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四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求推荐票)
    竟然是那个怪力女?

    楼成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在对手注定是职业九品的佼佼者乃至丹气境高手之一的情况下,抽中叶悠婷只是单纯的概率问题,半点不能影响他的情绪。

    “抽中我之前提过的那个怪力女。”他“窃笑”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悠闲而自在。

    经过与周远宁一战,他对自身当前的水准已经认识得非常清楚和透彻,单纯实力是业余二三品,但强项涉及丹气工夫,有诸多优点,加上变态的体力,完全发挥所长而不被克制的话,有稳定的业余一品战斗能力,在心理、状态和意志等各方面都占据了上风的情况下,有希望挑战周远宁这种缺陷明显问题很大的职业九品,不过这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完全没希望拼更强的对手。

    武道之路上,自信很重要,自知也很重要!

    楼成心态不错,明白自己才练武四个月,进步虽然很大,短板同样明显,非几天实战就能够弥补,能够提升,风物长宜放眼量!

    严喆珂很快回复了拍手鼓掌的悠嘻猴:“不错啊,之前你偷师她赢了第二场,明天算还回去了,阿米豆腐,一饮一啄,都是前定,就是这个,这个叶什么的姑娘,擅长虎形和豹形,速度快,敏捷高,又有一身怪力,恐怕,恐怕很难对付……”

    “不用说得这么委婉,你的意思是我恐怕会输得很干净利落吧……还想体体面面离开小武圣擂台赛的。”楼成故意用委屈的表情道。

    严喆珂发了个抽烟的歌神张表情:“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讲过,总之,享受战斗享受武道~”

    她又用了老梗。

    “哈哈,先不想这场比赛了,反正在明天下午,今晚我要好好放松,好好休息~”楼成发出了快乐宣言,不想晚上再在看视频分析战斗中度过。

    十六强比赛上午四场,下午四场,重点场次有炎陵电视台转播,虽然看得人不会太多,但也算比较正规了。

    而四场比赛要想填满三个小时,就武道战斗来说是很难的,中间肯定会穿插歌舞、拳术等表演,以及与观众的互动活动等,“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之所以第一年门票全部免费,就是为了吸引眼球吸纳观众,并积累这种人数下的控场经验。

    …………

    “楼成?”叶悠婷看着对阵表,一阵发愣,好半天才咬牙切齿道,“还我零花钱!”

    她身边的姜兰呵呵笑道:“没想到你们碰上了,那我明天就可以买你赢了。”

    “我一定要让他明白‘坑’掉我钱的后果!”叶悠婷故意让自己笑得恶形恶状。

    接下来,十六强选手们集中到了上次签诚信合同的小会议室里,领取五千块奖金。

    楼成踏入的时候,被一道道目光扫了过来,有好奇的,有打量的,有赞赏的,比起上次默默溜角落的平静,自身仿佛一下成为了人群的焦点。

    这也是必然的事情,以无品阶选手的身份战翻一位职业九品的武者,无论走到哪里,都值得一份关注!

    历晓远招手示意,让楼成坐过去,楼成当然也愿意和认识的人待一块,于是绕了小半圈,往角落进发,经过叶悠婷时,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瞪我干嘛?我没招她没惹她啊?楼成一头雾水,想不明白也就懒得去想,反正明天之后,大家天涯两端,应该没什么机会再碰面了。

    “你欠了叶悠婷钱?”历晓远开口打趣道。

    楼成茫然摇头:“我都不认识她。”

    “也可能是她暗恋我,怀疑我们有不正当关系。”历晓远轻笑一声,摆出正经脸。

    楼成嘴角抽搐了两下,瞥了他一眼:“同学……注意形象,不要开这种重口味的玩笑,好好做你的文艺青年!”

    这家伙的谪仙人卖相太具有欺骗性了!

    “哎,人生在世,开心点不好吗?而且叶悠婷和我关系确实不好,看到我们像朋友,当然也就讨厌你了。”历晓远摊了摊手。

    同为炎陵人,同为本地年轻一代里最出类拔萃的武者,他和叶悠婷哪会没有交集。

    楼成听得八卦之心顿起,饶有兴致问道:“你怎么惹到她了?还是她怎么惹到你了?”

    历晓远压低声音道:“主要是我觉得她长得很奇怪,被人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楼成下意识看向了叶悠婷,只见她眉浓鼻挺,眼睛不算太大,但很有精神,显得颇为俏丽,虽然不算严喆珂这种特别漂亮的类型,可也远远谈不上奇怪。

    “你真觉得她长得很奇怪?”楼成同样压低声音问道。

    历晓远严肃点头:“真的!”

    楼成想了想,拍了拍历晓远的肩膀:“同学,你需要配眼镜了,良心建议。”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我怎么总觉得你还是在开玩笑?”

