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三十六章 惩罚
    历史记载总是充满着各种“为尊者讳”和隐喻,需要后人去探索。

    被誉为“贾青松诗集”第一篇《青松》诗来由便是如此。“不复害矣”这四个字之下,不知道潜藏着多少曲笔和斗争。

    …

    …

    在贾环、贾宝玉、王夫人、薛姨妈、邢夫人、钗、黛、史、迎、探、惜等人分别回房时,尤氏、秦可卿从贾母房里告退出来,一起去凤姐院看凤姐。

    从贾母上房的后院门转过去就是南北夹道,走几步就到了凤姐院。金黄色的夕阳染照着贾府里的花园、庭院、树木,景致轩俊壮丽。

    尤氏穿着银色绣花图案的对襟褂子,徐娘半老,边走便和儿媳妇秦可卿说着体己话,感叹道:“环哥儿今天忒不像话。看把老太太、凤姐儿气得!”

    凤姐儿今天的脸算是丢光了,连续给贾环“喷”得败退。

    秦可卿身姿婀娜纤巧,性格温柔和平,轻声道:“他也落不了好!”

    尤氏点头,道:“都是聪明人,谁把谁当傻子呢!我看老太太、太太心里头是有想法的。”

    她今天心里头对贾环是有看法的,但终究不敢当面说他。刚才贾环喷人的功力实在让她有点怵!天知道贾环会不会敬她这个珍大嫂!

    …

    …

    王熙凤早早的就回了住处,心口烦闷。

    此时是六月间,天气酷热。平儿去外面端了冷水进来给凤姐洗脸,就见王熙凤坐在圆桌边“呕”了一声,捂着嘴的手帕上全是殷红的血迹。

    “啊…!奶奶,奶奶,你没事吧?”平儿惊吓的将手中的水盆撂下,连忙去扶王熙凤。

    王熙凤摆摆手,擦拭着嘴角的痕迹,虚弱的说道:“没事。”一口血吐出来,心里的闷气舒缓了很多。

    平儿一边服侍王熙凤清理,一边哭道:“奶奶这是何苦呢,怄气成这样。大不了以后不管他环哥儿的事情就是。”

    王熙凤见平儿劝她,收起心中的忌惮,恨恨的骂道:“呸,我凭什么不管他的事情?只要他还住在贾府里,我就要他好看。”

    她今天给贾环骂的灰头灰脸,再加上贾环成功“脱逃”,显然是个很难缠的人物。她心里怎么可能不忌惮?

    正说话间,丰儿进来回道说尤氏和秦可卿来了。

    尤氏和秦可卿进来看王熙凤,见她气得吐血,好言温语的宽慰她。凤姐儿是好强、要面子的性格。

    尤氏坐在椅子上喝茶,好奇的问道:“凤丫头,这好好的,怎么和环老三怄起气来?这从何说起?”贾环那种地位底下的庶子怎么能惹到凤姐儿头上?两者完全不搭边。贾环正常情况下想要见凤姐的面都难。

    这是黑历史。凤姐不答。

    平儿知道根底,原因就在今年二月底宝玉在贾环屋里摔玉的事情上,斟酌的用词:“环哥儿自除夕作了好诗,就像开窍了样。主意正的很。奶奶说的话,他也不听…”

    尤氏和秦可卿一听就明白了。凤姐做事,威权很重。下面的人有不听话的,她那能不“敲打”呢?关键今天是“整治”贾环不算成功。有点“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眼”的意味。

    算是两败俱伤吧!

    …

    …

    下午在贾母上房偏厅里发生的一切,在入夜时分就传遍了整个荣国府、宁国府。依托于荣、宁二府在京城里生活的贾家近支族人都有所耳闻。

    贾环那句“读书人的事情,你懂几个问题”被普遍认为是雍治8年贾府里最具威力的嘲讽语。

    东府里贾珍、贾蓉分别听尤氏、秦可卿说起这件事,倒是对西府里的小贾环的印象深刻了些。

    贾府东路,贾赦院,一处精美的房间中。明亮的蜡烛将房间照得精美异常,有着女儿的红粉胭脂气息。

    贾府大老爷,贾赦坐在椅子上,身边一名年轻的小妾帮他捏着肩膀松筋骨。他看起来约四五十岁,短须面黄,神情阴沉,有些酒色过度的老态面相。

    贾赦看着眼前的庶子贾琮,享受着小妾的服务,喝着参茶,低声问道:“你往日在书房中见那环哥儿是什么样的人。”

    贾琮低着头,他怕贾赦怕的厉害,道:“三哥去年读书并不起眼,今年来越发的聪明。兰哥儿都比不过他。很受林先生的喜爱…”

    贾赦不悦的打断道:“我问的是他的性格。”

    贾琮吓一跳,结结巴巴的赶紧道:“三哥…三哥,人很好,很仗义…”他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就是想说贾环的性格,肚子里也没几个词。

    贾赦不耐烦的摆手,道:“行了,你出去吧!”打发了贾琮出去,在灯下微微沉思。

    …

    …

    入夜之后,贾琏回到家中,听平儿说凤姐给贾环气得吐血,忙换了衣服去看卧床休息的王熙凤,“你这又是何苦呢?跟环哥儿那小孩子怄什么气?”

    贾环送了笔生意给他,他心里对贾环的印象还不错。平儿刚才也没对贾琏说详细的经过。

    王熙凤躺在床-上,修长丰盈的身躯上盖着件薄薄的丝被,脸色偏黄,赌气的道:“你竟也别来劝我。我从今以后跟他誓不两立!”

