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七章 生病的感觉
    花洒不断喷薄出冷水,冰凉透骨,冻彻心扉,在数九寒冬能让任何一个正常人退避三舍,可楼成的感官里,它却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能够些微浇灭自身的“燃烧”。

    他只觉体内燥热难挡,肺部仿佛拉着风箱,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喷薄火焰,脑袋越来越烫,知觉越来越模糊,仅本能地蜷缩起来,让身体完全置身于冰冷之水的冲刷范围内。

    旁边堆放物品的小柜子里,他的手机闪烁了一下,锁住的屏幕提示有条消息,短暂照亮了昏暗。

    …………

    更衣室外的武道场馆内,诡异的静默还在继续,没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没人愿意怀疑本身的常识,懵懂的小孩被周围的状态感染,下意识觉得畏惧,不敢再玩弄小喇叭等事物了。

    姜兰站在嘉宾席上,望着身体仿佛还有点颤栗的叶悠婷,眼眸之中尽是错愕和震动,手中的酸奶瓶子差点被她捏爆。

    昨日之战,楼成挑落周远宁在她预想范围内,仅能说略超意料,颇有感慨,可刚才的比赛已经实实在在颠覆了她的认知,以她的武道经验,以她的目光见识,楼成击败叶悠婷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一,这还是建立在叶悠婷状态不好又骄傲大意等多重因素的前提下,谁知现实活生生教做人了!

    他不会是服用了什么丹药或者国外新开发的兴奋剂吧?不对,如果真是这样,他一开始就不会落到绝对下风,被叶悠婷打得摇摇欲坠,即将失败,到了绝境才爆发。

    无数念头闪过,她看到叶悠婷背影略显落寞地离开擂台,走向了女更衣室,于是叹了口气,眼露关切,先不考虑其他,赶去安慰闺蜜。

    目睹姜兰急匆匆在面前经过,王烨和历晓远两尊“石雕菩萨”终于回过了神。

    “这不对啊……”王烨神情浮动,喃喃自语。

    如果楼成在绝境下能爆发出这等恐怖的战力,之前的自己为什么能赢他?

    可眼前的一切又不是虚幻,叶悠婷明显拼尽了全力,非配合作假,楼成短暂间展露出来的力量在自己等职业武者眼里也是那样的真实,仿佛目睹了雪崩的降临,让人不寒而栗!

    “我也觉得这不合理。”历晓远哭笑不得般道。

    王烨吸了口气,露出沉思的表情:“你觉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历晓远认真想了想:“根据我看过的三流小说,应该是楼成在绝境之中,在压力之下,突破了自我,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异能。”

    “……有可能。”王烨默然几秒,微微点头。

    历晓远嘴角抽动了一下:“我开玩笑的……”

    “真有可能。”王烨认真地看着他。

    一时之间,历晓远竟无言以对。

    …………

    感官模糊,楼成只觉四周的一切变得异常遥远,再无法接触,所有的动静都仿佛从天外传来,飘渺得转瞬即逝。

    火焰似乎在自身体内奔腾,沸腾着血液,灼烧着五脏,这让他是如此的难受,如此的难熬,绝大多数念头潮水般褪去,只剩几个苦苦支撑,处在晕厥的边缘。

    真,真会死吗……

    不行,我得起来,去,去看医生,不能死在这里……

    幻觉般的画面在他脑海不断浮现,有年幼时无忧无虑的快乐,有读书开始家庭困难的煎熬,有看着老妈劳累背影的心疼,有听说老爸在外打拼受委屈的难过,有严喆珂给予第一声加油时的欣喜若狂……

    突然之间,手机铃声响起,小柜子里不断传来震动,似乎远方有人在担忧有人在急切。

    楼成听到了声音,却像是在做一场噩梦,遭遇了鬼压身,无论怎么挣扎,都依旧蜷缩在冷水花洒下。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

    …………

    女更衣室内,叶悠婷静坐在长凳上,扎起的头发被打乱,从两侧垂下,遮掩住了表情,只露出那双黑白分明又茫然失落的眼眸,身体还在微微颤栗。

    姜兰刚走进来便看到这样一幅画面,略显心疼地道:“那家伙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不是你的问题。”

    叶悠婷抬起头,乌发向后滑落,脸颊苍白之中透着丝丝青色,迷茫开口道:

    “我不是在难过……”

    说话间,她将收紧的袖口解开,挽了起来,把手臂展露于姜兰眼前,那里凝着一层薄薄的白霜,真实的白霜,正在挥发!

