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阎判 > 第九百一十章 赏识
    帝明从自我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㈧1

    他知道一个人若是睡的正香,你将他从睡梦中唤醒,会让他如何恼怒。连人都如此,更何况是神呢?

    听着那有节奏的呼吸声,帝明的呼吸也是渐渐开始与它同步,那上下眼皮是离得越来越近,一股浓浓的睡意开始袭来。

    “不好!”帝明一咬舌尖,让自己快速的醒了过来。

    清醒的同时,他回首往后望了一眼,发现公孙靓是站在原地睡着了,身体还不时的前后晃悠着。

    “帝明,你的毅力到是可嘉啊!”孩童般稚嫩的声音在帝明的耳畔响起。

    帝明瞬间是将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共工,然而,之前他那躺下的位置上已经不见他的踪影。

    “不用找了,我在这呢!”共工是站在一个书架前,将自己手中的书卷放到了书架上。

    “帝明拜见前辈。”虽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同,但他毕竟是水神,是前辈,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你不错,并没有因为我这个样子而让你的本心动摇。你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我。”共工转过身来,微笑的注视着帝明。

    “前辈过奖了。请恕晚辈直言,您真的是水神共工吗?”帝明必须要弄清楚这个事实,这一点很重要。

    “是与不是很重要吗?水神共工就一定要是威武挺拔的壮年或是白发苍苍的老叟吗?帝明,你着相了!”

    “也许您说的是,只是我真的想要知道真相。”

    “真相就是,看见的不一定真实,真实的不一定是你想象中的。

    水的形态不是固定的,它可以是条形的,也可以是方形的,更可以是圆形的。至于状态有液态,固态,气态,甚至是至今无法用语言解释的存在。

    因而身为水神的我为什么一定要保持一个形象呢?顺心意对我来说很重要,不拘于一格会让我感到很高兴,也能让我在这样的状态中找到那一份真。”

    “那一份真?”

    “是的。一份真,一份不带有任何动机和目的,纯粹是发自内心的追求。用句时尚的话来说就是初心。

    你们不是常说不忘初心吗?只是嘴上这样说的人有多少能做到呢?

    都市里的人为了生存,整日奔波。职场上的人为了获得更好的待遇而勾心斗角,甚至于在很多地方还充斥着你们口中所不耻但还是会有人络绎不绝去履行的某种规则。

    难道这些人的心中就没有初心了吗?不!他们有,只是现实的问题让他们无法直视自己的初心,让他们无法将自己的初心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

    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听得多,为了掩饰自己的目的而作出的行动我更是见得多。对于他们,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是对于他们我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庸人。

    凡是能获得成功者,不会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不会蒙蔽自己的心智,出卖自己的灵魂,那颗初心始终绽放着纯洁的光芒,为他驱逐黑暗,指引方向。

    无论前方的荆棘有多少,不管旁人如何议论,自己的那一颗心始终不变。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在大海上孤独的滑行着。

    我欣赏这样的人,成功往往也会在这样的人身上诞生。开创不朽基业的创业者,一般都是这样的人。

    帝明,你也是这样的人,你一直没有忘记你的初心。虽然在你是凡人时你的初心或多或少蒙上了一层灰,但是在你踏上修行这条路后,你的初心是再次绽放出了那本该属于你的光芒。

    说到这,我想你也应该能明白我话中的意思了。我对不忘初心之人的欣赏适用在你的身上。

    你是我欣赏的一类人,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

    帝明看着眼前的小大人,听着他阐述的话,感觉有点别扭,但是他说的道理自己还是接受的。

    “共工前辈,您博览群书,洞悉人性。我对您之前说的话能够理解,也有所悟。同时更是谢谢您对我的赏识。

    借此,我想试着问一句,您愿意来到我们的阵营中吗?和大家一起共同抗击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你是想让我说是还是不是呢?”共工的目光很清澈,但却蕴含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我尊重前辈的选择,无论答案是什么。”帝明回已同样的目光,但是却不含那样的力量。

    “想当年我风光过,也落魄过,更是死过。这多出来的一世让我明白很多,也放下很多。

    唯有放下,才能得到自在,才能看清自己,知道该如何迈向眼前的路。

    一步错步步错,一步稳事事顺。我很想答应你,很想站到你们的阵营中。只是你知道一旦我开了这个口,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吗?”

    “食言!”

    “没错,我定的家规就是保持中立,不偏向任何一方势力。”

    “可是前辈,保持中立的前提是自身要足够强大。一旦自身不强大,对于你保不保持中立是没有人会关心的。”

    “你这小子还真是说话不留情面,难道你以为和龙儿打了个平手,我这家族就落寞了?”

    “不不不,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对您还有您的家族是很尊敬的。”

    “少来!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吗?你对公孙厚德的气愤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可以将对他一个人的偏见带到整个公孙家上。

    他现在已经不是族长了,就算是族长,也不能说他就代表了整个公孙家。哎!只是又有多少人能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呢?”

    “我明白!”帝明很坚定地说道。

    “你明白?那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我的手上坚持三招,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但只是我个人的,不代表整个公孙家。”

    共工的话帝明岂能不明白,是立刻对着共工抱拳一拜,感激的的说道:“多谢前辈。”

    “这小子还真是明白得很呐!

    更有意思的是那古板的崔判什么时候教出了这样一个傻徒儿。他算是有福咯!”

    共工浅浅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的心绪仿佛又回到了那诸神争霸的峥嵘岁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