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五十二章 一生俯首拜小明
    楼成心疼于女孩的痛苦,却远隔千里,无法做点什么,有心关切安慰,又不知该如何表达比较好,毕竟是私密的话题,因此略显焦躁,像是被困在斗室的猛兽,左冲右突都找不到出口。

    就在这时,他灵光一闪,快速退出手机QQ,然后于电脑上登录,发了个拿砖块砸自己头的表情:“我,我是真没想到,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事情……”

    仅在健康教材、某些杂书和一些讨论里见过……

    发完这条消息,他打开手机通讯录,拨了蔡宗明的电话,请求嘴王的场外指导!

    嘟,嘟,嘟,在严喆珂回复的消息出现时,蔡宗明也接通了电话:“喂,橙子?”

    “嘴王,嘴王,有件事情要问你!”楼成毫不寒暄,直奔主题。

    与此同时,他目光停留在电脑屏幕上,看见严喆珂用窃笑的表情道:“你要是很熟稔很在行的样子,那才奇怪了……”

    楼成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用一指禅敲着字,随口问道:“女生这个时候都特别疼吗?”

    手机听筒里,蔡宗明嗤笑一声:“遇到什么事了?这么急匆匆找我问,肯定与你女神有关!还好你没大半夜地打电话,要不然我掐死你!”

    “哈哈。”楼成干笑两声,“我问你啊,女孩子身体不舒服又不是太严重的时候,该怎么表达关心?”

    严喆珂那个啥来了的事情属于私密,绝对不能给别的男人讲!

    这个时候,严喆珂回道:“看个人体质,有人能疼得死去活来,持续好几天才减弱,有人毫无感觉,还可以继续喝冰饮,我是第一天特别疼,第二天就还好。”

    楼成一指禅再次敲击,准备关心一句,说特别疼的话喝热水可以缓解一下。

    “嘿嘿,类似情景怎么表达关心因人而异,但有绝对不能说的话,那就是不能让女孩子去喝热水。”蔡宗明的语气饶有兴致。

    呃……楼成停住了一指禅,将刚才打的内容全部删掉,另外发了句:“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以为都差不多的……”

    打字的时候,他茫然不解问道:“为什么不能说喝热水?我觉得挺有效果啊,而且她在江南省过年,和我隔了一千多公里,我也没其他办法。”

    “这个问题,网上其实有很多答案,但我觉得都不够直指本质,看在我们的交情上,我就免费教你蔡氏心得吧。”蔡宗明摆出一副好为人师的架势,“喝热水这个事情的实质在于你的用心程度,也就是说,女孩子看的不是你说了什么,回答了什么,做了什么,而是这些表面现象之下透出来的用心程度,重视程度,关切程度,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楼成听得颇为迷茫:

    “再,再说清楚点,我有些不太懂。”

    这时,严喆珂又回道:“你高中就没遇到过女同桌不舒服的时候?”

    “谁都有不舒服的时候啊……”楼成发了个无辜的表情,没能力打更多的字。

    电话那头,蔡宗明解释道:“你想一想,说出喝热水这三字,你花费了多长时间思考,用了多少精力?”

    “眨眼间的事情,想到就差点说出口。”楼成似乎有些明白了。

    蔡宗明哈哈大笑道:“还好你及时给我打了电话,你看,用喝热水来关心女孩子,连让你死几个脑细胞都办不到,连你一点时间都不浪费,你不觉得这太敷衍了吗?是不是不够用心,不够重视?”

    “懂了!”楼成恍然大悟。

    蔡宗明啧啧道:“孺子可教,所以,哪怕你费点脑细胞,找或者想个笑话讲给女孩子听,让她转移注意力,也比空荡荡说一句喝热水强啊,笑不笑得出来另说,至少她看得出你在用心去想去找,而不是敷衍,既然你明白了本质,该怎么关心不就简单了吗?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是在这个过程里体现出你的用心和重视。”

    “打个比方,最用心最重视的表现是什么,马上订机票,花费一晚上飞过去,第二天大早出现在她的门口,如果病情没好转,就霸道地带她去医院,照顾她,跑前跑后,要是病情已经好转,就带点她爱吃的早餐,在厨房为她忙碌一下,当然,关系不到一定程度慎用,她家里有其他人慎用,没钱更加要慎用……”

    “我去,情圣,听你这番话,胜过十年书啊!”楼成一边仔细听着,发出赞叹,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内容。

    严喆珂回道:“你们男生啊,是不是都这么迟钝,一中的时候,有次我们班一女生来了大姨妈,脸色很白,她同桌完全没察觉,还想让她继续帮忙带早餐,带个鬼啊!”

    “我都是帮人带早餐的……”楼成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打着。

    而听到他的赞叹,蔡宗明嘿了一声:“蔡氏心法的精髓已经教给你了,具体怎么发挥,看你自己的悟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楼成真心实意喊了一句:

    “嘴王!你就是我的偶像!”

    “滚,别以为这么夸一句就想赖掉谢师宴!开学请我吃大餐!”蔡宗明“恶狠狠”说道,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楼成见严喆珂还没回复,察觉自己刚才一边打电话一边聊QQ,发的内容似乎有些敷衍,当即又补了一句: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明白一件事情了,那是困扰我好久的问题!”

