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四章 得意洋洋
    探春、史湘云、宝钗、紫鹃、迎春、惜春、鸳鸯、袭人、翠缕等人都在关注贾环的如何破解王熙凤的难题。唯独,史湘云主仆出乎意料的给贾环送酒菜。

    薛宝钗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因为史湘云心中对贾环同情。

    当然,也有史湘云性情中的任侠慷慨之气。她的曲子之中就有:“幸生来,英豪阔大宽鸿量”的评价。书中第57回,她为邢岫烟打抱不平,黛玉笑她:“你又充什么荆轲聂政?”

    见史湘云惊讶的表情,薛宝钗笑着道:“云妹妹要是对环哥儿有歉意的话,不妨给他打几个络子。你只别说是给他的,做好了悄悄的让翠缕送给他就是。谅也不会传到老太太那里去。”

    史湘云想了想,点头道:“宝姐姐说的是。”又道:“宝姐姐你觉得环哥儿能不能解决问题?”

    在“才子佳人话本”事件中,她们几个姑娘和贾环都是在一方阵营上中。但就贾环一人受罚。所以,她们现在才格外的关注他的处境。

    薛宝钗对贾环有几分好奇、赞赏,但她并不会卷到贾府里的斗争中去。见史湘云问,俏丽的容颜上露出几分沉吟,轻声道:“我也在想。”

    其实,她心中对贾环能否扛得的住王熙凤的压力表示怀疑。但又有几分期盼。

    贾环在诗中写道:“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这种无畏、傲然的品格让她自然而然的产生期许。但她并不会出面帮贾环什么。

    史湘云就轻叹口气。宝姐姐都这么说,可见希望是不大的。她转而和薛宝钗说起贾环评价袭人忠心的事情。这件事在贾府里已经慢慢的传开。

    …

    …

    一场淅沥的小雨拉开了雍治8年7月份的序幕。

    贾母上房处林黛玉房中,檀香袅袅,雨声轻柔的浸润着窗外的乔木、花草。

    林黛玉一袭白底绣酒红花叶的衣衫,气质出众,正在屋里怡然安静的看着书。

    贾宝玉穿着对襟白褂从门外进来,笑着道:“妹妹在读什么书?”自来熟的坐到黛玉身边。

    林黛玉就白他一眼,说:“看主子撵丫鬟的书。”

    贾宝玉立即讨饶,“好妹妹,都说了不再说这个。我是想着让姐姐妹妹放心,我不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我发誓没有将妹妹的书稿拿给别人看。”

    林黛玉轻笑道:“我何曾给我的书稿给你看。都是环哥儿的书稿吧!可惜,夏日绵长,却再没他的话本可打发时间。”她记得那天环哥儿还写个话本,被珠大嫂抄出来,后来给舅舅没收。

    两人说着话,紫鹃端着茶水进来。

    紫鹃不喜欢宝玉对袭人的刻薄。但宝玉对姑娘、对她是一片真诚,这些天都是陪着小心,应着各种事儿。她也不好怠慢宝玉。

    紫鹃倒着茶。黛玉问紫鹃,“紫鹃,昨天你说的那个什么事来着,给宝玉说说。”

    宝玉一脸好奇的看着紫鹃。

    紫鹃笑道:“宝二爷怕是不大喜欢听。”

    黛玉抿着嘴轻笑,“就是不喜欢听才说给他听。喜欢的听,我才不让你说给他听。”

    宝玉一副暖男的样子笑的温暖,白牙齿微露,说道:“妹妹何等样人?哪里需要捡好听的话说给我听。”

    紫鹃早见怪不怪,说道:“环三爷前些日子派晴雯送五两银子给袭人,让她安心养伤,等日后有机会再回宝二爷房里。又说,当时是各为其主,不怪她,夸她忠心。现在府里的人都说三爷明是非,懂道理,宽宏大量。”

    贾宝玉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散去,冷哼一声,呲之以鼻的道:“袭人是我的丫鬟,我罚她有什么错?环老三一贯会这样装好人。”又道:“姐姐妹妹们要和他亲近,我是不拦着。我自此也不说他的不是。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

    他对贾环的印象非常差。

    黛玉就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白话文的意思是:朋友有过失,要尽心尽力劝告他,并引导他向善。朋友要是不接受劝告就算了,不要再自讨没趣。

    紫鹃欲言又止。她本来是想问问宝二爷知道环三爷现在艰难的处境吗?到底是谁的错?

    但前些天翠缕给她说了史姑娘送饭菜他给银子的事情。她意识到,三爷是个很傲气的人,他并不需要人同情。包括姑娘和宝玉。

    姑娘寄居在贾府里。真正能说的上话的,真心待她好的也就是宝玉。环三爷人虽好,但也不可能为姑娘做什么事。她何苦去恶宝二爷?

    只是,三爷真的能将事情处理好吗?他能让二奶奶改变主意?难。很难。非常难。

    …

    …

    入夜时分,王熙凤从贾母处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一天的繁忙,即便她精力正好,却也有些疲倦。

    凤姐回来后,凤姐院中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丫鬟开始忙碌起来,小雨在夜色中更添几缕忧愁。

    里屋中,王熙凤在圆桌边喝着茶,问平儿,“他去了有快一个月了吧?”

