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十五章 兴师问罪
    入冬的小雨缠绵不休,带着阵阵寒冷的冬意。

    由南而北,从金陵坐船,由京杭大运河至通州的贾琏等人感觉尤甚。南方冬天的冷是入骨绵绵的湿冷,北方冬天的冷是凛冽如刀的干冷。

    众人在通州住了一晚,十几辆马车从通州起行,直抵崇文门外大街贾府的仓库。这一带是京城的物资集散地,源源不断的南北货物在这里汇集分发。

    安排妥当后,贾琏带着管事周瑞、心腹旺儿、昭儿、兴儿由天下第一税关之称的崇文门入内城。

    京城在大格局上分为宫城、内城、外城,建筑物大约以同心圆的格局营建。再以中轴线被分成了两个县,西半部是宛平县,东半部属于大兴县。

    贾府所在的四时坊位于内城,西半部,属于宛平县。贾琏一行抵达贾府角门时,恰好是下午申时。

    琏二爷回府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贾府。

    众人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琏二奶奶给贾三爷设局“欺负”,差点权柄尽失。而琏二爷和二奶奶夫妻一体,岂能会没有表示?

    十月八日傍晚,贾琏派美妾平儿到贾环住处下帖子,约定十月十二日中午在醉仙楼见面喝酒。

    …

    …

    十月十二日正好是书房的休息日。贾环提前给王夫人禀告了一声,征得了同意,换了衣衫,带着赵国基、钱槐,步行前往崇文门大街上的醉仙楼。

    京师数百万人口,崇文门大街更是京城是有数的繁华之地。三人从四时坊出来,往崇文门大街而去。一路上市面繁华,人流如织。

    赵国基担忧的道:“环哥儿,琏二爷怕是要找你的麻烦。我的事就不要说了。”

    来旺奉了二奶奶的命令,将他从蜂窝煤手工作坊开除。他现在重新跟在贾环身边当长随。贾环给他说过,等琏二爷回来,就再说说这件事。

    钱槐不以为然的道:“大伯,琏二爷还不如琏二奶奶呢。以三爷的本事你怕什么?保管让你继续回去当作坊的管事。”

    这马屁拍的!

    贾环笑了笑。他既然敢赴宴,当然还是有几分把握应对。

    步行至位于崇文门大街的醉仙楼。中午时分,三层楼高的酒楼,车水马龙。门口进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群。在知客的招呼下,进了酒楼,一股清幽之气扑面而来。假山、园林与丝竹之声浑然一体。

    醉仙楼是京城里知名的酒楼,文化氛围很浓厚。在酒宴时,提供歌舞、琴箫表演。还会不定时的有翰林、名士在此举办文会。

    贾琏在二楼订了包厢,心腹小厮昭儿守在楼下,带着贾环三人到二楼“酒”字包厢处。

    醉仙楼二楼的包厢是用杜甫《饮中八仙歌》中写李白的四句诗中的字来命名。诗曰:“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贾环推开门走进去。

    赵国基的心陡然提起来。钱槐一个半大小子懂什么?爷们的地位和奶奶的地位不同,要更高。

    …

    …

    贾府西路,距离凤姐院不远的抱厦厅内,王熙凤正准备离开议事厅回家吃午饭并午休。平儿、丰儿两人在收拾着案几上的牙牌、茶杯等物品。

    王熙凤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嘴角忽而掠过一丝笑意,说道:“该到了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平儿却是听得懂了。心里幽幽的叹口气。还真给贾环说中。还要斗。只是奶奶到底是很忌惮贾环,这次是让二爷出面。

    二爷要教训贾环,手段就很多了。甚至于将环哥儿打一顿,都是可以的。府里本来就是讲究:兄长教训弟弟的规矩。看贾琮就怕二爷怕得厉害。

    平儿收拾心情,答道:“应该开始了。”

    “回吧!”王熙凤的丹凤眼中就闪过一丝得意。她可是和丈夫都说好的。

    …

    …

    贾环推开门。

    包厢布置的优雅,一名清倌正在屏风下弹琴。正中的酒桌上,贾琏正在独自饮茶。他一身白蓝相间的锦袍,唇红齿白,很英俊的公子哥儿。

    贾琏见贾环进来,脸色淡然,道:“环哥儿来了,坐吧。”说着,吩咐酒楼上酒菜。

    他刚从外面回家就听凤姐儿恼怒的说她被人欺负了,断了一年一千多两银子的财路,要他帮忙出口气。

    一听才知道是贾环。凤姐儿说说不过他,小手段又弄不过他。更兼得他和大太太(邢夫人)有默契,设了一个局,又将凤姐儿当众骂哭,差点权柄尽失。

    当真是好本事啊!真当他琏二爷是摆设吗?原本凤姐儿被贾环气得吐血,他就要找贾环说道说道。只是他事情忙,要去金陵采办,前几日才回府。

    贾琏的脸色将包厢内的气氛渲染的有些压抑。

    贾环点点头,安静的坐到圆桌边。

    跑堂将精美的菜肴一一送过来:四盘佳肴,一壶美酒。片刻见,包厢中香气四溢。

    贾琏自己斟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冷笑道:“环哥儿,你倒是好本事啊。六月份把你二嫂子气得吐血,接着又挑唆大太太将她当众骂哭。你当我是摆设?”

