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三十七章 怪力惊人
    时近十二点,中央擂台的比赛进入了上午的最后一场,两位选手踏着石阶,分别来到了裁判的左与右。

    周围的观众一阵鼓噪,说话声此起彼伏,闪光灯接二连三。

    看来是大家期待已久的比赛啊?楼成没拿其他比赛的对阵表,只能用茫然无辜的眼神左右张望。

    他没忍住好奇,抓住机会,向旁边的路人小哥问道:“大家挺热情嘛,比赛的是谁跟谁啊?”

    路人小哥有着一张外星人般的脸孔,挑了挑眉毛:

    “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楼成心里不服,嘴上笑道:“我忘了拿对阵表,反正也就随便看看。”

    路人小哥撇了撇嘴,还是回答了楼成的问题:“这是今天品阶最高实力最接近的一场比赛,职业九品对业余二品,看到没有,粉白色武道服那姑娘叫做叶悠婷,职业九品,咱们炎陵市‘一叶武馆’的少馆主,一身虎形和豹形功夫鼎鼎有名,她的对手是‘九真武馆’的弟子关衍,业余二品,擅长投摔功夫。”

    职业九品对业余二品?勉强算可以一战吧……楼成见识过真正职业九品的水准,对关衍毫无信心,但就第一轮淘汰赛而言,两品的差距已经很小了,观众们没法挑剔。

    叶悠婷身材高挑,眉浓鼻挺,在粉白武道服衬托下颇显俏丽,正对关衍道:

    “要是你能接下我三击,就算我输。”

    关衍体格健壮,结实魁梧,闻言浮现出几分恼怒之色:“虽然我们差距不小,但我也不是好对付的,容不得你羞辱!”

    同在炎陵市,自己和叶悠婷在各种各样的武道活动上曾经照过面,但从未有什么交谈和比试,今朝第一次于擂台上遭遇,没想到对方是个如此自大狂妄的女人,当真闻名不如见面!

    叶悠婷神情轻松,笑了笑道:“那就试试吧。”

    说完,她不再开口,等待着三分钟时间的过去,等待着裁判的宣告。

    “开始!”

    裁判话音刚落,叶悠婷就蹿了出去,带起一阵风声,像是忽然从静止转为奔腾的猎豹,光是气势便足够吓住诸多武者。

    瞬息间,她已拉近了距离,脚下一震,周身力量绞成了一股,右手握拳,仿佛拿着一柄巨斧或者沉重铁锤,压迫着空气,呼啸着肝胆,形神皆备地狠狠落下。

    关衍下意识就想闪避,可脑海内突地闪过了叶悠婷刚才说的话语:只要自己挡下三击,她就直接认输。

    我就不信连你三击都挡不下来!一个咬牙,关衍摆开架子,双臂肌肉鼓胀,格向了叶悠婷这一拳,同时留有余力,以防变化——叶悠婷要想三击取胜,那肯定得出奇才能制胜!

    啪!

    拳臂交击,发出沉重闷响,楼成只见关衍脸色突变,双臂组成的防线竟被叶悠婷凭借力量硬生生打开,胸前一片空当,遭势头犹存的拳头直接击中,失去了重心,紧接着,叶悠婷脚下发力,拳头张开,手掌一按,将关衍推下了台阶。

    仅仅一击一推,业余二品的关衍就惨遭失败!

    楼成嘴巴微张,耳畔响起了裁判的声音:

    “叶悠婷,胜!”

    周围的观众还未反应过来,直到叶悠婷离开擂台,他们才恢复了清醒,一阵喧闹。

    “什么时候业余二品和职业九品的差距这么大了?”

    “关衍好歹也是业余武道圈有点名声的人物,竟然一击都挡不下?”

    “叶悠婷不会已经有职业八品了吧?”

    议论声中,楼成心悸犹存,先前战胜刘应龙的得意和骄傲散去了大半。

    叶悠婷光凭力量就击垮了关衍!

    光凭力量!

    林缺这接近丹气境的职业九品与陈长华等业余一品、二品交手时,力量的差距也没到这种程度,甚至没有太大的优势!

    难道叶悠婷是“天生神力”?

    不对,光凭力量就有这种程度的话,加上传闻里她擅长的虎形和豹形,没“丹气境”都能拿到职业八品乃至七品,不至于才现在的品阶,除非她短时间内突飞猛进,还来不及参加定品赛。

    这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刚才那一击另有关窍,或许是“天生大力”加短暂爆发的技巧,瞬间将力量提高了许多,达到了碾压的程度,无法持久。

    对,或许真的是这样!要不然叶悠婷为什么要以“三招之限”激关衍?

    她想漂漂亮亮地赢下来,因此用出了顶多爆发三四下的招数,如同我的“电火桩”。

    想明白之后,楼成不仅没有松气,反倒愈发佩服,自己与职业九品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刚才那一击,以叶悠婷猎豹般的速度,自己恐怕闪都闪不开,只能硬架,而硬架的话,关衍的下场摆在那里。

    如果以“暴雪二十四击”里的“大雪崩”之势加“电火桩”的爆发,自己的力量距离叶悠婷刚才那一击还有多远?有没有希望硬挡一下?

    念头转动间,楼成离开了赛场,来到了空闲下来的服务台前。

    “麻烦把寄存的行李给我。”楼成把号牌和行李牌都递给了服务台姑娘。

    因着“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的关系,周围旅馆都是客满,自己预定的小酒店必须在下午两点前入住,否则就将取消预约。

    服务台姑娘接过两个圆牌一看,当即抬头望了楼成一眼,然后才找出钥匙,打开身后储物房,找出了楼成的背包,连同号牌还给了他。

    “谢谢。”楼成礼貌了一句,背上背包,揣好号牌,走向了场馆外面。

    服务台姑娘目送着他远去,忽地扭头,对旁边服务台的同伴道:“喂,喂,刚刚那个就是你说的无品阶大学生,打败白猿武馆刘应龙那个?”

