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六章 小结和感怀
    刚来到贾府时,在冬日里,贾环安静的当一只小蚂蚁,谨慎细致的观察这个社会、世道。

    现在呢?

    炎炎夏日之时,贾环在贾府里已经有立足之地。脚踏实地。如同青松般挺立。

    诚然,要看到他得罪了贾府的当权者贾母、贾政、王夫人、王熙凤。但这对于想要离开贾府的贾环来说,并非世界末日。

    贾母厌恶贾环,将他“流放”。而贾环根本就没想着从贾母这里得到什么。

    离开的路费银子,他自己会去挣,不需要贾母赏赐。

    贾府体系带来的权势支持、庇护,他就是不想跟这群猪队友混在一起日后被砍头炒家流放才要离开。他不需要。

    贾府内体制带来的压力,将贾环逼的类似于冷宫的境地。但贾环只想主席的一句名言来回答: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贾母对贾府的控制,还做不到水泼不进吧?

    贾环唯一对贾母有所求的就是:晴雯、如意的卖身契。但贾府败亡之后,难道还有人能拿着卖身契找他要人不成?给,最好;不给,他也能应对。

    …

    …

    至于政老爹,贾环还真不怎么将他放在眼里。政老爹说的好听点,叫做“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说的不好听点,他就个糊涂蛋。连他的长随李十儿都可以将他玩得团团转。

    王夫人,这是个狠角色。一出手就将贾环的各种计划腰斩。贾府宅斗战力排行至少能进前三。更为关键的是,她的兄长王子腾是四大家族中官位最高之人。四大家族在政坛上的旗帜人物。

    贾雨村复职担任金陵知府这样的美差,贾政就是走的王子腾的门路,否则贾政区区一个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怎么运作得了?

    别说贾府之前留下的人脉,官场铁律:人走茶凉。而且贾府里袭爵的是贾赦,纵然贾府有些许人脉也应该是由贾赦来继承。贾政那个性格,怎么看都不是能搞关系的人。

    王夫人出手狠辣,贾环他现在还在努力读书,试图考取秀才的功名打破王夫人的设局,减少王夫人对他的制约。

    王熙凤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对贾环的直接威胁也最大。但贾环其实并不怕她。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王熙凤不过是他的堂嫂而已,不是直系长辈。

    毫不客气的说,王熙凤的斗争水平最多是个乡镇干部级别。看看重生之官道里面描摹的县-级干部是什么水准?

    放开手脚斗争的话,贾环自信能战而胜之。

    …

    …

    贾环在贾府里的处境大抵如此:在平静中蕴藏着种种危机!

    危机,贾环自信能对付。平静,其实是意味着闲适。因而,能让贾环现在有时间感怀他所见到的红楼十二钗的形象以及和她们的关系。

    贾环现在在贾府的地位,当然不是之前小小的庶子。从史湘云赠送络子给他,其实就可以看出他的影响力已经从丫鬟界扩展到少爷、小姐的层级。

    他已经拥有和贾府少爷、姑娘们交流、来往的资本和资格。

    当然,因为贾母的憎恶,没有人会冒着这样的风险来和贾环见面,一起玩耍,但派丫鬟来传话却是没什么窒碍。

    再往上,就是将影响力扩展到贾府当权者的层面。

    晴雯去送了翠缕回来,见贾环在书桌前来回踱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便笑了笑,“三爷,史姑娘明天就要离开贾府,你去送她吗?要不要我帮你留意着时间。”

    贾环就笑,“我现在是个麻烦人,和史姑娘走近了对她不好。”其实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和探春都没有见过面,只是让亲信丫鬟们来回传话。

    晴雯微微一笑,说道:“三爷才不是麻烦人呢。”帮贾环重新到了碗凉下来的清茶,笑盈盈的离开。

    贾环笑着摇头。史湘云拿他当朋友。他自然乐意接受这份友谊。但史湘云其实并非是需要朋友为她操心的人。史湘云咏海棠诗中有一句: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

    “也宜墙角也宜盆”这一句可谓道尽她的性情,坚韧,顽强。

    再往深的,贾环最多提醒史湘云不要去嫁她那个短命的“才貌仙郎”,免得落下个“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枯湘江”的结局。其余的,贾环不会多管。朋友相处,有朋友相处的道理、原则。

