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二十二章 制作鹅毛笔
    贾环和贾琏谈成生意,余下的事情自然在下午一一办理。

    将胡老头新做好的五个小火炉,送到凤姐院试用。

    这边赵国基回到家中,妻子钱氏正在院子里浆洗缝补。儿子还在院子玩。

    钱氏见赵国基进来,双手在水盆里,诧异的道:“当家的,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国基坐在条凳上,缓缓的对妻子道:“我明天就不跟着环哥儿了。他调我去做蜂窝煤。”

    钱氏眼睛就红了,做蜂窝煤是个苦力活,低头抽泣道:“你得罪他了?我原就觉得他难得伺候。好端端的要打人…”

    赵国基哭笑不得,训斥道:“你懂什么?环哥儿何曾亏待我。他是要我过去蜂窝煤作坊里当个管事。每个月不比当长随拿一吊钱的收入强?”

    贾环在回来的路上给他说了。贾环就安排他一个人进作坊,还是技术工,地位差不了。

    钱氏惊讶张大嘴,暗自后悔失言诋毁贾环。

    赵国基木纳的笑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妻子。心里只是高兴着。脑海里想起回来的路上贾环说的话:“舅舅,以后啊,日子会越过越好。你要保重身体。”

    …

    …

    贾琏晚上回到家里,王熙凤和平儿早就等着问他。下午贾环把小火炉给提过来了。前些天本就是一肚子疑问,现在更是。

    王熙凤今日已经快好了,倚在床榻上,粉光脂艳,说道:“贾环口风紧的很。平儿去问他,他都没说。他今天到底和你谈了什么?”

    贾琏在平儿的服侍下洗了脸,靠在榻椅上,愉快的笑道:“哈哈,谈了一笔大生意…”

    贾琏将与贾环的合作说了一遍,又将蜂窝煤的方子拿出来。

    王熙凤琢磨了一会,道:“他倒是识趣,只要了200两银子。你那两成股份原就不该给他的。他一分钱都没出。哼。这什么捞子的蜂窝煤真有他说的那样好?”

    她可没打算多给贾环银子。即便不给,贾环又能翻得起什么浪来?不过,相比于每年700两银子的纯利,贾环一口价要了200两走,她还不至于为这点事和贾琏争。

    凤姐又哪里知道贾琏隐瞒了手工作坊预估的约300两的利润!

    “这不是有小火炉可以试吗?”贾琏略有些得意的笑道:“凤姐儿,我要是你这个做派,环哥儿今天大概是不会找我谈了。这是我素日在府里的口碑。”

    凤姐鼻子里“哼”一声,讥讽道:“得,你琏二爷的名声好,我的名声差。我说琏二爷,你如今一年多700两的生息,我和平儿可好久没买首饰了。”

    这话就有些酸溜溜的。贾琏赚钱一贯没她厉害。可她一年辛辛苦苦的放印子钱也才赚1000多两,贾琏和贾环谈一谈,瞬间就有稳当的700两收入。她心里哪能不泛酸?

    平儿在一旁轻笑着,说:“你们俩说嘴,何苦扯上我。”

    贾琏手里有稳固的来源,看着夜晚里越发美丽的娇妻美妾,豪气的道:“我明儿去铺子里给你们买!”又道:“凤姐儿,真要府里改成蜂窝煤采购,老太太、太太那里还要你去透个气。我才好有动作。”

    王熙凤就嗤笑道:“这我当然知道。就怕你还没看明白贾环的用意?他送了5个小火炉给你,就没有借你的手送给老太太、太太们使用的意思?

    他还给你提起厨房的柴火的事情,是要你以厨房做例子,让大家都看得到蜂窝煤节省的好处。现在距离入冬可还有大半年。完全来得及操作。”

    “哟…”贾琏拍拍额头,他有点信王熙凤的话。贾环今天在酒楼的表现确实太过于妖孽。分寸拿捏的非常好。

    王熙凤又道:“哼,我偏不在老太太面前提他的名字,让他一边凉快去。老太太还恼他和宝玉争的心思呢。”

    贾琏和平儿都笑起来。这就有点赌气了。

    …

    …

    第二天上午,贾琏打发心腹小厮昭儿在二门外候着,给贾环送了2百两的银票,交割完毕。贾环将蜂窝煤的配方卖掉,落袋为安,身家增加。

    接着,一直跟着贾环的长随也赵国基换成了钱槐。

    贾府里由柴火、煤炭改换蜂窝煤的一系列事情开始在暗中操办起来。贾环给10两银子让赵国基购买煤渣和租个小院做手工作坊的事情给贾琏接手。由他的心腹小厮兴儿和赵国基两人跑前跑后的忙着,租场地、招工、购买原材料、制作模具,准备批量制作蜂窝煤。

    四月三十日,书房里放假。天阴。

    贾环屋外的空地上一口大铁锅下,幽蓝色的火苗热情的舔着锅底。铁锅中米汤水沸腾。

    贾环的乳母张嬷嬷蹲在地上,卖力的拿大蒲扇给小炉子的风口扇风。

    没有香气四溢的味道。因为贾环并不是在熬八宝粥或者大米粥。铁锅里面煮的是如意从厨房里要来的鹅毛:都是左边翅膀上的鹅毛。贾府里每天要吃掉几只鹅,不缺鹅毛。

    空地上,贾环、晴雯、如意并十几个来看热闹的小丫鬟稍微离着远一点站着,看铁锅里鹅毛翻滚。

    贾环手里拿着计时的沙漏,叮嘱正在吃蜜钱果子的如意,“如意,一会记得刷牙。甜食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如意手里端着蜜钱小盒,甜美的笑道:“知道啦,三爷!”

