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十三章 拒绝和解
    “哟,环哥儿回来了,快过来坐。”赵姨娘坐在榻椅上,眉开眼笑的向贾环招手。几个丫鬟齐齐的起身,娇笑着给贾环拿书包、端茶、倒水。

    贾环将书包提给如意,坐在火盆边,喝着晴雯递来的“老君眉”热茶,见赵姨娘额头上有点红,笑道:“娘今天辛苦了。”

    赵姨娘笑道:“磕三个头,就能把来旺媳妇赶出去,我赚大了。那个贱妇也有今天。哈哈!”赵姨娘又忍不住大笑。

    贾环也笑起来。赵姨娘在贾府里压抑多年,难得有个释放的机会。

    小鹊眨眨眼睛,笑着问道:“三爷,那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了吗?”小吉祥和如意就眼巴巴的看着贾环。似乎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真理。她们三个丫鬟实在是过够了“苦日子”,在贾府里待遇差,受歧视,没地位。

    贾环笑着点头,“当然。”嘴里安抚着几个丫鬟的情绪,心里却是轻轻的叹口气。

    他是要“干掉”王熙凤的!这不是说在肉--体上消灭她,而是要剥夺她的管家权力,将她从他的敌人的名单里面划去。没有了管家权力的王熙凤哪有资格和他斗?

    但,邢夫人这个猪队友,令他功亏一篑。幸好他之前在贾琏那里下了伏笔。不然,他又得面临王熙凤无休无止的“纠缠”。

    他是一个讨厌宅斗的人。好在,通过赵姨娘帮忙,逆转,斩断了王熙凤一只臂膀。算是有所收获。对得起一场辛苦。

    但贾环并不认为这个“血淋淋”的教训能够让王熙凤长点脑子,不要再来惹他。在人际关系中,如果成为敌人,基本上以后就是敌人。除非是有利益上的合作。

    相逢一笑泯恩仇,这种逼格很高的事情,在现实中很难遇到。

    贾环的话音刚落,小鹊、小吉祥、如意三个小姑娘就欢呼起来。晴雯抿着嘴笑,她来贾环屋里晚,没什么感受,“我去提晚饭。”

    贾环吩咐道:“晴雯,要一点酒来,庆祝一下。”如意、小吉祥立即两个小姑娘馋眼的看着晴雯。要庆祝得多要些好吃的回来。

    晴雯笑盈盈的点头,明眸嫣然。她心里也为三爷感到高兴。很明显,二奶奶给这么折腾一遭,还敢来惹三爷吗?不怕三爷继续这么来一回?而来旺媳妇被撵出贾府,当真是大快人心。前些时候天天骂她呢。

    晴雯去提晚饭。赵姨娘喝着茶,好奇的问贾环,她心中还很有些地方想不明白。她好不容易当一回人生赢家,回味无穷,细节方面自然也要琢磨琢磨,日后也好在人前吹嘘。

    “环哥儿,你怎么就确定我今天求老太太能够惩罚那个贱货。”

    小鹊、小吉祥、如意都竖起耳朵。

    贾环之前劝赵姨娘跟着王夫人“混”进去,只是教她怎么做,并没有说原因。没有结果,自然是然并卵。现在戏演成了,说说也无妨。就笑道:“这是一种推测…”

    他在做商业预案时就习惯将所有的情况都罗列出来,然后每一种情况都准备几条处理办法。不一定是最有效的。可如果事情出了意外,能保证拿出应对措施来。

    他是理工生,程序员出身,擅长的就是罗列各种case,然后在case中写代码执行。确保函数能在各种入口值传递进来时正常执行,不会溢出、死循环。

    这就是准备工作。他能在职业生涯中爬到中层的管理职位,和这个习惯是分不开的。因为,他始终会在老板面前拿出办法来。不一定最好、最优,但能做事。

    贾环这次教赵姨娘,也是如此。

    其实,如果邢夫人识字,他就不会让晴雯去传口信,而是会给邢夫人一份完整的预案。文字记载的内容,传递的信息当然比口信更多。邢夫人也不至于在王熙凤“甩锅”之后不知道怎么做。

    贾环给赵姨娘准备的方案,就是针对王熙凤甩锅的预案。贾环并不能料到薛姨妈回去,也不能料到薛姨妈会开口帮王熙凤。他只是把他自己的事情:准备工作做到极致。

    凤姐为了保住名声,甩锅绝对是她的必选答案之一。排序在前三位中。

    那背锅的角色可能是平儿、丰儿、来旺媳妇等。来旺媳妇在厨房里骂晴雯,贾府里不知道多少人知道。她背锅的概率很高。

    如果是来旺媳妇背锅,赵姨娘就可以启动报仇计划。

    “来旺媳妇背锅之后,她在老太太,太太心中就属于需要被惩罚的对象。娘你再抖点猛料出来,再进一步消减她的印象分。领导对你印象不好。这问题就很大了。”

