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十七章 院首的待遇
    文会结束。时间正好正午12点许。曲水亭中的众人纷纷散去。

    叶讲郎跟着山长张安博到他的外书房中。书房幽雅、清冷。一名老仆进来点了炭盆,倒上热茶。

    山长张安博是一名和蔼的老者,穿着暗青色的鹤氅,坐到榻椅中,笑道:“今日文会,着实精彩。贾环一篇佳文,两首好诗,当可浮一大白!”

    叶讲郎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文士装扮,言笑温和,说道:“若非山长坚持书院文会不讲八股,只讲义理,也难以有今日文会之盛况!”

    山长张安博得意的哈哈大笑,捻须道:“讲时文能有什么意思?书院月月考校制艺,第一名都是公孙亮那臭小子。文台,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叶讲郎便一笑,说道:“山长,贾环还未考入内舍,我想恳求山长特许他参加今年宛平县县试。”

    山长张安博惊讶的道:“文台何必急于让弟子下场。以此子之天资,再磨砺几年八股技艺,小三元可期。也是一时佳话啊!”

    童生连取当年的县试、府试、院试第一,称之“小三元”。连中乡试解元、会试会元、殿试状元,谓之连中三元。

    明朝两百多年,仅有成化年间首辅商辂商阁老有此殊荣。这是文人科举的最高成就。皇周开国至今还没有连中三元者。

    叶讲郎摇摇头,轻轻的叹口气,“林子修(林举人)给我详谈过。他出身于荣国府庶子,处境不佳,被嫡母约束在府内失去自由。故而发愤读书。他只求科场勇猛精进。”

    山长张安博通明世事,一听就懂,叹口气道:“难怪小小年纪能写出大雪压青松之语?”诗才可以天授,自古不乏神童。但艰难困苦更能磨砺人!

    山长张安博又沉吟了一会,道:“我许了。”他不喜欢学生为功名而读书。但也不是墨守成规的腐儒。事有特例,情有可原。

    叶讲郎起身道谢。

    山长张安博笑道:“科场如战场: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书院定下内舍弟子方可下场的规矩。有特例,也不必拘泥于此。”

    这时,老仆来请示在哪里摆饭。山长张安博笑道:“文台酒量颇佳,今日陪我小酌几杯。”

    叶讲郎心情极佳的笑一笑,说道:“长者赐,不敢辞。”

    …

    …

    回寝舍的路上,贾环和公孙亮、罗向阳、乔如松、庞泽相互认识。面如冠玉,英俊潇洒的公孙亮带着众人在内舍的食堂中一起用餐。

    陈嘉运和贾环关系不佳,见不得他出风头,找了个借口冷着马脸离开。并没有同去。卫阳则是心高气傲,不合群,回了寝舍。他出身于官宦之家,对是否得罪公孙亮这个童生并不在意。

    书院食堂并非如现代学校的食堂,而是一处小院落。正厅中摆放着圆桌、板凳。十人共一桌,坐齐之后,厨师、厨娘就会端上大碗装的五菜一汤。馒头管够吃。

    只有内舍弟子才有资格来用餐。外舍弟子都是由斋夫将饭食挑到讲堂处,各自取食盒吃饭。

    贾环、公孙亮等五人到食堂时,正好有两桌内舍的弟子凑在一起吃饭,纷纷笑着打招呼。贾环成为院首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众人纷纷起身见礼,认识。

    “见过贾院首。”

    贾环拱手道:“贾环见过诸位同学!”

    公孙亮一一为贾环介绍。其中言谈举止较为出众的有三人:尚未过县试的大兴县柳逸尘、永清张四水、童生通州姚纬。

    罗向阳、乔如松、庞泽都是内舍弟子,和众人都是熟识的。热闹一番后,贾环五人在偏左临走廊的圆桌坐下。他们几个参与书院文会,食堂留有饭菜。

    厨师端上来,五菜一汤:一碗青绿的时蔬、一碗咸菜萝卜干、一碗辣椒炒鸡蛋、一盘烧鱼、一碗豆腐。汤是四喜丸子汤。主食是大盘的白面菜肉包子。

    贾环在书院里吃了快两个月的盒饭,早就吃得“吐血”,见到这并不算丰盛的大餐,顿时食欲大开。

    贾环看向公孙亮。意思是询问他是否可以开吃了。众人之中,很自然的以公孙亮为首。公孙亮是那种在人堆里都异常出彩的人:气度、性格都是极好的。

    公孙亮一袭白衫,温润如玉,笑道:“贾师弟不必看我。书院弟子以院首为尊。当然,我建议贾师弟再等一等。”

