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四十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擂台之路”与他爆的照片区别不大,显然没用美颜和ps等神技,楼成生出几分乍见熟人的喜悦,在直播帖子里装作吃瓜群众,用呆萌表情回复道:“刚考完,才看到这个帖子,路爷和无敌这是扬我论坛之威于炎陵啊,对面那个业余四品的选手是什么来历?”

    “一拳无敌”明显一边看比赛,偶尔拍照录像,一边刷着论坛,才二三十秒的时间,他就回复了楼成:“哟,我还说老虎你失踪了,原来是考试季啊,(滑稽)一个业余四品的选手哪用麻烦路爷去索取资料,反正没什么威胁。”

    呃,有点自大啊……楼成嘀咕了一句,没离开席位去见擂台附近的“一拳无敌”,大家又不是太熟,见面聊天肯定尴尬,而且自己也参加小武圣擂台赛,难免会被拿来与他们做比较,品阶差距较大的情况下,这种事情能免则免。

    所以,他只是以开玩笑地口吻回答:“路爷这算不算老当益壮?依旧占据了论坛第一高手的位置,不给我们年轻人机会啊!”

    “说得路爷七老八十了一样。”“世间草木皆美”回了个捂嘴笑的表情,“至于老虎你,再等十年多半也不是路爷的对手,还是不要肖想论坛第一高手的名头了。”

    真不会聊天,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反驳……楼成嘴角抽动了一下,回道:“不不不,我是在帮无敌说话,他有谋朝篡位的能力了!”

    “你们这些刁民总想害朕!路爷要是灌醉我,爆我*菊*花怎么办!”“一拳无敌”做出惶恐状。

    “一贯纯爱俊冈本”用滑稽表情道:“三五瓶,爆*个*菊,还不是美滋滋的?”

    就着这个话题,版主“骑猪大侠”,“水管工吃蘑菇”,“幻梵”等人聊得兴高采烈,一路歪到了安全套与避孕套的区别。

    想不到一个刚升初中的孩子就这么污……楼成暗笑一声,将目光重新投回了比赛。

    “擂台之路”腿法凌厉,拳掌快速,动作飘逸,给人“风”的直观感受,将对手压制得很是厉害,但楼成今时不同往日,一眼就察觉他的姿势有点别扭,发力不够。

    在以往,楼成主要看第一层阶的职业武道赛和五大头衔战,而外罡境与高品丹境的战斗已是非人层次,用著名毒奶解说贺小伟的描述就是,每一位外罡境强者至少都相当于一辆主战坦克,不用武无第二的荣誉让大部分武道狂彼此消耗,对国家稳定是很大隐患。

    正因为如此,加入武道社之前,楼成对低阶“丹境”和“炼体境”的战斗看得比较少,仅知道常识,了解不够深入,但经过观摩全国大学武道会分区赛和这两天的二三十场比赛,又有了属于自身的实战积累,对类似战斗的眼光开始变得犀利。

    “擂台之路看来真是久疏战阵,步法和姿势还显得生疏,造成发力不够,对面要是再厉害一点,他就没这么轻松了,不过他这些年忙碌于生意场也没荒废锤炼啊,体力、力量和敏捷都保持得不错,再经过两三场比赛,应该就能恢复全盛时七八成的水准了。”楼成在心底分析着状况,转念却陷入了思考,“如果我与他交手,我该怎么应对,怎么破招……”

    此念一起,他的脑海里重构了比赛的画面,将那位业余四品的选手换成了自己,再现并分析着“擂台之路”的一招一式,推衍着该采用的手段,模拟着实战,不知不觉间,“擂台之路”一脚将对手踢出了擂台,结束了比赛。

    “一拳之路”当即为他的胜利姿势拍照,上传到直播帖子:

    “路爷三分钟击败对手!”

    楼成中止了模拟,看了一眼照片,只见“擂台之路”的额头有明显汗水,正顺着脸颊下滑。

    “他的体力还是有不小问题啊,这可不是短时间能恢复的……”楼成微微颔首,目送两位坛友离开,起身到服务台索取了一份纸质对战表,寻找起刚才那场比赛的信息,以查看“擂台之路”的真实姓名。

    “……173号,周远宁,二十九岁,职业九品,黑山省人,擅长‘九霄神风诀’之‘呼啸八形’……原来‘擂台之路’快三十了啊,他以前有个知名武者做师父似乎是真的,呵呵,他吹的牛*逼看来都有真实成分,顶多夸张了不少……”楼成顺手又要了份“擂台之路”的详细资料。

    “九霄神风诀”在民间有个不够准确却通俗易记的称呼——“风部绝学”,传承了“呼啸八形”的“擂台之路”即使没正式拜师,也应当受过知名武者的指点。

    收起资料,楼成去别的擂台看比赛了,等他远去,服务台的姑娘们趁空闲的间歇,又一次交头接耳。

    “我查了下,他又赢了!看来真是有实力的高手。”

    “嗯嗯,多半不屑于参加业余定品赛。”

    “这种性格的男孩子我最喜欢了,不知道他明天会遭遇什么样的对手,你说我们要不要把他的比赛推荐给观众?”

