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六十九章 尾声
    大雪飘飞。天地间茫茫一色。壮丽、雄伟的贾府园林被落雪染白,幽静无人。

    贾环在暖阁里取了棉衣、斗篷,漫步进入风雪中。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心情舒畅!

    他终于恢复自由,即将离开这片窄小的天地。

    贾环踩着脚下的积雪,轻快的往自己的住处赶去。他取了行李,在外书房给贾政说一声,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

    …

    贾环离开后,贾母的酒宴也无法进行下去。散了场。赵姨娘顾不上给王夫人说一声,急匆匆的赶往贾环的住处。

    赶到时,贾环正里屋中在和晴雯、如意道别。他的行李早让如意收拾好。

    屋子里没烧炭盆,雪天有些清冷。大小两个丫鬟站在贾环面前,一个俏丽,一个清秀,都红肿着眼睛。

    小姑娘如意更是哭的像泪人。她舍不得让三爷走。说不定这一去就是五六年。早年珠大爷14岁进学,已经被阖府称赞。三爷才八-九岁呢。

    “要对我的考试能力有点信心。最多两三年我就会回来。”贾环温和的笑了笑,拍拍哭成小泪人的如意的肩膀。又叮嘱晴雯,“晴雯,我不在,你少和人吵架,少骂小丫鬟。”

    晴雯拿贾环当朋友,分别之时,心里也有些伤感。三爷这一去,或许是几年不见,或许这辈子的主仆缘分也就尽了。乖巧的点点头。

    贾环又笑:“真要忍不住了,骂了也就骂了。给撵出府的话,不要去找你哥嫂,去闻道书院找我。”

    晴雯禁不住破涕而笑,娇嗔道:“三爷,你老取笑我!我聪明着呢,不会给撵出去。”

    贾环笑着摇头。晴雯聪明是聪明,但是最后还不是给撵出大观园?不过,大观园还要好几年才建。他预估两三年就会回来。真是不想再回来,一走了之啊!

    正说着话,见赵姨娘挑着帘子快步进来,一把抱着贾环哭道:“环哥儿,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跪在雪地里干什么?你要是出事,我可怎么活啊?呜呜…”

    赵姨娘哭得情真意切。贾环却是有点尴尬。他是八-九岁的身体,三十多岁的心。给赵姨娘这么抱着,实在有点不适应。

    赵姨娘想起儿子要出府读书,出去受苦,几年见不到,絮絮叨叨的哭了一回。真情流露。又要问贾环今天怎么弄的,竟然逼得太太退步,允许他出府读书。

    贾环哪有时间给赵姨娘解释这个。安慰了她几句。让赵姨娘坐在椅子上,跪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娘,你保重!”

    改善伙食的事情,他都给晴雯交代好了。银子不能过赵姨娘的手。不然她都要拿去给马道婆搞封建迷信。剩下的,也没什么好说的。叫赵姨娘不要在贾府里闹事,这不现实。她就是这个性格。

    但贾环并不担心她。赵姨娘只存在过的好与不好的问题,不存在生死的问题。她生命力顽强着。

    贾环磕了头,也不要赵姨娘、晴雯、如意送。自己背了包裹和行李,顶着风雪出门。赵姨娘、晴雯、如意并几个小丫鬟在屋檐下相送。

    晴雯一直倔强着不肯哭,但看着那瘦小的身影最终消失在雪中不见,美丽的眼睛中禁不住溢出两行清泪。

    …

    …

    贾环从东跨院的角门出了二门,到贾政的外书房,让贾政的长随去回一声。

    “老太太、太太同意儿子出府读书,儿子特来回明父亲。”

    贾政正在和请客们喝酒聚会,打发人出来说一声,“我知道了。好好读书。”

    贾环就从侧门出荣国府。他并没有给贾政说现在就要出府读书,实在是懒得和贾政扯淡。他此时的心情是期盼、激荡。他希望尽快离开贾府。

    大雪之中,荣国府外的南街显得很空荡荡。长随钱槐已经等候在侧门,敬佩的道:“三爷,马车已经雇好了。”三爷今天上午就吩咐他去雇马车,果然下午这个点就顺利的出来了。

    当真是牛-逼。

    钱槐帮贾环把行李往马车里搬。他送三爷到书院就会回府里。闻道书院那里不允许学生带随从。

    贾琮也在,给贾环行礼,“环哥,祝你一路顺风。”

    贾环笑了笑,拍拍贾琮的肩膀,“琮哥儿,在家里好好顽!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贾琮就笑起来。

    就在这时,二门外几名粗壮的奴仆押着一名四五十岁的男子出来,走在前面的是一名蓝衣的管事装扮男子。见贾环几人在门口,连忙过来,“小的张才给三爷请安。”

    贾环心里微微一动,这就是贾赦新收的管家张才。约四十多岁。看起来精明强干。“免了。那边什么事?”

