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十二章 破局的机会
    贾环皱着眉头拦住赵姨娘:“娘,该有的东西,琏二嫂子自然会让人送过来,不该有的,自己去讨嫌做什么,娘真要吃玉花露,儿子现在就出府给你买。”

    赵姨娘不肯在张嬷嬷面前落了面子,骂贾环道:“你懂个屁,我这是要争脸面。”

    贾环再怎么表现的像个小大人,在赵姨娘眼中始终是她儿子。骂起来当然没有任何顾忌。

    贾环直言呛道:“脸面是自己挣的,而不是去库房里乞讨得来的。”说着,转向张嬷嬷,冷声道:“张嬷嬷,你最近越来越放肆了。三天两头去我屋里和晴雯吵架。今天自己嘴馋了,还拿我娘当枪使?”

    张嬷嬷老脸上神情一变,瞪着贾环,“哟,环哥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给我滚出去!”贾环厉喝一声,手指着门外。

    张嬷嬷并不怕贾环一个小孩子,阴阳怪气的道:“哟呵,环哥儿,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敢对我呼三咋四。你忘了你小时候是喝谁的奶长大的?”

    小鹊就偷偷的拉了下贾环的衣服下摆。这事闹起来三爷不占理。张嬷嬷怎么都算是半个长辈。要记恩,不能记仇。宝二爷房里的李嬷嬷做事还过分一些呢。闹起来,连琏二奶奶还不是哄着她。

    赵姨娘帮腔的骂道:“呸,你这个没良心的,还不给张嬷嬷道歉。”

    贾环不理会赵姨娘和小鹊,只是冷笑的盯着张嬷嬷,“再大的恩情也大不过‘孝’字。你唆使我娘去闹,她能落得好?我骂你算是轻的。等我大几岁,看我不抽你。你不信邪就闹,看闹大谁占理。”

    张嬷嬷气势软下来,眼珠子转了转,油滑的讪讪一笑,抬脚离开赵姨娘的屋子,嘴里不服输的嘀咕道:“环哥儿,你是读了书的人,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今天有事情要做,不和你说嘴。”

    看着“败退”的张嬷嬷,小鹊就松口气,给贾环倒茶,佩服的道:“三爷,你说的真是在理!”她也不想赵姨娘是去闹。赵姨娘吃挂落,她也没好日子过。

    赵姨娘见张嬷嬷给贾环三言两语骂走,有点惊诧贾环的“战斗力”爆表。她即便智商需要充值,现在也知道贾环是为她好。只是落不下面子和贾环说软话,扭着脸坐在床榻上生闷气。

    贾环没兴趣安慰赵姨娘,坐在椅子上喝着小鹊倒的热茶。心里盘算着这件事。自贾宝玉在他房间里摔玉以来,蛰伏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一个打破目前对自己不利局面的好机会。

    想了一会,贾环起身吩咐道:“小鹊,好好服侍我娘。”说着回了自己的住处。

    将书本放在卧室的书桌上,去偏厅里找如意。进门就见如意和晴雯一大一小两个丫鬟在条桌说笑,做着针线活。各自穿着粉绿色、水粉色的掐牙绸缎背心。标准的丫鬟装。粉嫩清秀的萝莉一只。秀美漂亮的美人胚子一枚。

    晴雯见贾环进来,精致秀美的小脸上笑容敛去,丢下手里的针线,摔着门帘子去外面。她的脾气就是这样耿直。

    “三爷,你回来啦。”如意俏皮向贾环吐吐舌头,给贾环拿了个软墩坐。张嬷嬷三天两头过来拿大、吵架,三爷不肯出面,晴雯姐姐还在生三爷的气哩。

    贾环不以为意的笑一笑,“过两天她的气就会消。”坐下说道:“如意,过两天去厨房里帮我找几只鹅毛来,最好是左边翅膀上的鹅毛。”

