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六章 贱兮兮的橙子(求推荐票)
    将洗好的衣物晾上,楼成反锁了门,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边,思绪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有着倾述的冲动。

    他拿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今天吃完烧烤遇到个事……”

    他以竭力平常的口吻将自己与汪旭的关系,目睹他被追砍时的想法,与他深聊过后的心境变化,都一一描述了出来。

    严喆珂不时配合着发问,没有多说,直到讲完才认真道:“橙子,我觉得吧,还是那句老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途,不一定是读书,不一定是武道……说到这个,就想起曾经这么给你讲过,然后你四个月就能打败职业九品了……完了,在你面前没脸了!”

    她随即发了个蹲墙角画圈圈的表情。

    楼成沉郁的心情被冲淡了几分,忍俊不住道:“其实我那个时候感觉你说得挺有道理的,完全没想过自己能这么快接近职业级。”

    “别打岔,还要不要听我说了?”严喆珂用凶巴巴的表情道。

    打岔的是你自己吧……楼成当然不敢这么回答,“憨笑”道:“严教练请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我们不是神,不是仙,不是老天爷,能改变关系最紧密的那寥寥几个都已经很了不起了,至于其他人,‘尽人事,听天命’六个字而已,没法代替他们做出决定,也没法强行扭转他们的意志。”严喆珂发这段话的时候没用表情。

    楼成吐了口气,按动键盘:“这个道理我明白,但总感觉无力和压抑,曾经那么好的朋友,如今已在截然不同的世界,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

    “橙子,绝大多数人都是自私的,我也是,我以自己为圆心往外画着圈,最里面是父母,是感情很好的直系亲属,他们必然重要于稍微外一层的闺蜜和好友,而朋友也分成两类,一类可以交好一生,一类则只能陪伴你度过人生的某个阶段,就像两条非平行线,在某个点有过交集,但因为理念,因为选择,因为性格,因为不同的际遇,迟早会渐行渐远,相见不如怀念,汪旭对你来说,应该划分在这一类。”严喆珂打了一大堆的字。

    这样认真阐述着本身三观的她,楼成还是第一次见到,脑海内对她的印象仿佛又鲜活了几分。

    “那你未来的另一半在哪个位置呢?”他下意识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严喆珂发了个斜眼的表情:“我不告诉你~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摔桌!”

    “有有有,严教练继续!”楼成忍着笑回复道。

    一番插科打诨,他感觉心情好像恢复了不少。

    “可以交好一生的朋友必然与本身有着某个方面的契合,而汪旭显然不是,你愿意为了他放弃学业,混黑道打生打死?你愿意为了他招惹一堆麻烦,甚至影响自身的家庭?”严喆珂反问道。

    楼成认真想了想道:“我不希望让他影响到我现在的生活。”

    严喆珂用了个频频点头的表情:

    “所以,正像你自己说的,你们已经在截然不同的世界,如果他不回头,鸿沟只会越来越大,迟早只剩下回忆,说句冷酷的话,他于你,只是生命里的一段插曲,你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全心全意帮过他就足够了,遗憾在所难免。”

    “我外公和姥姥教过不少弟子,有的进了警界,有的加入了军队,有的打拼于职业武道圈子,有的混迹于商海,有的也走上了歪路,这样的人甚至不少,侠以武犯禁嘛,我外公和姥姥曾经为此黯然神伤,为此彻夜难眠,为此勃然大怒,后来,他们终于想通了,尽力阻止过他们,挽救过他们,就足够了,无需耿耿于怀。”

    “人生在世,难有十全十美,只求无愧于心。”

    楼成静静看着,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道:“我明白了,无愧于心就好,我一个大一学生,能在遇见的时候救他一命,能诚心诚意劝说他退出,已经尽到了能做的极限,不用再介怀了。”

    “不错,孺子可教。”严喆珂发了个推眼镜的得意表情,“其实你今天的事情处理得相当好,救了人又没沾浑水,我以前经常幻想自己武功高深之后行侠仗义,路见不平一声吼,但又忧心于这样会不会侠以武犯禁,会不会有很多后续的麻烦,你今天做的满足了我关于这种事情一切的幻想。”

    楼成顿时有点得意和欣喜了,用坏笑的表情道:“都是严教练您教得好,‘严’传身教,‘严’师出高徒嘛!”

    “噗!你越来越会用词语了嘛!”严喆珂用目瞪狗呆的表情回道。

    经过这样的倾述和逗趣,楼成心情彻底恢复,甚至挂上了招牌式傻笑,一直聊到十点多,才恋恋不舍地去刷牙洗澡,准备按时睡觉。

    等他弄好这一切,躺到床上,发现蔡宗明总算浪回了家,上了qq,看到了消息,做出了回复。

    “秘密?你又不是女孩子,我对你的秘密不感兴趣,除非是黑历史。”小明同学用了个摇手指的贱兮兮表情道。

    楼成先回了严喆珂,然后压根儿没管蔡宗明有没有兴趣,自顾自说道:“我这次回家的路上绕道去了炎陵,参加了一个叫做‘凤凰杯’的小武圣擂台赛,你猜我拿到了什么成绩?”

