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五章 自己吓自己
    初逢这等高手作为对立方,周正尧和姚康等弟子都有点战战兢兢,不见了刚才的飞扬,淡去了眉眼间的戾气,显出了本来年龄,屏气凝神看着师父宁循理,等待他做出判断。

    宁循理先看的是楼成对叶悠婷的比赛视频,刚开始的发展不能带给他丝毫惊讶,可等到楼成突然狂暴,像是万载积雪崩塌而下,攻势之威猛让人头皮发麻,才猛地锐利了平常浑浊的眼神,不自觉“咦”了出声。

    “这样的爆发……是用了透支潜力的绝招,还是觉醒了什么?”他喃喃自语,顾不得多说,忙退出这个视频,观看起楼成与周远宁,与王烨,与吴世通,与金涛的战斗集锦。

    看着看着,宁循理倒吸了口凉气:

    “重心如汞,重心如汞,他竟然掌握了重心如汞!他这是入静大成了吧?”

    “听劲……这听劲功夫,也不可小视啊……”

    “能连打这么多**雪二十四击,体力简直,简直是怪物嘛!”

    他每一句的惊叹都仿佛擂鼓,重重捶在了周正尧等弟子的心上,让他们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凝重。

    手机屏幕黯淡,自然锁上,宁循理久久没有成言,等中巴快进入秀sc区时,才看向姚康,将手机递了过去:“不错,你这次做得很好,反应相当快。”

    赞完姚康,他又对所有弟子感叹了一句:

    “没想到古山武馆也不是省油的灯,还布置了这么一手,幸亏小姚机敏,提前发现,要不然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让身怀特殊绝学的职业九品干扰对方主将,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在理事长卫仁杰面前压过古山武馆,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为年后的选拔赛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倾斜,这可不仅仅体现在金钱之上,还有秀山武道圈子的地位升降,好处委实不小。

    而有了这样的条件,在选拔赛里比其他武馆走得更远的希望极大,那就能拿到下一次选拔赛的主导权,背靠政*府,攫取资源,成为秀山无冕的“武林盟主”。

    如果周正尧刚大出风头,转眼就惨败于楼成,理事长卫仁杰会怎么想会怎么看?

    周正尧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拍了拍姚康的肩膀:“平时觉得姚康网瘾太重不好,现在我发现任何事情都有好的一面啊。”

    姚康被师父和最强的师兄连连表扬,整个人都快飘了起来,话语不经大脑地出口:“还好我们也提前有布置,将古山武馆彻底打败了,否则真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刚才只能寄希望于两败俱伤了。”

    “师父,您刚才看了视频,觉得楼成实力在什么层次?和,和那位比呢?”庆幸之后,周正尧难掩好奇地问道。

    宁循理沉吟了下道:“身体明显还没到职业九品的水准。”

    “怎么可能?那他怎么打败得了肯定是职业九品的选手?”一干弟子脱口而出,神情皆是不信。

    宁循理目光转为浑浊,感叹道:“这是一种气血旺盛带来的直观感受,你们如果多接触几位正当年的职业九品,而不是为师这种身体开始衰败的老家伙,就会很确定楼成的状况,在他没表现出‘丹气境’实力水准的前提下,结论很容易做出。”

    “哎,看来你们真得参加选拔赛,即使没有基金会,也得参加,要不然总是窝在秀山这个小地方,不接触外面的高手,目光只会越来越短浅。”

    见师父说得这么笃定,周正尧选择了相信,若有所思道:“那他是怎么战胜职业九品的?”

    我会不会有机会打败他?

    “他应该有入静和体力两大天赋,前者让他掌握了不错的听劲功夫和丹气境的基础能力重心如汞,后者让他不用担心没有体力支撑自身强项,等到彻底发挥所长,克制住敌人,获胜就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了。”宁循理哎了一声道,“正尧,别看他没职业九品的身体素质,你要真对上他,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惨败,具体多惨,看你临场发挥。”

    周正尧再次庆幸:“还好没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样面子就丢大了!

    看着姚康等弟子好奇又惊惧的目光,宁循理继续说道:“和那位比较嘛,我不太清楚他最后的爆发来自什么,不好判断,只能说常规实力肯定要差一些。”

    众位弟子微微点头,各有所思,忽然,周正尧脸色一变,沉声道:“古山武馆不会想推他做选拔赛的主将吧?他是一中毕业的,应该是秀山土生土长的高手!”