    “小蹄子浪的!声音那么甜。”晴雯掐着如意的腰,笑着小声嗔道,伸手去如意的盒子里捡果子吃。

    贾环好笑的摇头,扭头去看沙漏。

    200两银子落袋为安。身家增长至225两银子。这两天,他让晴雯在厨房里花些银子,很尝了几道贾府私房菜,计有:烧野鸡、火腿炖肘子、糟鹅掌、炸鹌鹑等。

    瓜子、蜜钱果子、风干粟子、时令瓜果买了些回来放在家中。晴雯、如意两个小姑娘都有些馋嘴甜食,偏好吃蜜枣。贾环不得不多叮嘱她们注意刷牙。现在可没有补牙齿的地方。

    谈完了生意,贾环最近也变得清闲起来。今天书房放假,他便将搁置的计划重启:制作鹅毛笔。写话本用毛笔是在太费劲。还是硬笔用的顺手。

    “行了。”贾环估了一下时间,煮了有十几分钟。张嬷嬷便停下来,拿簸箕将鹅毛捞起来,晾干。制作鹅毛笔的第一步:脱脂完成。接下来是硬化。

    贾环先是让张嬷嬷将铁锅里的米汤水倒掉,再将早就准备好的沙土倒进铁锅中,用纸张白纸覆盖在沙土表面,再继续扇风,加热。

    没多久,沙土开始发热。再过一会,到了燃点,白纸“嘭”的一声自燃。看热闹的小丫鬟们都“啊”的一声惊叫起来,随即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贾环的院子前顿时如同来一群欢快的小鸟,生机勃勃。

    贾环微微一笑,心情愉悦。

    “停!温度够了。”贾环和张嬷嬷将大铁锅抬到屋檐下,稍做冷却,然后招呼晴雯、如意,将脱脂后的鹅毛一支支的插入到铁锅中,等沙土自然冷却,整个硬化过程就完成。

    到下午时分,贾环睡午觉起来,看着窗外傲然绽放的一株白玉兰,白花幽香,令人喜悦,夏季到了啊。贾环起身,心情悠闲的坐在书桌边喝茶。

    “三爷,你起来啦!”晴雯拿着个装满脱脂、硬化后的鹅毛的盒子进来,穿着水粉色的裙衫,身段高挑,眉清目秀,“喏,我把鹅毛都拿来了。”

    跟在晴雯身边的如意穿着粉白色的外衫,模样清秀,身姿比例姣好,她要比晴雯矮一个头,手里拿着剪刀和小刀。

    “嗯。晴雯,如意,来,看我如何制作鹅毛笔!”贾环颇有些意气风发的说道。不是鹅毛笔的制作成功兴奋,而是200两银子落袋的舒畅。

    两个小姑娘就好奇的站在他身边看着。

    贾环拿起一支鹅毛,先用剪刀剪出一个斜面,再用小刀画一道开口。类似于钢笔笔尖的形状。

    贾环沾了墨汁,在手边的白纸上写了几笔,感觉不大合适,又制作了几支鹅毛笔,挑了一支在纸面唰唰写起来,写的是他比较喜欢的一首现代诗:

    一周前含苞待放,一周后零落凋零,白玉兰的周期太短,白玉兰上有我春天百结的愁肠。

    贾环写的是硬笔书法,用的是简体字,横写,写完之后,不禁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有熟悉的滋味涌起来,脑海中飘过中学时那道美丽的倩影。

    晴雯站在贾环身边,看着他写字,轻笑着道:“三爷,你这字儿写的真好看。把它送给我收着罢。等你以后当了大官,我拿到外面去换钱。”

    贾环就笑起来,打趣晴雯道:“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经济头脑的啊。哈哈。不过,这可不能送给你。这是一首情诗。”

    “啊…”晴雯燥得慌,俏脸飞红。饶是她一贯伶牙俐齿,脑袋灵活,这时也有点发蒙。

    “咯咯…”如意“噗嗤”娇笑,手扶着贾环的书桌,弯着腰笑道:“嗳哟,我肚子受不啦。晴雯姐姐,你太心急了。”

    晴雯就羞恼的“张牙舞爪”的去掐如意,这妮子再回敬自己上午时笑她。她可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只是觉得三爷人好,亲近而已。倒是如意肯定是打定主意要做三爷的屋里人。

    贾环可没法欣赏11岁小姑娘的娇羞妩媚,晴雯这个美人胚子,再大几岁还差不多。好笑的看着玩闹的两个小姑娘,道:“好了你们两个。去帮我端盆水进来,我洗把脸。改天教你们识字。”

    “嗯。”晴雯和如意都应了一声,一个羞恼,一个笑嘻嘻的离开里屋。

    贾环微微一笑,在白纸上工工整整的写下几个字:倩女幽魂。这是他准备写的第二个话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