    “我擦,你丫还跑得挺远的嘛,至于成绩,还用猜?你都说了比赛的全名了,我随手一搜不就清楚了?你是不是傻啊?”网络另外一端,蔡宗明坐在电脑桌前,双手敲着字,习惯性损着楼成。

    楼成嘿了一声,暗自嘀咕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还不了解你蔡小明?

    我主动说出来的成绩,肯定不如你自己搜出来的震撼!

    蔡宗明打开浏览器,搜到了官网,点击了进去,直接看起了新闻:

    “最终决赛,姜兰对王烨?职业八品对职业九品?”

    “三四名决赛,黄振中对白松?也是职业八品和职业九品之间的较量……”

    蔡宗明边看边抽动嘴角,当即给楼成发了消息:

    “我擦,我英明一世竟然被你骗了,以这个比赛的档次,你丫的姓名肯定埋没于了广大的人民群众之中,哪里找得到!”

    “哈哈,往下看!”楼成没有多说,期待着小明自己发现。

    蔡宗明疑惑看着屏幕,滑动鼠标,忽然发现了一条新闻:

    “‘656号’选手楼成因身体透支,无力坚持,退出了八强战。”

    “八强战?”他点了进去,怀疑是同名同姓。

    “无品阶……松大学生……击败职业九品……”过了会,他默默念出了关键词,然后毫不犹豫抄起手机,给楼成打了过去。

    “橙子,你丫不会专门请人做了个假网站吧?”电话一接通,蔡宗明脱口而出。

    楼成得意地笑着:“我去,你又不是严喆珂,我至于为了骗你专门做个假网站吗?以你的智商需要这么高端吗?”

    “可你靠跑步才打败武道社的吴什么师兄好像才过去没多久……你这就从业余九品到职业九品了?”蔡宗明难掩惊愕。

    楼成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云淡风轻:“没多久?整整三个月好吧!我学会了暴雪二十四击,提高了力量、速度和身体协调性,有了丰富的对练经验,也观摩了不少场的武道社比赛,而这个擂台最初的对手都比较弱,我一个个打上去,慢慢就把暴雪二十四击融会贯通了,也掌握了听劲和重心如汞,靠着点运气,总算闯入了八强。”

    蔡宗明沉默了一阵才道:“……橙子,我怎么觉得你在炫耀?”

    “没错,我就是在炫耀!”楼成忍不住笑了,“有本事你来打我啊?打我啊?打得过我吗?”

    “我擦……”蔡宗明好气又好笑,“没见过你这么贱的人!你丫等着,下学期我就加入武道社特训了,以我的天赋,有施老头的教导,分分钟赶上你,看你到时候怎么得瑟!”

    楼成心满意足,准备睡觉,临挂电话前道:

    “网站有我的比赛视频,你好好膜拜吧!”

    说完,不等蔡宗明回答,他直接挂断了电话,给严喆珂晚安去了。

    经过擂台赛那几天,严喆珂知道他每天五点半起床锤炼的事情了,对此深表佩服,也对他实力的提升多了不少认同。

    蔡宗明拿着手机,愣了片刻,找到比赛视频,点开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嘴巴一点点张开,却不见合拢,等到一个个视频播放完毕,才梦呓般自语道:

    “这tm是橙子吗?”

    “感觉能打我好几个了……”

    “丫不会被哪个老魔头夺舍了吧?”

    当然,夺舍这种事情不存于现实,只在里。

    …………

    翌日五点半,楼成准时起床,换上武道服,带上手机和钥匙,出门慢跑向蒋飞家所在的小区,做着初步的热身。

    此时天空黑暗,不见一点晨曦,两旁路灯昏黄,照亮着无人的安静,衬托出更多的冷清。

    吐气成雾,楼成呼吸均匀,在冰凉入骨的阴冷里抵达了蒋飞家外面,给他闪了一个电话,确定他已经起床。

    原地打完套动桩,也就是练法套路,楼成看见蒋飞哆嗦着出了小区,一身肥肉把白色武道服撑得奇形怪状。

    他忍着笑道:“咱们先跑步热身吧。”

    “好咧!”经过昨天之事,蒋飞对练武颇有几分期待和兴奋,“橙子,我们往哪边跑?”

    楼成早就规划好了流程,指了指左边:“跑去三里亭,到人民公园锤炼。”

    “三里亭?人民公园?”蒋飞嘴巴张得老大,脸色一片惨白,“你还是杀了我吧!”

    这tm至少十公里!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