    那样的话,师父与自己等人苦心积虑占据的先手优势将荡然无存。

    选拔赛队伍的组成,肯定会征询主将的意见!

    姚康等人霍然惊醒,全没料到古山武馆还能有这釜底抽薪的一招,神情之间又多了些慌乱,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是打算拿到主导权后,才借助这个优势,推举有点关系的职业强者。

    “师父,要不我们快点联络几位秀山出去的职业强者?”一位弟子连忙道。

    宁循理摆了摆手,浑浊的眼神不见风浪:“不用急,太早定主将对所有武馆都不是好事,你们自己体会吧,而且楼成不会做这个主将的。”

    “为什么啊?师父您为什么这么肯定,您又不认识他?”姚康茫然问道。

    宁循理呵呵笑了两声:“十八岁就有接近职业级的实力,身怀入静和体力两大天赋,这种人会看得上秀山这种小地方的选拔赛队伍主将?而且他在外地上大学,每周来回一两趟多累啊?”

    “有钱能让鬼推磨……只要条件开的合适,又是家乡队伍,为什么不能?读大学不还是为了赚钱?”周正尧皱眉道。

    宁循理平静回答:“他的打法是暴雪二十四击,已经登堂入室,显然是有传承的,自有其发展路子,真想多点实战经验,不缺办法,暂时也不会太在意钱的问题。

    “好了,以后不要说这个事了,他帮古山武馆,应该是看在那个同班同学秦锐的面子上,这种有潜力有传承,日后未必没希望成为高品丹境的人,拉拢不了,也别得罪,大家很长时间内不会是一个圈子的,没什么利益冲突,何必做意气之争呢?明白吗?”

    周正尧和姚康等人郑重点头:“明白!”

    老实说,发现楼成如此厉害又如此年轻之后,作为秀山这一辈的几位高手之一,周正尧是有点敬畏又有点嫉恨的,生怕被他抢了风头,占了地位,如今听师父这么一解释,顿时心平气和了下来,更多是向往是佩服。

    是啊,都不是一个圈子的,有什么好争的?

    而宁循理重新半闭上了眼睛,一如以往,心里则叹息道:

    你们当然不会是一个圈子的,燕雀和鸿鹄怎么可能是一个圈子的?

    …………

    会议山庄的免费ktv里,在蒋飞和楼成起哄下,裘海琳大大方方与程启力合唱了一首老歌,声音回荡,各具特色。

    听着歌,楼成依然拿着手机,与严喆珂聊着之前的事情,已经说到了最后:“可惜啊,明威武馆偏偏在那个时候出事,要不然我已经大展威风,让同学们的眼镜跌碎一地了!”

    严喆珂“捂嘴”笑道:“就是就是,我还等着楼少侠闪亮登场,震惊秀山,让我与有荣焉呢,到时候就能给不相信我的那帮同学说,看!看到没有!隔壁班楼成就是我说的那个天才!”

    “哎,出风头的事情就这么错过了。”楼成故意用捶胸顿足的表情道。

    严喆珂“摸摸头”道:“其实没打也好,卷入武馆争夺选拔赛主导权的事情,估计会有很多麻烦,对了,你在做什么?同学聚会好玩吗?”

    “做什么啊?和你聊天啊!”楼成“坏笑”着说道,“同学聚会最有意思的部分其实就是围在一起聊天,回忆回忆以往,说说当初的蜚短流长。”

    严喆珂“呆坐点头”道:“嗯,有时候挺怀念高中生活的,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年纪大了,年纪越大越喜欢怀念……”

    “我觉得是对以往人生以往自己的留恋吧。”楼成忍着笑道。

    姑娘,你才十八岁的!

    而且你比我小了快半岁,我生日是二月二号,你是十二月九号!

    说起来,快到生日了诶……

    之前严喆珂的生日,关系还没到目前这种程度,也就祝福了一声,没敢送礼物……

    “说得不错……但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逃避问题,我刚才问的是你现在在玩什么!”严喆珂故意“怒气冲冲”道。

    楼成窃笑回复:“蒋胖他们几个在唱k,我缩角落里和你聊天啊。”

    “嘿嘿,为什么不去唱歌?你不是说自己是麦霸吗?”严喆珂笑着问道。

    楼成想了想,小心翼翼暧昧了一句:“事情要分轻重缓急啊,唱k哪有聊天重要?”

