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御鬼者传奇 > 第0816章 半步红气(第十一更)
    “呜唧唧——”小青猴的惨叫声持续从紧闭的舱门传出来,络绎不绝此起彼伏,守在门外本想偷听一下的吞鬼虎、山鼲和象蛇鸟都吓得有些哆嗦,每听到一声嚎叫都忍不住退后一步,直到退出十几丈外,都不敢过去了。Ww』W

    ……

    倏然间,水中传来“哗啦”响声,紧接着,关横的身形突然飙出水面,他猛然伸手一搭船舷翻身落在了甲板上。

    “哈哈哈,诸位,我回来啦——”

    “你可算浮出水面了!”听到关横的喊声,若桃和恬琳拎着鼻青脸肿的小猴走了出来,阿狗也出了自己的客舱挥手打招呼:“怎么样?险些被烤熟的感觉滋味不错吧?”

    “呵呵呵,还可以吧,你们看……”

    关横摊开掌心突然运起灵力外现,深青气息里面登时萦绕出一抹淡红,他说道:“融合剩下的那一点晶石灵气之后,我终于侥幸突破青气,可是又没有完全达到红气境界,现在只能算是半步红气了。”

    “公子,现在回想起来,你的突破好像比旁人要艰难多了。”若桃有些诧异的说道:“这会不会和资质和人品有关系?”

    “噗……”恬琳此时捂嘴笑道:“啊哈,关大哥人品有问题,一定是你平时诡计多端,所以才会进阶的这么慢。”

    “小丫头胡说八道什么,我这叫打下坚实的基础,往后的路才越走越宽阔,懂吗?”听了关横的强词夺理,恬琳没好气的撇了撇嘴:“你乱讲,我才不信呢。”

    说完这句话,恬琳又把手里的小青猴提起来晃了晃:“喏,你的仇人,啊不,是‘仇猴’才对,已经被我俩教训了一顿,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就把它扔进河里水葬了?”

    “呜唧唧?!唧唧唧……”小青猴听了恬琳的恫吓之言,差点吓得尿出来,关横知道对方只是开玩笑才这么说的,于是微微摇头道:“算了,误打误撞帮我突破了青气,这回就此罢休吧。”

    看着被恬琳甩手丢在甲板上,而后惶急趔趄着缩回甲板角落的小青猴,关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随即扭头对阿狗说道:“嘿嘿,阿狗哥,那个……你没事吧?”

    “哼,我能有什么事?只不过是被蚊子叮了一口而已。”阿狗大大咧咧回答道:“你小子要想伤到我,还早个一二百年呢。”

    “对了,刚才我去看了一下,客舱里的毕北戚好像有即将苏醒的迹象。”若桃此时说道:“公子,你要不要过去瞧瞧?”

    “毕北戚要醒了?”关横立刻颌首点头:“走,咱们过去吧。”

    ……

    到了毕北戚的房间,关横看到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了,这是几天来连续服用“巨矛鲆”心头血的效果。

    “关兄弟,你来了。”

    脸色苍白的青年此时对着关横、若桃勉强一笑:“真想不到,这回托你们的福,我竟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而且还护住了本族的重要之物,嘿嘿,说起来,你可真是我们毕家兄弟的福星啊。”

    “呵呵呵,不敢当。”关横微笑寒暄着,他随即说道:“对了,毕二哥,趁着你现在醒过来,我还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接着,关横和若桃就把大家在行船时钓鱼,结果在鱼腹里取出一口铜箱子经过告诉了毕北戚,闻听此言,对方顿时激动起来。

    “关兄弟,你是说,那口有渭水部落族徽的铜箱子……被、被你们捡到了?!”

    看到毕北戚如此兴奋,关横先是摆了摆手:“你先别着急,那箱子此时就在底舱妥善收藏,我们原打算到了松果山的时候,就送还给渭水部落的,怎么,真是你们的宝贝呀?”

    “不,不只是宝贝这么简单……”毕北戚现在突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就在此时,他体内潜藏的毒素骤忽发作,霎时再度陷入昏厥中。

    “毕二哥?!”关横此时看到对方又晕了,便伸手一搭对方的脉门,半晌沉吟未语。“公子,他怎么样了?”

    听到若桃询问,关横轻轻一叹气:“唉,还是老样子,巨矛鲆心头血还是只能暂时压制住他体内毒素,但是时不时还会复发,我担心照这样下去,他……会撑不到返回松果山的时候。”

    闻听此言,若桃凛然一惊:“那可怎么办?”

    “不清楚啊,我也不是医者,所以只能大致估计一下。”关横面带难色的说道:“除非能及时找到什么解毒的良方,否则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商恬琳在舱门外叫道:“关大哥,你们放火焚烧的船全都沉进河底消失了,咱们继续出发喽。”

    关横和若桃对望了一眼,都感到毕北戚现在危在旦夕,可惜他们都没办法,所以只能继续用巨矛鲆之血来救急了。

    大船在黑皮怪蟾和分水螭貅的拉动下继续前行,走了约莫小半天的路程,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出去巡风瞭哨的狌狌伥鬼突然飞了回来,它向关横传递信息,大致的意思是,在前方不远水面发现了几具向着这里漂流的浮尸。

    “浮尸?!哈,这条鲆河上真是什么东西都能看见。”关横摇了摇头,此时他已经看到了顺水飘来的那些“漂流者”,果然是一个个都声息皆无,早被泡得浮肿发胀了。

    “呱嘎——”说时迟,那时快,顽皮的象蛇鸟陡忽从天而降,收拢翅膀落在了一块浮尸抱住的数尺长木板上,它还在上面蹦来跳去,呱叫不停。

    “这只傻鸟又在耍宝了……”恬琳此时从底舱走了出来,可是她走到船舷,附近又突然低声道:“关大哥、若桃,你们快看看这边,那块木板上的尸体,好、好像动弹了一下。”

    她的话音甫落,关横就已经走了过来,随即急忙道:“若桃,快找缆绳过来,好家伙,这不是个死尸,估计还活着呢!”

    ……

    少时片刻之后,被众人救到甲板上的白胡子老头才慢慢醒过了,并且哇哇吐出两口污水:“哎呀,老夫真是命大呀。”

    恬琳此时凑过去问道:“喂喂,这位老人家,你是怎么掉到河里去的?”

    “呃……”白胡子老头突然红着脸说道:“嘿嘿,诸位,按理说,刚刚得救之人不该诸多要求,但是老朽落难多天,在河上漂流的时候粒米未沾,你们看……能不能舍下一餐饭给我充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