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章 纵情燃烧
    遥遥对望,气机牵引,楼成心中顿时翻滚起浓烈战意,原本遗憾的情绪消散一空。

    是啊,周远宁已经荒于武道几年,不复全胜之时,又在一天一战乃至两战的紧凑赛程里消耗了体力,积累了疲劳,非一时半会能够完全恢复,这种情况下,自己还不敢直面他,不敢光明正大挑战他?还得将希望寄托于王烨将他打伤吗?

    不!

    这不是自己所渴望的战斗!

    幸亏他没有受伤,否则就算自己因此而出现,拿到奖金,也会充满遗憾,觉得是搭王烨的“顺风车”才成功突围。

    打出酣畅淋漓一战,踏着足够分量的敌人,昂首阔步迈入前十六强,这才是自己所希冀的画面,所追求的武道!

    如果输了,那只能说明自身没有这个实力,需要检讨需要弥补,他日卷土重来,再证所学!

    奖金很重要,但自己又不是只有这一条攒钱的途径,本末不能倒置!

    想明白这点之后,楼成诸多杂念褪去,直视着周远宁的目光,没有半点退缩与心虚,身体微微颤栗,似有热血流过。

    看着嘉宾席位上的楼成,“擂台之路”周远宁只觉他目光坚毅又锋锐,像是一口出鞘的宝刀,让人不敢直视。

    “好怀念的感觉,当初混迹职业武道圈子的时候……”周远宁低语了一句,眼中战意更加浓烈。

    收回视线,楼成吸了口气,平复着热血,然后拿起手机,将刚才想问的内容发了出去,“坏笑”对严喆珂道:

    “那你现在还有几个追求者呢?”

    奖金不如比赛本身重要,但明天的比赛似乎又不如这件事情重要……

    严喆珂回了个低头数手指的表情:“比较肯定的有四个吧……”

    四个!楼成吓了一跳,这还是比较肯定的!

    不过以严喆珂的受欢迎程度,四个其实不算多,最大的问题是,这四个里面有没有算自己?

    她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什么定位?

    一时之间,楼成又有点患得患失了,故作平常道:“哈哈,比我想象的少啊,都有谁啊?”

    “因为大部分被拒绝后都没再找我了,不算还在追求……”严喆珂“抹冷汗”道。

    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干脆利落拒绝人!当然,不要拒绝我……楼成暗自祈祷了一句,“窃笑”道:“这四个就是屡败屡战的?”

    “也有没明确说的,我总不能主动给别人提拒绝的事情吧,多不好意思多尴尬啊,误会了怎么办?只能保持距离,减少接触。”严喆珂发了个叹息的洋葱头。

    我就是没明确说的一个……不过从这段时间的聊天来看,她没有与我保持距离,减少接触……楼成先是一哀,旋即一喜,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当然,也可能她还没察觉我在追求她……

    楼成心念起伏,短短瞬间就有诸多情绪的变化,他控制着没让它们流露于字里行间,再次发了条消息:“屡败屡战的人里面肯定有高中同学(手动滑稽)。”

    “是啊,有一个,要不是同班同学,面子上过不去,我都直接拉黑他了,现在上q永远隐身,永远装不在。”严喆珂用握拳摇头泪流满面的表情道。

    楼成暗爽回复:“还好他没在松城,要不然有你烦的。”

    “松城也有啊,我们学院就有两个,还好一个是师兄,课表不重合,有空的时候我又在武道社,一个没说,我就当不知道,尽量不接触,要不然真够烦的。”严喆珂发了个呆若木鸡的表情。

    “哈哈,太受欢迎也有烦恼啊。”楼成回了一句,对能更进一步了解严喆珂的感情生活由衷欣喜。

    严喆珂用敲木鱼的悠嘻猴道:“对啊,烂桃花一堆。”

    “还有一个呢?也是没明确说的?”楼成不放过任何一个潜在情敌的消息。

    严喆珂发了只思考的猴子: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汗,犯了小明同学说的忌讳,聊天时不能给女生盘根究底查户口的感觉……楼成干笑两声,故作寻常道:“就这么随口一问,我这种没有恋爱经验又没女孩子追求的难免好奇嘛。”

    他顺势又夸了自己一句,感情没有历史问题!

    严喆珂“坏笑”道:“某人说过,男人吹牛的时候说的话不能信……”

    她用楼成昨天的话语调侃了一下。

    “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楼成用浓眉大眼一身正气的狗表情道。

    “好吧,好吧,暂时先相信你。”严喆珂“捂嘴”笑道,“另外那个嘛,没什么好说的,已经被我残忍拒绝好几次了,最近很少再找我了。”

    不错不错,就该这样!楼成为严喆珂竖了大拇指,果然如同小明判断的那样,她是个非常不好追求的女孩子,要不然早就有男朋友了,哪轮得到自己尝试?

    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在暂时不用担心情敌之类的问题,坏在未必追得上,容易被残忍拒绝。

    她刚才说目前肯定的追求者只有四个,看来是没包括我,是真没察觉,还是有所发现,但因为是在和我聊天,故意没提这茬?

    暂时没信心深入这个话题,楼成转而说道:“我打算回酒店了,专心致志备战明天下午那一战,为了奖金!为了你更好的大餐!”

