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八章 秦锐的请求(求推荐票)
    晨曦薄雾弥漫林中,楼成看了闭目站桩的蒋飞一眼,拇指食指一搓,弹出了朵橘红色的火焰,它在阴冷刺骨的寒风里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刻就会熄灭。

    啪!

    楼成手臂一抖,肌肉绷紧,如同单鞭抽了出去,撕裂了气流,压紧了风声,然后,那朵火焰熄灭了,熄灭了……

    被相对运动造成的风吹灭了!

    “以目前火焰的强度和维持的难度来看,不能先打火后攻击,得两者匹配到一块才行。”楼成确定了之前的一个猜测。

    他把自身的火焰异能命名为“打火机”并非单纯的恶趣味,还包含了其中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火焰的激发必须有一个催动体内热流的发力过程,不能纯靠意念,正如同打火机,得有一个“打”的动作!

    平常楼成都是用搓手指这个发力动作来点火,可要运用到实战,这明显不够合适,除非天时地利人和皆备。

    考虑了一下,他打算把普通攻击的发力与火焰的点燃结合在一起,于是略作调息,抬起右臂,腰背一拧,劈拳下打。

    腾的一下,火焰燃起,包于拳面,但旋即在下劈的过程里被风吹灭了,吹灭了,灭了……

    楼成尴尬地挠了挠头,又看了一眼蒋飞,见他专心致志,并未察觉,才松了口气,这玩意有成前绝不能拿出来丢人现眼!

    仔细想了想,他分析着刚才失败的原因,察觉正常的发力都是从出拳就开始,过程中积蓄着动能,也就是说,劈拳刚出,火焰已发,要想撑过“漫长”的对流,以目前的强度显然不够。

    “快打到敌人时候的发力,不就是短促的寸劲吗?把它的发力技巧和火焰点燃糅合,应该就可以了……”楼成推敲了几遍,手臂一抖,如同大枪,忽然打了出去,在最后发寸劲时才尝试催动热流。

    啪!

    短促刚健的脆响声里,一点火焰跃出,覆盖于了楼成的拳头表面,随着它打中了假定的目标。

    火光摇晃,迅速熄灭,但楼成脸上却展露了笑容,基本达到目的了!

    虽然这样的火焰暂时没什么伤害,连衣服都未必能点燃,但关键时刻,给对手燎上一下,依旧能让他感到疼痛,从而闪过惊慌,出现失误,被自己抓住机会。

    运用得好,再次战胜职业九品也是有可能的,当然,这属于圣斗士的招式,一旦在同一位对手面前使用过一次,第二次就很难有效果了,只能靠出其不意。

    而怎么加强这火焰异能,楼成经过这一天多的思考,算是有些眉目了,那就是增强自身的体质!

    这一次,在金丹外泄的火劲下,自己险些就报废了,说明体质还不够强,可等到拥有职业九品乃至丹气境的身体时,硬撑那种程度的反噬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到时候,便可以尝试有控制地吸收金丹的冰劲和火劲,在提高自身的同时,逐步消化掉这个隐患,当然,这个过程肯定也充满危险,必须慎之又慎,要是一不小心引出了超过限度的劲力,玩笑就开大了。

    收回思绪,楼成又重新练了几遍暴雪二十四击,尝试着将火焰异能融入了其中的寸劲发力,等初步熟练,他看向旁边的蒋飞,笑呵呵道:“怎么样,有抱元守一的感觉没?”

    蒋飞睁开眼睛,哭丧着脸道:“没有!”

    旋即,他又故作愤慨道:“肯定都是你,在旁边打得噼里啪啦的,让我怎么入静!”

    “人家老和尚,旁边有人洞房都能入定。”楼成调侃了一句,“走吧,你今天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出去吃个早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蒋飞松了口气,唉声叹气道:“你说我明天早上会不会浑身酸痛,要靠毅力才能起床?”