    如意奇怪的道:“三爷你要鹅毛干什么?想要做个鹅毛扇装诸葛亮吗?”说着,自己抿嘴笑起来。眉眼清秀。这些天,贾环在读三国演义,偶尔会给她讲讲里面的故事。最聪明的人就是孔明先生啦。她眼中,三爷就是属于最聪明的那一拨人。

    贾环就笑,“没有的事。我有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

    因为昨天月考,今天是休息时间。贾环一早吩咐了如意让人去找张嬷嬷来:昨天那事还没完。然后,换了衣服出门去府外南街巷子中的赵国基家。

    四月初,春光融融。陈旧、破落的小院中,赵国基夫妇俩正在说话。赵妻在浆洗衣服。赵国基则是在照顾鸡圈里“叽叽喳喳”毛茸茸的小鸡仔,一个四岁多的小男孩正在客厅里骑着条凳玩耍。很平常又和温馨的家居画面。

    赵国基是贾环的长随,薪资不高,但每天的工作轻松。闲下来,常在家里搞搞副业。

    “呀,环哥儿,你怎么来了。”赵国基放下手里的簸箕,迎着进门来的贾环,憨厚的笑道。

    “有事找舅舅帮忙。”贾环和赵国基夫妇俩打了招呼,坐下来,说道:“舅舅,你帮我找两个可靠的人。我要你们帮我打一个人。”

    赵妻吓了一跳,连忙用眼神给赵国基示意。

    赵国基为人木纳、老实,打架这种事是万万不敢做的,听得心都提起来,一脸为难,呐呐的道:“环哥儿,这…,我…我…”憋了半天,说:“老爷知道了,你会有麻烦。”

    贾环心里就叹口气。赵国基真是老实人啊。想当年,他当销售经理时,带着手下的销售团队在武汉的大街上和竞争对手打群架之时….

    贾府现在的局面是:贾府的奴仆们知道贾母等掌权者不待见他,将各种“小伎俩”用在他和赵姨娘身上。所以,搞得他灰头灰脸,练伙食待遇都下降了。他准备拿他的乳母张嬷嬷立威。杀鸡儆猴。

    乳母在贾府的少爷、小姐屋里算半个长辈。如果他连乳母都能“惩治”,贾府的奴仆势肯定会收敛。然而,张嬷嬷决不会在他的言语下就服服帖帖,必须要使用暴力。

    贾环叹口气,道:“舅舅,不需要你动手。你帮我找两个可靠的人就行。”

    赵国基还在犹豫。

    贾环颇有点无语。赵国基的利益和他是绑在一起的,但赵国基却不愿为他冒险奔走。再说道:“舅舅,找不找得到人另说。总要去试试。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好吧。”贾环话说到这份上,赵国基也没辙,一咬牙答应下来,洗手,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出了门。

    赵妻一脸的担忧,但并不敢劝阻。爷们的事,她没发言权。端了衣服到后门去浆洗。眼不见,心不烦。她是期盼着过安稳的小日子。

    …

    …

    贾环在赵国基家中等了近2个小时。将近中午时分,赵国基带了一个约十三四岁的少年回来,介绍道:“环哥儿,这是我的内侄,钱槐。父母在府里库上管账。他如今在府里做小厮。”

    钱槐一身青衣,圆脸尖腮,嘴角有青涩的绒毛,熟练的向贾环行礼,跃跃欲试的道:“三爷,大伯已经给我说了。有事你吩咐,我一定办到。”

    这场面话就相当毛糙了。贾环吩咐的事,钱槐就能办到?不过,忠心倒是表出来。

    贾环脑海中对钱槐倒是有点印象。因为几年后赵国基去世,接替赵国基给他当长随的就是钱槐。这小子对贾宝玉的丫鬟酷似晴雯的柳五儿很有想法,发恨要娶她。

    从红楼梦书中的观点看,这显然是个反面人物。只不过,贾环那晚顿悟后,再看人的角度就不同了。内兄是相当近的血缘关系。

    贾环看了看钱槐的小身板,颇有些无语,这显然不是做打手的料子。他倒是想起上个月在这间小院里遇到的泥匠老胡头的儿子。那小伙子孔武有力。

    “嗯。”贾环轻轻的点了点头,“过几天得了空,跟我一起去城中西江月茶楼听书。”