    “嘿嘿,到酒店说一声,我把我外公推荐的视频发给你。”严喆珂“偷笑”道。

    整个下午和晚上,楼成都在观摩视频,与严喆珂交流呼啸八形相关,以及到小公园锤炼自身之间度过,心里渐渐有了成形的想法。

    “游斗战术被呼啸八形全面克制,我这一次不能再靠‘重心如汞’了,得改变前面两场的打法了。”楼成给严喆珂说道。

    严喆珂用双手交叉沉思的表情道:“呼啸八形的一口气连续攻击很强,不容易防御,你虽然提升得很快,但实战经验还是相对欠缺,采用唐越或者王烨的打法,我怕你撑不到他体力下降,而以攻代守的话,他又能一击不中当即远扬,总之,非常难对付。”

    “我在论坛里看到‘擂台之路’与其他人的讨论,发现他们针对我的各个强项都有准备,都在做着改变,比如用寸劲,发促力,我就在想,当周远宁用平时不太习惯的打法时会不会暴露出一定问题,尤其是在进攻的时候……”楼成将一些模糊的想法都倾述了出来,以求理清思路,毕竟战斗瞬息百变,最初的打算未必能派得上用场,多做些预案终归没错。

    两人又讨论了许久,直到十点半来临,楼成准备睡觉,明早演练打法。

    “橙子,你比武前别去看龙虎俱乐部论坛了,那样很容易被别人的评论干扰,被那些不喜欢你的言论影响,造成心灵情绪方面的问题。”晚安时,严喆珂特意叮嘱了一句。

    “放心,我会克制住的,对了,现在赔率多少?”楼成问了一句。

    严喆珂用窃笑的表情道:“他1赔1.3,你1赔3,压力都到他那边了。”

    这是包含本金在内的赔率。

    这说明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我与周远宁有着不小的差距……楼成退出qq,闭上了眼睛。

    …………

    “1赔1.3,1赔3……”第二天下午,老郑与同伴们站在比赛投注站前,看着楼成与周远宁一战的赔率。

    他其中一个同伴笑道:“那我买两百块的周远宁吧,如果楼成赢了,我输钱换快乐,要是楼成输了,有钞票来抚慰我的心灵。”

    “不错,好办法!”老郑的几位同伴都分别表示了赞同。

    买完之后,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始终未动的老郑:

    “老郑,你不买?”

    老郑想了想道:“我还是打算买一两百的楼成赢。”

    “你觉得他能赢?他和王烨那一战是靠着精心布置才有了机会,但这可一不可二,诡计一旦被识破就没效果了。”同伴们纷纷劝告。

    “说不定呢?反正也就一百块钱,就当擂台赛的门票花了钱吧。”老郑掏出了钱夹,开玩笑道,“你们也买点楼成赢吧,要是他爆冷,可以少输点嘛。”

    ……

    “兰姐,你不买?”叶悠婷拿着十张一百的纸币。

    姜兰沉吟了下道:“我有点拿不准,还是不买了。”

    “怎么会拿不准?周远宁的打法多克制楼成啊,而且还有综合实力上的差距。”叶悠婷愕然反问。

    姜兰摇了摇头:“但周远宁的问题和缺陷也同样明显。”

    “那我自己买了!”叶悠婷很有信心。

    ……

    “大师兄,你竟然买楼成赢?”秦志林诧异地看着刘应龙。

    刘应龙也是年轻人,笑了笑道:“就当是他这几场比赛让我们收获匪浅的报酬吧,奶一口看看有没有奇迹。”

    在几个投注站,类似的交谈时有发生,赔率还在做着微调,依旧是看好周远宁的基调。

    …………

    “路爷,比赛是下午第一场。”“一拳无敌”金涛与“擂台之路”周远宁并肩走向着武道场馆。

    周远宁闻言吐了口气:“不错,不用多等。”

    他见金涛的手机屏幕还在发光,转而问道:“直播帖子里都有说什么?”

    金涛呵呵笑道:

    “所有人都在支持路爷你打败楼成,草木说楼成硬实力不足业余一品,让你放心虐,心直口快说楼成和王烨一战打到那种程度实属侥幸,没什么了不起,老龙、水管工和骑猪叔他们让你好好发挥集体的智慧,小馄饨和浅海蓝她们说路爷你要是输了,就得爆自己的半,裸,照,幻梵那小丫头先是喊了支持,然后又要照片了。”

    “嘿。”周远宁笑了一声,拉了拉衣袖,“你帮我回复一下,说我感谢大家的支持,必定不辜负他们的期待,以半,裸,照的名义!”

    “至于那小丫头,就说我赢了的话,会以胜利者的姿态和她的新偶像合照的!”

    说话间,两人进入了人声鼎沸的场馆。

    …………

    更衣室内,楼成睁开了眼睛,眸子幽深,平静无波。

    他看了看电子钟,见比赛开始还有几分钟,于是站了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然后拿出手机,登上qq,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要去比赛了。”

    严喆珂迅速回复道:“……要听什么歌?”

    楼成心中一喜,窃笑道:“你还记得啊。”

    与唐越之战前,自己有说让严喆珂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唱首歌来加油。

    “快说什么歌!要不我就反悔了!”严喆珂回道。

    楼成想了想,噙着笑打着字:

    “追梦赤子心吧,高潮部分。”

    等了等,一条长长的语音发了过来,点开一听,严喆珂清澈又熟悉的女声唱道: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有一天会再发芽”

    楼成听着歌声,推开了更衣室的大门。

    那就纵情燃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