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四章 昏暗的街道
    昏暗之中,人影奔逃,后街仿佛浓缩成了电影里的场景,而楼成有实战开始,早已习惯快速做出决断,认出汪旭后,念头一闪,便准备救人。

    如果是以前,他多半畏缩不敢,像蒋飞一样战战兢兢,看都不敢多看一眼,顶多帮忙打个报警电话,即使被追砍的是自己的发小,是曾经照拂过自己的人,毕竟没那个能力,胡乱插手不仅毫无作用,还会伤害自身,牵连家庭,而现在,经过了小武圣擂台赛的锤炼,他从武道至心灵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善于观察,行事果决,骨子里透出自信与沉稳。

    有实力在身,还不敢帮忙?难道真想眼睁睁看着汪旭被砍死在面前?

    电光石火之间,楼成脱下了羽绒服,一把塞到蒋飞怀里,低声快语道:

    “藏好!”

    蒋飞又吓又怕,又惊又愕,一时竟反应不过来楼成打算做什么,直到看见他冲出去,才猛地醒悟,想高声喝止,又不敢开口,慌乱到了极点。

    橙子怎么这么鲁莽?那可是拿着刀的黑*社*会打手啊,整整三个!

    怎么办怎么办?

    他脑袋一团浆糊之际,楼成并没有直愣愣就迎上去,反倒观察了一下地形和环境,确认了没有摄像头,然后才压低重心,踏着蛇步,蜿蜒于昏暗地带,不让两边民居透出的黯淡光芒照出自己的模样。

    有了擂台赛徘徊于胜负间的经历,有了金丹发生变故的意外,他遇事不再慌张,能冷静考虑救人的后果,如果被摄像头拍到,如果被追赶者记住了外貌或特征,那恐怕会给本身给家庭带来诸多后续麻烦,尤其自己不可能直接下死手,杀人灭口。

    重心摇晃,蛇步诡异,楼成靠近得很是小心,视线锁定了越来越近的三个敌人,并没有因为曾经激战过职业九品而有丝毫大意。

    在“炼体”境有句老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即使职业九品,遇到三个以上的持刀者,亦会谨慎以对,稍不留神都有可能受伤,何况刚从金丹反噬里恢复的自己?

    这不是擂台赛,有裁判作为最后一道保障,即使有的武者发力太快,有的距离太近,裁判偶尔会来不及阻止,可至少已经过滤掉绝大多数的危险情况,而真正的实战里,刀枪无眼,生死刹那!

    所以,不动手则已,一动必须出尽全力,暴起伤人,争取快速打掉一个,让人数归于二对二,那样就相对容易了!

    天空漆黑,不见明月不见璀璨,追逃中的四人无暇分心,都还未发现有人靠近,等双方距离缩短到十米,等进入后街最昏暗的一段时,楼成突地加快了速度,几个大步,来到了汪旭身边,从他左侧闪过,死死盯着第一个打手的刀。

    汪旭惯性往前跑着,有种身边闪过了鬼魅的感觉。

    首当其冲的打手看见楼成直愣愣冲来,速度颇快,不敢怠慢,露出狞笑,举起持刀的右手,要狠狠劈下去,血溅五步。

    就在这时,看见他手腕一动,楼成脑海内忽然劈下一道银白闪电,照亮了漆黑,激起燎原火焰,催发奔涌的热流顺着脊椎往下,化为蹬地的爆发,将本身速度瞬间推到了极致,仿佛离弦的箭,一下就蹿到了该位打手身前,双手抬起,架住了他判断错误速度和双方距离的手腕,挥落的手腕,持刀的手腕!

    近在咫尺,长长的砍刀将失去作用!

    说时迟那时快,楼成刚一架住手腕,腰背一拧,大腿肌肉绷紧,膝盖呼啸着就顶了出去,狠狠撞在了身前打手的腹部。

    噗!

    小腹凹陷,声响沉闷,被顶中的打手双眼凸出,眼泪鼻涕横流,身体一软,就要瘫地,楼成一只手回收,扶住了他,一只手扭动,直接拧断了持刀的手腕,并往旁边一抖,让砍刀落地。

    一个照面,他就直接废了一个打手!

    这让就在旁边的另外打手瞳孔收缩,想都没想就挥刀砍了过来,不再追赶前面的汪旭,而紧随其后的第三位也赶了上来。

    楼成不慌不忙,腰背一弹,手上发力,将扶住的家伙直接推向了旁边的打手,让对方变得手忙脚乱,自身则往左边一个跨步,仿佛准备侧击要害。

    第三位打手见状,当即挥刀砍出,救援同伴。

    突然之间,楼成脊椎一动,如同蛟龙冲破了藩篱,带动肌肉发力,硬生生改变了重心,拉回了身体,接着脚步一旋,竟反向来到了第三位打手的侧后方。

    这般变化,在昏暗的街道里当真有闹鬼的感觉!

