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十一章 江湖技术谁更高
    邢夫人起身微微向贾母行礼,这才对哭泣着的王熙凤说道:“凤姐儿,你如今也不要装样子!府里谁不知道你拿公中的月钱放印子钱,一年能有一千多两银子的生息。”

    一年一千多两银子的额外收入啊!这话又是让客厅中的众人微微动容。

    中国的事情,向来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这钱谁心里不眼红?老太太、太太这个级别的月钱一年也才240两。

    邢夫人接着“开炮”,“你说环哥儿造谣害你。我就问你一句话,环哥儿和赵姨娘这个月的月钱你放了没有?”

    众目注视。王熙凤只是哭,并不回答。

    平儿心里一磕碜。哪里放了?8月份的月钱都没给呢。这是一个口实。

    穿着淡雅衣衫的秀美少--妇李纨挨着王熙凤坐着的,她眼角的余光一瞥平儿的脸色,就明白了。心里摇头。再看看哭泣的王熙凤,知道她这是打定主意要“硬抗”。

    袭人和鸳鸯两个心里各自揣测,明白王熙凤的打算。二奶奶是管家媳妇,老太太、太太能为几两银子的小事落她的脸面?

    薛姨妈老神在在的坐着。她这个侄女是个人才。哭得真可怜!

    邢夫人这边到底不是“原版”,比贾环差多了。要是那个哥儿现在在这里,估计凤姐儿连躲的余地都没有。

    所有人都以为邢夫人只是从贾环那里借鉴了几句,后续乏力,再骂几句就要熄火,然后等着老太太出来收拾局面。

    但邢夫人一看王熙凤的表情就知道给贾环说中,立时信心十足的质问道:“凤姐儿,我问你话呢?你连环哥儿这个月的月钱都没放,还大言不惭的在这里反诬环哥儿怀恨在心?

    我说你‘颠倒黑白’还真是冤枉你了。你这是什么?表里不一,两面三刀;口蜜腹剑,蛇蝎心肠。你这个人品性不行!”

    图穷匕见!

    “嚯…”众人都是震惊的看着邢夫人。邢夫人今天吃药了啊!这么生猛,竟然攻击王熙凤的人品。

    一旦,王熙凤给打上一个蛇蝎心肠的标签,她的名声就臭了。绕了半步,原来杀手锏在这里。

    这种“先把对方的名声搞臭,再来论事情对错”的手法很高明。但邢夫人绝对是不会的。她有这份心思,怎么可能多年来在贾府里被王夫人压着?

    不少人心里在想一个人的名字:贾环!

    正在哭的王熙凤这时也不哭了。她要再不为自己辩驳,帽子就带上了。王熙凤红肿着漂亮的丹凤眼,呜咽的说道:“太太这么说,我也是没脸活了。我一个人管着府里大小事,每天处理两三百件。压环哥儿的月钱一次就够了,还能天天盯着他不成?”

    “你怎么犯不着?还有什么龌蹉事你做不出来?”赵姨娘就想要跳出来说话,她可不是怯场的人。但总算还记得贾环的叮嘱,到嘴的话又咽回去。

    这话说的!李纨心里是不信的。她可是知道王熙凤让厨房拿馊掉的饭菜给贾环。

    鸳鸯、袭人心里都叹口气,还以为是要“龙争虎斗”,没想到二奶奶已经被逼得服软,快要认输。贾环真是个厉害的。她们得说个“服”字。

    …

    …

    但就在这时,薛姨妈笑着打圆场,说道:“兴许是下面的人搞出的差错。看凤姐儿可怜的。快擦擦脸,坐下来。平儿,快去给你们奶奶端水进来。”

    这是要甩锅!

    众人顿时都明白。这话也就薛姨妈这个身份地位能说。邢夫人和王熙凤是婆媳关系。王夫人一般是不方便说话。而贾母现在在表面上要保持“裁判”的架势。鸳鸯倒是看的明白,但她一个大丫鬟那够资格和邢夫人辩论?

    薛姨妈其实也是看明白贾母和王夫人其实都不可想“严惩”王熙凤但又要给贾府上上下下一个交待的心思,这才开口说话。

    都是出来“混”的,谁没两把刷子?

    平儿出去端水。这锅肯定不是她背。薛姨妈早在话里点明了。平儿在贾府里上上下下的口碑相当好。

    王熙凤身边的来旺媳妇小眼睛转着,心里一阵发苦。这口大黑锅只能是她背。谁都知道她前段时间在厨房里刁难贾环屋里大丫鬟晴雯的事情。

    来旺媳妇走前两步到客厅中央,跪在地上给贾母磕头,“老太太,太太,我们奶奶早吩咐把月钱放下去了。是我财迷心窍,私吞了姨奶奶和环哥儿的月钱。我有错。请老太太、太太责罚。”

    这话是相当假的。来旺媳妇是王熙凤的陪房。她是从金陵王家跟着王熙凤过来的。是心腹中的心腹。即便事情是她做的,难道她会理解错王熙凤的意思?

