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四十章 待时而动
    翠缕拿着贾环的文稿,笑盈盈的离开。

    贾环将毛笔轻轻的搁下,轻轻的叹口气。他既然决定走科举的道路来打破目前的僵局,便拿出十二分的努力。最近忙着学习,没有去管其他的琐事。

    例如:贾母吩咐他给鸳鸯、王熙凤道歉,他到现在还没有去。嗯,最近心情不好!

    “才子佳人话本”事件给他目前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相应的,他并非没有落下一点好处。比如:他和三姐姐贾探春的关系更加的亲密;

    比如:经历风波,他实际上已经有和钗、黛、史交往的资本。

    只是,如薛宝钗说的:原本可以来找他要答案的。但是因为贾母的态度,她们是不方便公开来他这里玩,但是派丫鬟来他这里却没什么滞碍。

    当然,贾环现在处境落魄,他现在要是想着和钗、黛、史交流,那才是真正的“风流名士”:饭都没吃饱,就想着和女孩子拉近关系,享受和美女交往的乐趣。

    但这不是他贾环的风格。他是个务实的人。他现在的关注点在他的困境、学业上。

    当前的困境包括:厨房里的伙食变差;公中派下来的用度以次充好,几乎不能用;府中一些人的孤立,贾环曾经对晴雯笑言,他们几个将会被“打入冷宫”,现在的情况就有几分这样的意思。

    如意拿着茶壶进来给贾环倒了一碗茶,委屈的扁扁嘴。现在冰镇西瓜、绿豆汤的福利都没了,银子要省着用,只能喝茶。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贾环笑着轻捏捏如意清秀的小脸,“闹情绪了啊!晴雯呢?”

    如意也不隐藏她的情绪,点点头,“晴雯姐姐去厨房里端晚饭去了。”

    贾环道:“她火气大,别和人吵起来了!不行的话换你去吧。”

    如意撅嘴,将茶壶放在条桌上,郁闷的道:“三爷,我火气也很大呢!府里那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

    贾环禁不住微微一笑,拿起茶碗喝着茶。

    说起来,他在贾府里的历程确实有点悲催。每次才有点起色,就遭到打击。但他确信,他这次等待的时间肯定要短于前两次。因为,他现在手中的资源比前两次多。

    第一次是:刚穿到贾环身上,他足足等待了一个多月,甚至还打算安静的如一只小蚂蚁般安静的等待下去时,在除夕晚宴上因为一首诗受到关注。

    第二次是:今年二月底贾宝玉在他房间里摔玉,他被贾母冷落。他如同正在捕食的猎豹,耐心的等待足有一个月许,才从乳母张嬷嬷的事件上找到突破口。

    这一次呢?

    贾环手指轻轻的敲着书桌的桌面。已经过去有十几天的时间了!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

    …

    六月下旬,骄阳如火!上午时分,鸟啼林幽。

    贾府内贾母院中,史湘云将府里的姐姐妹妹们都请到她的住处来,一起研讨贾环提出的关于“天”的几个问题:“天有头乎?天有耳乎?天有足乎?天有姓乎?”

    钗、黛、史、迎、探、惜齐聚。再加上各自的丫鬟。史湘云住处的客厅立即就显得有些热闹。

    史湘云笑靥如花,拍手道:“我如今有一个答案。先说出来,算是抛砖引玉。天有头乎?答曰:有,头在西方。诗经上说: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

    林黛玉眉尖蹙着,细声道:“这个答的巧!”随即,在脑海中想着诗经的内容。她是读过四书五经的。

    贾迎春和贾惜春两人都是叹服,“云妹妹(姐姐)果真是才思敏捷。”

    贾探春、薛宝钗两人都只笑。

    贾探春笑道:“天有耳乎?有。《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

    薛宝钗轻笑,接着道:“天有足乎?有足。《诗》云:天步艰难。无足何能步?”

    这回轮到史湘云目瞪口呆,她还以为她从贾环那里得到答案,足以姐妹们惊叹。史湘云惊讶的道:“三姐姐,宝姐姐,你们从哪里知道答案的?为什么前日聚会时,你们不说答案呢?”