    位置一换,楼成重心下沉,摆出坐胯之势,脑海内雪峰崩塌,白流滚滚,莫可阻挡,带动他右臂扬起,肌肉发力,以捶击之势猛烈下打。

    啪!

    这一拳狠狠击中了第三位打手的肩膀,打出了喀嚓之声,打得他右肩往下塌陷,打得他发出一声惨叫,打得他丢到砍刀,左手按着右肩满地打滚。

    浩浩荡荡大雪崩!

    两个呼吸,两名敌人,仅剩的那位甚至连对手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没看清,一时吓破了胆子,不再进攻,不再考虑同伴,砍刀胡乱挥舞,匆匆往后逃跑,识时务者为俊杰!

    楼成摆出追赶的架势,故意发出蹬蹬之声,吓得他更加屁滚尿流,不敢回头,像是中箭的兔子,飞快蹿到了后街另外一端,融入了黑暗之中。

    汪旭听到惨叫,愕然止步,回望了过来,只见追杀者倒得倒,逃得逃,已是风平浪静。

    “谁?”他下意识问了一声,而躲在黑暗角落里的蒋飞已是目瞪口呆,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刚才自己似乎看见了超人?

    不对,橙子怎么变成了超人!

    他拿着的手机闪烁微光,还未来得及拨打出去,战斗就已经结束!

    楼成走回有光亮的地方,一边观察着倒地低哼的两名打手,怕他们还有暴起之力,一边将食指竖到嘴边,示意汪旭不要说话。

    汪旭看见从昏暗里走出的身影时,脑袋一阵恍惚,连背后的刀伤疼痛都忘记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砍翻在地,处于弥留之际,做了场光怪陆离的梦,产生了濒死的幻觉。

    怎么会是橙子?

    他算不上手无缚鸡之力,可也属于不敢打架不会打架的那种好好学生,身体没自己壮,胆气没自己足,说是书呆子也不过分。

    可就是这样的橙子,几个呼吸间就摆平了持刀追砍自己的三名打手,敌对势力老大颇为看重的业余六七品刀客!

    这不是做梦是什么?

    说好的我教他几手,让他武功大进呢?

    疼痛让他很快清醒,注意到楼成的手势,往外指了指,快步拐去了别的巷子。

    楼成跑回原来的位置,拉着呆呆愣愣的蒋飞,迅速离开了这里,昏暗的后街再次恢复了冷清,只有两道身影依旧蜷缩于地,发出低低的痛哼。

    两条巷子之外,楼成与汪旭汇合了,他让蒋飞躲在了不远处,不把这位高中死党无辜牵扯入这种事情。

    “你有地方去吗?”楼成直截了当开口问道。

    汪旭用里面的衣物稍微包住了伤口,还有些恍惚地道:“有地方去,那里可以处理伤口。”

    “那你快去吧,我就不掺合了,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楼成语气坚定,摆明自己不牵扯涉*黑组织事情的态度,刚才只是救朋友。

    汪旭吐了口气,点头道:“要是事情能够摆平,我等下来找你聊聊。”

    说完,他加快步伐,消失在了巷子另一端。

    看着他的背影,楼成摇了摇头,颇为感慨,也快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拉着蒋飞返回了老刘烧烤附近,坐入了车内。

    蒋飞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时不时偷看旁边的楼成一眼。

    “我说,你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楼成重新披上了羽绒服,一边回着严喆珂的消息,一边没好气道。

    “你认识被追砍的那个?”蒋飞蜻蜓点水般问了一句。

    “嗯,我发小。”楼成言简意赅,没有多说。

    蒋飞在意的也不是这个问题,瞪大一双眼睛道:“橙子,你什么时候变超人了?我记得我们切磋过,你都被我的重量碾压了。”

    高中体育课有强身健体类的武道内容,两人假假切磋过几次。

    “我不是说过我加入了大学武道社,每天都在坚持练武吗?”楼成扬了扬下巴,“开车吧,早点回去。”

    蒋飞边发动汽车边嘀咕道:“你不是为了追女孩子才进的武道社吗?这才几个月?”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楼成随口说道,因为汪旭,他心情比较低沉,没有趁机炫耀自己参加小武圣擂台赛,与职业九品交战几次各有胜负的事情。

    开动之前,蒋飞再次打量了楼成一眼,就着车内灯光,只觉这位高中的好友脸庞略有憔悴,但与以往相比,精瘦少许,从眉眼到下巴,线条和轮廓更见分明,他嘴巴紧抿着,有着某种让人安定沉稳的气质,说话做事似乎充满了自信,让人不自觉就听从了安排。

    “橙子,你好像成熟了……”蒋飞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句话,他在吃烧烤的时候曾经说过,但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意味。

    楼成笑了笑:“希望这是褒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