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二章 钓鱼执法
    鸳鸯微愣的出神。她心里是相信贾环的话。因为,贾环这样骄傲的人,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琥珀有些不信,“假的吧?真要这样,他不早闹起来?他屋里的晴雯可是一张利嘴,几个人都吵她不赢。”

    袭人是信的,但是她并不同情贾环,分析道:“厨房即便提供了馊的饭菜,他又不会吃。何苦来博同情!”

    翠缕却是惊讶无比,心中涌起深切的悲伤。三爷那样的好人,又是府里半个主子,竟然被这样对待?袭人的话是很有点刺耳的。

    她竟然不知道这件事。紫鹃肯定知道,不然她昨天不会对宝二爷那样刻薄。她要回去告诉姑娘这件事。

    鸳鸯沉默了一会,对小丫鬟道:“你去对三爷说:我不知道。真有这样的事,是厨房里的人的不是。但我只是个丫鬟,怕是帮不到三爷什么。”

    小丫鬟又急忙的去传话。

    鸳鸯轻轻的叹口气。她是跟在老太太身边的人。这样苛待庶子的行为肯定不符合老太太的想法。老太太厌恶贾环不假,但吃穿用度不会少了他的。这样的一碗水都端不平,还怎么执掌整个荣国府?

    就她自己的想法:她即便给贾环骂了,但也不会在吃饭的事情上为难他。

    应该是二奶奶的手笔。

    翠缕感叹道:“三爷到底是将二奶奶得罪很了。”

    琥珀就哼一声,“他是自找的。谁让他那样骂二奶奶,不会好好的说话吗?”

    袭人赞同点头,说:“二奶奶是何等样人,他那样去骂,能有得好?”话里话外,还是在贬贾环。

    正说着话,小丫鬟又快步进来,气喘吁吁。鸳鸯道:“先别急,你先喘口气。”待那小丫鬟气平了些,才说道:“怎么?三爷又有话带给我?”

    小丫鬟忙道:“没有。只是我觉得要尽快来回鸳鸯姐姐。鸳鸯姐姐,三爷听你的话后,就感叹的说:到底是金鸳鸯,还是肯说句公道话。”

    “嚯!”

    鸳鸯、琥珀、袭人、翠缕都是一脸的古怪,感受各不相同。

    鸳鸯本姓金,但贾环这句“金鸳鸯”显然是在夸赞她。

    有句话说: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同样的,来自敌人的赞美往往能给人极大的被认同感。贾环此时就是鸳鸯的敌对方。

    鸳鸯突然间就觉得有股奇异的情绪从心底直冲到脑门上,颈脖处有热流上涌。白腻的鹅蛋脸上轻染上一抹红晕。她有一点点被人认可的自豪,也有一点点真想帮贾环将问题解决的想法。贾环给她的赞誉有点高。

    翠缕忍了几秒,“噗嗤”娇笑道:“怎么样,我就说三爷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吧?”

    琥珀撇撇嘴,她总不能说贾环赞美鸳鸯是赞错了吧?鸳鸯平日里处事公正,从不仗势欺人,深得阖府上下好评。贾环这话很中肯,她听得也蛮舒服的。

    袭人是个用脑子的人,想了想,劝好友道:“鸳鸯,别是他在用言语激你帮他吧?”

    用个准确点的词,叫“捧杀”!

    “呼…”鸳鸯轻吐口气,心里顿时也起了点疑惑。她又不是七八岁的小姑娘,跟在老太太身边,这府里大小勾心斗角的事情,她都是见识过的。

    不管是用“机智百出”,还是“阴险诡诈”去形容贾环,贾环聪明、早慧是她们这些丫鬟们所公认的,不能以8岁的小孩来看待。

    …

    …

    悲情即是正义,舆论同情弱者!

    但贾环不是来打悲情牌的。他是来刷声望的!

    虽说是穿越成为贾府的庶子,但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弱者。作为一名曾经的“成功人士”,他敬畏这个世道,但从不缺乏进取的勇气和自信。

    贾环洒脱的从贾母出来,心情不错的返回住处。他刚才已经从小丫鬟那里得知,袭人正在和鸳鸯等人一起聊天。今天的运气很不错。

    刚才对小丫鬟感慨,不过是向鸳鸯传递些许善意。

    从本心上来说,贾环还是很欣赏鸳鸯的。只不过,鸳鸯做事的出发点永远都是和她的领导:贾母保持一致。这和他不再同一条战线上。很令人遗憾。

    然而,鸳鸯今天表示日后会对他退避三舍,这其实是一种退让的姿态。他自然是抓住机会释放善意。

    …

    …

    鸳鸯、袭人、琥珀、翠缕纳凉、闲聊,刚才贾环的到来仿佛一阵轻风拂过。不在谈论。

    实在是不好谈论。因为贾环刚夸了鸳鸯一句,鸳鸯总不好扭头就说他的坏话。而袭人是昨天刚给贾环“坑”一次,现在自是不会说他的好话。

    当然,贾环会表示:袭人被宝玉打,是她自己告密的后果以及在贾宝玉心中地位不及黛玉等人的原因。

    四个人说着话,眼见着夜色渐深,已到亥时,就准备回屋子里睡觉。这时,晴雯在两个小丫鬟的带领下进来院子里来。

    晴雯穿着淡青色的丫鬟背心,里面是浅紫色的褂子,容颜标致,娇俏清丽。端得是好模样,贾府的丫鬟就没有人能比得上她的姿容。似桂如兰的袭人也要逊晴雯一筹。

    见晴雯到来,鸳鸯几人微微有些吃惊,这什么情况?

    翠缕和晴雯处的还不错,就笑,“你主子才走你就来了,你们是约好的吧?你也是来夸鸳鸯姐姐的?”

