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十一章 好,你听着!
    贾环突然间很有种冲动对这白脸少年士子说两个字:呵呵。

    意思你懂的。

    对于一个能够抄诗的穿越者而言,有人要挑战诗词,完全不虚。肚子里的经典诗词等着。

    贾环能理解白脸少年士子章魄的想法:就是要在你最强的地方击败你,踩着你的名声上位。非常的有自信。

    而此间的主人龙江先生明显很有身份。章魄一口叫出他的雅号,显然也是有背景来头。否则,绝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跳出来找贾环的麻烦。

    龙江先生瞥了一眼站在客厅中的白脸少年士子,心中不喜,问道:“可是章大学士的嫡孙?”

    章魄朗声道:“正是末学后进。”龙江先生有进士功名,是科场前辈。但他心中早就预定了今科县试案首,怎么能允许一个小屁孩拿走?

    双鹤书院的杨山长一脸笑意,很是自得。本朝为避免出现权相,取消明朝内阁首辅制度,太祖设南书房、军机处,分管行政和军事。然而历经数代皇帝,职能有所变化。

    军机处地位高于南书房。但南书房依旧被文臣视为清贵之地。设大学士两名。即为章大学士、李大学士。官居一品。

    赵县令、张安博、何山长、公孙亮几人都是微微动容。竟然是章大学士的嫡孙,难怪行事这么张扬。

    龙江先生看向贾环,问道:“贾小友怎么说?”

    贾环对章魄自爆家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一个官三代而已。道:“在下愿意应战。”转身面向章魄,主动出击。

    每个人的命都是自己挣出来的!若有选择,他宁愿事事顺利,安心的达成目标。但此时他别无选择。

    “章朋友说我欺世盗名。我倒要问一句,我写出什么样的诗词,才不算欺世盗名?”

    章魄目光微微一凝,冷哼一声,说道:“自然是要符合你身份的诗词。欲问江梅瘦几分,明显是男子感怀女子所作。贾朋友年方九岁,难道就已经通男女之事?”

    客厅中响起一阵轻微的笑声。是双鹤书院的汪子轩和白檀书院的两名士子。章魄年纪有十六岁。指责贾环抄袭,理直气壮。

    贾环讥讽道:“还请章朋友,不要将无知当个性。唐朝朱庆馀有诗云: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李太白亦闺怨词传世: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按照章朋友的想法,莫非他们都得是女儿身才写的出这样的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章魄气势稍弱,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强词夺理!在下不屑于和你争辩。”

    这时,公孙亮在山长张安博身后扬声道:“贾师弟前日在书院有两首诗传开。我给诸位前辈试诵之。”

    说着,公孙亮将《冬夜杂咏》(青松诗)、《夏日绝句》(生当做人杰)吟诵出来。客厅中众人细细品味。

    而龙江先生早些天聚宴时就听公孙亮说过这两首诗,一脸淡然的笑着喝酒,嘘着眼睛看章魄一眼。他很讨厌章大学士这个孙子。自以为是。

    公孙亮念完,大声质问章魄,“不知道章朋友以为这两首诗是否符合贾师弟的身份?你可有佳作,拿出来给诸位前辈一观。”

    双鹤书院姓杨的刚才还讽刺他。他现在质问章魄,打压其气势,真是令人神清气爽、念头通达。

    章魄有点语塞。咏物、感怀历史,这当然是贾环可以写的诗。然而,写的这么好,让他情何以堪。他的诗稿羞于示人。强辩道:“非我亲眼所见,谁知道是否为他人代作?”

    贾环不屑的笑了一声,“好。你听着!”说罢,吟诵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好词。绝妙好词。痛快!”龙江先生哈哈大笑,自顾的拿起大酒杯,畅饮一杯。

    在座的文士都是识货的。这首慷慨豪迈,气势磅礴的渔家傲绝对是精品。字里行间充满了想象力和少年应有的进取、豪气。与方才的《夏日绝句》颇为类似。

    贾环这首渔家傲,正是婉约词人李清照少有的豪放诗词。原词中,“嗟日暮”是感叹人生年老的意思。但他在此取的是:太阳落山,时间不够的意思。

    “九万里风鹏正举”是他此刻还没有下场考试时的心声。科举漫漫长路,大鹏展翅欲翱翔。对曾经的高考学霸而言,他有这样说,敢这样说的底气。

    “蓬舟”是他自述代称,而“风休住”,则要看赵县令是否认同他,愿意点他过县试,送他一阵好风,迈过童子试的“三山”:县试、府试、院试。

    富丽堂皇的客厅中,龙江先生吟诵一句,喝一杯酒。其余人都很含蓄,只是轻轻的一笑,或者微微点头。白檀书院的三人是乐于见两虎相争的场面。

    双鹤书院的两位就有点尴尬了。对章魄的信心全无。贾环是个硬茬。这个脸丢大了。

    张安博淡淡的一笑,品着美酒。公孙亮心里则是大笑。出了一口恶气。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在,地狱无门闯进来。竟然和贾师弟比诗词!傻不拉几的!