    平儿这时在一旁给贾琏说具体的情况。

    贾琏听的皱眉。贾环骂凤姐是骂得有点过分了。他心里有些不痛快!

    听完后,贾琏见凤姐正看着他,等着他表态,禁不住抚着王熙凤的头发笑起来,“好了,凤姐儿,别生气了!”概因王熙凤此时全无往日的精明强干,女强人的风采,倒是有些像丈夫撒娇的妻子,妩媚无端。他很享受此时凤姐儿的状态。

    王熙凤气的转过身背对着贾琏,怒道:“你老婆给人骂了,亏你还有脸笑得出来?”

    贾琏笑呵呵的道:“那还能怎么的。难不成我现在去环哥儿屋里打他一顿?你别多心,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们夫妻一体。他骂你,那也是不尊重我。”

    这话听的很入耳,王熙凤又转过来,撑着胳膊,仰头盯着贾琏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啊。那个蜂窝煤作坊,2成的干股不许给贾环,要收回来。赵国基,你也退回去。”

    太太已经明确的发话,贾环的话本不能写了。她再把贾环外在的经济收入给断掉。府里他和赵姨娘并丫鬟的月钱,她都要断掉。贾环手里那200两银子,够什么使用的?不怕他不低头。总要教他知道,得罪琏二奶奶的后果。

    贾琏有点犹豫。他不爽归不爽,但是让他平白无故的将贾环的股份给吞了,还是有点不符合他琏二爷的品味。

    凤姐就发脾气,将她今天在贾环身上受得气全在撒在贾琏身上。

    贾琏苦笑涟涟,忙着招架。亏他刚才还觉得凤姐儿有些可爱。最终是答应过两天等老太太、太太她们的处罚下来,再去找贾环谈谈,算是将娇妻安抚下来。

    …

    …

    六月十一日,风波结束的第三天下午,贾环从书房里放学回来,在他自己的住处得到了贾母的“处罚通知单”。

    来传话的是贾母身边的大丫鬟琥珀。带着两个小丫鬟过来。等了有一会。如意和晴雯客气的陪着。

    见贾环回来,琥珀冷着脸,道:“三爷,老祖宗说了:读书上进是正途。环哥儿的聪明要用在正途上!好好读书,不读出名堂来,不要来见我。”

    旁听的晴雯和如意顿时都是郁闷的皱着脸。前天,姨奶奶得了消息兴冲冲的过来夸三爷厉害。能在琏二奶奶的“攻击”下全身而退,还不厉害?当时,三爷就说后面还有处罚。果不其然。只是这处罚太重了些吧?

    贾环抿了抿嘴唇,沉默着。

    贾母之前对贾环的惩罚只是让他不要去:晨昏定省。但节假日,贾环还是要去贾母门口问安一声,虽然未必能得到贾母的接见。比如端午节,贾环就去了,通报了一声,贾母没有见他。

    但现在,贾母是要贾环不要再去烦她,打发得远远的。

    读出名堂来?说得容易。所谓的名堂,至少要有个秀才功名吧?

    而已经去世的贾珠到十四岁中秀才。这已经是相当牛逼的成绩了。贾环今年不过八岁,现在连四书都还没学完。即便按照贾珠的进度,至少是六七年不能去见贾母。

    贾母这话的意思差不多等同于:环哥儿,你自生自灭吧!

    贾环心里知道:到底是将贾母得罪很了。鸳鸯和王熙凤都是贾母面前的红人,还要饶上被他扣了顶“小帽子”的贾宝玉。贾宝玉可是贾母的爱孙,受不得一丁点儿的委屈!

    其实,贾母的惩罚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在贾环的计划中,他从来就没有“刷”贾母、王夫人好感的规划。得之可喜,失之不悲。贾母这个“处罚”严重的地方在于:贾府里上下人等,将会上行下效的“排斥”他。

    这就是所谓“礼法”的力量。换个明白词,叫做“体制”。

    当然,他心中并不后悔。总比被王熙凤扣帽子,给政老爹拖去执行家法强!这个世道,并不说离了谁,地球就不转了。

    琥珀见贾环没有说话,便道:“我话传到了。三爷自己好好想想吧。”说着,带着小丫鬟们离开。

    晴雯就有些不满,皱着鼻子对着琥珀的背影“哼”了一声,道:“她一个来传话的丫鬟,傲气个什么?”

    贾环就笑,“总比我们几个马上要被打入‘冷宫’的人强。再说,我得罪她主子了嘛!主忧奴辱。要体谅下。”

    晴雯就咯咯的笑。三爷在说反话呢。对于未来,她并不怎么担忧,三爷再怎么样,到底是个爷,谁还敢害他不成?

    贾环确实不大看得上刻意冷着脸的琥珀,但是理解她的行为。晚饭刚过,贾环和晴雯、如意两个小姑娘在说笑。明天书房放假,贾环准备开启他的赚钱计划了。

    贾母让他读书,他就去读书?

    可以预见,经济寒冬马上要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才是最迫切的任务。而很明显,他将王熙凤臭骂了一通,难道还指望贾琏出面帮他买地方经营“剧院”项目?估计得他自己来跑这些事情。

    他当前的目标始终是赚到钱,伺机脱离贾环这个身份。当前情况下,去科举并不符合他的目标。当然,离开贾府后,还是要花时间考个功名护身。

    他来这么久,对周朝的社会已经摸出点门道。社会阶层排名是:士农工商。

    正说着话,王夫人房里的大丫鬟金钏儿和彩霞联袂而来,要传达王夫人的“最新指示”。

    起身倒茶的如意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别也是来处罚三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