    罗向阳、乔如松、庞泽都笑起来。

    贾环心里奇怪。这时,厨师端了一盘东坡肉过来,笑呵呵的问道:“今年院首是谁?”因为是圆桌,没有八仙桌的席位之分。厨师无法区分。

    公孙亮笑指着个子矮小,一脸青雉的贾环,“胖叔,这位便是我书院今年的院首贾环。雅号,贾青松。”

    胖叔便笑着点头,将色泽红亮,味醇汁浓的东坡肉放在贾环面前,“这是你的。”一共六块。酥烂而形不碎。看着就让人馋涎欲滴。

    看着油亮的红烧肉,贾环费劲的咽了口口水。他算是明白为什么公孙亮让他等等。原来院首还有这样的美食福利。有红烧肉吃,当然要先吃红烧肉。

    闻道书院只放月假两天。平时,学生不许外出。可怜他有银子没处花。这几天肚子里早就油水空空。一盘红烧肉,现在等同的是,刚出沙漠的人,看到一瓶矿泉水。

    “诸位请。”

    “贾院首请。”

    大家都是哈哈一笑,拿起筷子,开始享受“美食”。

    …

    …

    二十八日的一月文会后,辛亥年院首贾环的名字传遍闻道书院。

    贾环走在去外舍甲字讲堂的路上,走在去书院树林间晨读的鹅卵石小路上,走在晚上回寝舍的回廊中,时常会遇到同学和他打招呼。

    实在是他太好认:一脸青雉,身材瘦小的小童既是。

    “贾院首好。”

    “这位同学好。”诸如此类的见礼,然后相互介绍,闲谈几句,说些仰慕、赞叹的话。大约类似于动物园看猴子般的新奇。或者聊几句诗词,请他帮忙点评几句扬名;或者有人略带着刁难的请教学问。贾环得体的一一处理着。

    日子便这么飞快的流逝。一月三十日,书院月考。外舍甲字班神童卫阳等三人考入内舍。贾环的排名由十二天前的二十九位,上升到了二十五名。

    外号“公孙龙”的公孙亮依旧牢牢的霸占着书院的第一名。这已经是他连续十几次考试考第一。非常恐怖的学霸。前些天的“一月文会”要是考时文,院首非公孙亮莫属。书院所有弟子都会甘拜下风。

    贾环依旧在叶讲郎的指导下,进行着考前题海训练。叶讲郎已经告诉他,得到山长的特许,允许他参加二月二十六日的宛平县县试。考试报名的保结,叶讲郎会在近期帮他处理好。

    二月七日,早春时节,杨柳吐牙。中午温暖的阳光落在青云院甲字讲堂的屋檐上。春寒料峭。

    斋夫挑着装满食盒的担子,停在回廊中。下了课的学子纷纷来取饭食。

    贾环得到院首的荣誉实际上是可以去食堂吃饭,但他嫌去食堂太麻烦。宁可在回廊里快点吃完回去看书。他喜欢美食,但并非吃不得苦的人。

    “贾同学,且慢!”贾环正要从斋夫的手中领一份“盒饭”时,给等在一旁的霸州易俊杰给叫住。

    易俊杰个子高,身材魁梧,下巴的胡茬又长长了些,越发有些络腮胡子的趋势。相貌很有特点。

    易俊杰笑呵呵的将贾环叫到回廊外,避开斋夫。几名同学笑着过来打招呼。易俊杰解释道:“贾同学,今天我几个同学凑份子给你庆贺拿下院首的头衔。”

    贾环婉拒道:“怎么好教诸位同学破费?改日吧。”

    内舍生,书院每月会发1钱银子作为用度。大约值150文铜钱。在东庄小镇中很有购买力。小镇中的白面大馒头,松软可口抵饿,一个只卖2文钱。

    但是,外舍生的日子就很清贫。没有月银可领。每月还要消费纸张、笔墨、油灯、蜡烛、木炭等。主要靠家里供养。贾环知道求学之苦,怎么好意思叫他们请客。

    一名同学劝道:“望贾同学不要推辞。我们经常借你的烛光读书。原也该谢你。”

    贾环就笑,“书院每个月就放两天月假的时候才能出去。今天才初七,你们就算要请我也没地方啊。”

    几名同学都是呵呵笑起来。

    易俊杰神秘的一笑,说道:“放心,保管有酒有肉。随我来。”

    贾环带着心中的迷惑,跟着几人说笑着出了青云院,往书院后门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