    章魄俊俏的白脸变得有点苍白,强撑着说道:“这是你提前作好的诗词,不算。”

    贾环怎么会容得章魄耍赖,冷笑道:“在下的诗词算不算,章朋友你说了不算!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章朋友今日从一开始,满满的都是算计。欲走捷径成名。真是小人之举。我看你还是退回去吧,不要贻笑大方!”

    “你…!”章魄脸皮涨得通红。贾环这是当面骂他是小人。偏偏他还反驳不了。

    龙江先生放下酒杯,看向赵知县,“赵大令,此词如何?”明着问词,实则问人。

    赵县令心里叹口气,他不可能将章魄在县试黜落。贾环明显强于章魄,现在又有闻道书院山长张安博、龙江先生的面子,只得点头,“甚好!”

    贾环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这是保送成功了。

    龙江先生不为己甚,不一定非要点贾环为案首,就笑道:“既然如此,今晚的文会就到此吧。天色已晚,请诸位在寒舍留宿一晚。明日再回。”

    宛平县的初春文会就此结束。众人纷纷起身,在侍女的带领下离开富丽堂皇的客厅。

    此时已是晚间时分。走在回廊中,贾环眺望,华美充满富贵气的楼阁台榭笼罩在夜色中。初春清寒,灯火点点。一股惬意、放松的情绪浮上心头。

    …

    …

    一名貌美的侍女挑着戳灯,带着张安博、公孙亮、贾环抵达一处精美的小舍。自有清秀娇稚的小婢在此等候。

    张安博坐在精舍的圆桌边,品着香茗,赞许的对贾环道:“今日表现的不错。夫子说,以直报怨。我辈读书人当从之。”

    宽厚的山长也有耿直的时候!这画风变的有点快。贾环心里轻松的一笑,答道:“弟子谨记山长教诲。”

    张安博微微一笑,温声对公孙亮道:“龙江先生今日为贾环说话,你没少掺和吧?”

    公孙亮坦然的点头,笑道:“龙江先生好诗词、善书画,京城闻名。我将贾师弟的佳作给他一览,龙江先生起了爱才之心。”他是以书法得以和龙江先生结交。

    本朝士林的风气是打压神童。他作为闻道书院的大师兄,可不愿意看着自己书院的院首连县试都过了。那在宛平县就成了笑话。

    张安博笑了笑,喝口茶,说道:“我要休息了。你们去吧。记着君子三戒。”

    公孙亮、贾环告辞退出来。贾环还有点摸不着头脑。去睡觉还记着君子三戒?

    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但这和睡觉没关系吧?

    贾环一头雾水的跟着公孙亮出来。

    廊檐下,方才领路来的貌美侍女还在等候。公孙亮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文质彬彬的道:“劳烦姑娘带路。”

    话说公孙亮人身姿修长,长得帅,面若冠玉。气质好,丰神俊朗。举手投足有君子之风,温润如玉。十八-九岁的年纪,很有魅力的男子。

    美丽的侍女香腮粉红,怡然一笑,轻声道:“公孙公子不必客气哩。”说着,眼眸流波,再偷看公孙亮一眼,提着宫灯在前面领路。身姿婀娜。

    “…”贾环在心里默默的给公孙师兄点了32个赞。撩妹技能满分啊!

    像他这种长得比较内秀的男人,刷脸难度太高,只能在心里羡慕。能刷脸何必刷卡?

    公孙亮笑着给贾环介绍道:“山长喜静。龙江先生在偏厅置酒,邀请我们赴宴。”

    贾环懂了。原来山长的意思是:酒可以喝,妞不能泡。

    一路穿过回廊、甬道,抵达一处偏厅,热闹的声浪从偏厅里面传来。贾环有点好奇的问道:“公孙师兄,这位龙江先生到底什么来头?”

    公孙亮心情极佳,哈哈一笑的带着贾环跨入偏厅中,“等会贾师弟就知道了。”

    偏厅之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呼朋唤友的声浪,迎面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