    “他?不像很厉害的样子啊。”另外的姑娘垫着脚尖,眺望楼成的背影,“等明天看看他第二轮比赛的结果。”

    …………

    福临酒店,楼成刚进入大堂,就看见好多穿武道服的人排队办理入住手续。

    “生意真好……”他感慨了一句,排到了队伍末尾,习惯性掏出手机,登上QQ,看严喆珂落地没有,回没回自己。

    滴滴滴,QQ消息声不断响起,楼成一眼就看见了严喆珂的萌猫头像在跳动。

    “刚落地,不错啊,没丢咱们松大武道社的脸!”严喆珂在几分钟前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递话筒)对第一场正式比赛胜利,你有什么感想?”

    楼成笑容不自觉浮现,拇指按动,发了个戴墨镜的得意表情:“感想啊?呃,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KTV……不对,感谢严喆珂同学,感谢施教练,感谢武道社,感谢林缺同学。”

    过了几十秒,严喆珂先回了个“扶墙大笑”的表情,然后又发了个“皱眉怒视”表情:“我说真的感想!”

    楼成正儿八经回答:“当时比较紧张,因为对手比我品阶高很多,但真正打起来,就完全忘记了紧张,只想把预定的计划和平时的锤炼展现出来。”

    “首先,你没品阶,‘比我品阶高很多’这句话有语病,其次,他业余几品啊?”严喆珂这次用一只网红猫的好奇表情问道。

    看着手机屏幕,楼成笑容渐浓:“业余四品。”

    严喆珂发了那个“老子吓得小鱼干都掉了”的猫表情:“真的?”

    “真的!我骗谁都不会骗你啊!”楼成又悄然表达了一下对女孩的重视。

    严喆珂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嗯,橙子同学一向是比较诚实的,你怎么赢下的?你实力怎么一下提升得这么快?我感觉自己脑子都不够用了呢。”

    “知己知彼吧,我看到对手后,要了详细资料,发现他擅长通臂拳,于是又找了通臂拳的视频看,察觉他们步法灵活,喜欢蹿来蹿去,以此调动对手。”

    在倾慕的女孩子面前,楼成没有隐瞒,“根据这些资料,我制定了一个计划,先将背部卖给了对手,让他以为步法得逞,将我逼到了绝境,更加放松了警惕,然后运用阴阳桩,一下让他招式使老,绕到了他的背后,靠暴雪二十四击和电火桩的爆发完成了制胜一击,之后就是冷静应对,乘胜打击了……嗯,取胜的关键在于他不了解我,并且相当轻视我。”

    严喆珂过了几分钟回道:“下飞机了~看了你的描述,真有一种我自己也在参加比赛,也在与这样的对手斗智斗力的感觉,特别的过瘾,特别的精彩,其实我外公也说过,武道品阶是长期稳定水准的体现,而具体到单独一场比赛里,影响胜负的因素就太多了。”

    我就是你武道梦想的延续……楼成在内心默默表白了一句:“你以后会有这样机会的。”

    严喆珂发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你提升得好快啊,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橙子!我也不能懈怠!”

    楼成前面排队的人渐渐减少,只剩最后四位了,他们都穿着暗青武道服,袖口和领口分别有着山形花纹,一位老者,一位年轻男子,两位二十上下的女孩。

    他们定了两个房间,拿了房卡,离开了前台。

    往电梯走去时,留着板寸的年轻男子回头看了一眼楼成,低语道:“也是参加擂台赛的?”

    老者望了望楼成,见他一脸学生气,正拿着手机,聊得兴高采烈,笑容颇傻,于是摇头道:“只是爱好者吧,来看比赛的。”

    年轻男子没有多说,伸手摁了电梯按钮,他的右手骨节粗大,泛着微微铁色。

    楼成办理了入住,有了一间双床房,独属于自身,这是为了好好休息好好比赛而奢侈了一把,金丹能恢复体力却恢复不了精神,而且也奢侈不到哪里去,这里房间小,设施陈旧,连快捷酒店也比不了,也就一百出头。

    严喆珂因着早起又晕机,到家后聊了一阵坚持不住,补眠去了,楼成昨晚睡眠不足,今天自身比赛又已结束,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休息着休息着干脆开始了午睡。

    等他醒来,天色已是昏暗,房间透着寂静,仿佛一下来到了末日。

    定了定神,楼成翻了翻手机,发现“擂台之路”与“一拳无敌”的比赛已经结束,两人都获得了胜利,依照约定爆照。

    “擂台之路”留着短偏分发型,长相还算周正,精神也不错,只是黑眼圈较重,“一拳无敌”高大英俊,寸头剑眉,引来不少回复。

    见下午行将逝去,第一轮的四百多场比赛即将全部结束,楼成懒得再去武道馆,先到附近公园锤炼了一番,寻觅了晚饭,然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与严喆珂聊天,与同学们聊天,顺便刷着论坛贴吧,看着微博视频。

    …………

    第二天八点四十分,穿着皮夹克的大叔抵达了武道馆,走近一块屏幕,瞪大眼睛寻找着对阵表的细节。

    “656号,楼成……”他低声嘀咕道。

    …………

    刘应龙等弟子跟在馆主于海潮身后,再次踏入了比赛场馆。

    于海潮远远望着大屏幕,喃喃自语了一句:

    “656号,楼成……”

    …………

    楼成此时也站在大屏幕前,寻找着自己的号码和名字,以确定第二轮淘汰赛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