    “有个流传很广的段子。这么说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贾环充满着现代化气息的语言,赵姨娘和三个小姑娘听很新奇,又不大懂。但并不奇怪。贾环口中经常冒出这样的词语来。

    贾环给她们解释一番,这时晴雯也回来。将饭摆开:碗碟罗列,美酒佳肴,香气飘溢。众人纷纷动筷。

    抿了口鸡汤,贾环笑着继续道:“我是觉得,老太太肯定要给来旺媳妇重惩。她作为府里的大家长,放印子钱这种事,知道了,绝对不能容忍。至于怎么惩罚我就不知道。”

    “所以,我让娘在最后一句时,只喊请‘老太太’做主。刺激下太太,上个双保险。”

    王夫人这种看似宠辱不惊的人,内心越是骄傲。赵姨娘这种小角色,竟然不要她做主,这势必会刺激到她内心的骄傲。这种不满的宣泄口显然会是来旺媳妇。

    但就结果来看,贾母还是有几分为贾府的公心。这毕竟是她的地盘。而王夫人很冷静,她更看重她的个人利益。想也是,贾母死后,兄弟分家,到时候继承荣国府的可是贾赦、邢夫人。

    贾环分析的很细致,赵姨娘却是听的一脸的迷糊,喝着酒,叹气道:“我这样的人,怎么就生了你这样一个厉害的儿子!”

    最后一句话把贾环和几个丫鬟都给说的笑起来。这是自黑,还是自夸呢?

    正笑着,就见平儿从从门外进来,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绸缎褂子,容貌清俊,她年纪和鸳鸯等相仿。平儿的表情有一点复杂,笑的有些勉强,“姨奶奶和三爷在吃饭呢。”

    贾环对平儿还是很尊敬的,这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上回“才子佳人话本”事件还得亏她先透了口风。无奈大家如今的阵营不同。贾环站起身,微笑道:“平儿姑娘,可是二嫂子找我有事?”

    平儿点点头,看看正在吃饭的赵姨娘等人。

    晴雯、如意几个丫鬟就自觉的站起来。贾环笑着摆摆手,“你们吃你们的。我们出去说。”就和平儿走到了屋外的屋檐边。

    此时,月影横斜,一抹淡淡的月光落在台阶上。秋风吹过。

    平儿心里微微一叹,这也是个体贴下人的性情,晴雯她们几个好福气,说道:“三爷,我们奶奶让我来问你:你想要怎么样?”

    这话说的,简直是颠倒黑白!贾环哑然失笑,反问道:“其实,我倒蛮想问问二嫂子想怎么样?是我先惹她了吗?”

    平儿顿时哑口无言,心里有些惭愧。她到底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在对待贾环上,确实是凤姐理亏。只是她的立场还得要站在凤姐这边。

    贾环不为己甚,他读红楼时,很欣赏平儿,现在也很尊重她。笑了下,道:“你去回二嫂子: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怎么可能在现在与王熙凤“和谈”?

    很多人总是设想在最后胜利时让敌人跪在地上唱征服,好爽。其余的时候应该隐忍。但这多半实现不了。该表达自己的情绪,一定不要吝啬。

    平儿无奈的苦笑。念诗啊!她哪听得懂?这大概又是在赤-裸-裸的嘲笑奶奶不识字。

    她只得到一个大致模糊的“拒绝和解”的信息。但从贾环铿锵有力的声音中听得出他继续“追击”的决心,就劝道:“三爷,这何苦呢。都退一步,就此罢手吧。奶奶吃了今天这样的大亏,肯定不会再和三爷为难了。”

    贾环摇摇头,认真的道:“平儿姑娘,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团结求团结则团结亡。我愿意和二嫂子和平共处。但是这个前提,是我和她的实力在同一水平线上,达成均衡。仅仅是凭口说,我不信,你不信,二嫂子也不信。”

    平儿又给贾环说的无言以对。她感觉她面对根本不是什么8岁的小孩,而是一个洞察世情的成年人。

    平儿想了想,道:“三爷,那我去给我们奶奶回话了。我…我是真不希望你们继续闹僵。”

    贾环笑了笑,没说话,目送平儿远去。

    王熙凤不会再有机会和他继续斗下去的!她想太多了。

    …

    …

    贾环倒不是故意用主席的诗作答,用意嘲讽王熙凤不识字。他没那么无聊。

    他的想法是:我说了我的想法,听不听懂那是你的问题。至于,揣摩我的想法,那是你的事情。

    王熙凤听了平儿带回来的答案,是怎么想的无从得知。第二天听说是二奶奶昨晚摔碎了几个名贵的茶杯、花瓶。

    贾环对这样的传闻只是笑笑,照常上学。他在贾府里从银子买来的伙食待遇全面恢复。对赵姨娘的孝敬也恢复正常。

    他在贾府里艰难、窘迫的处境已经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