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七章 经济来源
    老实说,如果看到熟悉的网友站在陌生人的立场对自己评头论足,楼成感觉这会很尴尬,以后不知该怎么面对,一时之间,他有些不想看评论,当脑袋埋进沙里的鸵鸟比较好,但架不住蔡小明同学兴致勃勃,不断催促,只好往下翻看了起来。

    除开抢二楼兼灌水的前面几位,“盖世龙王”这武痴最先回复:“林缺似乎还可以,但很难有什么作为了,谁叫他遇上了最近十年里最强者如云的几届呢,山北的彭乐云,帝都的任莉,华海的安朝阳,广南的甄焕生,这都是已经打出赫赫威名的天才武者,前两个是门派嫡传,后面两个都被星海预定了,就算不提其他有名气的,光今年新生里,广南的历晓远,山北的方志荣,风闻也要比林缺强半筹。”

    “我去,这谁啊,对大学武道会都这么了如指掌?”蔡宗明看到“盖世龙王”的回复,吓了一跳。

    楼成也是一脸崇拜:“他是深度武痴,武道相关的资料问他绝对没错,据说是个留学回来的富二代,一直宅在家里。”

    “水管工吃蘑菇”也回复道:“彭乐云和任莉都是去年的新生,他们毕业之前,其他学校没希望的。”

    “为什么啊?”“幻梵”发了个茫然的表情。

    她是论坛的坛宠,去年才小学毕业,很是孩子气。

    “水管工吃蘑菇”回复她道:“哟,今年不退坛了?你想想,彭乐云和任莉去年入校那届和以前几届,有个职业八品的丹气境足够争最后的全国冠军了,但今天肯定不行,因为他们两个已经过了十月的定品赛,都是职业七品了,以他们的资质和努力,每年都会进步,后来者怎么追得上?”

    “就不许有人一年进丹气,两年超他们吗?”“幻梵”打死不认输。

    “一拳无敌”在下面感慨道:“我定品赛又失败了,看看彭乐云,看看林缺他们,真是想死,有的人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自身毫无意义。”

    看了好多条评论,楼成与蔡宗明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林缺出名了。”

    经过这次的直播和专题节目,他在全国范围内都算有点名气了。

    再看评论,老司机“不做流氓”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专题节目里那个记者很漂亮吗?”

    “一贯纯爱俊冈本”跟着回复:“九分最少!老姐,我想……”

    头像是摇滚少女的“天空之上”学着他们的口吻回复:“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采访里那路人小哥还不错吗?”

    呼,蔡宗明吐了口气:“千里马不常有,伯乐也不常有,还好有个正常姑娘!”

    “卖呀卖馄饨”小姑娘不敢确认地回复:“你是指哪个路人小哥?”

    “就是一脸傻乎乎那个,说什么与有荣焉的,挺可爱的。”“天空之上”很快回道。

    “审美观畸形!”蔡宗明看到这条内容,“恨恨”骂了一句。

    楼成在旁边笑得很得意,发现自己预料的尴尬并未出现,偶尔看看熟悉的网友在不知道真实身份的情况下评价自己,似乎挺有意思的……

    “嘴王,节哀!”他拍了拍蔡宗明的肩膀。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蔡宗明抢过了楼成的鼠标,自己翻动起来。

    翻了两页,他总算看见“世间草木皆美”回复道:“路人小哥很帅嘛,傻乎乎旁边那个,松大男生质量真不错,随机采访也有帅哥。”

    她是论坛挺出名的女孩子,帝都名校学生,后面回复不少,有男有女,都赞同松大男生质量不错的观点。

    “感天动地!”蔡宗明放下鼠标,抹了把“热泪”。

    楼成在旁边玩着QQ,将专题采访的链接发给了严喆珂:“早知道会播出来,我就该严肃认真一点!”

    发完消息,他侧头看着旁边的蔡宗明:“嘴王,你之前说要参加特训,现在还想吗?想什么时候参加,我给施教练提一嘴。”

    “话都说成那样了,你还怀疑我的真诚?看我的眼睛!”蔡宗明浮夸回了一句,“不过今年是不行了,我家那位来不及弄二专业了,实在没时间,下学期一开始我就参加特训!”

    楼成拉长声音道:“明日复明日~”

    “真的!”蔡宗明斩钉截铁道,“我现在主要是准备飞帝都约会的事情,得好好攒钱!”

    说话间,他跑回自己小寝室,拿了一罐东西过来。

    楼成凝目一看,倒吸了口凉气:

    “老干妈!”

    小明这货打算省饭钱来约会了?

