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九章 我看错你了
    这天晚上,王熙凤带着平儿、丰儿、来旺家的等人从贾母处回住处的院子。

    平儿得了个空,向凤姐汇报道:“奶奶,环哥儿打发晴雯来说了一声:他想在他屋子的门前搭个炉子。”

    二月下旬,气温只是稍稍回暖。屋里烧着炭炉,暖洋洋的。

    王熙凤换了身衣服,坐在炕上喝着茶,丹凤眼一闪,好奇的道:“他搭炉子干什么?”

    平儿站在一旁拿着托盘,道:“我问了晴雯。晴雯说用来烧热水。环哥儿天天锻炼的一身汗,天天洗澡。”

    王熙凤禁不住咯咯娇笑,“锻炼?怕是到处玩的吧?平儿,你说他怎么这么奇怪?挺说最近读书很用心,把兰哥儿都快要比下去。珠大嫂都急了。他偏偏还像个小孩一样贪玩,三天两头的跟着赵国基出门逛街,还帮丫鬟们带胭脂水粉。”

    平儿就笑道:“奶奶,他本就是小孩。”

    王熙凤摇摇头,“也不能真当他是个孩子。府里最近传的话,你也听到了。啧啧,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哪里是小孩子能懂的道理?”

    想了一回,凤姐道:“炉子就随他自己搭吧。公中可不会给他出柴火钱。宝玉都没有这个待遇。否则,开了这个头,都有样学样,谁支承的起?”

    平儿点点头。

    …

    …

    贾环在书房里读书是五日一天假。这是仿周朝官场的沐休制度。贾宝玉打发丫鬟茜雪来问时,贾环在二十四有一天假。

    但他得了凤姐的准许,忙着搭炉子,没空理会宝玉的拜访,便让如意去宝玉的住处回了:约在二月三十日接待宝玉、黛玉、三春来访。

    二十四日上午,贾环就跟着赵国基到他家中,查看蜂窝煤晾干的情况。

    赵国基是贾府的家生子。住在贾府外的贾府南街中。从贾府的角门出来,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到。十几个黑乎乎的蜂窝煤成列的摆在简陋小院的屋檐下。

    贾环蹲下来拿手捏了捏,满意的道:“可以用了。舅舅,我留几块煤球给你用。”

    赵国基忙道:“环哥儿,这如何使得。都是花你的银子。”

    贾环也不勉强,说:“你自己看吧!要是比家里用的柴火便宜,就用煤球。我回头还要大规模制作。”

    两人正说着话时,门口进来一对父子模样的男子,粗手粗脚,身上带着点点泥土。小的约十几岁,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裹,眼睛灵活。

    “老胡头来了。”赵国基上前打了招呼,给贾环介绍道:“环哥儿,老胡头父子俩是府里最好的泥匠。砌屋子、砌灶台都是好手。”

    老胡父子上前拜见贾环,躬身行礼道:“给三爷请安!”

    贾环随和的笑了笑,给老胡父子说起他要的小炉子的要求。和市面上的小炉子的差别不大。贾环的要求主要是方便烧水。老胡父子很快就弄明白款式。

    贾环付了200钱的定金。约好三天后在贾府角门外交货。

    二十七日下午,贾环从书房里下学,在角门外由赵国基陪同这将余款付给老胡父子,提着沉重的小炉子回到住处。亏得贾环这两个月持续的锻炼,手臂上有力气。不然还弄不回住处。

    进入春季,白天的时间渐渐的变长。约下午5点多的样子,夕阳在天边斜坠。贾环门前空地上的槐树吐着新芽,在夕阳中绿红交间,染着绚丽的色彩。

    赵姨娘早得了贾环的消息,端着茶杯等在客厅中喝茶。小鹊和小吉祥两个丫鬟都在身边。好奇的看着贾环摆弄。

    晴雯拿了蜂窝煤去厨房里引火回来。贾环用火钳将蜂窝煤一块块的在炉子里垒好,然后给晴雯、小鹊、如意、小吉祥四个丫鬟讲着怎么用。

    用的时候,打开炉子最下面的进风口,然后用火钳调整蜂窝煤的孔道,使之上下贯通;不用的时候,将上下的蜂窝煤的孔错开,再把进风口留一丝间即可。

    看着通红的火苗冒上来,几个小姑娘一阵欢呼。看热闹的七八个小丫鬟跟着叫。她们都是听到信,来贾环住处看热闹。一时间热闹非凡。

    赵姨娘在一旁掩着口鼻,道:“环哥儿,这炉子味道怎么这么冲啊?”她前些时候因为对待探春的事情骂了贾环一通,但早好了。贾环也不和她生这种闲气。

    “一氧化碳的味道啊!烧煤都这样。我这还算是改良版的。”贾环不以为意的说道。

    赵姨娘听的一脸的懵懂。一氧化碳是什么东西?但随即又喜滋滋的:环哥儿懂得真多,不愧是我儿子!

    吃过晚饭后,炉子上烧了足够多的热水。贾环舒舒服服的坐在大木桶中泡澡,将手搭在木桶沿上,惬意的眯着眼睛。这是他到红楼世界中洗的最舒服的一次。

    之前,如意和晴雯都没有打来这么多的热水。

    将炉子搭起来,他的第一个福利算是有了:泡热水澡。更重要的是,这是他成功的迈出改变的一小步。

    嗯,这只是开始!

