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深海铁血(?)风格
    南达科他的母港整体造型和那艘罗德尼给666号镇守府设计的港口建筑一样,都是黑暗哥特式的建筑。Ww』W

    不过跟666号镇守府上孤零零的一栋楼相比,南达科他的母港规模要庞大许多许多。

    而且建筑看起来也要陈旧很多,用的建筑材料也同样是深海气息满满的深海领域特产。

    除了窗户上的透明玻璃外,整座母港的建筑颜色都很单调,就像深海舰娘的舰装颜色都是统一的黑底一样。

    不过建筑的内部,就比外面的单调阴森看起来好多了,那些低级的深海舰娘居住的地方不知道,但是南达科他日常呆的区域还是很符合她身份的。

    这艘港湾栖姬在自己港口里的办公室,和她安置在666号临时镇守府的那间样式差不多,就是大小要大上很多,不过也没大到亚顿办公室那种跨长的程度。

    茶褐色的实木桌椅,雕花的木质墙面,这些没有深海气息玷污的材质很显然都是舰娘那边的特产。

    还好南达科他这艘港湾栖姬可以任意收缩她手上的利爪,不然的话,以这种实木制的家具,多少也不够她毁的。

    乳黄色的台灯和看起来黯淡但并不影响照明的壁灯是这个房间的光源,如果再建造个壁炉,点上一堆薪柴,南达科他的这间办公室完全就是古人类文明欧式贵族书房的感觉。

    和企业号的办公桌一样,南达科他的办公桌也摆放着厚厚几堆文件,不过数量上要比企业号那种能把船淹没的文件少多了,而且也摆放的更有条理。

    毕竟企业号要负责的是整个太平洋战区几十座镇守府,上百座城市,以及零零散散各种海上工厂,居住区,总计上亿人口的事物。

    南达科他只需要负责她一座母港的事情就可以了,所以企业号忙半天越忙越多,南达科他只要每天抽时间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而且跟企业号在处理批阅的时候需要考虑各种事情不同,作为一艘深海栖姬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干脆,利落,杀伐果断。

    “让您见笑了”在自己母港自然就是深海栖姬模样的南达科他把主位让给亚顿后站在一边说道。

    “你打算怎么解决你的那些属下?”因为南达科他深海栖姬时的体型只比亚顿的体型差一点点,说以按照南达科他体型设计的座椅,亚顿坐上去并不显得窄小。

    “以妄议领袖的罪名送进章鱼池里呆半个月。”南达科他说道,这是她麾下那些深海舰娘嘴碎被抓住时最常用的惩罚手段。

    至于像上一次对待副官那样,直接把船丢到虎纹鲨鱼的旁边,那主要是因为南达科他想送亚顿点礼物罢了。

    “章鱼池?那是什么惩罚手段?”休伯利安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问道。

    “这在深海之中很常见,不过在别的栖姬手里是用来玩弄麾下深海的工具,我调整了一下用来作为惩罚设备了。”南达科他表情很平淡的说道。

    “如何惩罚?”不止是休伯利安好奇,亚顿同样很好奇一条章鱼如何惩罚一艘深海舰娘,因为怎么看,深海舰娘的食物链等级都比章鱼高啊。

    “既然管不住自己的嘴,那就找点东西帮她们管管。”南达科他用很简略的方式解答了一下章鱼池是如何惩罚的。

    “咦?难……难道是那种惩罚方式?”想起什么的休伯利安在惊讶道的同时脸色微微一红。

    跟着休伯利安一起反应过来的秋风之墩脸色更是一副羞红的颜色。

    看到亚顿两艘护卫舰的可爱反应,站在一旁的南达科他对亚顿问道:“总督大人想去看看吗?”

    “可以”亚顿已经看到了那个章鱼池是什么样子,不过南达科他的提议她没有反驳。

    “停!!我们自己走过去!”看到几艘船的脚下出现了一圈熟悉的蓝色光圈,休伯利安立刻阻止道。

    于是蓝色的光圈还没发挥作用就被亚顿收了回去。

    同样知道亚顿总督现在的传送能力多么坑船的南达科他也拍了拍跟亚顿大小差不多的胸口,长出了口气。

    要是真的被亚顿拉着传送到其他深海舰娘的面前,那么不干掉所有目击者,作为深海栖姬的形象可能就保不住了。

    知道自己传送能力的稳定性出了点问题,所以亚顿对休伯利安的话还有南达科他的反应没有生气,只是在南达科他开门的时候问道:

    “我之前给你的那枚能量水晶,你没有架设吗?”