    蔡宗明“慷慨就义”般道:“飞去约会哪能没钱?我打算这两个月生活费都攒下来,再加上私房钱,应该够潇洒了。”

    “全都攒下来?”楼成吓了一跳。

    “嗯,我话费够用三个月,烟戒了,酒戒了,应酬戒了,饮料戒了,游戏戒了,网购戒了,大吃大喝戒了,每天吃饭,早上刷两白面馒头,中午和晚上各刷五毛钱的饭,配老干妈吃,周末挤二十块钱出来吃个小炒打个牙祭,我算了算,加上热水、网费分摊这些,一个月也不到两百,我还能剩两千八,两个月就是五千六……”蔡宗明畅想着攒钱的过程。

    光是听他的描述,楼成就不寒而栗:

    “每天就老干妈配白饭?”

    会吃吐吧?

    为了去帝都与女朋友潇洒,小明真够拼了!

    有这毅力和忍耐,做什么事情不行?

    “哎,我觉得饿了什么都吃得下。”蔡宗明深吸了口气,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

    他多要的签名送给了秦默,但同是一个宿舍的室友,没好意思真让对方包一个星期伙食,只是让他过两天请寝室全体搓一顿烤肉。

    楼成竖了竖拇指:“听你说得这么惨,我都差点想借钱给你,可转头一想,没钱怎么借……”

    开始武道锤炼后,自己饭量大增,施老头又专门指导过饮食搭配,虽然不像外国营养学那样讲究,但也有着基本的要求,一个月的伙食开销从此直线上升,翻了一倍,达到了一千二,而自己每个月的生活费才一千三,如果不是食堂便宜管饱,根本练不起武了,这还没算正常人练武需要付出的学费,穷文富武不是白讲的。

    还好新入校的时候,老爸老妈担心会有各种杂七杂八的消费,多给了两千备用,最终剩了一千,上个月老妈又多打了八百,才不至于出去联谊都没钱。

    而且在武道锤炼有一定收获和成果前,楼成不太想以此伸手向家里要钱,因为总感觉有点不务正业。

    蔡宗明摇头笑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问别人借钱,能自己省下来的就自己省,除非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过真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还傻着不向家里要钱啊?”

    “咱们两个谁跟谁?”楼成说了一句,联想到自己,顿时颇有艳羡之情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把严喆珂单独约出来。”

    除开饭钱,自己还有七百块的剩余,加上攒的压岁钱,约几次会还是够的,就是用完这些后,怎么好意思向老爸老妈开口,要求增加生活费?

    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的苦*逼*学生真是悲伤……

    “不提你们感情到不到位,有没有机会的问题,光看最近的安排,你短时间内也没希望。”蔡宗明笑道,“每天特训,周末又有武道会的比赛,你们要各种帮忙,哪有时间约会?等到十二月中旬,小组赛结束,我们要是没出线,你们才能空一点,到时候,十二月底有业余定品赛,这是个约会的好借口,攒好你的钱吧!”

    忍住,不要乱用这七百块钱!楼成用力点头。

    哎,自己忙得连勤工俭学的机会都没有!

    与蔡宗明聊完,他看到严喆珂回复了自己,也在说自己采访时笑得傻乎乎的,要是被做成表情包就是一生黑点了。

    脸上浮现傻乎乎的笑容,楼成抱着手机,殷切聊了起来。

    …………

    十一月底,天已入冬,寒风来袭,松城大学武道社场馆内却热浪四溢,声潮震天。

    这是全国大学武道会分区小组赛的第一场较量,也是松大武道社最至关重要的一场。

    在先前的淘汰赛里,林缺大发神威,横扫了内海师范,与秦阳大学的对决里,他也连胜两场,把最强的两位对手打下了台,自己仅仅因为体力消耗过大才放弃了第三场,之后,除了第二个出场的孙剑意外受伤造成点波折,松城大学武道社是顺顺利利进入了小组赛。

    这样的林缺,这样的表现,让全校师生多了几分不同于往年的期待,时隔许久,武道馆再次出现了观众满座的盛景!

    小组内,除开松大,还有山北大学、关南学院和柳城理工,其中,山北大学是去年的王者,今年主力犹存,非目前的松城大学能够挑战,柳城理工则实力不强,靠着签运才进入小组赛。

    所以,对松城大学而言,同一层次的关南学院就是自身能否进入赛区前八的拦路虎。

    小组赛第一场,松城大学VS关南学院!

    …………

    “关南的实力其实比我们要强一点,但去年遇到崛起中的三江学院,在第一场淘汰赛就被干掉了,成绩不如我们,这才让我们有了主场优势,大家算是平分秋色。”施老头戴了顶黑色老头帽,正在给几位主力与替补讲解着关南学院武道社的情况。

    女更衣室那边让给了关南使用,林桦和郭青也在男更衣室里,反正洗澡是有隔间的。

    作为后勤担当,楼成立在旁边,好奇听着施老头的介绍,耳畔是门外传来的一浪接一浪喊声:

    “松大!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