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十章 神童?
    春雨绵绵,细雨如丝。

    京师内城某处精美的私人院落中,数名士子聚在大堂里吟诗作对,分案而坐,觥筹交错,气氛热烈。每人身边有一位姿容出众的美人陪酒。

    坐在首座中的是一名约三四十岁的男子,穿着儒衫,容貌俊朗,不时的放声大笑,作放荡不羁之状。

    一袭白衫,面若冠玉的公孙亮坐在右侧第三个位置上,挥洒自如的与朋友、美人交谈。

    …

    …

    第二天早上,春雨未歇。贾环和满面春风的公孙亮两人在车马行雇了马车,返回闻道书院。公孙亮心情极佳,一路说说笑笑,令人如沐春风。

    贾环还以为公孙亮昨晚在教坊司很嗨,因而心情好,笑了笑。他昨晚感时伤秋偶尔为之即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你认真的对待生活,生活就会认真的对待你。

    回到书院后,贾环立即恢复三点一线的紧张生活,苦读备考。在叶讲郎的指导下,每天三篇八股文,积极准备着二十六日的宛平县县试。

    十五日,书院朔考。贾环的名次上升到甲班十五名。进步明显。他的时文水平正在突飞猛进。外舍甲班前二十名的童生至少都写了大半年的制艺文章。

    随着考试日期的逼近,书院中的学习氛围越发的浓厚。贾环心里有点犯嘀咕:他取得院首头衔,可是还没有跟着山长张安博去见过宛平县知县。到时候考试时,他总不能写上“闻道书院院首贾环”这样的字样吧?

    十七日上午,天晴无风。叶讲郎外出访友。外舍甲班自习。贾环正在讲堂里抠字眼、费尽心思写八股,山长张安博派公孙亮来通知他,宛平县初春文会定在两日后。

    贾环心中悄悄的松口气,总算是等来了。

    以他目前的八股文水平,要通过宛平县县试很有难度。京师是人文荟萃之地。童生中不乏优异者。骆讲郎就直言:自己要是能通过,他就叫自己一声“先生”。

    贾环现在是指着在宛平县县令,县试主考官赵俊博面前留下印象,以此来过县试。

    …

    …

    从闻道书院东行约二十里,经东庄镇、龙泉镇、卧牛镇至香山。偏离入京的官道后,宽敞的黄土大道两侧都是大片的庄园。

    道路两旁都是白杨、水杉、梧桐等乔木。篱笆墙、村落、农户、水牛、田野,鸡鸭、构筑成一幅优美的初春时节画卷。

    贾环和公孙亮坐在山长张安博的马车中,透过马车的窗口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山长张安博的马车豪华、宽敞。他正倚坐在软榻,时而饮一口香茗,舒畅而惬意。一袭浅灰色鹤氅,带着慈祥的笑意,“年年初春来此,年年美景怡人。让我有归老泉林之意。你二人可有佳作?”

    公孙亮在业师面前极为放松,打趣道:“贾青松当面,弟子献丑不如藏拙。”

    贾环顿时有些汗颜,搜肠刮肚好一番,实在没想到合适的诗句来抄,愧疚的道:“山长,弟子惭愧,不擅田园诗。只为今日文会备了一首渔家傲。”

    山长这么问,其实是亲近之意。他当然愿意抄诗一首。但实在搜索不出好的田园诗。

    听贾环这么回答,公孙亮微征,立时有点紧张。他的老师最讨厌读书人有功利之心。做人、做事,以君子行之即可。贾环这么说,实在是有点犯忌讳。

    但…

    山长张安博笑了笑,“无妨。文章本天成,佳句偶得之。”

    公孙亮心里悄悄的松口气。他对贾环这个才华横溢、说话、做事得体的小师弟还是蛮欣赏的。

    公孙亮自是不知道山长张安博早听叶讲郎说过贾环的事情:嫡母不喜,庶子难熬。对贾环的功利心要宽容几分。山长是位宽厚的长者。

    …

    …

    闲话着,马车使进一出精美的庄园中。类似于现代的农家度假别墅。楼阁台榭在山林间若隐若现。早有仆人上来引接,将张安博、公孙亮、贾环三人引到一处富丽堂皇的客厅中。已有数人在座。俱是文士装束。

    张安博微笑着和主人、客人寒暄,随后落座在右侧第一的案几边。赵知县坐在左侧第一位的案几边。居中的主人是一位三十四岁的俊朗男子,偶尔大笑。很有特点。

    今日文会采取的是分餐制。客厅中间预留了表演歌舞的场地。众宾客三面环座。

    贾环和公孙亮站在山长张安博身后半米处。并无参与资格。算是来此增广见闻。当然,若有人问及,可开口作答。文会结束时,知县会问及诸位学子姓名,考校学问。此时距离县试不过六天,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书院的保送生。知县提前面试。

    贾环和公孙亮站定后,正好又有一名峨冠博带的老者带着两名年轻士子进来。客厅中众人一阵寒暄。

    公孙亮趁机小声介绍道:“这是双鹤书院的杨山长。圆脸年长的士子叫汪子轩,年轻的那位白脸士子我倒是不认识。双鹤书院和我们书院关系不大好。”

    “公孙师兄,这是为什么?”

