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七十二章 蒋胖
    “那行,你等我啊,我过来接你。”蒋飞“大笑”着回道。

    楼成愣了愣:“接我?”

    “嘿嘿,等下你就知道了,你问问老程,看他要不要一起?”蒋胖提及了另一位死党程启力。

    楼成回了他个鄙视的表情:“你不说我都会问,抓他出来打一顿!”

    说完,他点开昵称叫做“我爱高数”的程启力qq:“老程,在吗?我回来了!”

    等了几分钟,见没有回应,楼成干脆拨打了程启力的手机号码,这是他在外地办的,不知道回家有没有换号。

    神曲风的铃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但沙哑了很多的声音:

    “橙子?”

    “老程,怎么了?听起来不太舒服啊?”楼成关心了一句。

    程启力笑了一声:“没什么大事,今天家里来亲戚,说什么我上大学了,是成年人了,可以喝酒了,灌了我好几杯,醉得我晕天黑地的,睡了一下午,不是你的电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诶,橙子,你声音好像也不太对啊,鼻音有点重,感冒了?”

    “是啊,不过快好了,我回秀山了,打算找蒋胖出来吃烧烤,你有空没?”程启力面前,楼成不用客气,直截了当问道。

    程启力叹了口气:“出不来,家里亲戚聚会,过年真tm忙,等明天或者后天我找你?”

    “行,咱们到时候再说。”楼成挂断了电话,回了严喆珂的消息,快速整理起行李,将换下来还未洗的衣服分类放了两个盆子,把笔记本电脑摆在了自家房间的写字台上。

    此时天色阴沉,不到六点就有黑夜降临的迹象,房间的灯火营造出了温暖和光明的环境,楼成环顾四周,对睡了快十年的地方有些微的陌生。

    左手边是一米五宽的床,已经换上了崭新的四件套,应该是老妈估算着日子干的,省了自己不少工夫,右手边是一个书柜和一个衣柜,前者摆满了各种武道杂志,漫画,以及当初天真烂漫时买的“蜀山十二段锦”“太极桩功”等炼体秘籍,幻想着自学成才,一代高手震惊校园,可惜,这些东西假倒是不假,但没人指导,又没时间坚持,最终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床和书柜中间属于写字台,摆着台灯、挂历、笔筒和小猪零钱罐等,两边的抽屉则锁着小学、初中、高中的照片和同学录,自己曾经颇为遗憾高中班级太多,没有全年级的大合影,无法保存严喆珂的身影,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做人要追求更高!

    刚收拾完毕,化解了那浅浅的陌生,蒋飞q上传来了消息:“橙子,下来吧,我在你们小区门口了。”

    “好咧。”楼成拿上钱包,想了想,又从藏入抽屉深处的一万块里抽出了七八张,兴冲冲出了门,来到小区门口。

    他左顾右盼,寻找着蒋胖的身影,可阴冷之风呼啸的路上哪有熟悉的家伙。

    哔!哔!汽车喇叭声突兀响起,楼成下意识望了过去,看见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白色福特轿车摇下了车窗。

    “橙子!”车内传来蒋飞略显得意的浑厚声音。

    楼成嘿了一声,走了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道:“可以啊,都会开车了!”

    他这才认出是蒋胖他爹的车,不算贵但也不便宜,正像他们家的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蒋飞穿着暗蓝色羽绒服,敞着胸怀,露出里面的黑色高领毛衣,圆圆的脸庞比八月底最后见面的时候又胖了一圈,都有三下巴了,肚子凸起,仿佛怀胎了五六个月,他笑眯眯道:“虽然这学期没找到女朋友,但我把驾照给考了,我们学校可以拿它当学分的,抵一门选修课。”

    “啧,人不可貌相啊,我还以为你会窝寝室里玩一学期游戏的。”楼成坐了下来,关上车门,系上了安全带,与外面的阴冷刺骨相比,里面就像是天堂。

    蒋飞放下手刹,推动变速杆,眉飞色舞道:“现在会开车是基本技能了,出了大学再考多占用时间,你有空也去考个呗。”

    “有空的话……”楼成想到了自己的日常锤炼。

    他拿着手机,给严喆珂发了个窃笑的表情:“出门了,和我们班蒋胖去吃老刘烧烤!”

    严喆珂回了个“我用眼神杀死你”:“胆子越来越肥了啊,敢刺激我了,说好的大恩大德不敢或忘呢?”

    “我错了,严教练,看我五体投地认错!”楼成满脸堆笑回复。

    蒋飞瞄了他一眼,目视前方,一边开车一边笑道:“橙子,你在和谁聊天啊,笑得这么猥琐,女朋友?你之前没提过啊!”

    “还差一点,还在努力。”楼成没有隐瞒。

    蒋飞啧啧道:“不错啊,想不到你还会主动追求人,果然是个闷*骚,说不定你是我们几个里面最早脱单的,那姑娘是松大的同学?”

    “嗯。”楼成点头回答。

    不仅仅是松大的同学,还是高中的同学……

    “哎,松大果然男女平衡,不像我们,对了,橙子,你知道严喆珂考去你们松大了吗?”蒋飞忽然说道。

    楼成愣了愣:“知道,还见过。”

    不仅仅是见过,还是天天见……

    蒋飞看着前面,打着方向盘道:“我鄙视你,都见过了竟然不给我提一嘴。”

    说到这里,不等楼成回答,他突地感慨道:“还记得高一军训完开始上课的时候吗?好多男生都在传三班有个超级大美女,比明星还好看,我们为了瞧一眼,专门绕道去三班那边的厕所,之后就经常私下讨论,每次课间做武道操都想着排靠近三班的那列,时不时就去三班门口假装路过……”

    “当时真没想过追求什么的,总觉得看看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哎,这恐怕是我初高中关于女生最美好的回忆了,青春啊!”