    “还是再等一等看一看吧,免得浪费感情。”

    几位姑娘讨论得兴高采烈,这种自己发掘出来的高手比官方宣传的强者更有亲近感。

    …………

    看了一场又一场比赛,楼成脑海里渐渐充斥满各种各样的招式,心里不断演绎着自身的应对,到了四点的样子,他终于坐不住了,出了武道场馆,回到住宿的酒店,将外套放在房间里,自身去了附近的小公园,开始一招一式地演练刚才预想的应对,面前似乎有位假想的敌人。

    暴雪二十四击被一击击拆开,“狂风暴雪”“大雪崩”这三组招式本身的内部顺序被打乱,不断重组,练到酣处,楼成眸子深处一片冰冷,平静到可怕,可拳脚却呼啸有声,疯狂凶猛。

    架势一变,他不再按照三组招式的限定来重组,而是把所有二十四击完全打乱,按照预想敌人的招式信手拈来,随意整合,从开始的青涩杂乱,发展到后来的意象再具。

    “暴雪二十四击”的招式划分本来就是针对初学者,便于尽快掌握,核心其实是三门观想法——“狂风暴雪”,“寒意入骨”和“大雪崩”,以此为根基,可以自行组合二十四击里的每一击。

    劈拳,肘击,低踢,炮拳,快掌,贴身之靠,连环打出,脆响不断,风声呼啸,竟有轰鸣之感,像是雪山崩塌,浩浩荡荡,掩埋一切!

    “呼!”楼成收回拳脚,摆出最后的架子,吐出一口白气如箭。

    他脸上浮现明显的喜悦,下腹暖洋洋一团,金丹分流着冰火,抚平着疲惫。

    终于有了“暴雪二十四击”登堂入室的感觉,融会贯通了不少!

    在附近随意吃了晚饭,楼成回到酒店,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打开电脑,连接手机,将之前严喆珂那条语音复制保存到了硬盘里,避免手机损坏等事情造成它的遗失。

    这是值得珍藏一辈子的美好记忆!

    做完这一切,他打开qq,将刚才练武的收获告诉严喆珂,而严喆珂也把下午学习家传武功的感受与他分享。

    坐在简陋的房间里,身处陌生的城市中,外面公园是有些听不大懂的方言,楼成却感受到了让人微笑让人宁静喜乐的温馨。

    …………

    第二天一大早,皮夹克大叔换了一身黑色羽绒服,拉着两位年龄相当的同伴,走到了大屏幕前。

    “我给你们说,我发现了一个挺厉害的高手,他还没有品阶……”皮夹克大叔解释着自己这两天的收获,抬起脑袋,望向不断滚动的对阵表,“656号,楼成……”

    ……

    昨天那对小情侣带着几位同学,叽叽喳喳说着话,靠近了大屏幕。

    “昨天我知道了个高手,没品阶的高手!”小情侣中那位男孩子指着对阵表道,“嗯,656号,楼成……”

    ……

    刘应龙与被淘汰的师弟师妹们又一次来到武道场,注视着大屏幕。

    “656号,楼成……”他默默自语着,等待对阵表的翻页。

    突然,他目光一凝,露出一丝微笑道:

    “有意思了……”

    …………

    楼成在武道服外裹着羽绒服,顺着人群抵达了最近的一块大屏幕,第三次寻找起自身的名字。

    “第二擂台,第十场比赛,‘819号’,金涛,十九岁,业余一品,‘656号’,楼成,十八岁,无品阶。”

    看到这条消息,楼成并不意外,到了第三轮比赛,擂台都减少为五个,遇见业余一二三品的高手是大概率事件。

    只是稍微不那么走运,不是业余三品……

    算了,正好可以彻底衡量一下自身的水准,哪怕输了,也不会缺少收获!他宽慰着自己,一边走向服务台,一边在qq上给严喆珂“报告”了抽签结果,然后用大笑的表情道:“正合我意!”

    这种时候就不能说人品庇佑的问题了,得装作没这回事。

    等待严喆珂的回复中,他排到了服务台前的队伍末尾,顺手刷了下论坛,看了下直播帖子,只见“擂台之路”发了新的内容:

    “小拳今天运气不错啊,抽中一个无品阶的家伙,叫做什么楼成!”

    啊?楼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