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二章 开幕式在即
    严喆珂很快就回道:“切磋?你没受什么伤吧?”

    后面则跟了个惊呆了的表情。

    见严喆珂第一反应是关心自己有没有受伤,楼成心里暖呼呼的,嘴角不自觉就勾了起来,十指飞快按动,配着微笑的表情道:“没事,就背上有个淤伤,我让小明同学用你给我的那款药罐涂上揉开了,别说,那款药罐是真不错。”

    “当然,我的眼光!”严喆珂发了个得意的表情,“你怎么好端端跑湖边去了?我们不是才告别没多久吗?到底是切磋还是打架啊?”

    看得出来她的好奇,楼成不想女孩子误会自己是个爱打架的不良少年,赶紧回道:“今天太开心了,所以想跑湖边去站个桩,冷静冷静。”

    “你好逗!”严喆珂回道。

    楼成继续说着:“结果到了湖边,遇到两个混子故意挑事,我本来没打算理他们的,但他们直接就围了过来,后面还有个熟人。”

    “熟人?”严喆珂发了个头顶尽是问号的卖萌表情。

    “对,熟人,武道社的吴冬。”楼成没有卖关子。

    “吴冬?那你怎么打得过他们?你真的没事吧?”严喆珂这次没发表情,是一串的问题。

    “没事,我要真有事还会在这里和你谈笑风生?”楼成幽默了一句。

    严喆珂发了她最常用的“目瞪狗呆”表情:“那后来呢?吴冬是业余二品的高手,你和他打了一场竟然没怎么受伤……”

    “我当然打不过啊,那两个混子看步法也应该有业余八九品的实力,那个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楼成刻意卖了个关子,聊天在于互动。

    “什么念头?”严喆珂用了个好奇的表情。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打不过,跑啊!”楼成用哈哈大笑的表情道,“说时迟,那时迟,他们围上来之前,我就往湖边树林里跑去。”

    严喆珂发了个奥特曼和小怪兽并排吃冰淇淋的卖萌表情:“你可真机智!那后来怎么打起来的?你被追上了?”

    “哪里哪里。”楼成发了个挠头憨笑的表情,“我跑了一阵,到了图书馆山下,本来打算上去找老师和保安帮忙的,结果发现吴冬他们三个人跑得气喘吁吁,距离被越来越大,我当时就心想了,要是他们累得直不起腰,手脚酸软,发不了力,我是不是能够尝试一下挑战,练一练真正的实战?”

    在这段,他略作修饰,将实战想法改成被追了一阵才起意,免得严喆珂对自己的印象是个爱惹事的人,渡过青涩期后,对很多女孩子来说,爱惹事混得开多半不是好印象。

    “嗯,后来呢?”严喆珂用眨巴大眼睛的表情催问着后续的发展。

    “后来我就改变了想法,绕过图书馆小山,跑进了西区,而且还故意放慢了速度,免得他们追不上就不追了。”楼成像讲故事般一点一滴道来,不断留下钩子,勾动严喆珂的兴趣,“等到他们停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我马上转身跑了回去。”

    “他们累成那样,你都没什么感觉吗?”严喆珂发了个头顶问号一闪一闪的表情。

    “嘿嘿,实不相瞒,我是长跑健将,耐力很好,高中的时候只是比较低调而已。”楼成吹了下牛。

    “嗯嗯。”严喆珂没多说这个事情,发出眼睛忽闪忽闪的表情,“你跑回去以后,先对付的是两个混子?”

    “对,你真机智!”楼成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没有哪个人不喜欢赞美,只要不浮夸不狗血,因此和女孩子聊天,一旦有机会,便要舍得赞美,没有机会,那就创造机会!当然,也有比较抖m一点的,这种人就需要打击和调侃了,世事没有绝对。

    严喆珂回了个脸红微笑的表情,楼成继续说道:“我担心两个混子身上有刀啊匕首啊之类的东西,就先对付他们,而且他们又比吴冬弱很多,用游戏的术语就是清场,免得陷入混战,我没什么经验,那样很容易吃亏。”

    他说得很详细,主要是感觉以严喆珂的爱好,她应该乐于听到这种实战时的细节和具体心理活动。

    “我也是这么想的。”严喆珂发了个略显得意的表情。

    “英雄所见略同!”楼成又赞美了一句,“两个混子确实也跑得喘不过气来了,手脚上都没什么力气,我一个上步冲拳,就把其中一个打倒,险些闭气,然后把他摔撞往另外一个,紧跟着一记鞭腿,踢中另外那个的迎面骨,让他们短时间内都失去了战斗力,做完这一切,我才说话,以正式的口吻挑战吴冬,你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打法比较好?”

