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道宗师 > 第二十章 侠以武犯禁(求推荐票)
    没有多说,楼成降下重心,迈开步法,似左似右地向着吴冬扑去。

    他才练武三个星期,也就熟练了基本动作和简单招式,做到能在实战中运用,复杂一点的东西都还没来得及学,但人之所以和动物不同,就是擅于观察,擅于模仿。

    面对吴冬这强过自身太多的敌人,他本能便想做得更好,脑海内油然浮现出之前陈长华与林缺对战时的步法,蜿蜒向前,交错进击,像是一条可怕的毒蛇。

    而比起那时的陈长华,楼成虽在这种步法的熟练与细微处的掌握上明显不足,可他“阴阳桩”入门已久,身体协调能力颇强,精神高度集中,半观想入静的情况下,轻松又微妙地不断调整着重心,脚步往左时,重心略微偏右,脚步往右时,重心略微偏左,虚中有实,实中透虚,让人难以判断清楚真实的目标。

    练武多年的吴冬亦是感到了棘手,以往与陈长华对练的时候,面对这门“蛇步”,自己还能勉强看出端倪,做出预判,可现在,当那步法明显不够熟练的小子扑来时,自身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上个念头才觉得他真正的目标确实为右,下一个念头又摇摆向左。

    他真的只是才练武三个星期的菜鸟吗?

    不会是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吧?

    对战之时最忌犹疑不决,吴冬实战经验丰富,参加过好几次业余定品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并始终遵守,但此时此刻能做出的应对委实不多了。

    如果是正常时候,自己判断不清楚“蛇步”虚实,再不济还能展开身法,游走应对,这是自己的强项,可追了那么远的距离,自身脚酸腿软,呼吸不畅,难以发力,再做游斗等于自寻死路。

    哎,只能稳守门户了!

    吴冬摆开架子,没仓促应变。

    面对于此,楼成心中是有几分喜意的,因为这是自己最初谋划时预想的局面,想不到竟然真的实现了!

    最初自己并未发现还有吴冬追赶,只是想着用自身最强的长跑能力拖垮两个故意惹事的小混混,趁他们手脚酸软的状态反击,等察觉了吴冬在后,便刻意放缓了脚步,引诱他们跑得更多,以尽量压榨他们的体力,而师父说过,吴冬烟酒玩乐半空了身体,肺部机能必定下降得厉害,等到体力接近极限,那一口气短时间就很难再理得顺,提得上了。

    这种状态下,以敏捷、灵巧、游斗、偷袭见长的吴冬就完全无法发挥本身的长处了,将被逼得只能谨守门户,一如眼前所见!

    重心一移,脚步一跨,楼成陡然闪到了吴冬身体右侧,脚下发力,通过腰背脊椎将全身力量绞成一股,传至右手,然后仿佛拿着一个铁锤,握拳狠狠砸下,捶往吴冬。

    呼!

    拳有风声,气势汹汹,吴冬没能判断出蛇步虚实,应对便稍晚了半拍,但他稳守门户,双手内线作战,所行距离显著短于楼成,还是及时一格一档,架住了楼成右手之捶。

    两者碰撞,楼成没有感受到对方力量的优势,顿时明白吴冬确实还没喘过气来,发不上全身的力气,此消彼长,他这业余二品的高手竟然还略微处在下风。

    得势不饶人,楼成右脚一迈,拦在吴冬双腿前方,阻挠他的发力步法,左手则借助右拳架住之力,一个炮拳,发了寸劲,直直捣向对方的腹部。

    吴冬躲闪不了,只能硬碰硬再次架住这一击,两人肉碰肉,发出砰的响声,楼成脚下用力,微微侧身,沉肘又是一记横撞。

    必须抓住吴冬现在状态的问题,逼他近身短打,这既是他的弱项,也是他目前的致命问题,一旦一口气没接得上来,胜负就分明了!

    如果游走以对,则会给他喘气的时机!

    砰砰砰,双方连交数手,拳拳到肉,吴冬好歹练武多年,经验丰富,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双手一架一掀,楼成的进攻再次被吴冬挡住,但他敏锐察觉到吴冬的身体微微后晃。

    这就像是狂风暴雨下的礁石,终于出现了松动!

    吴冬后力接不上来了!

    趁他病,要他命,楼成腰部一沉,协调身体细微,迅速调整了重心,快速又打出了一拳。

    砰!

    吴冬被这一拳打得架子散开,踉踉跄跄退后,不过他也是厉害,没给楼成趁势再扑的机会,一个懒驴打滚,往着旁边躲开。

    看着他在地上翻滚,楼成油然生出几分喜意,自己竟将业余二品的吴冬逼到了这个地步,胜利即将到手!

    他一个滑步,拉近了距离,就要学着当初的林缺给吴冬一记鞭腿。

    就在这时,吴冬眼睛一眯,左手往身后一抓,拿住一把荒土,猛地撒向了他。

    楼成完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看着尘土飞来,下意识就闭上眼睛,左手护在脸前,侧身试图避开。

    可事起仓促,他的眼睛依旧进了点灰尘,又酸又痛,短暂难以睁开,思绪瞬间变得又慌又乱,脑袋乱糟糟一片,无措到了极点。

    砰!