    “他”自然是指的贾琏。她给贾环骂得吐血的两三天后,贾琏就去了金陵采办府里的用度。

    平儿心里知道是二十七天,但也不能当着王熙凤的面说她记得这么清楚,“是有呢。”

    王熙凤无趣的点点头。她和贾琏的感情很好。这时,外面的小丫鬟丰儿来回,说来旺媳妇来了。王熙凤懒洋洋的道:“让她进来罢。”

    片刻后一身蓝布衣衫的来旺媳妇进来,笑呵呵的向凤姐汇报她这几天的“战果”,“奶奶,人人都说环老三厉害,说他精明厉害,但是在奶奶面前,还不是见了猫的老鼠般乖巧。”

    平儿一阵无语。这话有点过了。你什么时候哪只眼睛看见贾环见了奶奶像老鼠般乖巧?他那是安静。真惹到他了,你看他是怎么骂人的?

    来旺媳妇偷偷的看了眼王熙凤的脸色,见她笑盈盈的,心里就有些底,接着道:“我这些天盯在厨房里,每天都是给他屋里最差的饭菜。那个妖妖娆娆的晴雯老实的很。我问过李嫂子。李嫂子说晴雯得了环老三的吩咐,不敢闹,怕被赶出去。”

    王熙凤嘴角翘起来,俏丽的脸蛋上洋溢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教训道:“你要叫环三爷。”

    来旺媳妇笑着道:“他敬重奶奶就是三爷,惹奶奶生气,我只管叫他环老三。”

    王熙凤笑着挥挥手,将来旺媳妇打发出去,笑吟吟的问平儿,“如何?我就偏不信那个邪!他在袭人的事情说了公道话。如今在府里也是有个好名声吧?那又怎么样?他看能把我怎么办?老老实实的吃馊饭吧!咯咯。我就是要让他知道太岁头上动土的后果是什么。马王爷就几只眼睛。”

    平儿苦笑着附和道:“奶奶说的是!”

    王熙凤就笑着道:“你也别糊弄我。我知道你的担心,你是怕换老三写什么捞子的诗啊,文章啊,坏我的名声,你让他试试看。看到时候老太太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他那边。

    我要给他小鞋穿,有得是办法。哼,他现在就是跪在我面前磕头求我,也休想我松口。那个上不得高台盘的贱胚子,奴几辈生养的。他算什么东西,也敢骂我?”

    王熙凤怨念十足,大获全胜后意气风发的在心腹平儿面前炫耀!

    她足足整了贾环快一个月。贾环倒目前为止,貌似不敢说一句怨言。

    她确实有卖弄的资本!

    然而,很多问题不能简单的只看表象的。

    …

    …

    王熙凤在平儿面前显摆的第二天是七月六日。又是贾环书房的休息日。

    昨天下了一天的小雨停歇。正午时分,炙热的阳光烤得贾环门前槐树上的知了都趴了窝。

    与之相对应的,贾环屋内,笑声欢语!

    如意故作淑女的拿着白色的瓷调羹在喝一碗甜甜的鸡蛋莲子羹。实在是吃饱了。她身边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小吉祥正抓着一直油腻的鸭腿在吃。

    小鹊和晴雯的吃相要稍微好一些。到底是年纪大些的丫鬟。满满一桌子菜:芙蓉糕、鸡蛋莲子羹、酱羊肉、烤鸭、猪骨藕汤、明珠豆腐、节令时蔬、一壶绍兴黄酒。这么丰盛的菜肴,六个人绝对够吃,不用急。

    王熙凤昨天还在自己屋里得意了一回,今天贾环就在聚餐。她要是看到贾环这丰富的午餐,估计能气得再吐一口血。实在是太讽刺。

    贾环可不会在乎王熙凤怎么想,他早知道王熙凤控制不了贾府所有人。皇帝都做不到令行禁止,何况她?今天这顿大餐就是他刷出好名声带来的好处。

    贾环起身执壶给赵姨娘添酒,黄酒轻快的落入碗中,荡漾着酒香,“这段时间让娘费心了。”这段时间赵姨娘时不时的给他弄几个鸡蛋,饼子什么的。她能力有限。但亲情无限!

    赵姨娘大中午给贾环叫过来吃午饭,还有点不迷茫,喝着美酒,咂咂嘴,问贾环:“环哥儿,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在厨房里的待遇又恢复了?”

    贾环微笑着指正在悠然的喝着藕汤的晴雯,“让晴雯说!”

    晴雯放下调羹和碗,笑兮兮的道:“姨奶奶,那个来旺媳妇很傻的哦。我先去厨房里端饭,她还给我使脸色,夹枪带棒的损我。嘻嘻,等半个小时再让如意去,她就偷懒走了。傻不拉几的,还得意洋洋。我们使银子就可以从李婶那里拿到些好东西。快要7月半祭祖了,府里的食材很多。”

    赵姨娘还是有没明白,以前使银子不行,现在使银子就行了?但是,她有个优点,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说道:“凭他怎么样的,伙食待遇恢复了就好。这些天可把我吃惨了。来旺媳妇那个黑了心的贱货,早晚不得好死。”

    贾环有点无语。还是这么熟悉的语言风格啊!赵姨娘只是高兴的骂人吧?

    赵姨娘指指丰盛的午餐,问道:“环哥儿,你手里还有银子使用?”

    贾环压根就没着将他的月钱从赵姨娘手中要过来,笑道:“偶尔打打牙祭也无妨。”

    他之前看不到破局的希望,被王夫人拘在府内,最大的危机自然是他的经济危机。

    但他既然决定走科举路线,有希望在一两年内破局,手头银钱使用的计划就宽裕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