    严喆珂回了个坏笑,没有多说。

    聊了一阵,因为她的爸妈终于放假,飞抵了江南,她念亲心切,要跟着去接人,回话的速度放缓了下来,楼成也无所事事了。

    这时,他的面前多了两道身影,裘海琳和曹乐乐见他终于放下手机,过来打趣道:“橙子,和女朋友在聊天?都不和我们这些同学唱歌啊?”

    歌声回荡,她们必须走到近前才能对话。

    “哈哈,距离女朋友还差一点点。”楼成坦然直言,虽然不说是严喆珂,免得丢脸,但真没必要隐瞒自己有心上人的事情。

    裘海琳哦了一声:“那你要加油啊,人家杜力宇都脱单了,快去点歌,别老听我们唱啊!”

    “就是,橙子,来,咱们对唱小苹果。”歌声间歇,蒋飞起哄道。

    楼成笑了笑,也不推辞,起身接过了话筒。

    唱了几首,他觉得里面有点闷,于是走出包厢,打算去外面透口气。

    看着他的背影,裘海琳凑到曹乐乐耳边感慨了一句:“橙子变化真是大啊。”

    “噗,没有老班你变化大。”曹乐乐开了句玩笑。

    裘海琳摇头道:“不一样不一样,我是造型上的变化,他是从里到外的变化,有气质了!”

    “也是,我和楼成同桌了两年,虽然觉得他这个人不闷,也挺能聊天,比较幽默,但和现在真是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他似乎缺了点自信,做事不够大方,显得比较畏缩。”曹乐乐是个很善于观察别人的姑娘。

    裘海琳调侃道:“怎么,是不是心动了?可惜啊,你的老同桌有目标了。”

    “呸!怎么可能!我喜欢的可是花美男型!”曹乐乐嬉笑着反驳。

    …………

    出了包厢,经过大厅,楼成来到了外面,清冷的空气扑面吹拂,让他一阵精神。

    不远处,秦锐蹲在冻结的小池塘边,抽着烟,神情苦闷。

    “怎么?还没缓过来?”楼成走过去问了一句。

    秦锐叹气道:“是啊……我知道你会劝我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总是很郁闷啊。”

    “不不不,我不会劝你这个,失败就是失败,哪能成为常事?我要劝的是,知耻而后勇,知道失败的痛苦了,就该更加努力,而不是在这里抽烟。”楼成说着自己当初的感受。

    秦锐愣了愣,侧头看向楼成:“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有点道理啊。”

    “哈哈,是吧,既然要更加努力,那就把烟给戒了吧,久烟伤肺,武道之上肺有多重要,你应该很清楚。”楼成劝了一句。

    当然,别人听不听是别人的事情,他不会强求。

    “嗯!”秦锐沉吟片刻,将烟给灭了,神情之间多了几分坚毅,“橙子,我也叫你橙子吧,别和陶晓飞一般见识,他这个人本质还是很好的,就是太不懂得照顾别人面子。”

    “放心,我不在意这些。”楼成平静回答。

    两人聊了一阵,重新鼓舞起士气的秦锐恨不得当场就开始锤炼,于是对楼成道:“和同学们见过面了,聊过天了,喝过酒了,这次聚会算是没有白来,后面应该也没什么事了,你跟老班说一声,我先回去了,呵呵,武馆输了比赛,我觉得还是和他们在一起更好。”

    “行,你自己路上小心。”楼成叮嘱了一句。

    秦锐最后亦调侃道:

    “可惜啊,今天没能见识楼少侠的风采,有空的时候露几手呗。”

    利用网约车进了秀山主城区,他先回了趟家,然后再前往古山武馆,路过明威武馆时,恰好遇见周正尧出来。

    擦,早知道绕个路的……秦锐感觉自己会被嘲笑,会被周正尧的得意气到,而自己又肯定打不过他!

    “诶,秦锐啊,你们同学聚会结束了?”看见秦锐,周正尧怔了怔,旋即笑眯眯打起了招呼。

    秦锐闷闷道:“没,我提前先回来了。”

    关你屁事!

    周正尧努力让自己的笑容充满友善:“你之前打得其实不错,就是急了点,戒掉躁气应该能更进一步,好了,我有事先走,有空多聊聊。”

    “……”秦锐满脸懵逼,这样和善的周正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目送周正尧的背影消失在马路另外一边,他终于回过神来,摸了摸自身脸颊,脱口骂道:

    “神经病啊!”

    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