    但此刻,贾府的掌权者们只是需要一个背锅的人选而已。贾母看向邢夫人。

    邢夫人却是有点傻眼。贾环派晴雯给她口述的预案中可没有如何应对王熙凤“甩锅”这一条。哼哼哧哧的想了半天,决定不理这一点,先把利益捞足,不能白辛苦一场,说:“

    老太太,不管是不是凤姐儿做的,她放印子钱的事情确凿无疑。老太太只要派人去凤姐儿房里去看看就能找到印子钱的借票。闹这么一遭,我看凤姐儿自此也不要在管府里的事了。”

    贾母脸色阴沉着,差点气得想要大骂:贾府背个放印子钱为富不仁的名声,你能有什么好处?

    邢夫人这话是相当失水准的。众人都是不以为然。这怕才是她的真实水平吧?王熙凤的家能随便抄?这简直是笑话。

    王夫人手握着檀珠,淡淡的道:“凤姐儿管家管的井井有条。大太太的意思是谁来管?”

    邢夫人道:“我的意思是让王善保家的来管。”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的陪房。

    站在迎春身后的司琪就见她姥姥王善保家的笑的老脸开花。心里鄙夷。做梦呢!

    贾宝玉和几个姑娘们都是在小心翼翼的喝茶,尽量不在这种场合发出声音,以免引起注意。但她们谁都知道,今天这次争论的背后有贾环的影子。

    他已经超越了少爷、姑娘们这个等级。

    王夫人很直白的拒绝道:“她不行!”

    话音一落,王善保家的脸上笑容就僵住,青一块,紫一块。尴尬至极。客厅里不少人心里笑道:活该。就你这样的,还想管事?

    邢夫人就想要说话,突然间发现她似乎说话没有什么力量了。

    如果贾环此时在这里,肯定要感叹邢夫人真是个“猪队友”。他给邢夫人传的话根本不是这样的。

    他要剥夺王熙凤在贾府里的管事权。但推荐的是贾琏和王熙凤认的“干女儿”,现任荣国府的实权内管家:林之孝家的。这两人的组合才是贾府各方可能认可的人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贾琏和王熙凤是一家人。但,贾琏和王熙凤又分别是两个人。他们对王夫人的忠心程度是不同的。

    然而,邢夫人自作主张,很贪婪的想要将她的陪房王善保家的推上去。这个人选,连司琪一个丫鬟都知道不可能通过。

    邢夫人意识到不对,立即改口,说道:“那让琏哥儿来管,让林之孝家的协助。”

    但此时形势已经变化,王夫人已经不需要让步,强硬的道:“琏哥儿一个爷们,怎么管后宅的事情?”说着,不理邢夫人,对贾母道:“老太太,印子钱的事情子虚乌有。但要让凤姐儿避嫌。府里的谣言自然没了。以后放月钱的事情让林之孝家的来管。其余照旧。”

    贾母点头,言简意赅,带着不可置疑的意志,“好。”

    这回轮到邢夫人目瞪口呆。王夫人三下五除二就将她的意见拒绝,然后将事情定下来,她一根毛的好处都没捞到。这剧本不对啊!

    邢夫人很难搞明白:有些话,要在占据优势的时候第一时间说出来。第二次提条件,就没有丝毫的用处。

    客厅里的众人都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点“虎头蛇尾”。二奶奶的权柄根本没有多大的损失。林之孝家的是她认的干女儿,说句话,能不听?当然,每年一千两银子的利息钱肯定是损失了。

    …

    …

    大事说完,剩下的就是处理正跪着的来旺媳妇。都知道她在给王熙凤背锅,但处罚免不了。客厅里的气氛慢慢的松下来,一个巨大的风暴就这样缓缓的消散。

    重新洗过脸的王熙凤坐在椅子上,凤眼红唇,自有一个娇艳少-妇哭后的妩媚,梨花带雨一般。心里暗暗的松口气。

    觉得“虎头蛇尾”的人,那都是旁观者的想法。她现在的感受是劫后余生。她很清楚背后给邢夫人出主意的是贾环。今天要是贾环在场,她估计就得乖乖回家做个“贤妻良母”。但邢夫人到底是不行,太贪心了些。

    平儿也暗自松口气,她手心里捏了一把汗。放印子钱的借票连夜就转移出府。但大太太要是盯着奶奶的名声不放,问题还是很大。特别是她们在对待环哥儿的事情上非常理亏!

    当近乎所有人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要结束时,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蓦的从客厅旁蹿到中间来,动作敏捷,跪下来,高声道:“求老太太、太太给我做主。来旺媳妇说府里库房中有宫里贡品的胭脂,诈骗了我20两银子不还。求老太太、太太给我做主。”

    众人定眼看去,竟然是赵姨娘。

    赵姨娘结结实实的给贾母磕了三个头,“嘭嘭嘭”,哭泣道:“求老太太给我做主啊!”

    她到底是演技不行,没有王熙凤那样说哭就哭的本事。没有眼泪,有点像“干嚎”。

    挺滑稽的!

    几个有体面的婆子都轻笑出声。赵姨娘在贾府里可没什么地位。

    但刚刚感觉“劫后余生”的王熙凤脸色却猛然的一变。要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