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十一章 一落千丈
    半旧的红砖青瓦屋檐下,性格火烈的晴雯挺着腰、竖起眼睛在骂人。毫不示弱的和村妇般的乳母张嬷嬷对骂。各种污言秽语不要钱似的丢出来。

    如意见贾环出来,忙走过来。贾环问道:“怎么回事?”

    如意扁着嘴告状:“张嬷嬷不知道又在哪里多喝了几杯,过来拿大,指派我们做这个做那个,还骂人,晴雯姐姐忍不住和她吵起来。”

    贾环点点头,“你让晴雯让着张嬷嬷些。”转身回到屋子里。

    如意无奈的去找晴雯,她还指望着三爷做主呢。

    十几分钟后,被劝住的晴雯气咻咻的坐在偏屋的杌凳上,说道:“他受了气拿我做筏子。凭什么要我让着他乳母?也不问谁对谁错。”

    如意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天傍晚,晴雯就撂了挑子。贾环的洗澡水就只是如意一个人准备的。好在屋檐下有个小炉子烧热水,几步路,如意一个人应付的来。

    …

    …

    贾宝玉在贾环住处摔玉的风波,并没有因为王熙凤当场劝住了吵闹的宝、黛而消弭,而是在贾府内部引起轩然大波。

    贾环也没有傻到听王熙凤的话等第二天早上才去向贾母请罪。这是王熙凤故意留的坑。天知道等到明天早上,贾府里的人会让贾母听到什么样的版本?贾环当天晚上就前往贾母上房请罪。但他依旧受到了贾母的冷遇。

    贾母厌厌的说了几句让贾环好好读书的话,就道:“环哥儿,你去吧。日后我这儿的晨昏定省就免了。好好读书上进是正经。”

    “谢老祖宗关心。”贾环说着违心的话,躬身行礼后离开。心里满是苦涩。贾母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你以后不要来我这儿晃了,看到你就心烦。

    类似于:非诏不得入内。

    我不找你来,你就不要来了。

    贾环自此就与贾府内的最高权力者贾母隔绝,带来的后果自是相当严重:在贾府内部会被彻底边缘化。

    贾母的“大秘书”鸳鸯送贾环出了贾母的房间。晚风阵阵。穿着丫鬟背心的鸳鸯站在屋檐下和贾环交代几句,小丫鬟们都避开。幽暗灯光下的鸳鸯看起来还是美丽、可亲:

    “三爷,按理说,我是不该多嘴的。但你心里头的那些想法实在不该。宝二爷怎么都是你的哥哥。你要敬他、爱他。”

    “我心里什么想法?”贾环微微用力的抿着嘴,抬头看着鸳鸯。

    鸳鸯看着眼前清秀、沉稳的小男孩,淡漠的道:“你自己知道的。”赵姨娘和贾环想要取代贾宝玉的地位的想法,府里谁不知道?

    听袭人说:宝玉和林姑娘拌嘴,偏偏贾环还要和林姑娘说笑,把宝玉给惹急了。这架秧子的行为很讨人嫌。什么东西都要和宝玉争一下吗?

    贾环凝视了鸳鸯的眼睛几秒,冷笑道:“鸳鸯,你们想多了。”说着,甩袖离开。

    鸳鸯却是不信贾环的话,看着贾环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转身回了贾母的房间。

    走在回住处的夹道上,贾环轻舒着气。他发现他有一点天真。这几个月来,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确的认识到他的处境。他始终在以红楼梦中的视角来看待贾府里的人物。

    然而,这实在是大错特错。忽略了她们所处的位置,在贾府各自的利益。

    比如鸳鸯,无可否认,她是个好姑娘。但是她刚才敲打自己时可是颠倒黑白。她代表的是贾母的利益,见不得贾环企图和宝玉争地位。有想法也不行。

    再比如袭人,温柔和顺,似桂如兰。但是,今天她说的话就不公允。核心思想是:宝玉是没有责任的,林黛玉也是没有责任,责任在挑唆的贾环。

    还有王熙凤,手段毒辣。一套套的组合手段不声不响的用在他身上,要把他踩在地上。要不是贾环在社会上历练多年,还真中了她的圈套。

    现在不能以红楼梦书中所展示的视角,来评判贾府人物的好坏。就算是在用小贾环的角度来看,也不行。而是要从贾环这个身份去理解:谁和他有根本的利益冲突;谁是敌人、谁可以做朋友;谁可以拉拢、谁可以亲近…

    毫无疑问,贾环作为庶子和贾宝玉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但凡他的举动有一点点对宝玉不利,即便只是可能,贾府里也会冒出一大批敌人来:袭人、鸳鸯、王熙凤、王夫人、贾母。

    贾环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的笑容:你们想多了。贾宝玉在贾府里的待遇、地位,他还真看不上!