    楼成笑了笑:“不用明天早上,等下你就能感觉到酸爽了,不过多练几天,习惯就好了。”

    他们再次路过“古山武馆”晨练之处时,秦锐忽地喊了一声:

    “蒋胖!楼成!”

    两人停了下来,看着秦锐小跑靠近,堆满笑容道:“有件事情得麻烦你们帮个忙?”

    “什么事啊?我们两个穷学生能帮什么忙?”蒋飞相当机智,首先就堵死了借钱的可能。

    秦锐笑呵呵道:“不是什么大事,蒋胖你不是在帮忙组织这次的同学聚会吗?”

    “对啊,这有什么问题?”蒋飞茫然不解,楼成也颇为疑惑,不知道秦锐到底要请求什么事情。

    秦锐指了指“古山武馆”那帮人道:

    “刚才明威武馆的弟子过来下战书,要和我们切磋切磋,增强实战经验,免得年后开始的选拔赛给秀山丢脸,时间嘛,他们定在后天,让我们挑地点,我想着那天要参加班上的同学聚会,就提议到春景坪会议山庄的北苑,到时候,你能不能请老班组织一下,让同学们过来给我加个油,助个威?”

    蒋飞恍然大悟道:“你是想出风头啊,想在同学们面前威风一把?”

    “一点点啦。”秦锐陪着笑道,“更主要是宣传我们年后参加选拔赛的队伍,把名气打出去,如果大家战绩都差不多,基金会的负责人肯定要参考人气来定主导,放心,我们在北苑,同学聚会是南苑,不会打扰到大家的。”

    春景坪会议山庄的北苑有武道场馆,而南苑以普通人休闲的设施为主。

    蒋飞大概明白了秦锐的想法,也不大包大揽,诚恳道:“那我帮你给老班说一声,具体她是什么态度,我也做不了主,不过大家都毕业了,谁还会特别在意她这个班长?你到时候过来吆喝两声,肯定一堆闲着没事干的家伙去凑热闹。”

    老班不是指班主任,而是三年的老班长,这次的同学聚会组织者,裘海琳。

    “是啊,而且老吴也在,他是狂热的武道爱好者,怎么可能不去看一看?有他这个班主任带头,你还怕没同学加油助威?”楼成附和道。

    他很理解秦锐的心态,曾经自己也是那样地向往有呼喊自己名字的加油与喝彩,而这终于在小武圣擂台赛实现了,而且还超额完成——严喆珂的一声加油胜过所有!

    秦锐似乎想伸手握一握两人,勉强才忍住,笑容满面道:“好,到时候我自己再过来吆喝两声,诶,这不对啊,什么叫过来?我本来就是这边的,我也在参加同学聚会啊……”

    幽默了一句,他与楼成、蒋飞告别,小跑回了晨练的队伍。

    看着他的背影,蒋飞低声嘀咕道:“真骚*包……”

    “还好,谁不想这样?”楼成为秦锐辩护了一句。

    往外走了几步,蒋飞又回头看了一眼,开玩笑道:“橙子,要不到时候你跳上台去,啪啪把对手全部打翻,把他们的风头都给抢走?你的实力应该不比他们弱吧?”

    “我有病啊?”楼成笑骂了一句,“我闲着没事掺合这个干嘛?他们的目标是选拔赛,我的目标是全国大学武道会,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连圈子都不一样。”

    两人说说笑笑,出了公园,在附近早点摊子吃了肉臊汤面等一堆东西。

    “我们怎么回去?”蒋飞擦了擦嘴。

    楼成嘿嘿笑道:“当然是跑回去啊!”

    蒋飞的脸色刷得一下就白了:“橙子哥,不,成爷,再跑回去,真会出人命的!”