    钱槐喜上眉梢,恭敬的站在贾环身边。

    西江月茶楼是京城里知名的听书的地方。里面的说书人很有名气。不过进门就要收二十文茶水点心钱,他还没进去享受过。

    贾环看向神情惭愧的赵国基,说:“舅舅,你给前些时候的老胡头说一声,我要再订5个小火炉,问他愿不愿帮我把人打一顿?有了结果,明天上午告诉我。”

    赵国基感觉到贾环可能对他有点失望,心里叹口气,闷闷的说道:“我这就去说一声。”

    贾环点了点头,径直回贾府里去了。如果老胡头不答应,他就得考虑请京城里的打行出手了。但他其实并不愿意和这些混社会的人接触。

    钱槐兴奋的挠挠头,跟着赵国基身后出门去找泥匠老胡头,想着贾环的用意。

    贾环并不介意给钱槐听到他的想法。这件事本来就是要宣扬开才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顺带着也是他考验钱槐的一步。如果在事情发生前就泄密了,这个内兄是用不得的。

    …

    …

    话分两头说。赵国基去找老胡头,把贾环的话说了一遍。

    老胡头没有立即答复,将赵国基和钱槐送走,回来坐到屋里坐在矮凳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他还在犹豫。赚钱固然好,可是要他一个泥匠去打人,心里没有底。这钱咬手。

    老胡头的儿子胡小四从侧门进来,刚才谈话老胡头把他支走了。胡小四穿着麻布短褂,露出壮实的肌肉,“爹,赵大叔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觉得可以做。”

    “你觉得有个屁用?”老胡头瞪着儿子,“我就你一个儿子。出了事,我老胡家就断子绝孙了。谁知道他环三爷要我们打谁?”

    胡小四不听,说:“爹,管他打谁。真要是大案子,环三爷脱得了干系?我们又不傻,要命的事情,难道不会将他供出来么。”

    老胡头不屑的道:“你懂个屁。”社会门道,小孩子懂什么?要是杀人灭口呢?

    胡小四就哼一声,道:“爹,这事你不做我做。富贵险中求。一个小火炉我们要赚200文。5个炉子就是一贯钱,抵得上我们两三个月的收入了。我还想吃点肉打牙祭。”

    说起钱,老胡头低下头,长长的叹口气。他这个泥匠确实不赚钱。

    …

    …

    贾环回到住处吃过午饭,张嬷嬷才姗姗来迟。她穿着一身蓝布衫,满脸红光,杵着拐杖,很有村妇派头的走进来。看样子是从那里赴宴回来的,酒气熏天。

    张嬷嬷见贾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书,等着她,略走近两步,明知故问的说道:“三爷,你传话叫我来有什么事吗?”态度傲慢。

    昨天虽然给贾环训斥了一通,但她到底算贾环半个长辈。可不会怕这个七八岁的小孩。

    贾环放下手中的书,闻着满屋的酒气皱皱眉,说:“如意应该说了吧?昨天你挑唆我娘的事情不算完。从今天起,我屋里的力气活都归你做。”

    张嬷嬷呵呵的笑了一声,讥讽道:“环哥儿,你要派我做事啊?昨天的事儿我会自己去向姨奶奶领罪。可你要指派我,先给二奶奶和老太太说去吧。哼!”

    说着,顿顿脚,转身就走。

    意料之中。贾环看着张嬷嬷的背影,露牙冷然一笑。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不客气了。

    偏厅的门帘后传来动静。如意和晴雯两人在偷听。

    晴雯好笑的推了下如意的胳膊,嘲笑道:“如意,这就是你说的三爷的惩罚啊?我看张嬷嬷那老货根本就没当回事。真丢人。”

    如意扁起小嘴,分辨道:“三爷毕竟是为我们做主嘛。好端端,谁乐意给张嬷嬷骑在头上指派。”

    晴雯哼了一声,她可不看好贾环能压得住张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