    说着,贾琏从怀里拿出一张100两的银票,压在桌面上,冷冷的道:“这是你在蜂窝煤作坊里两成干股的折价。咱们兄弟的情分就到此为止。我听说,你还打算针对你二嫂子。现在你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巨大压力扑面而来。

    贾环知道,如果贾琏要教训他,手段比王熙凤要多得多。王熙凤不过是贾府内管家的。除了吃住用度,能拿捏他的地方实在不多。而贾琏则不同,他手中握有贾府的人脉资源,要打压他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给贾琏盯着,他在贾府外赚银子,基本不可能。

    但他今天并非没有准备。

    贾环沉默了几秒,问道:“琏二哥知道二嫂子给我吃馊掉的饭菜吗?”

    贾琏本来正冷厉的盯着贾环,听到这话,禁不住愣了下。凤姐儿没给他说这事。

    贾环停顿了一会,再反问道:“六月份的事,二嫂子要给我扣一个写才子佳人话本的名声,琏二哥知道吗?”

    贾琏微微沉吟起来。

    贾环继续道:“八月份、九月份,二嫂子扣下了我和我娘屋里的月钱不发,琏二哥知道吗?”

    贾琏盛气凌人的气势开始弱下来。以他的性子,干不出扣人月钱这种龌蹉事。凤姐儿确实做的过份了。

    贾环长身而起,向贾琏拱手行礼,朗声道:“我尊重琏二哥维护二嫂子的心意。一个男人若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实在太窝囊。所以,这100两银票我收下,蜂窝煤作坊的合作就此中止。

    琏二哥是个讲究人。换一般人,这100两银子我拿不到。琏二哥讲究,我也不能不讲究。这是关于蜂窝煤作坊‘日进斗金’的方案。请琏二哥收下。”

    贾环说到“日进斗金”四个字,贾琏心里就一动。他怎么都不会和银子过不去。

    贾琏心里这样想,从一开始就刻意营造的压力、气氛顿时消失在无形间。

    贾环从袖袋里拿出用几张竹纸写成装订好的方案书,递给贾琏。这是他收到贾琏的帖子之后写就的计划书。作为一名曾经的大型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写一份可行的市场计划书轻而易举,手到擒来。

    贾琏接过后并没有立即翻阅,而是看着贾环。他还等着贾环的最终答复,再做决定。

    贾环重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缓慢而坚定的道:“我现在在府里的状况还不错。二嫂子不要再来惹我。我们相安无事。二嫂子如果还想将我践踏在地上踩两脚,我必然会还击。”

    “哼!环哥儿,你是个带把的!”贾琏嘲讽道。他对贾环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希望贾环去向凤姐儿道歉。但听了贾环三个问题,强迫贾环去道歉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贾环笑了下,没说话,拿起酒杯喝酒。态度就这样。你琏二哥看着办!

    贾环并不认为他对付王熙凤有错。诚然,贾琏给他的压力很大。但他不屑于在贾琏面前“求饶”,说几句:保证不再去惹王熙凤的话。

    虽然,他确实没有再去对付王熙凤的计划。

    一个人做事需要灵活变通,但有些原则要坚持。受点压力膝盖就发软,这样的人做不了大事!

    贾琏看了贾环一会,见他始终从容的在喝酒、吃菜,冷哼一声,翻阅起贾环给的“日进斗金”方案书。

    他心里还是不满贾环这个态度。对琏二爷没有应有的尊重,这是你一个8岁的小庶子应该有的态度吗?

    但随着阅读计划书的深入,渐渐的,贾琏的脸色开始发生变化,心理也在发生变化。贾环的计划书写的并不长。主要涉及蜂窝煤手工作坊的:市场、扩建、管理、销售、成本控制、采购等。

    蜂窝煤这样能够充分提高热能利用率的产品,天生就有着市场竞争优势。贾环描绘的宏图,是让贾琏将蜂窝煤从供应给贾府,扩大到供应给四王八公等勋贵的府上。这会带来多少利润?

    一盏茶的功夫,贾琏就翻到最后一页,看到贾环列出的简易的财务报表,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冬季三个月,预期利润8千两银子。这是一年的利润啊,以后年年有。

    贾琏抬头看向贾环,声音兴奋的微微有点地颤抖,“环哥儿,你确定?”

    贾环淡然的点头,“确定。”

    突然间,贾琏忽而觉得有点尴尬。这样“点石成金”的手段拿出来,贾环那2成的干股就值100两银子吗?

    他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但贾环这小不点公然“欺负”他的妻子,让他继续和贾环合作做生意,他可拉不下这个脸。

    纠结啊!

    贾琏心中翻腾着犹豫、困惑的情绪,都忘了他约贾环吃饭是来兴师问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