    “看你这胆小劲,我就开个玩笑而已。”楼成拿出手机,下了单子,等待网约车。

    蒋飞长长松了口气道:“不得不信啊!之前你说跑到三里亭人民公园的时候,我真以为你在开玩笑,结果不是……”

    …………

    回到家中,楼成先洗了个澡,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从反噬残留的感冒里彻底摆脱了,他精神抖擞地打开电脑,登录QQ,检查邮箱,看施老头有没有把视频和资料发过来。

    很显然,不用教徒弟的时候,施老头恐怕没这么早起床……

    楼成也不在意,点出与严喆珂的对话框,“展露肌肉”道:“晨练之后,感觉活过来了!”

    严喆珂捂嘴笑道:“不是楼黛玉了,失望!”

    “对了,严教练,有个事要请教你。”楼成用目光炯炯的表情道。

    “说吧,趁本教练现在心情好。”严喆珂“勾手指”道。

    楼成“憨笑”道:“我这次不是赚了一万五的奖金吗?除开请你吃大餐和游松城的,我想给我爸我妈各自买份礼物,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礼物,自食其力的礼物,你说送什么比较好?”

    他努力让严喆珂更多地参与进自己的事情,增强密切的程度。

    当然,也确实是不知道该送什么。

    严喆珂“目瞪狗呆”道:“我又没见过你爸你妈,不了解他们的喜好,怎么给你意见?还是你来说,我帮忙参考一下吧。”

    楼成想了想道:“要不送衣服裤子之类的?”

    “也可以。”严喆珂用双手交叉抵住下巴的沉思表情道,“那么问题来了,你知道你爸你妈穿多少尺码的衣服吗?XL,还是XXL?腰围又是多少?”

    楼成表情呆滞,回了一串省略号:“……”

    “我就知道……所以,生儿子哪有女儿贴心?”严喆珂“无奈摊手”。

    “嘿嘿,所以我也喜欢女儿啊!”楼成顺着就回了一句。

    就着这个话题,两人瞎扯了一阵才回到正轨,楼成问道:“要不我直接问我爸我妈?”

    “呃,这就没惊喜了,叔叔阿姨在家吗?等他们不在的时候,去翻下他们衣柜,不就清楚了?而且还能看一看他们比较缺哪类衣物,当然,也不要太奢侈了,买什么大衣之类的,你这钱可要省着花,以后锻体到丹境,少不了药汤之类的辅助。”严喆珂用“一脸正气”的表情叮嘱道。

    “严教练说的是!”楼成兴奋回答,离开自己房间,进入了主卧,打开了衣柜。

    呃,这件夹克,老爸穿多久了?记得小学毕业前就有关于它的印象……

    他的羊毛衫起了好多球,有些地方薄得都快破了……

    老妈这套保暖秋衣看起来好旧,到底穿多少年了?

    楼成一件件看了过去,这是他之前从未关注过的领域,一直觉得家里条件转好后,老爸老妈的衣物应该早就更新换代了,就像自己的一样!

    可是,现在亲眼所见,除开添置了一些撑门面的衣物,他们依旧如此节俭,似乎想省出每一分钱用在自己身上……

    衣柜里大部分的东西都有好多年历史了吧?似乎不穿到坏,不缝缝补补都难以再穿,就不买新的……

    眼眶微红,楼成深吸了口气,心绪仿佛都沉淀了下来,对老爸老妈又多了几分心疼。

    他看好尺码等信息,关上衣柜,回到自己房间,给严喆珂发消息道:

    “我打算给我爸买羊毛衫,给我妈弄两套保暖秋衣……”

    问清楚了尺码,严喆珂在网上挑了一阵,发了几个样式给楼成:“这几套都还不错,你自己选一选,到时候直接去他们家的实体店买,可能会贵一点,但你是土豪嘛(手动斜眼),快递要到年后才恢复,悲哀……”

    弄好这件事情,严喆珂去锤炼武道了,楼成玩了会儿游戏,忽然听到有开门的声音以及熟悉的咳嗽。

    老爸老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