    …

    …

    贾环给贾母冷落,在贾府的地位一落千丈。从他住处又恢复往日的冷清就知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玩的小丫鬟们都不再来了。

    小厨房里提供的饭菜质量也变得差很多。油星点点,再没有烹制好的鸡鸭鱼肉菜肴。偶尔有点荤菜,大约类似于大学学生食堂的荤菜。

    三月中旬,春雨如油。这天下午,贾环从书房里下学回来。他刚考了贴经和墨义,学习进度与贾兰齐平。休息一天后,就要开始学习经义。

    如意打了饭菜回来。贾环和赵姨娘、小鹊、小吉祥、如意一起吃着。晴雯还生着贾环的气,在偏屋里吃饭,没过来。

    赵姨娘今天心情很不好,她的月钱重新给王熙凤给克扣了。吃着饭絮絮叨叨的骂着王熙凤、贾宝玉,“他倒是巧,巴巴的约时间来玩。玩的不痛快,要在你这里摔玉,还让你落个不是。他在老太太那里轻省、快活。”

    贾环沉默的吃着饭。他的性格坚韧。在没有机会时,他会像猎豹捕食前一样静静的等待。

    贾宝玉在他这里摔玉,未必有陷害他的意思。八岁的小男孩知道什么?但他现在处境不好,贾宝玉也脱不了干系。

    如意插话道:“姨奶奶,我听说宝二爷和林姑娘又和好了哩。”她听三姑娘屋里的侍书姐姐说的:两个人又在一起玩了。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赵姨娘眉毛扬起来,更加的气愤,心如火烧,痛骂道:“那个乌龟王八!他倒是好了。害得我和环哥儿受苦。”

    贾环温和的笑了笑,神情坚毅的道:“娘,日子会好起来的。我明天去外面逛街,你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带回来。”那天和鸳鸯谈话后,贾环相通了一些事情,对赵姨娘也亲近了些。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愿意为他去死,大概就是赵姨娘。

    赵姨娘眼睛红红的,感慨道:“我没什么想吃的。环哥儿,你越来越懂事了。”

    吃过饭,贾环几人在卧室里说着话,商量着明天去外面买什么好吃的。

    这时,王夫人屋里的大丫鬟金钏儿过来了,笑呵呵的道:“哟,姨奶奶、三爷在说话哩。太太让我来传话,想要三爷明儿去屋里帮太太抄金刚经。”

    贾环眼神一闪,想了想,道:“我明天上午会去。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这倒不辛苦。三爷最近越发的客气哩。嘻嘻。”金钏儿也没坐,传了话就回去。她知道贾环最近处境不好,也不想和他走得太近。她的目标是成为宝玉的姨娘。

    金钏儿刚走,赵姨娘就嚷道:“她自己有儿子,不叫她儿子抄书,反倒叫我儿子抄书受累。”

    贾环笑着摇头,坐在书桌边温书。王熙凤、贾母都出手了,王夫人怎么会落后?贾环肯定这是王夫人的一次试探。

    他不去,王夫人就有借口惩罚他。去了,明天的假期就泡汤了。金刚经约5千字。贾环拿毛笔抄书,要累一天。这算是软刀子抽人。

    …

    …

    贾环去王夫人的东跨院抄了一天的书,三月十八日这天便没有和赵国基去京城里逛。

    第二天下午,在赵国基的陪同下,在京城中有名的四海楼买了一只烧鸡回去。他除夕的压岁钱截留10两,出去造炉子和制作一批蜂窝煤,他手里还余了约5两银子。

    打了一回牙祭,日子又恢复成日常清苦的状态。贾环从来不认为在贾府********就是世界末日。这段时间在读书之余,忙着他的赚钱计划。第一步,是市场考察。他这些天往四时坊里的茶馆、书店、酒楼跑的更勤了些。

    三月底,贾环月考成绩优异,和贾兰一起学习大学章句,领先于贾琮。下午放学的早,贾环路过赵姨娘的小院,便顺路进去坐会。就听到屋里传来一个声音。

    “姨娘只管去,哥儿现在读书有了出息,你又怕什么?不过几个管东西的。”

    贾环进来,就见村妇模样的张嬷嬷和赵姨娘在屋里说话。两人坐在炕上。丫鬟小鹊在一旁候着。

    赵姨娘给张嬷嬷恭维的很受用,得意的道:“我有什么怕的?只是平时懒得和他们计较。既然张嬷嬷你这么说了,我就去走一遭吧。不然显不出我的本事。”

    贾环好奇的问道:“娘这是要准备去哪里?”

    赵姨娘整理的衣衫要出门,说道:“府里买办了一批玉花露。我才从张嬷嬷这里得的消息。不然肯定轮不到我们娘俩受用。我去库房里闹一回,总要拿一点回来。环哥儿,你等着啊!”

    贾环一阵无语,赵姨娘做事真心是三五不着调。这东西是能通过吵闹要的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