    “宛平县境内有三家书院:闻道书院,白檀书院,双鹤书院。都是靠县里的乡绅、富户捐赠才得以维持。谁家多得一些银子,另外两家就要少得。白檀书院规模较小,只有三十几人。开销小,并无这种担忧。”

    贾环一听就懂,轻轻的点点头。心里其实有点感叹。拉赞助商是个艰难的技术活。

    贾环正感叹着,文会已然开始。

    首先进来一队共八人的美貌歌姬表演舞蹈。中间主舞的美人极为出色。相貌清丽,天资国色。明眸流动,容光慑人。舞动时,长袖飘飞,身姿曼妙。白衣翩迁,若仙鹤起舞。

    即便是贾环这样不懂歌舞的菜鸟也知道她跳得好。秒杀后世的小彩旗,韩国女团等。公孙亮看得目不转睛,赞叹道:“诗诗姑娘不愧是京城花魁。”

    歌舞毕,赞扬声不绝于耳。歌姬们随后退下。文会众人开始随意的交谈,各抒己见。

    一个时辰后,文会进行到尾声。赵县令便开始考校学子。三名山长都是捻须微笑。首先考校的是白檀书院的一名学子。

    赵县令考校了几句经义,再考了几个对子,笑着道:“何兄教授的好弟子。”

    白檀书院的何山长呵呵一笑,和赵县令共饮了一杯。一切尽在不言中。

    赵县令再将目光投向闻道书院处。山长张安博向赵县令介绍贾环:“这是本院今年的院首,贾环。”以他老牌进士的身份,自然不便自卖自夸。

    贾环便向方才的士子般,走到客厅中间,躬身行礼,朗声道:“治下学童贾环见过老父母。”老父母是对县令的尊称。

    看着小小年纪的贾环,赵县令目光就是微微一滞,不动神色的拿起茶杯。

    大周汲取前明的权相的教训,士林并无褒扬神童的风气,反倒恰恰是流行压制神童。明朝著名的权相,基本都是神童。比如:杨廷和、严嵩、张居正。

    赵县令为人方正,看到贾环的年纪便不愿意点他过县试。

    见赵县令喝茶,坐在左侧第二位的双鹤书院的杨山长出言讥笑道:“张兄,今年何以让此稚子参加县试?你们书院真是没落了,去年大弟子公孙亮没过府试,此次院首竟然还让童子夺魁。”

    站在张安博身后的公孙亮给人当众揭短,脸皮涨得通红。右手紧紧的握拳。姓杨的!闻道书院和双鹤书院是老对手,讥讽他很正常。但他心里不好受,很愤怒!

    张安博淡淡的笑了笑,强硬的回击道:“杨兄高才,可令弟子与贾环比试。”

    白檀书院的何山长轻轻的摇头,说道:“张兄,你这么做有些欠妥啊。如今士林风气如此。即便令弟子有高才,也只是徒令明府为难。”明府是县令的别称。

    双鹤书院的杨山长轻笑道:“未知令弟子有那方面的大才?令张兄如此自信。若是张兄想造个神童,我看还是免了吧。徒有其表。哈!”张安博真是出昏招。

    两家书院的山长同时指责,压力很大。

    贾环心中微微一沉。刚才赵县令就是对他印象不佳。而两家山长现在帮腔。赵县令只要顺水推舟…,他的县试怕是过不了。又是退无可退的境界!

    他喵的。

    贾环在来文会之前,绝对没想到只是走个过场的文会竟然会变成这样的局面。他只是准备了一首词而已。根本没有制定任何的计划。但他不抗争,不分辨,机会就要从眼前流走。这绝对无法容忍。

    贾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要说话,拼一把时,华美的客厅中居中而坐的中年男子突然开口问道:“堂下童子可是‘欲问江梅瘦几分’的贾环贾青松?”

    贾环抓住机会,大声道:“正是!”

    一语既出。客厅中顿时响起低低的惊叹声。白檀书院的何山长、双鹤书院的杨山长以及各自带来的四名弟子脸上都浮现出震惊的表情。

    目前京城流传着贾环的三首诗词:论诗、咏海棠、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鼎鼎大名。但是谁也没有将贾环和眼前这个少年联想起来。

    双鹤书院的杨山长脸色微沉。他刚才还说贾环徒有其表,名不副实。这实在是…打脸。

    但他的心情无人关注。

    中年男子抚掌大笑,有点放浪形骸,说道:“快哉。久闻贾青松之名,诗才可比初唐骆、王。今日得见真是一大快事。来人,添座,请贾青松入席。”

    有仆人上来添上案几、榻席;侍女摆上精美的瓷器餐具。筷、盘、碟、碗、杯、盅等。

    这助攻来的好啊。但贾环有点摸不着头脑。心思电转,向主人行了一礼,拒绝道:“在座的都是我的师长,贾环不敢入座。望请先生见谅!”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赞道:“果然是尊师重道,品行端正。”说着,转头向左侧而坐的赵县令道:“赵大令,此子大才,可为今科县试案首。”

    大令依旧是县令的别称。赵县令严肃的脸上浮起苦笑。还未说话时,双鹤书院的杨山长身后的白脸少年昂首而出,扬声道:“龙江先生,童生章魄不才,愿与贾环比试。”

    说着,看向贾环,“贾朋友,世人皆传你有诗才,但以我看来,你只是徒有虚名。欲问江梅瘦几分这样的佳句,岂是你这个年纪能写得出来的?今天,我要揭穿你欺世盗名的真面目。可敢当场与我比试诗词?”

    白脸少年士子章魄微微扬起下巴,看着贾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