    历晓远神情轻松道:“我的审美从小到大都在被人吐槽,也不差你一个。”

    两次接触,发现对方确实很好相处,楼成正待再说,比赛负责人已经走了起来,身后有保镖提着黑色箱子,一打开,就像电影一样,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另外的保镖还拿了验钞机等物品。

    “本来想直接给每位同道发张密码为尾号的卡,但五千块钱好像没这个必要,咱们就直接现金吧。”比赛负责人边说边拿起一叠,用验钞机一数,正好五千,显然早就准备好了。

    每验完一叠,保镖们就按照座位顺序依次发放,厚实的钞票刚一入手,楼成便生出一种沉甸甸的满足感。

    钱还是很有魔力的!

    没有它们,自己今晚就要露宿街头,如果不用私房钱或者改签退票的钱,明天还得饿肚子!

    没有它们,今晚就不能享受美食,依旧只能啃吃简餐!

    没有它们,开学单独约严喆珂将捉襟见肘!

    而这是自己人生赚到的第一份钱,靠本事得到的第一桶金,不再是单纯依赖父母的孩子了!

    …………

    公交车上,楼成背着行李,换了一身日常服装,悠闲地看着导航地图,再有两站路,就要到严喆珂说的那家“炎陵张氏白面羊汤馆”。

    他之前就近找了对应银行,将大部分奖金存入了卡里,只留下一千五百块在身上,作为酒店住宿和日常开销所需,只觉预算相当的充足。

    “感觉自己变成富翁了。”楼成“窃笑”给严喆珂发了消息。

    严喆珂“捂嘴”笑道:“是啊,橙子可真厉害啊,别人勤工俭学一个月都远远赚不了这么多!”

    “你……变浮夸了……”楼成用“目瞪狗呆”的表情道。

    严喆珂回了捶胸大喊的悠嘻猴:“跟你学的!”

    说说笑笑间,楼成下了公交,跟着地图指导,拐进了小巷子,在某个有至少二十年历史的居民小区附近找到了“炎陵张氏白面羊汤馆”,不到五点半,就已经有人在隔间排队,里面坐得满满当当,生意之好可见一斑。

    等了半个小时,楼成总算轮上,被引到了最小的桌子——四人桌。

    “我一个人坐四人桌,感觉好奇怪……”楼成用发呆的表情给严喆珂说道。

    严喆珂用推眼镜的洋葱头道:“体会到单身狗的悲哀了吧?所以我从来不一个人去吃大餐。”

    “要不我把手机放对面,假装还有个你?”楼成坏笑道。

    严喆珂发了喝骂的表情:“让我看到吃不到,这是想绝交了?”

    聊天之中,时光飞快,楼成点的东西很快就送了过来,一份汤色乳白的鱼羊汤,一份白切羊肉,一份店家推荐的白面饼。

    楼成先喝了口汤,只觉满嘴鲜意充塞,回味悠长,忍不住就多喝了几口,想点一百二十八个赞。

    据说这家的鱼羊汤是先以鲫鱼熬制,中间再将翻炒过的羊肉煮入,配上秘制佐料,一直煮到汤色泛白,滋味浓郁而不显腻。

    白面饼是仿造西北泡馍的吃法,掰成几块放入汤中,吸收美味汁水,一口咬下,汤的鲜美,面的麦香,交杂荟萃,让人连舌头都想吞下去。

    与此相比,白切羊肉就显得相当普通,哪怕也算不错。

    楼成边吃边聊,顺手拍照发给了严喆珂,被狠狠鄙视了一番,等回过神来,所有东西已经吃得干干净净,要知道这家店的东西分量可都是不小,一份能当江南省三四份。

    摸了摸鼓起一点的肚子,楼成浑身暖洋洋的,在寒风里都不用拉上羽绒服了,更别提入冬以来他就没怎么穿过的毛衣——练武之后,他气血旺盛,里面贴身秋衣加外面羽绒服足够了。

    …………

    新的酒店新的前台,房间比楼成预览的照片虽然有所不如,但也算是不错了,空间很大,布置温暖,设施很新,地毯厚实,更重要的是,宽带也很快!

    一下躺在床上,楼成感受到了放松的美好,觉得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在歌唱。

    他拿着手机,一边和严喆珂聊着天,一边刷起了论坛,刚进入直播帖子,就看到“幻梵”这初一小姑娘在@盖世龙王、一拳无敌、骑猪大侠和水管工吃蘑菇等人:

    “你们这群大叔都站出来,欺负我年纪小,竟然骗我!说什么我新偶像绝对实力只有业余二三品,肯定打不过擂台叔,说什么我新偶像距离职业九品还很遥远,让我竟然怀疑他,没支持他赢!爷爷可忍,奶奶不可忍,你们得给我个解释!”

    配合她这番质问语气的却是叉腰大笑的表情,显然更多是在炫耀,是在得瑟,为新偶像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