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三章 电话(求推荐票)
    “他竟然赢了……”看台之上,叶悠婷的表情隐隐有些扭曲,既惊愕于比赛的变化,又肉痛于自家的零花钱。

    如果说楼成是苦苦支撑完周远宁的狂轰滥炸,靠体力耗到了最后,拿到了胜利,她还勉强能够接受,可现实是,楼成在周远宁最凶猛的一波攻击后,当即反扑,硬碰硬击败了对手,体力优势是一部分因素,却非主要因素!

    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旁边的姜兰略显庆幸般笑道:“还好我没下注。”

    叶悠婷幽幽看了她一眼:“兰姐,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怎么就赢了?”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周远宁的问题和缺陷同样明显。”姜兰笑眯眯道,“几年时间荒于实战,最大的影响不仅仅是武道水准和体力的下降,还在于胸中锐气的褪去,前两者靠日常的艰苦锤炼,勉强可以保持,而后者非实战不能打磨,就像一口锋利的宝剑,长期不用,不做养护,迟早会变钝,在某些需要决断需要搏一搏的时候,就变得不够勇敢不够自信了。”

    叶悠婷若有所思道:“难怪武道讲究实战,讲究气势,讲究胸中一口气,在生命危险降低了很多的擂台赛上,失去锐气,对自身判断不够自信,关键时刻犹豫迟疑,都会导致败给弱者,古代电光石火间分出生死的战斗更不用说。”

    “对,周远宁至少有两次拿下楼成的机会,但都因为谨慎错过了,反倒是楼成抓住了转瞬即逝的变化,毫不犹豫进逼,提前结束了战斗,不用去拼耐力了。”姜兰撩了下头发。

    职业武者都对比赛的结果感到震惊感到诧异,观众们更不必说,武道场馆四周出现了诡异的静默,只有熊孩子们偶尔吹响的小喇叭在回荡,他们吹一声停一下,怯生生地看着周围,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忽然就不说话了。

    过了二三十秒,各种各样的声音才突地爆发,有惊呼,有赞叹,有喝彩,有咒骂,有鼓掌,有呐喊。

    老郑脸色涨得通红,感觉不到疼痛般疯狂拍掌,好半天才停下来,振奋异常地看着身边的同伴,笑容满面道:“楼成真了不起,竟然拿下了一位职业九品!”

    虽然是前职业九品,但也是职业九品!

    “没想到,真没想到……”

    “我以为他也就职业九品以下最强了……”

    “老郑,你厉害了,又享受了比赛获胜的爽,又拿到了下注赢的钱!”同伴们反应各有不同。

    老郑呵呵笑道:“算本金也才三百块钱,等下我们切点卤大肠,拌个猪头肉,买几瓶小酒,去我家乐呵乐呵?”

    “行!吃你这个大户!”小小的输赢转瞬被抛诸脑后。

    …………

    “楼成赢了……”秦志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刚才出现了幻觉,怎么会看到职业九品被楼成打倒于地?

    刘应龙怔怔看着,良久才叹息道:“这才几天的工夫,我怎么感觉过了好几年?最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输在大意,谨慎一点未必就赢不了楼成,而到了现在,我确定我们之间的差距短时间内拍马都追不上了……呵,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换了个人……”

    “他真的赢了?”秦志林扭头看向大师兄。

    刘应龙望向擂台,郑重点头:“嗯,他赢了,真的赢了,赢了一位职业九品。”

    “……想不到我真有见证奇迹诞生的时候……”秦志林喃喃自语。

    其他地方,小情侣等观众还在呐喊与宣泄,对很多人而言,目睹以弱胜强的事件后,会自然分化出两种心态,一是嫉妒恐惧,忧心固有秩序被打乱(憎恨唾骂,为钱包哀嚎的,是基于别的缘由),二是代入自己,出现崇慕情绪,强者毫无疑问让人敬畏,可以弱者之身挑战强者并拿到胜利的人更值得佩服,有朝一日,自身是不是也能这样?