    楼成听得也是一阵感怀,那青葱的、单纯的喜欢。

    “那个时候好多人假装路过,经常碰到认识的家伙,三班的男生则在明目张胆地取笑。”他回忆着说道。

    与此同时,他双手按键不停,发了条消息,发给当事人严喆珂:“在和蒋胖回忆高中的事情,你还记得高一上学期经常有人路过偷看你吗?”

    蒋飞叹了口气,摇头笑道:“现在想想还是蛮傻的,也不知道严喆珂当初有没有发现,是怎么看我们的?”

    滴,严喆珂给楼成回了个风中凌乱的表情:“记得……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在被一个接一个地参观,只好趴着假装睡觉,嘿嘿,难道你也曾经路过?”

    “我觉得吧,她应该是记不得我们这种路人的。”楼成以符合事实的描述击碎了蒋胖的幻想,然后笑眯眯给严喆珂回道:“是啊,假装路过好几次!可惜那时候只是路人甲,你多半不记得。”

    这算又暧昧地点了一句。

    严喆珂发了个挑眉坏笑,没有多说。

    这个时候,已经抵达了不算太远的老刘烧烤,蒋飞略有点生涩地停车,忙了一阵,满头大汗,才终于弄好,边熄火锁车,边对楼成道:

    “是啊,她怎么会记得我们这种路人甲和宋兵乙,不仅比明星还好看,学习也超级好,据说性格也挺不错的,追求者一人一口唾沫说不定都能把我们两个给淹了,不过她这样的人,眼光肯定很高,一直都没有绯闻传出来,应该是专心学习的那类,诶,你说她怎么会报考你们松大,去帝都去华海不是更好?”

    楼成认真地想了想才回答:“可能是家庭原因吧。”

    “哈哈,你就别乱猜了,肯定不靠谱,等我找杜力宇问问,宋璃和严喆珂关系挺好的。”蒋飞嘲笑了一句。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楼成无语望苍天,有点莫名的酸爽。

    说话之间,两人走入了老刘烧烤,铺子刚开门,只做晚市和夜市。

    “二十串五花,二十串牛肉,二十串排骨,二十串掌中宝,二十串羊肉,二十串鸡尖,十串鸡翅,十串大腰子,十串土豆,十串四季豆,一份韭菜,一条烤鱼,四个烤茄子。”楼成没看菜单,熟稔地张口就点。

    秀山属于内地,烧烤铺子一般不做海鲜。

    蒋飞吓了一跳:“这么多?你别眼大肚子小哦!”

    以前来的时候,两个人也就现在三分之一的数量——即使秀山的每串分量和北方的比有明显差距,这么多也很恐怖。

    “说不定等下还得点,我在练武,现在特别能吃。”楼成笑呵呵说道。

    蒋飞将信将疑,就着店里灯光,上下打量起楼成:“练武?话说回来,橙子,你是好像成熟了一点。”

    “我这叫有气质了。”楼成以开玩笑的口吻回答,“你喝什么?”

    “当然啤酒啊,我们干几杯,等下找人开车。”蒋飞转向旁边的服务小妹,考虑着点多少。

    楼成摆了摆手,微笑道:“为了练武,我戒酒了,而且现在还有感冒,给我来瓶矿泉水就行了。”

    可以预见,这样的话语自己还要说一次又一次,但既然选择了武道之路,那就必须坚持下去,不生懒惰,不畏应酬。

    蒋飞疑惑看着他:“真的?”

    楼成沉稳点头:“我还能骗你不成?”

    他将自己坚定的意志表现于了语气之中。

    “那好吧……没人陪我喝,还得开车,算了,我要凉茶。”蒋飞搓了搓手,也不勉强,“对了,橙子,既然你在练武,有认识本地的武馆或者健身房吗?”

    “没有,怎么了?”楼成疑惑问道。

    蒋飞露出一丝苦笑:“我tm又胖了,想着锻炼减肥,免得过完年再圆一圈,至少得稳定住嘛,但临近过年,武馆和健身房都关门休息了,想找都找不到。”

    楼成笑了笑:“这种东西靠的是自觉和坚持,呃,你要是真想减肥,每天早上跟着我锻炼吧,我现在是每天坚持练武。”

    蒋飞吸了口气:“看不出来啊,橙子你练武这么用功!老夫卿发少年狂了?”

    服务小妹走了回来,拿着凉茶和矿泉水,分别打开,给两人的杯子斟满。

    “你会不会引用诗句啊……”楼成瞥了他一眼,“到底锻不锻炼?”

    蒋飞沉吟了下:“好,试试呗,早上几点。”

    他拿起杯子,喝了口凉茶。

    “你迟点吧,我跑步到你家叫你,早上六点十分。”楼成考虑了下回答。

    噗!蒋飞喷出了口中凉茶,楼成眼疾手快,抬臂一挡,差点被喷得满头满脸。

    “早上六点十分?大冬天的早上六点十分?”蒋飞抹了抹嘴巴。

    楼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就是考验你减肥意志的时候了,如果答应又不起床,我可会砸你家窗户的,嘿嘿,早就想这么干了,我的弹弓饥渴难耐!”

    “先试两天吧。”蒋飞犹豫着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