    “这……”姜兰倒吸了口凉气。

    …………

    看台之上,诡异的、大范围的静默终于开始缓解,有人高呼过瘾,有人大声发泄,有人不断自语,状极茫然,也有人诅咒唾骂,认为叶悠婷和楼成在配合博彩公司假打。

    童颜童音的少女闫小玲嘴巴半张,望着擂台,还没有回过神。

    马尾少女从巨大的震惊与失落之中缓了过来,侧头看见闺蜜的样子,顿时没好气道:“嘴巴张这么大做什么?真想给你塞坨翔进去!”

    “啊?”闫小玲猛地闭嘴,一脸懵逼。

    “哎,叶师姐输了,叶师姐竟然输了……”马尾少女自顾自悲伤低语。

    见状,闫小玲偷摸着转头,看向相反地方,低声自语道:“打得真凶猛,真狂暴,真,真帅啊!不行,我的少女心犯了……”

    她的目光投向了服务台,打算等下就去要刚才那位少年的详细资料,回家下载他的比赛视频和相关消息,作为松鼠党,搜集、分类和保存是本能!

    而在记者席位置,终于有人清醒,浮现出不正常的亢奋,挥笔疾书:

    “‘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爆出开赛以来最大冷门,神秘高手楼成一黑到底!”

    …………

    仿佛煎熬了漫长的时光,楼成缓过来一点,对四周对外界有了清晰的知觉,他挣扎着站起,发现浑身还是无力,额头和脸颊依旧滚烫,只是体内的那种燃烧之感慢慢散去了。

    “真是差点就死了……”他将水龙头关闭,后怕地想着,“还好以前锤炼耐力的时候没尝试极限在哪里……”

    他觉得自己承受了几天几夜的痛苦,但挪到柜子前,却发现时间才刚过去二十分钟,拿起手机,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严喆珂打的,几乎每隔一分钟就有一次。

    比赛完就失联肯定让她担心了……楼成没来由一阵喜悦,仿佛体会到了严喆珂为自己焦急的心情,这真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暗爽,身体的不适似乎都缓解了几分。

    他艰难擦干身体,套上贴身衣物,赶紧给严喆珂回了电话。

    “喂,橙子?”严喆珂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焦灼。

    “是我。”楼成只觉自己的嗓子沙哑得不可思议。

    严喆珂明显松了口气:“还好是你,我挺怕是什么急救中心的电话,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怎么不接电话?”

    她尾音微颤,似有哭腔,楼成忽生感动,眼眶微红,心中喜悦滋生。

    他老老实实说道:“刚才差点晕过去,才缓过来。”

    “呼,和我想得差不多,我还以为自己在胡思乱想呢,刚才你没回我消息,我就先看了比赛视频,发现你最后的爆发太,太可怕太恐怖了,觉得你多半出了什么变故,就赶紧打电话给你,结果你一直不接,我就担心你是不是晕过去了,被送去急救了,或者根本没人发现,就躺在角落里,急得我都想打电话给主办方了。”严喆珂一口气说道,声音有着些许暗哑,不似往常柔细清澈。

    “还好,还好,已经缓过来了,不用着急。”楼成反倒宽慰起严喆珂,内心回荡着温馨。

    严喆珂吐了口气道:“缓过来就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有种生病发烧浑身无力的感觉。”楼成如实回答。

    “那你还聊什么电话!还不去看医生!”严喆珂凶巴巴地吼道。

    楼成不觉被吼,反倒莫名欣喜,笑道:

    “遵命!等下再聊。”

    “快去快去。”严喆珂催促道。

    挂断电话,楼成穿上外套,略微收拾了下东西,往比赛场地的急救点走去,双脚虚浮无力,像是踩在云端,脑袋晕乎乎的,额头和脸颊滚烫依旧。

    …………

    “楼成,松大学生,十八岁,没有品阶,哇,没品阶……”闫小玲看着手中的详细资料,不断发出赞叹。

    马尾少女白了她一眼:“我之前给你讲过他的事啊,你就完全没听啊。”

    “嘿嘿。”闫小玲笑了一声,没敢回答。

    “你要楼成的资料做什么?”马尾少女疑惑问道。

    闫小玲用力点头:“我有点崇拜他了,刚才特帅特威风,我要给他建个人论坛和贴吧,我要做他的第一个粉丝!我要考去松大!”

    “说得你想考就能考得上一样,小花痴~”马尾少女缓解了心情,打趣了一句。

    …………

    急救室里,医生检查了下温度计,然后打量怪物一样看着楼成:

    “高烧四十度都把叶悠婷给赢了……”

    “给你打退烧针再配合物理降温吧,免得烧成傻子了……”

    楼成虚弱地回答:“我是被打出的高烧。”

    “哈哈,不要开玩笑了。”医生笑道。

    我真没开玩笑……楼成默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