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二十七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贾环微微失神,心里惊叹难言,涌起些《雨巷》中描摹的丁香般的忧愁。

    钱槐看得目不转睛。

    青衫美人就有些厌恶的蹙眉,避讳的稍微偏离原先的路线,准备和贾环主仆错身而过。胭脂店外一辆精美的马车已经在等候。骏马在刨着蹄子。

    原以为这青衫女子就像是他生命中偶遇的过客,当时印象深刻,过两天就会淡忘。贾环却突然认出青衫美人身边的貌美丫鬟正是那天在西江月茶楼西字号包厢中给他磨墨的侍女。这丫鬟应该是林心远的侍女。

    贾环喜出望外,打招呼道:“这位姑娘,这么巧啊!”

    古代社会要和良家女子搭讪,难度非常高。不过,贾环才8岁,一副童子模样,很具备“欺骗性”。

    那丫鬟抿嘴轻笑,“我可不是姑娘,这才是我们家姑娘呢。”说着,对停下来的青衫女子道:“小姐,这就是写出西江月-西行黄沙道中的贾公子。二少爷的朋友。”

    青衫女子扭头看向贾环。白色的面纱遮住她的目光。旁人看不到她惊奇的表情。挂在西江月茶楼中的那首西江月,现在可是鼎鼎大名。“稻花香里说丰年”所描摹的那种意趣令人神往。

    漂亮的丫鬟笑着寒暄道:“贾公子是来买东西的吗?”

    贾环点点头,愉快的情绪从心底涌上来,微笑道:“嗯,我来买胭脂。”

    这时,青衫女子突然出声讽刺,“小小年纪,就做渔色之徒。舒儿,我们走。”

    我靠。贾环微愣。心里一阵苦笑。青衫女子的声音很悦耳。问题是说话的内容实在让人郁闷。

    买个胭脂而已,没这么夸张吧?竟然在青衫女子心中和“泡妞”扯上关系。他是买给赵姨娘的。真是冤枉。

    目送着青衫女子登上马车离开。“三爷,厉害!”钱槐笑眯眯的向贾环竖了个大拇指。三爷牛逼,竟然搭讪成功。只是结果不大完美。

    “少扯淡。”贾环没好气的道,收拾抑郁的心情,和钱槐一起进了店铺。这家店铺兼营胭脂水粉、绸缎、布匹。

    胭脂是口脂和面脂的统称。制作原料有红蓝花、重绛,石榴、山花及苏方木等。起于汉、兴于唐。唐诗中多有描绘。如:“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红妆束素腰”。

    店铺的掌柜是个老成人。听贾环说了要求,给贾环推荐了一套两盒江南来的胭脂。仅次于给宫中的贡品。要价15两银子,附带再送了贾环两小盒一套类似于试用装版本。

    贾环付过银子,回到贾府。一路琢磨着青衫女子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林心远的姐姐或者妹妹。以后能不能再见,只怕要看缘分。

    …

    …

    傍晚时分,贾环将胭脂给了赵姨娘。剩下的小盒让晴雯去送给探春。这些琐事自不必提。

    贾府里最近这两天的大事是贾母的内孙侄女史湘云过来小住,正好薛姨妈也在贾府,热热闹闹。

    然而,这些事情又是和贾环无关。

    贾环目前关注的焦点是蜂窝煤的制作。他从赵国基口中得知设在京城外的蜂窝煤作坊已经开工。开始供应贾府厨房使用。大约等到秋冬之时,贾府里换用蜂窝煤的事情就会尘埃落定。

    贾环在盘算着等事情落定之后,让贾琏出面帮他盘一块地方,用作说书。他打算搞一个类似于“德云社”这样的地方。当然,不拘说书,还可以演话剧。

    他手里的银子用作起始资金应该是够的。要解决的问题是扬声器的问题。古代社会可没有话筒。

    这天下午,贾环从书房里放学回来,屋里静悄悄的。两个大丫鬟晴雯和如意都不在。

    贾环问了洒扫的小丫鬟才知道她们俩去贾母处看戏去了。因为史湘云的到来,贾母宴请薛姨妈等人,顺路就叫了戏班子进来唱戏。小姑娘喜欢热闹,都跑过去玩。

    贾环就笑着摇摇头,洗手倒茶,坐到书桌边开始写他的第三本小说:《射雕英雄传》。这本小说他就要写得吃力一些。《射雕》的情节他是很熟悉,但是要写出金庸先生那样优美的文字,需要时间雕琢。

    贾环正拿着鹅毛笔奋笔疾书之时,门帘打起来,一张白皙漂亮的鹅蛋脸在门口冒头。

    贾环听到动静,抬头看去:就见王夫人的大丫鬟彩霞正轻笑踮着脚尖轻快的走进来,细声问道:“三爷,你一个人在啊!”语调柔柔的。

    “晴雯她们出去玩去了。”贾环和彩霞混得熟,起身给彩霞让座,“可是太太找我有事?”

    “也就是你待我们这些丫鬟厚道呢。”彩霞坐在椅子上,抿嘴轻笑,摇摇头,“太太正在罚姨奶奶呢。我得空过来和你说一声。”

    贾环无语的扶着额头。赵姨娘啊!

    彩霞主动解释原因,“听说是三爷给姨奶奶买了胭脂,姨奶奶最近爱在太太面前炫耀,给太太捉住了个事儿,教姨奶奶规矩。”

    贾环苦笑着点点头。赵姨娘这性子哟,在王夫人面前炫耀干什么?这不是找罪受?同时,也算是帮他拉王夫人的仇恨吧!