    严喆珂发了个沉思的表情:“吴冬力量不强,以灵活敏捷为优势,在他跑累了的情况下,为了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选择近身短打比较好。”

    “对,机智!我就是这么想的!”楼成再次赞美,这叫创造机会赞美,“而且施教练曾经给我提过一句,吴冬抽烟伤身,已经半废,只要再给点压力,那口气多半就缓不过来了,于是我模仿蛇步,靠近了他,不断近身短打,几招之后,他下盘就变得虚浮,被我打散了架子,只能懒驴打滚躲开。”

    “然后呢?你背上的伤势又是怎么来的?”严喆珂主动问道,表情忽闪着眼睛和问号。

    楼成脸含微笑,于床上侧身躺着:“那个时候,我本来想乘胜进击,结果吴冬抓了把沙土,突然撒向了我的眼睛,我完全没料到还能这样,一时只能侧身护眼,没完全躲开,眼睛里进了点沙子,睁都睁不开了。”

    严喆珂当即就发了个“老子吓得小鱼干都掉了的”猫表情:“然后呢然后呢,你怎么反败为胜的?眼睛都睁不开的情况下,竟然只中了一拳……”

    “我当时特别慌乱,还好已经侧过身体,只是背后被打了一拳,但也被打得失去了重心,靠着阴阳桩对身体协调的掌握,才勉强调整了重心,没有跌倒,几个大步后稳住了身体,这几个大步之中,我也在不断变化重心,调整方向,这才没有被吴冬连环攻击。”楼成分享着自己当时的感受,“站稳之后,四周是一片昏暗,眼中流泪,看不到人,心底莫名的害怕和惶恐,还好施教练发现我有桩功的天赋,私下里教了我冰部的凝水桩和雷部的电火桩。”

    “凝水桩静心凝神,锤炼感官,提高注意,确实很适合这种盲战的情况。”严喆珂发了个大口松气的表情,对武道各方面知识的了解很是扎实。

    楼成发了得意笑的表情:“靠着凝水桩,我恢复了冷静,听到了吴冬刻意放轻的脚步声,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但我装作没有察觉,故意茫然防守,等从呼吸沉重等各个方面确定他到了旁边后,才猛地换了电火桩,抢先爆发攻击,踢了他一脚,踢得他满地翻滚,短暂无法起身。”

    “真精彩,我觉得比今晚的比赛还精彩。”严喆珂用坏笑狗的表情道,“橙子,说不定以后你真能成为我偶像呢!”

    楼成按住得意和高兴道:“不要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对了,你有什么实战经验吗?”

    和女生聊天的时候要懂得发问,光靠自己找话题未必能get到对方的点,所以让对方开口才是王道——不管什么话题,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爱听!

    当然,问问题也是有技巧的,像查户口一样问对方那是最让人尴尬和讨厌的。

    “我啊?”严喆珂发了个对天沉思,有风吹过的表情,“没参加过业余定品赛,只有两次实战经验,一次是我初三沉迷学习,回家晚了,出校门没多久,背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那时特别害怕,下意识就给了后面那人一个背摔,摔完才发现是我爸……他见我那么迟还没回来,就到学校来接……他说这辈子真是孽债啊,年轻的时候被我妈摔,中年了被我摔……爸,请原谅我不孝!”

    我也想这样,真羡慕岳父大人……楼成厚颜无耻默默想着,配合道:“摔啊摔啊其实也就习惯了,第二次呢?”

    “第二次是陪我闺蜜去见渣男,他用着我闺蜜一个学生攒的私房钱,还脚踏两只船,到了那里,小三还想动手打人,渣男还护着她,我肺都气炸了,就把他们都揍了一顿,他们有点武道底子,勉强算是实战吧……”严喆珂发了个怒火直冒的表情。

    “真渣男!该阉掉!”楼成毫不犹豫站在了女同胞的立场上,“你闺蜜也是一时眼瞎了……想不到你还是巾帼英雄啊!”

    话题一开,两人一直聊到了十点半,没有冷场,楼成以大毅力道了晚安,美美睡去。

    …………

    翌日,湖边,楼成按耐不住得意的情绪和炫耀的冲动,对施老头道:

    “师父,我昨晚打赢了吴冬!”

    施老头挑了挑眉毛:“打赢吴冬?你肯定是仗着变态耐力,跑得他上气不接下气了才打的吧?”

    呃……被看穿了……楼成接不上话了。

    “这种事情,我用脚趾头都能想清楚,等什么时候你可以在比武场上战胜吴冬,成为武道社主力,再到我面前来炫耀吧。”施老头得意洋洋道,“至于今年的全国武道会嘛,你还是做后勤保障或者啦啦队,多看看,多观察。”

    对此,楼成没有意外,也不觉失落,自己毕竟才练了三个星期的武功:

    “说起来,师父,下周末就开始武道会分区赛了吧?”

    “对,而且今年的开幕式就放在松大,到时候会有一品强者来做嘉宾。”施老头说道。

    “谁啊?是谁啊?”楼成兴奋又激动,八卦问道,这既是自己的好奇,又是与严喆珂的话题!

    施老头笑了笑:“不是头衔强者,是星海的梁一凡。”

    “他啊?不错!我也很崇拜他的。”楼成高兴道。

    梁一凡是位大器晚成的武者,年少时生活坎坷,只能习练普通武术,在武道馆里给人当陪练,二十二岁才业余二品,比武道社陈长华还不如,但就算这样,他还是一点一滴磨砺了出来,得到了赏识与机遇,打破了“三十岁不成外罡终生无望”的规律,在三十二岁上踏入了上三品,为人平易沉稳,顾家念旧。

    对楼成等武道爱好者来说,梁一凡就是他们yy幻想时的模板,大器晚成说得就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