    朋友之间,什么都要为对方着想的,同性的叫“兄弟”或者“姐妹”,异性的叫“恋人”。

    贾环觉得和史湘云做朋友就挺好。

    …

    …

    这边,翠缕回到史湘云的屋中。屋里莺莺燕燕,笑语连连。宝、钗、黛、史、迎、探、惜几人在一起说笑。各自的大丫鬟如媚人、莺儿、紫鹃、司琪、侍书、入画在陪着。

    贾宝玉正和探春说着什么,高谈阔论。宝二哥能在“女儿界”混出名堂来,“哄女孩子”的水平自然是不用质疑的。将袭人撵出房去后,宝玉重新和姐妹们玩到了一块。

    翠缕说了贾环的回话。她当然不是以送络子的名义去贾环的屋里。

    史湘云高兴的笑起来,“嗯。”总算在离开前,了了她一桩心事。

    宝玉就拿着茶杯喝茶,不发表意见。他说了,不拦着姐妹们和贾环交往。他也不再说贾环的坏话。但是他心里对贾环还是有看法的。

    薛宝钗穿着鹅黄色的衣衫,杏眼里的美眸盈盈一闪,娴雅的笑着道:“环兄弟怕是需要一点儿激将法才肯拿出佳作来。”

    诗言志。她很好奇,贾环将王熙凤“戏耍”了一回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林黛玉抿嘴轻笑,妩媚婉约,“环哥儿忒小气些。现在可没有人会拿他的话本去告密。”她和贾环关系很淡。倒是听紫鹃说过贾环解决问题的办法。难为他能想到这样的针对性办法。那个来旺媳妇真是很懒的。

    宝玉一脸尴尬的喝龙井茶。紫鹃她们几个丫鬟在一旁掩嘴偷笑。

    贾探春打圆场道:“三弟弟最近功课繁忙,我听珠大嫂说,兰哥儿说他每天都是去得早,回的晚。怕是没工夫写话本。太太也是让他不要再写。”

    迎春和惜春两个则是有点遗憾。贾环写的“婴宁”其实很好看的。“个儿郎,目光灼灼似贼!”这句话写的,当真是很有意趣。当然,她们俩是没机会用的。大家闺秀呢,那可能见外面的男子。

    众人说说笑笑,气氛融洽,因“才子佳人话本”事件产生的裂痕慢慢的弥合。和之前的区别是,她们接纳贾环加入她们这个圈子。

    虽然贾环本人暂时无法前来参与她们的聚会,但日后他总归是有办法的啊。

    时间渐渐的流逝。

    第二天上午,史湘云坐马车带着行李回了史府。金陵十二钗的“小聚”就此告一段落。

    再一次的聚会又是何时呢?

    …

    …

    八月一日,史湘云离开的日子。贾环依旧是一早就去了书房晨读。在屋子里读会影响晴雯和如意休息。

    贾环在解决了吃饭问题后,根本无意去和王熙凤“缠斗”下去。虽然鸳鸯指出,王熙凤还要和他斗。但他现在最迫切的目标是在一到两年内考取秀才功名,重新恢复他因被王夫人禁止出府而停下来的种种赚钱计划。

    比如:戏剧院。比如:话本。

    他的射雕英雄传的话本被贾政收走,最近因学习繁忙,他并没有时间去重写。

    贾琮打着哈欠来书房里时,约早晨8点许,书房里空荡荡的回响着贾环的声音。上午的课巳时(9点)开始。此时,贾环已经将中庸背了一遍。

    贾琮亲近的道:“三哥,你天天怎么能来的这么早?吃得消吗?”

    贾环将书本放下来,笑道:“只要多多锻炼,身体自然能支撑得住。”

    贾琮呵呵一笑,将手里的书包放在桌位上。他今天来这么早是有事情和贾环说,正好此时贾兰和林先生都不在。“三哥,我娘请你中午去屋里吃饭。”

    “大太太?”贾环问道。贾琮是庶子。贾赦的姨娘请他吃饭就有点诡异了。而邢夫人请他吃饭倒是还能说的过去,但同样的很诡异。

    贾琮点头,“嗯。”

    “什么事情?”

    “我娘没有说。”

    贾环“哦”了一声,微微沉吟着:邢夫人找他有什么事?当真是奇怪。

    …

    …

    贾府东路。

    朝阳跃起,将东路主人居住区的雅致花园染得五颜六色。清晨还有些林间幽幽的凉气。

    贾赦从他的小妾妙翠房里出来,到续弦邢夫人房中吃早餐,顺带商量中午的事情。

    邢夫人是贾赦的填房,并非贾琏、贾迎春、贾琮的生母。无儿无女,又年老色衰,只得一个夫人的头衔,在贾府中一贯弱势,说话没什么份量。

    邢夫人很尽心的将贾赦服侍好,坐到餐桌边,“老爷,我已经让琮哥儿去约了环老三。”

    “嗯。”贾赦捋着下颌的短须,轻轻的点头,“夫人,你今天中午好好的和环老三谈谈。”

    邢夫人恭顺的道:“是,老爷。”

    贾赦就笑了一声,看向府里的中路和西路,阴沉的神情上闪过一丝精光和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