    这确实是看见严喆珂上条内容得到的灵感,只是字数太多,不适合一指禅。

    “什么事情?”严喆珂回了个疑惑的表情。

    楼成用震惊失色的表情道:“有一次,我同桌好像非常不舒服,一下课就请病假回家,我后桌的女生还专门扶着她,给她腰上系了件自己的衣服,我当时就疑惑了,说我同桌生病发冷,需要衣服保暖吧,为什么是系腰上,垂到了大腿,这有什么用?等我后桌送人回来,我问了她一句,她只白了我一眼。”

    “我就一直不明白了,今天总算懂了,原来是那个啊,衣服是为了遮挡痕迹!”

    应该是像广告里说的那样,渗透了……

    “哈哈,没骂你就算不错了。”严喆珂回道。

    楼成见自己的话题让她情绪似乎高了一点,信心足了不少,根据小明同学的理论道:“肚子还特别疼吗?”

    “疼。”严喆珂简短回答。

    楼成用微笑的表情道:“我知道一个能帮你缓解疼痛的办法?”

    “什么办法?”严喆珂发了个惊讶不信的表情。

    楼成回道:“转移注意力大法!只要不想着肚子疼,就不会太难受。”

    “虽然觉得不会有什么太好的效果,但还是试试吧,说不定呢?你打算用什么转移我的注意力?”严喆珂用可怜兮兮的表情道。

    楼成想了想:“我牺牲一下,给你讲我的糗事!”

    “哈哈,有多糗?”严喆珂发了萌猫端坐等待食物的表情。

    “九月初军训的时候,不是队列和行进做得好的就会参加最后的汇报表演吗?”

    “小明同学刻意走得极烂,在被教官罚了几次不见好转啊,作为后进生,被踢出了表演队伍,开始担任每天抬饭抬菜,洗锅扫地的‘重责’,平时不用再训练,可以躲在树荫下悠闲休息。”

    “之后,我就被他带坏了,在教官筛选人员时,故意没走好而落选,也参加了后勤队伍。”

    楼成一句一句地发,免得打字时间间隔太长,让严喆珂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肚子疼上。

    “然后呢?这只会让人羡慕吧,不是糗事。”严喆珂问道。

    楼成发了个哭丧着脸的表情:

    “美好的日子没过几天,教官把我们召集起来,带到了另外一间厕所旁,说这个营地住的班级太多,里面比较脏,你们不参加汇报表演的同学辛苦一点,多做打扫。”

    “我和小明同学进去一看,差点就吐了。”

    严喆珂发了个捶地大笑的表情:“叫你们偷懒!知道什么叫报应了吧!”

    楼成用泪流满面的表情回答:“我们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时,教官还得意说,你们松大的学生素质不错,不像前面那个学校,嫌厕所脏,就在后面的池塘和草丛里解决,我让他们自己去捡去扫……他话没说完,我和小明同学真的干呕了,好悬没吐出来。”

    “好恶心,我们女生这边是轮流去抬饭打扫,又比较注意,还好。”严喆珂用眼睛忽闪忽闪的表情道,“转移注意力似乎真的有点用,还有其他糗事吗?”

    楼成绞尽脑汁,在从小到大的糗事里筛选出不太影响自己形象的部分,一件一件说来,逗得严喆珂兴趣盎然,情绪高了不少,似乎真的遗忘了部分疼痛。

    “橙子,还有吗?”严喆珂就像小时候听妈妈讲故事的楼成一样,永远都会问还有吗?

    楼成一时脑袋空白,感觉能说的都说了,再次苦苦思索后道:“没有了诶……我们用其他办法来转移注意力吧?”

    严喆珂发了微笑的表情:“肚子好像没那么疼的,我可以尝试睡觉了,等明天睡醒,又是一条好汉!橙子,会唱歌吗?给我唱首歌吧,我听着歌入睡。”

    这是严喆珂难得的主动要求,楼成毫不犹豫道:“会,虽然不是太好听,但至少不走调,你要听哪首?”

    发完消息,他退出电脑QQ,又用手机登上。

    “你自己选。”严喆珂用偷笑的表情道。

    楼成想了想,按着语音,脱口而出:“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哈哈,你好逗啊,继续。”严喆珂也用语音回道,情绪明显不错。

    “天上的星星……”唱到这里,楼成忽然一改旋律,“参北斗哇!”

    “噗!”严喆珂发了个“笑死我了”的表情。

    歌声一句接一句,轻盈回荡于房间,不知过了多久,严喆珂才道:“橙子,今天我很开心,晚安~”

    “晚安,明天见!”楼成微笑说道,发的语音。

    严喆珂回了条语音,以开玩笑和配合广告台词的口吻道:“大宝,天天见~”

    即使这还不足以说明太多,楼成也是喜悦难言,笑容充满了脸庞。

    嘿嘿,天天见!

    对了,今天是多少号来着?“小本本”记下来,这可是关键信息!

    等到严喆珂睡去,他傻笑了好久才猛地回神:

    “擦!明天还有比赛的,我还有好多武道视频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