    彩霞又轻声提醒道:“三爷,你最近要小心些。我昨天跟着太太去薛姨妈院子里。说起你写话本的事情,太太似乎有些不高兴。”

    贾环心里微微一凛,诚恳的道:“彩霞,谢谢了!”难为这小姑娘了,她是在向他“告密”。这也说明她内心的立场倾向。

    彩霞羞涩的看贾环一眼,低下头,小声道:“你好几天没去太太房里玩,最近很忙吗?”

    这声“谢谢“让她心里很舒服。不枉她来给贾环通风报信。她今年已经12岁,初通情思。听府里人说贾环最近出色的表现,明事理,慷慨,有才华。那些小心思就仿佛井底的月亮浮起来,促使她渴望见到他。

    贾环难以欣赏12岁小姑娘的娇羞美态。他脑子里最想的还是前两天碰到的那个青衫美女:曲线玲珑,隆胸蜂腰。李纨那样的美女也行。小姑娘就算了。

    “还行吧。忙着写新小说。”贾环笑了笑,起身给彩霞化了一调羹玉花露。前些天李纨回礼送来的。脑海中想着彩霞的事情。

    书中,在金钏儿投井自杀后,彩霞被公认为王夫人房里的大丫鬟。第三十九回,宝玉道::“太太屋里的彩霞,是个老实人。”探春道:“可不是,外头老实,心里有数儿。太太是那么佛爷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连老爷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诉太太。”

    当然,也有红学观点提出异议,认为彩云和玉钏儿的地位未必比她差。

    彩霞要和他好的心思,他当然明白。这是他在贾府实际影响力上的最直观的表现。问题是,他的计划是抛弃“贾三爷”这个身份。到时候,彩霞愿意跟他走吗?这怕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给人爱慕的感觉很不错,但贾环并不打算接受彩霞这份感情。当然,他不会简单粗暴的拒绝,以至于伤害彩霞。等恰当的时机再谈一谈。

    其实,男女的关系,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不进则退,甚至于变淡。有人心的变化,有世事的无奈。所以,人们才会怀恋某刻突然心悸的感觉,感叹有缘无分。

    其实让贾环给她倒水不和规矩的,可看贾环做的自然而然,她也生不起拒绝的心思。彩霞满心欢喜的接过贾环倒的玉花露,低头抿一口,甜滋滋的直润到心底,白腻的鹅蛋脸上浮起一抹微微的轻红,带着小女儿神态,甜声道:“三爷,很甜呢…”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哄笑。就见晴雯挑起门帘,当先从门外进来,得意的合掌咯咯娇笑道:“咯咯,可算给我抓住了一个巧宗儿了。”漂亮的大眼睛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暧-昧猜测,巡梭在贾环和彩霞身上。

    晴雯身后跟着如意、侍书、翠墨,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大丫鬟。

    如意郁闷的扁扁嘴,竟然给“竞争对手”趁虚而入。真是可恶呢。

    探春的两个大丫鬟侍书和翠墨就对视一眼:晴雯说是环三爷的屋里人,怕是并没有那么份心思啊。她还得意洋洋的,看看如意的反应?对比鲜明。

    贾环就笑着摇头,招呼她们进来,给彩霞解围,“我娘给太太责罚,彩霞来知会我一声。”

    彩霞早就羞得满脸绯红,血液涌在脖子上,见门口给让开,连忙到道别,飞快的离开。

    晴雯咯咯娇笑,很有趣呢,她心中现在确实只是拿贾环当朋友,给贾环介绍道:“这是跟着史姑娘的翠缕姐姐。”

    翠缕是个容貌平实的姑娘,大大方方的给贾环行礼,笑着道:“给三爷请安!我们姑娘听宝二爷和林姑娘说三爷的话本写得好,打发我来求一篇故事。”

    “求”这个字,用得可比黛玉客气多了。

    贾环心里微微一动,笑道:“现在没有,等会晚上写一篇,我让晴雯送过去。”

    翠缕就笑嘻嘻的点头。晴雯和如意给众丫鬟上了茶和点心、干果。

    侍书说:“三爷,姑娘打发我们俩来说谢谢你的胭脂。让你有空去屋里玩。”

    翠墨补了一句,笑道:“还有找晴雯拿三爷的鞋样子。姑娘想给三爷做双鞋子。”她其实并不怕贾环,贾环性格随和。哪会和她计较什么?她是怕了晴雯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利嘴。

    贾环就轻轻的点点头,“给三姐姐说声费心了。”

    探春要给他做鞋子,这意味着什么呢?

    贾环有种感觉:贾母不让他去请安,将他隔绝在贾府的权力中心外,类似于流放。但是,他明白,这种隔绝只怕要撕开一个深深的裂口了。

    他将会以一种另类的方式登上贾府的中心舞台:赵姨娘、晴雯、如意、彩霞、探春、侍书、翠墨、紫鹃…

    而最近史湘云的到来,红楼金陵十二钗除了贾元春、妙玉外,已经汇聚在贾府。当然,时值红楼8年,钗、黛、史等人都年纪较小,和大观园建成后的风姿不可同日耳语。

    颇有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意思。

    而他呢,也是如此。他现在影响力大约在丫鬟们中的口碑还不错。再往上是影响少爷、姑娘,再往上就是影响管事的凤姐、王夫人、贾母。

    贾环并没有刻意的去追求在贾府里扩大他的影响力。他的远期目标还是离开贾府。但,十二钗小聚,他心里难道不想去见识吗?好歹也是看过红楼的人。

    此时,距离他离开贾府的预期时间还要好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