    晴雯轻笑着答道:“那倒不是。三爷回屋子里后吩咐我过来找袭人。”她心里头对袭人不满,才不会叫袭人“姐姐”。她就是这么个性格。

    袭人如临大敌般的从竹床上坐起来,正襟而坐,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冷淡的道:“三爷有什么吩咐,我领着就是!”

    晴雯不管袭人的想法,口齿伶俐的复述贾环的话:“三爷说:袭人告密,让宝二哥在姐姐妹妹们面前无法立足,这不是做丫鬟的本分。宝二哥罚她是应该。

    她想必心里头对我还是有些看法。但彼时各为其主。我不怪她。她到底是个忠心的人。宝二哥将她撵出房去,这个惩罚太重。

    三爷说,我现在若不给她说一句公道话,这府里日后也不会再有忠心的丫鬟。

    因而,三爷让我送来五两银子,让你安心养伤。等待再回宝二爷房里的时机。三爷还说:宝二哥虽然罚你,但你心里不应该有怨恨。这是做丫鬟的本分。”

    晴雯说完,庭院里顿时一阵安静。

    一种极其荒谬的感觉从鸳鸯、琥珀、翠缕、袭人四人心头浮起。

    贾环说的道理、做事,都是正大光明,让人挑不出理来。但是,宝玉撵袭人关贾环什么事?奖赏忠心的丫鬟也轮不到你来做啊?

    鸳鸯、琥珀、翠缕觉得此时极为尴尬、怪异的地方还在于:贾环派他的大丫鬟晴雯来夸袭人忠心,可袭人刚刚说了一箩筐贾环的坏话啊!这实在是…“惨不忍睹”!

    两边对比:袭人说贾环的不是,贾环却在夸袭人忠心,还要赏银子。这不是显得袭人才是真正的阴险小人吗?一个用语言,一个用行动,谁更有说服力不是不言自明吗?

    此刻袭人就像是被贾环用“赞美”的话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袭人自己也觉得尴尬的要死,燥得慌。她是要脸的人,才不愿意被称为“小人”,但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两只手都纠结的绞在一起。

    尴尬的场面持续了一会。

    袭人沉默的想了一会,说道:“晴雯,请你转告三爷,银子我不能收。谢谢他的好意。我心里对二爷没有怨恨。婢子做错事本来就是该罚。我也当不起三爷的称赞。”

    袭人的回答中规中矩。

    晴雯就将拿出来的五两银子又重新收起来,告辞离开。出了贾母院,步履轻盈,嘴角带笑。她想着袭人刚才窘迫的表情,倒是有点想哼几曲小调。

    让你说三爷的坏话!让你想要“坑”三爷!现在还敢不敢呀?

    按照三爷的说法,这叫“钓鱼执法”。哦,不对。三爷后来改口说这是叫“钓鱼打脸”。

    …

    …

    晴雯走后,小院里的氛围松下来,又显得有些怪异。

    袭人捂着燥红的脸,对三个好友说道:“我今儿脸算是丢尽。先回房睡觉。我以后再不说他坏话了。惹不起他。”

    袭人起身,鸳鸯、琥珀、翠缕就善意的哄笑起来。袭人这会儿是脸丢得有点大。

    琥珀笑道:“袭人,你往日也算是有心的。环三爷这个局,你服不服?”

    哪有那么巧的事?贾环先来找鸳鸯,然后立即派丫鬟来夸袭人。他怕是知道袭人在鸳鸯和她们面前骂他吧?袭人脸都要被打肿。

    偏偏袭人现在还真需要贾环的夸奖。

    袭人在她们几个中算是有心计的。但和贾环比起来,简直是要被玩坏。

    袭人抿着嘴,轻吐着词,“我服。我以后就像鸳鸯一样,对他退避三舍。”她前些天在宝玉面前,不过是柔弱些,心里并不怕贾环。有太太护着她!但现在是真不敢再惹他。贾环真要想和宝二爷争什么,她一个大丫鬟也操心不来,还有太太、老太太在。

    袭人燥的慌,先去休息了。鸳鸯三人也就散了。翠缕提灯回史湘云那里。

    鸳鸯回屋里,放下蚊帐,躺在床榻上,脑子里琢磨着。

    袭人回复贾环中规中矩。银子是肯定不能收的,收了就再也回不到二爷房里。心里对宝二爷有气,但是这不能说的,要清晰表态。至于当不得称赞这件事,怕是明天就会传遍府里。晴雯是被小丫鬟领进来的。

    但她并不想去叮嘱小丫鬟不要乱说。因为她的好友:袭人,现在确实需要一点好名声。袭人作为一个丫鬟,背上“告密者”的身份,除了她们这几个好友,现在谁敢和她说笑?

    袭人需要“忠心”这个名声来洗地。

    但是,贾环图什么?就是为了“教训”袭人说他坏话,这不像他的风格呀。

    她又想起贾环对她的夸奖:到底是金鸳鸯,还是肯说句公道话。贾环真的需要“捧杀”她吗?需要激将她,让她帮忙解决厨房伙食待遇的问题吗?

    恐怕未必见得!

    贾环来找她道歉,其实来给袭人作笼子。

    罢了,她明天还是和平儿谈一谈。

    …

    …

    鸳鸯想不通贾环的用意,这边史湘云听翠缕叽里呱啦的说完,也是想不通。但她是乐见贾环和袭人和好的。

    灯花之下,史湘云美丽白皙的脸蛋上浮起感叹的神情,轻声道:“阿弥陀佛!环哥儿是个有气量的人,竟然说不怪袭人姐姐。

    翠缕,这件事由我引起来的,我也没想到环哥儿受这样大的委屈。厨房里给他吃馊掉的饭菜。我们要帮他。”

    “嗯。”翠缕仗义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