    在他们的视线里,擂台之上的楼成虽然长得一般,但少年锐气,英姿勃发。

    …………

    看见周远宁翻身站起,楼成还有点恍惚,心里喜悦回荡,产生了酣畅淋漓的爽快,就像在看不见希望的汪*洋之上历经磨难,遍尝危险,徘徊于生死之间,终于目睹到天边的地平线,那一刻的感动,那一刻的喜悦,非笔墨可以形容!

    这是胜利最美好的一种滋味!

    自己真的赢下一位职业九品的强者了!

    即使他非最好状态,即使他有着多重的削弱,但也是职业九品!

    基于对方是论坛的坛友,心里又充盈着获胜的喜悦,楼成很有风度地开口道:

    “刚才我有两次差点就输了。”

    是啊,周远宁要是更敢拼一点,更坚决一点,更勇敢一点,此时庆祝胜利的就是他而非自己了。

    所以这是一场幸运、实力、判断、锐气和勇敢的综合较量。

    周远宁摇了摇头,叹息道:“只有一次,就是击中你背部的那一次,我要是搏一把,或许结果就不一样了,至于第二次,我反倒是贪心了,你铁板桥重新站起的时候,我那口气已经接近极限,本该立刻拉开距离,但有了前一次错失机会的遗憾,出现了贪心,又多补了一击,被你抓住了破绽,一鼓作气拿下比赛,呵呵,进退失据啊。”

    “不,我的意思是你硬挨我铁板桥时踢出的那一脚,直接还我一记鞭腿,有很大可能以伤换胜。”楼成回想当时,诚恳说道。

    因为是败中求胜,自己龙翻身那一脚实际上有不少破绽,但勇气压过了周远宁,让他选择了更稳妥的方式。

    对周远宁而言,这是擂台赛,不是生死场。

    愣了愣,周远宁露出一丝苦笑:“这样啊……难怪老辈人常说‘拳怕少壮’,不到外罡,怕的不仅仅是年轻人的体魄和力量,还有他们的血气之勇和锋芒锐气。”

    感慨完,他没心情多说,也没心情合照,快步走向石阶,飞快离开了擂台,他的私人物品都在更衣室锁着,无需从比赛监督那里拿回。

    立在擂台之上,看着周远宁的背影消失在辉煌灯火的尽头,楼成只觉自己似乎成为了这块青石场地的国王,唯一的国王,接受着朝拜,享受着权柄。

    …………

    “路爷……”金涛在更衣室外等了很久才等到周远宁出来,喊了一声后却不知该说点什么了,安慰的话语于此时更像是在揭伤疤戳伤口。

    周远宁头发湿漉漉滴着水,苦笑道:“什么也别说,陪我去三五瓶。”

    “好的!”金涛当即回答。

    周远宁想了想道:“我起码一个星期不上论坛了,太tm丢脸了,半,裸,照什么的,你帮我发吧。”

    立下豪言壮语,却败给了之前的无名小卒,光是想想就臊得慌,还是等事情淡下去再重新回归灌水吧。

    …………

    楼成从比赛监督处拿回了手机,往更衣室前行,心中狂喜翻滚,迫不及待想和严喆珂分享。

    老实说,如果刚才不是周远宁走得那么快,欣喜的他都想自爆论坛身份,顺势面个基什么的了!

    点开qq,正待发送消息,他又看到了之前收藏过的那条语音,耳畔仿佛回荡起清澈又激昂的歌声,一时有点痴了。

    下意识间,他滑动手指,调出通讯录,给严喆珂拨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此刻,他想再一次听到严喆珂的声音,想亲口将胜利告诉她!

    手机铃声入耳,楼成有点紧张又有点忐忑,但更多的是喜悦和期待。

    “喂,橙子?”电话接通,严喆珂熟悉的声音响起。

    楼成脱口而出:“我赢了!”

    电话那头短暂沉默,呼吸仿佛粗重了几分:“真的?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啊!”

    严喆珂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惊喜,显然已经相信。

    “你听,周围的呐喊。”楼成将手机调成了免提,在更衣室外对准看台,楼成楼成的呐喊还不绝于耳。

    “我,我都有点在做梦的感觉,坦白说哦,你可别生气,我其实没什么信心的……”严喆珂说道。

    楼成关掉免提,进入更衣室,坐在金属长凳上,笑眯眯回答:“我本来也没什么信心的,但不是有你的加油歌声吗?它比普通加油更厉害,至少帮我提高了两倍的实力!”