    贾探春掩嘴轻笑,“云妹妹可是打发人去三弟弟那里了?”贾环给长辈们的处罚定下来后,事情在贾府内就开始慢慢的淡化。她自是派人问过贾环答案。

    她之所以不说答案,是不知道姐妹们对贾环的态度如何。何必徒惹人嫌。宝玉最近在和姐妹们顽时,经常说贾环的坏话。

    薛宝钗的顾虑和贾探春类似,她的性格随时守分,不会卷入贾府内的“争斗”。这时,笑吟吟的从莺儿手里拿过一本三国演义来,说道:“云妹妹,我要是提前说出来,可没机会看你现在吃惊的模样。”

    薛宝钗玩笑似的说出来,一语带过她提前知道答案的事情。

    林黛玉急着将罗贯中著、九悟编写的《三国演义》拿过去翻答案。贾迎春和贾惜春也是恍然:探春肯定也是提前知道答案的。众女说笑,一时间莺莺燕燕,声软音娇,香风阵阵,又令人如入姹紫嫣红的花丛,美丽的女孩们各擅胜场。

    众女说笑玩闹,却没注意到贾宝玉不知道何时来了。史湘云今日邀请姐妹聚会,宝二爷怎么可能不知道?

    史湘云正将贾环亲笔写的“青松”诗,拿出来给众人看。众女围在客厅的圆桌边。

    薛宝钗评着贾环的毛笔书法,玉容带笑,轻语嫣然,“这比他的硬笔书法差远了。他这幅行楷只能算看得过去。”

    贾探春工诗书,这一点在书中描写大观园里她的住处就可以看出来。探春认同宝钗的观点,笑道:“宝姐姐,重点是看诗的内容。”

    薛宝钗点头。贾环的诗才相当好。

    林黛玉赞叹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贾环在那样一轮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中竟然能全身而退,这给她留下很深刻的影响。此时再看到他的“自述”。心里颇有感触。以至于,后来她遇到巨大的困难时,会想起雍治8年,那个在偏厅里如青松般的男孩。

    “噢,写的什么,妹妹可给我看一看?”贾宝玉挤过来,突兀的出声。他刚才进来时给丫鬟们打了手势让她们不要声张。否则,哪可能满屋子人都看不到他。

    就像是冷场王出现一样,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场面顿时有点冷。

    “才子佳人话本”事件中,贾环事后受到严厉的处罚,而贾宝玉无事。但公道自在人心。

    像钗、黛、史、迎、探这些知书懂礼的女孩们心中:谁对谁错,自有一本账。宝玉那天的表现实在很让人失望,差点将她们卷进去。

    史湘云说“给”不是,“不给”也不是。她是真担心贾宝玉又要走诗稿,日后再凭白的生出许多风波。那她可就真的再没脸见贾环了。凡事不可一而再。

    林黛玉轻笑,乐看宝玉吃瘪,微微让开身子,让贾宝玉来到圆桌边。

    这些天,贾宝玉一直在“攻略”黛玉,伏低做小。宝玉能在“花丛”里混的开,哄妹妹的水平还是很高的:脾气好,会磨人,身份高。黛玉此时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

    但黛玉的丫鬟紫鹃很警惕,直言不讳的道:“二爷看看就好,可别拿回到你屋里。不然再有人告密,姑娘们可吃不消。”

    她可是听晴雯说了:环三爷现在吃的都是些剩菜残羹,有一回厨房里还给馊掉的饭菜,日子过的很糟糕。

    她心里是很敬三爷的。刚才翠缕也说:三爷待人和气,明辨是非,性情坦荡,才华出众。

    这也就是紫鹃。因为她是黛玉的大丫鬟,贾宝玉往日和林黛玉拌嘴后,她也是敢站在黛玉的一方刺宝玉几句的。事后,宝玉还要先来在她这儿求求情,问问黛玉的心情怎么样。

    只看此刻:史湘云一脸的尴尬,欲言又止,薛宝钗笑而不语,贾迎春一脸的惊怕,贾探春低头不语,贾惜春四处张望、打量,就知道场面有多么的尴尬。

    贾宝玉虽说“坑”了贾环几回,也讨厌贾环,但他并没有主观意义上的恶意。只是小孩子不懂事只顾顺着他自己的意思来造成的后果。他其实是个暖男。见紫鹃这么说,讪讪的笑了笑,拿起诗稿又放下。

