谢你们的悲伤。

    就在楼成做好承受一切准备的时候,看台之上忽然响起了一道声嘶力竭的喊声:

    “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楼成等人愣了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片看台的观众先是一静,继而错落嘈杂地喊道: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下次赢给我们看!

    声音逐渐整齐,牵动了另外的看台,所有观众齐声高喊: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没有埋怨,没有失望,只有鼓励,只有期待!

    一直坚信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流血不流泪的楼成忽然就朦胧了眼睛,鼻梁发酸,再次带着几位队友深深一躬,感谢这份厚爱,感谢这份支持!

    有你们真好,我们下次赢回来!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满场的呼喊通过电波传到了千家万户,让闫小玲和幻梵等姑娘哇的一声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哽咽着跟随喊道,“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才出校园一年的舒蕤忍不住被这氛围感染,有些发酸地吸了吸鼻子,怕自己丢脸地跟着哭泣,与此同时,她的脑海里还萦绕着一个苦恼,怎么办,松大输了,等下采访林缺怎么办……想到这里,她真的想哭了。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楼成视线模糊地侧头看向严喆珂,发现女孩眸子水雾弥漫,眼眶红红,却强忍着没哭出来。

    “哭吧。”他握了握女孩的手掌。

    严喆珂吸了口气,笑得比哭还难看道:“我难过的时候不哭……”

    “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李怜彤和范妍兮等人早就泪流满面,彻底沉浸入了这种气氛里,边痛哭边呐喊。

    笑能让人时时回味,哭则让人刻骨铭心。

    …………

    赛后,楼成洗了澡,换上衣服,直接走出了更衣室。

    他已经轻车熟路,知道会有采访等着自己,所以早完早好。

    舒蕤诧异地看到他,笑了一声:“楼成同学,我还以为你会最后出来的。”

    楼成本来想开一句玩笑,说“以前是胜利,所以把风头让给大家,今天是失败,我当先承担”,但实在没那个心情,只礼貌回答道:“以前不知道你们会等着采访。”

    好孩子!比那个林缺不知好到哪里去了!舒蕤吐槽了一句,将话题导入正轨:“你看起来情绪不高,今天的比赛对你很重要?”

    “每一场比赛都对我很重要。”楼成言简意赅,“失败肯定会让人不开心。”

    舒蕤想了想道:“那我大胆问一句,你对这次的失败怎么看?觉得输在了哪里?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地方?”

    “我们和东临战队差不多,都有获胜的机会,这次主要是我自己一直顺风顺水,有点发飘了,总想着一鼓作气拿下对手,要不然我不可能硬拼周正泉丹境爆发的。”楼成真心实意地说道,担起了自己的责任。

    男人就不能推卸!

    至于是因为简易版外罡招式才这样,他肯定不会说,既然没做出,那就是难得的底牌了。

    舒蕤若有所思地回想了一下,宽慰道:“年少轻狂很正常,懂得反思和检讨是成熟的标志,对了,楼成同学,你们下半年参加全国大学武道会了,你有什么目标吗?”

    “嗯,打击全国决赛圈吧。”楼成没说自己的目标是彭乐云,是总冠军,因为这肯定会被人疯狂嘲笑。

    你们强归强,和彭乐云还是不在一个层次的,甚至差得很远,而且他的提升不比你们慢!

    “那预祝你们成功。”舒蕤结束了简短的采访。

    她又陆续采访了严喆珂等人,然后面对了终极挑战,一脸表情缺乏症的林缺。

    “林缺同学,你觉得今天的比赛自己发挥得怎么样?”舒蕤尽力从武道比赛的角度切入。

    林缺淡漠道:“不好。”

    “为什么呢?”舒蕤又有抓狂的冲动了,你就不能一口气回答吗?怎么弄得像语音助手一样,问一句答一句。

    “我没想到周正泉一开场就三连爆。”林缺的眼眸隐现痛苦。

    如果自己再打得好一点点,给周正泉留下影响,结局就肯定不一样了……

    舒蕤点了点头,追问道:“下半年就是大学武道会了,你有什么计划有什么期待?”

    林缺沉默了几秒回答道:

    “苦练。”

    说完,他越过舒蕤,走向了场馆大门。

    听到这个回答,舒蕤有些莫名的难过,如果林缺说“保密”或者“我不告诉你”,那自己能感受得到他心情其实不错,还能冷幽默,而现在,他一定很痛苦吧。

    …………

    时光飞逝,距离五月份的那一场比赛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暑意烧人,楼成站在葱葱郁郁的树木旁边,闭眼观想着雷云,压缩肌肉,蠕动腹部,制造着轻微震荡,不断强化着体内脏腑。

    渐渐的,他只觉心脏跳动得愈发有力,血液喷薄而出,清晰地流经了体内每一处器官,而且在自身控制之下,它迅速减缓了跳动,毫无艰涩,其余脏器亦然。

    这是武功练进了身体内的标志,这是炼体巅峰的标志!

    接下来就是将周身劲力浑然如一并感悟“收”的味道了……楼成睁开了双眼,气机旺盛而凌厉。

    他没有再次压榨金丹,提高异能,因为觉得这会和自身体悟“收”的意境有矛盾,很多异能者就是异能越来越强大,以至于始终无法晋升丹境,自己是武者,不能本末颠倒,混淆了主次,还是等感悟到“收”,再找师父看着,尝试觉醒。

    另外,师父说一门火部观想法有点眉目了,下学期应该有机会帮自己弄到。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计划,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

    回家!回秀山!和珂珂一起回秀山!

    他脑海内忽地观想出一轮大日从天坠落,撞向了万里冰封的大江,阴与阳激烈碰撞。

    啪!

    楼成一拳挥出,打在了面前的树木之上,然后他收回手,看都没看一眼地转身离去。

    随着他的离开,那株树木之上突然掉落了一片片叶子,越掉越急,越掉越黄,仿佛进入了数九寒冬。

    (第一部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