    严喆珂那边传来苦苦压制又未能忍住的低笑声,好一会儿才道:“你好逗啊……”

    说完,两人之间出现了沉默,呼吸声隔着听筒和电波隐约可闻。

    “感觉没表情包都不会聊天了。”楼成主动开了个玩笑。

    严喆珂也跟着笑道:“就是就是,对话都变得生疏了,快,老实交代,你是怎么赢下职业九品的!”

    她故意用了网上聊天的语气,以化解初次电话的尴尬。

    “我有两次差一点就失败了……”楼成将比赛的事情捡重点描述了一遍,中间注重和严喆珂的互动,而不是一口气说完,等讲到自己获胜时,两人的聊天重新变得顺畅和熟稔了起来。

    “嘿嘿,多亏严教练你给我讲了呼啸八形那一口气的问题,要不然我还抓不住那个机会的。”他趁机又夸耀了严喆珂一句。

    严喆珂低笑道:“我可是靠头脑吃饭的!”

    “还有加油鼓劲的歌声。”楼成顺嘴补了一句。

    严喆珂哼了一声:“我只是一时心血来潮。”

    说完,她岔开话题道:“橙子,我才发现,等过完年开学,你都算武道社的第二高手了!这才多久,总感觉你被外星人附体了~”

    她尾音带着笑声,撩动着楼成的耳朵,楼成心中的喜悦渐渐变得绵长,愈发隽永,微笑道:“我觉得吧,你的阴阳桩和部分暴雪二十四击早就掌握,只是没什么实战经验,等有了这方面的锤炼,业余三品的实力肯定有的,要不这样?开学以后,我经常陪你实战,让施教练做裁判。”

    他本能想和严喆珂更多接触,有更多共同的经历。

    “好啊,你好好当沙包吧!”严喆珂用恶狠狠的语气道。

    ……

    两人聊得兴高采烈的时候,王烨结束了比赛,走进了更衣室,看到楼成在打电话,对他竖了竖拇指。

    楼成含笑回应,同时给严喆珂介绍着十六强的抽签规则:“……也就是说,每组第一抽每组第二,同组回避。”

    “那你明天的对手不是职业九品就是丹气境强者了……橙子,我只能说,享受战斗享受武道~”严喆珂以开玩笑的口吻道。

    她话里的职业九品可不是周远宁这种,乃职业九品里的佼佼者。

    楼成亦笑着回答:“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明天就纯粹享受比赛享受战斗,而且等下就能拿到奖金了,嘿嘿,可以背着行李去找炎陵的特色美食品尝了。”

    也可以找更好的酒店住宿了!

    说话间,他想到了柜子里的大背包,按照原本的计划,自己该前往动车站,返回秀山的,谁知竟然真的杀入了前十六强!最开始的时候,就连自己都不敢做这样的幻想,觉得太离谱太yy了,而如今,新鲜出炉的小武圣擂台赛最强十六人之一再不抓紧时间订酒店的话,很可能露宿街头……

    “炎陵的特色美食?我找找啊。”严喆珂兴致盎然地说道,“……好像有个白面羊汤蛮出名的……”

    “那我就去试试它!”楼成身心愉悦道。

    这番电话打了足足四十多分钟,打得楼成手机发烫,电量直降,若不是严喆珂姥姥找她,楼成觉得自己还想说下去。

    之后有一搭没一搭的qq聊天里,他订好了酒店,四五百块钱一晚,贵是贵了点,但即将有奖金的他还是少年心性,想奢侈一把。

    这一次,他订了两晚,不想太赶太匆忙,而返家的动车票因为春运到来的关系,一时半会未能抢到,只能等下一波了。

    而明天那场打完,就该给师父打电话报喜了,该去蔡小明同学那里得瑟一下了,回到家以后,也有勇气和自信说出练武的事情了,至少自己目前表现得还是能吃这碗饭的……楼成如是想着。

    快五点的时候,十六强对阵确定,楼成第一时间便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和那熟悉又陌生的敌人:

    “叶悠婷——楼成!”

    ps:关于封面,哈哈,都花了我几百大洋,还是先挂几天吧,废物利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