    待了一会儿,见气氛有点闷,贾宝玉告辞,闷闷不乐的回到房间。他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姐妹们最近都有些疏远他,不跟他玩笑。是袭人告密的原因!

    谁也不愿意自己偶尔说出来的话,突然有一天落到长辈们的耳中,成为罪柄?

    宝玉房中,大丫鬟茜雪和媚人两人正在屋檐前的空地上忙碌着晾晒衣服,今天是个大晴天。见宝玉回来,两人就将事情丢给小丫鬟们,笑着跟宝玉进门,“二爷不是去史姑娘那儿玩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贾宝玉愁闷苦脸的叹口气,坐到椅子上,仰望着茜雪和媚人,苦恼的道:“姐妹都不愿意和我玩。哦,袭人呢?”

    茜雪道:“她去太太屋里了。”

    贾宝玉就有些不满的道:“她去太太屋里做什么。”

    媚人和袭人关系不错,帮着回缓一句,“可能是和金钏儿有话说吧。她和金钏儿打小一块儿玩的。”

    宝玉便点点头。茜雪和媚人忙服侍他:打水擦脸,换衣服,扇风,倒茶端汤。约一盏茶的功夫,宝玉正独自在屋里自己看闲书时,袭人进来。

    袭人今天穿着一袭精美的菱粉色对襟褂子,雪白俏丽的脸蛋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娴熟的给宝玉添着茶,温声道:“二爷找我呢?”

    宝玉放下书,问道:“嗯。我话和你说。你去太太屋里做什么?”

    袭人不知道贾宝玉心里的猜疑,坦然的道:“我去给太太回话。”

    这就是主动的去找太太。宝玉想起袭人告密的事情,心里冒火,脸上就有些怒色,声音抬高的质问道:“你去给太太说什么?”

    袭人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说实话,她也确实想劝劝宝玉,柔顺的说道:“我是请太太督促二爷去书房里读书。整天和姐妹们顽也不是正途…”

    “啪!”

    宝玉勃然发怒,将手边的茶杯砸在地上,气狠狠的踹袭人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上,手指着她骂道:“你是我什么人?我要你管?我要你管?就是因为你告密,连累的现在姐妹们都不愿意和我玩。还不是怕你去太太面前说她们的不是。你这个坏了心的东西。我明儿就去回太太、老太太,我这屋里养不起你这样忠心,不要主子的丫鬟。”

    袭人气苦的哭泣,自辫道:“二爷,我…”

    宝玉不听,怒骂道:“你给我滚!我不要你服侍…”

    袭人哪里想到,她躲过了贾环的“反击”:太太没有责罚她,反倒是她尽心服侍的宝玉打她,要撵她走。心里一时间悲苦万分。

    她又哪里知道贾环早就料定:在宝玉心中,姐姐妹妹肯定比袭人重要。书中就有宝玉怒踹了袭人一记窝心脚的故事,又要发脾气要打晴雯,结果晴雯反抗。这才有宝玉为哄晴雯开心,晴雯撕扇子的一幕。

    屋外的茜雪、媚人、麝月、秋纹几个大丫鬟听到动静,赶紧进来,一见这场面、架势,都来劝说。

    宝玉固执己见,不听屋里的丫鬟们求情。事情很快就闹开。王熙凤、李纨都赶出来处理。林黛玉等人也打发丫鬟过来问情况。这件事在贾府里闹得很大。而始作俑者贾环还在书房里刻苦读书,还不知道。

    第二天中午,贾环回来吃饭时听晴雯说:袭人被贾宝玉执意撵回到贾母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