    他的物理化学只有初高中的书本基础知识,大部分还都还给老师了。造枪造炮造玻璃造水泥造钢铁这些是不会的,但是捣鼓点小玩意改善生活质量,顺便赚点银子花花还是不难。

    一时间,贾环思绪飘飞。

    …

    …

    洗过澡,贾环换了衣服,在书桌边看书、休憩。如意和晴雯将卧室里的场面收拾后,两人在条桌上说笑着下五子棋。针线、缝补的活儿都先丢在一边。

    “哎呀,我又输了。”如意懊恼的拍了下额头,撅起嘴输了1钱给晴雯,扭头道:“三爷,你来和晴雯姐姐下。”

    “就怕晴雯输的哭鼻子啊。”贾环笑着放下书,说道。

    晴雯傲气的仰着秀美的小脸道:“谁哭鼻子啦!三爷,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贾环哈哈一笑,坐在软墩上,和晴雯下棋。他正好想放松下脑子。

    五子棋是他教给如意和晴雯的。但如意这小姑娘比较迷糊,输多赢少。而晴雯不仅针线活很出色,脑袋瓜子也转得快。他还真不一定能赢晴雯。

    随意的下着棋,贾环连着输了两局,输给晴雯2个康顺通宝。晴雯乐得拍手,咯咯娇笑。

    喝了口茶,晴雯将茶碗放在高几上,见贾环随意束着的头发有些散乱,想着在贾环这里的日子过的无拘无束,就笑道:“三爷,以后我给你梳头吧,我梳得比如意好。”

    “行啊!”穿衣服贾环没问题,但一头长发,梳头实在难为他。在棋盘上落下一粒黑子,微笑道:“晴雯,你输了。”

    晴雯低头一看棋盘,五颗黑子斜向相连,顿时有些傻眼,“啊…”

    “咯咯!”看棋的如意笑的直揉肚子。晴雯姐姐刚刚“可怜”三爷主动提起要给三爷梳头,可立即就给三爷“痛下杀手”输了一盘。

    …

    …

    农历历法以月亮的变化为依据,二月份有二十九和三十。而西元公历历法只有二十八和二十九。周朝自是用的农历。

    雍治八年,二月三十日下午。贾宝玉、林黛玉、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按照约定一起到贾环的住处说话、闲聊。

    一众公子和小姐带着丫鬟、仆妇到来,顿时将贾环的住处挤得满满。贾环邀请宝、黛、三春到卧室里说话。袭人、紫鹃、司琪、侍书、入画等人都留在客厅中。

    如意和晴雯提着茶壶上了热茶,又出去给丫鬟、婆子们上茶。

    贾环屋子门口的小炉子引起众人的兴趣。贾宝玉对贾环道:“三弟,你这个炉子做的很不错,我要两个。”

    贾环还没答应,贾宝玉又对林黛玉道:“林妹妹,我们也在屋里弄一个如何?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下雪时,喝茶赏雪也是一件雅事。”

    林黛玉嗔笑道:“现在都二月底,早春时节,往后的日子哪里还有雪?亏你还是读了书的人!”

    贾宝玉一听,讪讪的摸摸头,“妹妹说的是。三弟,这炉子就算了。”

    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三人都轻笑起来。大家闺秀般的笑容。笑不露齿,雅致含蓄。

    贾环心道:“宝二哥,你也太自来熟了吧?我何时答应要送炉子给你。”贾宝玉和林黛玉现在是贾母的心尖子。小厨房里的人哪里敢怠慢?二十四小时服务是肯定的。要小炉子做什么?倒是三春的待遇要略差一些。

    当然,三春待遇再差,比贾环还是要胜半筹。

    喝着茶,贾宝玉引领着话题,高谈阔论。

    贾环面带微笑的听着。8岁大的宝玉观点很幼稚。但他并不怎么插话。他知道宝玉等人是来看“稀奇”,大约想知道他为什么变化这么大?

    宝玉评论了一番大周朝京城中的风物,亲热的问道:“三弟,你平常都读什么书?你除夕那晚作的诗,我佩服的很。”

    贾宝玉素来无视贾环。认为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

    但是,贾环的一首好诗,叫他将贾环认为是渣滓都觉得困难。诗词本来是个人才华、意趣的展露。诗言志。因而,想着贾环应该是和他一类的风流人物。

    然而,贾环并没有兴趣和贾宝玉亲近。小贾环因为贾母的原因让宝玉三分。而他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贾宝玉就是个草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

    想想,以他在贾府里面占有的资源。但凡争气一点,不说避免整个贾府的悲剧,他个人的爱情悲剧肯定是可以避免的。何至于让林黛玉香消玉损?

    而且,他这个人极其的没有男人的担当。连金钏儿、晴雯都护不住。比如晴雯,他要是有勇气,拿把刀守在晴雯的病床前,有几个丫鬟、婆子敢动手撵晴雯?

    因为王夫人发话,晴雯固然是要被赶出大观园。但晴雯要是等几天病好了或者病情轻一点再出去,何至于会夭折?

    贾宝玉是属于只管爱、只管撩妹,不负责结果,有事先缩头,只顾自己身家性命的典型。这种男人,属于渣男的典范。袖手空谈有万言,临机处事无担当。

    谁家女子沾上他,谁倒霉。

    想是这么想,但贾环也没打算将他对宝玉的不屑表现出来。嘴里谦虚的道:“二哥,我平常都是随便翻翻。诗词是小道。经义、文章才是大道。正所谓: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

    贾宝玉脸色顿时就变了,怫然不悦的站起来,说道:“满口道德文章私下里不知道龌蹉成什么样子的腐-儒算哪门子的大道?我将来是不要为官作宰,经济仕途。羞于与这些人为伍。环哥儿,我看错你了。妹妹们,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