    如果有能量水晶架设的话,借助能量水晶矩阵能量场的稳定性,可以在传送的时候平稳很多。

    那些没有经历过特殊训练,灵能护盾系统也是渣渣的狂热者只能通过矩阵能量场传送就是这个原因。

    至于亚顿本来的打算,实际效果并不大。

    至少从能量消耗的性价比上来说,从深海领域外侧传送到内部是非常不划算的,而且要是多带几艘船的话,对亚顿来说也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

    “……我忘记这事了,需要我现在就去安置么?”南达科他立刻从自己的舰装空间里拿出那枚被亚顿缩小成耳环样的能量水晶塔说道。

    “真的是忘记了吗?”休伯利安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咳咳”没想到休伯利安竟然当面揭穿,南达科他的脸上划过一丝尴尬。

    最后还是亚顿出面说道:“那个不着急,随时可以安置。”

    “我不是那个意思……”南达科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就是故意不放的。

    “没关系,带我们去章鱼池那里吧。”亚顿微笑着说道。

    因为是纯粹的步行,没有使用什么代步工具,所以当亚顿一行船在南达科他的带领下来到章鱼池的时候。那些犯事的深海舰娘已经大部分被丢了进去,就只剩下被定罪为祸首的那艘深海战列还在平台上。

    “你们……你们至少把内裤给我留下吧!!”被强制拆下舰装的深海战列对押着自己的那几艘栖姬亲卫舰娘说道。

    对于这艘深海战列的要求,几艘亲卫舰娘互相看了一眼,她们都知道如果不穿内裤被丢进章鱼池里会有什么结果,毕竟她们也都被丢进去过。

    可惜就在这个时候。这艘“眼尖”的深海战列看到南达科他后双眼一亮的喊道:“栖姬大人,你不能这样啊!我为大人您挡过炮弹啊!你不能为了照顾那些舰人的面子寒了我们这些老部下的心啊!”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南达科他在听到这艘深海战列没大没小的叫唤后眉头微微一皱。

    在南达科他出现后,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家老大身上的副官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艘深海战列的面前“啪”的一声甩了一个耳光,然后对刚才几艘负责行刑的舰娘说:

    “脱光她的衣服,捆起来丢下去,然后自己也脱光了跳下去!”

    于是几秒钟之后,一艘被拆了舰装,拔了衣服,被一根铁链捆起来的深海战列被丢进了下面的章鱼池里发出“噗通”一声。

    完成了这个任务后的那几艘亲卫舰娘也没有犹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丢到一边,一艘接一艘的跟着跳了下去。

    站在附近高台上的休伯利安伸长脖子看了一眼“章鱼池”里的景象说道:“还真的是把“嘴”都给赌上了”

    似乎生活在这座“章鱼池”里的超大号八爪鱼都被专门训练过,这些已经可以算是深海怪兽的八爪鱼用自己触须上的吸盘紧紧的吸住那些接受惩罚的深海舰娘,同时就像休伯利安说的那样,用触须的末端堵住了这些囚犯身上所有的嘴。

    尤其是那艘被捆起来的深海战列更是惨,其他深海舰娘还能靠肢体的动作挣扎一下以免被“堵”的太深入,完全不能动的她就像最美味的佳肴一样,被这群章鱼里最大的那头给盯上了。

    亚顿知道这就是小北曾经提到过了拆了舰装喂章鱼,不过在看到休伯利安目不转睛紧紧盯着“章鱼池”里的景象,亚顿微笑着问道:“你也想下去吗?”

    “看起来挺不错……啊,算了,我完全没想过!真的!一点也没想过!”

    担心亚顿把她也推下去的休伯利安连忙说道。

    没有在意休伯利安和亚顿对话的南达科他小声对亚顿问道:“需要处理掉那艘战列舰吗?”

    “你来决定。”亚顿语气很平静的回复到。

    “嗯”南达科他招呼了一下自己的副官吩咐道:“把她多留里面半个月。”

    “啊?那样做的话,很可能这艘船以后就没啥用了。”副官愣了一下,结果只换来了南达科他微微一冷的眼神。

    “遵命,大人,您的意志就是我的命运。”这艘深海副官连忙敬了个礼说道,慌乱之下没有使用舰娘阵营的海军礼,而是深海阵营的。

    南达科他没有纠正自己副官的错误,因为她的副官在一路小跑到行刑台那里吩咐了一下后,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双手背在身后的跳了下去。

    铁血(?)和残忍共存的深海舰娘风格表现的淋漓尽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