    楼成背部一痛,被人打了一拳,身体随之失去平衡,往着前方扑倒。

    熟悉的状况,熟悉的经历,让他本能入静,调整起身体细微,试图改变重心。

    人一静,脑就清,跌撞之中的楼成恢复了思考,知道自己实战经验匮乏,吃了无所不用其极的亏,现在必须保持冷静,不能被吴冬趁势连环攻击。

    金丹缓缓转动,星云收缩膨胀,身体各处肌肉和谐又自然地调整,楼成踉跄了几个大步,恢复了平衡。

    与此同时,他的每一个大步都有变化方向,险险避开了身后的追击。

    站稳身形,楼成发现眼睛还是有点睁不开,泪水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像是被人打哭了一样,四周则一片黑暗,不知吴冬会从哪个方向袭来,更为可怕的是,自己遵纪守法,不敢弄出大的状况,对寸头青年和纹身青年都没攻击要害,他们要不了多久便能恢复基本的战力。

    冷静。

    冷静!

    楼成念头一闪,做出决断,于心中观想起凝水成冰之相,只觉种种杂念凝冰,感官变得异常敏锐。

    “冰部”凝水桩!

    一切都仿佛安静了下来,与“阴阳桩”相反,凝水桩主外,细细风声入耳,夹杂着脚步动静,空气中亦弥漫来淡淡的酒味。

    隐隐约约间,楼成从耳朵、身体等多方面的感应察觉有人从左侧扑来。

    他不动声色,双手微抬,似乎在做稳守之举,以待眼睛的恢复。

    沉重呼吸进耳,楼成陡然改变了观想,于心中勾勒出一副银白闪电下劈,打中树木,瞬间激发出火焰的画面。

    “雷部”电火桩!

    电火之相一现,肌肉自然蠕动,楼成只觉尾椎一麻,身体一沉,像是被闪电直直劈中,然后一股热流顺着脊椎汹涌而出,闭住了周身毛孔,就像火焰的燎原,瞬间完成了可怕的爆发,并通过腰背,燃向了左腿!

    他的左腿看似寻常,陡地绷紧,侧着就是一脚踢出,毫无征兆。

    砰!

    楼成感觉自己踢中了实物,脚下隐约还传来骨头之感,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痛呼和倒地的声音。

    成了……他保持着冷静,没有放下防御的架子,只是分出手,揉着眼睛,借助泪水,总算让灰尘流了出来,恢复了视线。

    从模糊到清晰,楼成看到吴冬在左侧痛苦翻滚,似乎被自己踢中了大腿,而寸头青年和纹身青年刚缓了过来,但还没能力站起。

    呼……真正的实战和对练套招真的不一样……楼成暗中舒了口气,背上一阵疼痛。

    如果不是自己的阴阳桩借助金丹达到了内视的境界,如果不是有提升感官和注意的凝水桩,如果不是有瞬间可怕爆发的电火桩,自己非得被经验丰富的吴冬给狠揍一顿不成!

    阴阳桩、电火桩和凝水桩别看关窍简单,说出来谁都能做到一样,但作为“雷部”和“冰部”绝学的基本桩功,自有其难点所在,那就是如何入静,如何观想,观想什么,没人解说和指导这方面内容的情况下,即使得到完整介绍,一千个人里面恐怕也只有一个天赋异禀的能照着文字描述修炼成功。

    这里面,“阴阳桩”又是基础的基础,不拘观想是什么,就是教导怎么入静,怎么观想,怎么抱元,怎么守一,犹是如此,施老头第一天讲过之后,又花费了三个星期时时指点,纠正错误,可到现在为止,能真正守一得静,掌握观想的似乎也只有自己和严喆珂,连郭青、李懋、孙剑都还无法办到,至于林缺,好像以前就有修炼。

    而经过今天这样惊险又激烈的实战,自己的桩功与打法总算迈过了那个门槛,开始融为一体,但具体的实力到了什么水准还判断不出。

    放松下来,楼成忽然感到后怕,刚才真的是逞一时血气之勇,才想着尝试真正实战,等到气血平复,怎么收拾残局就成为了心中的担忧,打架这种事情可是会背处分的,如果下手还不知轻重,自己只有高唱铁窗泪了!

    还好,刚才自己出手都有分寸,没往要害上招呼,只有最后踢吴冬那一脚,因为眼睛看不到,没办法控制,不过看他停住翻滚开始揉腿的样子,也不算有大碍。

    侠以武犯禁真不是空话……楼成收敛担忧,保持住平静,想了想,微笑对吴冬道:

    “吴师兄,你大四快毕业了吧?”

    吴冬捂着腿,愕然抬头,看向楼成,只觉眼前的大一新生沉稳有加,一句话就说中了自己的软肋,完全看不到丝毫的担忧,再联想到对方刚才神出鬼没的一腿,以及睁不开眼睛时的冷静,顿时有种完全不认识他了的感觉。

    在他视线下,自己竟忍不住移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