    张才诌笑道:“正是周瑞。他不老实,明明贪了府里几千两银子他不承认,还要嚷嚷。大老爷叫我带他去他家里好好查查证据。”说着一挥手,让手下们讲周瑞带过来。

    周瑞看清楚是贾环,愤怒的叫道:“贾环,你阴劳资。劳资什么时候打过你。”

    贾环不屑的斜睨了周瑞一眼,并不理他。你算什么东西?我早说过你会后悔!

    张才厉喝道:“掌嘴。竟然敢骂主子!”

    “啪啪!”左右的仆人就是大耳光抽过去。打的周瑞呜呜的不敢再骂。再看贾环的眼神有点害怕。认识到:今时不同往日。

    贾环心里笑道:贾赦的职业素质很高啊。这才多大会,最多1个小时,就开始整周瑞要钱。对张才道:“好好做事。大老爷那里少不得你。去忙吧!”

    张才笑着带人离开。

    贾环笑笑,登上马车。对贾琮挥挥手。今天倒是巧了,没想到出门碰到周瑞被拿下,倒是当面出了一口恶气。其实,在贾母的花厅里,这个小人物就已经是过去了。当然,当面见他被打也是蛮爽的!

    贾琮目送马车消失在荣国府南街的路口。7岁的小孩子,心里忽而有些难受:环哥走了!

    …

    …

    贾环离开贾府去京城西郊问道书院读书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传遍荣国府、宁国府。为众人所议论。那一场精彩的“大戏”,令人神往。

    但随着贾环的离开,他所引起的风波逐渐的平息下来。除了偶尔邢夫人和王夫人见面不自在之外,只剩下贾府大老爷贾赦还在兴致勃勃的查账,要管事们交“保证金”。

    大雪融化开,冬至过后,一天天的变冷,十一月剩下的日子转瞬即逝。

    十二月初,腊八时节。下午时分,贾珍酒气熏熏的从府外回来,尤氏并几个姨娘连忙接着他,服侍着他到卧室里休息。

    贾珍躺在床-上,尤氏拿热毛巾给他敷脸,好奇的问道:“老爷,不是说去和王公公吃酒吗?怎么醉成这样?”

    贾珍笑道:“事情办成了,多喝了几杯。哈哈。汝阳侯以为我奈何不了他,不肯将林家在棋盘街的那几间绸缎铺子让给我。

    嘿,他跟着李学士亲近,我走王公公的路子。李学士最近不得帝心,和章学士斗败了一场。汝阳侯怎么争得过我?”

    尤氏对外面的事情一头雾水,对四时坊里隔壁家的汝阳侯却是知道,也是袭的爵,先祖当年和二代荣国公一起封的爵。如今家道兴盛。

    尤氏笑着道:“老爷赢了就好。前些时候听西府里说环哥儿出府读书了。等几年,我贾家出几个读书人,就不比汝阳侯家差。”

    有姬妾给贾珍按摩,贾珍舒服的呻-吟几声,酒意上头,训道:“妇人之见。读书人做到大学士,不得几十年的功夫。正经的,我贾家要上进,还是指着大姑娘(贾元春)。”

    尤氏在贾珍面前一贯是伏低做小,并没有正妻的体面,给贾珍训了一句,也只能是笑一笑。

    贾珍忽而道:“秦氏呢,有几天没见她了。今儿腊八,她不来给我请安?”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但尤氏等人无人敢说贾珍。

    …

    …

    十二月二十日,雍治八年已经走到了尾声,各地的学堂都要开始放年学了。

    《燕京岁时记》中《封印》、《放年学》各节云:“每至十二月,于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四日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期,照例封印,颁示天下,一体遵行。”

    贾府贾母上房处,薛宝钗、史湘云、林黛玉、贾宝玉、迎春、探春、惜春几人齐聚在贾探春房里说笑。

    史湘云爽朗的道:“我好容易来一回,环哥儿竟然出府读书了。可见…”

    贾宝玉连忙道:“云妹妹,你若要是说仕途经济,还请你不要说了罢。我听得难受。”

    史湘云尴尬的笑一笑。薛宝钗打圆场,转移话题问探春,“三妹妹,环哥儿今年过年都不回来?”

    探春有些伤感的道:“我前日让钱槐给他送了信。他回了信。春节、祭祖,一概不回。只求二月县试先过。届时会有书信给珍大哥(族长)、老太太、老爷、太太。”

    也不知道三弟弟在书院里怎么样了。他回信竟是一字不提。

    薛宝钗轻轻的点头,娴雅端庄。看不出她在想什么:是关心她赞赏的环兄弟,还是将他从心头滤过?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