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君临诸天 > 第009章:飞马牧场
    “宇文总管,可愿给贫道一个薄面,放石场主一马呢?”

    见正事已谈完,冯睿又旧事重提。

    “道长即已开口,在下自是不敢不从,只是长生诀……”

    宇文化及擦了擦额头虚汗,见识过冯睿的法术神通后,他自然是不敢再拒绝,但他此行来到扬州,是奉杨广之命寻找长生诀,若没有长生诀他确实不好交差。

    “石场主,长生诀你即已习得,那长生诀对你已无用,便交给宇文总管,让他拿回去复命吧!”

    冯睿沉吟了片刻,这才对石龙说道。

    他还要宇文化及为他办事,自然不好让宇文化及为难,反正长生诀又不是他的东西,对他又没有什么用,交给宇文化及他也不心痛。

    至于长生诀交给宇文化及,以后双龙又怎么办?那就不关冯睿什么事了。

    在冯睿眼里双龙不过是两个小混混而已,虽然习武资质不错,但早已过了习武最佳年纪,要不是机缘巧合习得长生诀,又吸收了和氏璧和邪帝舍利,双龙绝难有原著中那么高的成就。

    即便换做其他人,又是和氏璧,又是长生诀,又是邪帝舍利,恐怕只会做得比双龙更好。

    “是!”

    石龙倒也识趣,恭敬点头答应。

    宇文化及和傅君婥闻言,均是浑身一震,他们没想到石龙竟已习得了长生诀。

    长生诀流传江湖已久,不少人曾得到过,但还从未有人修习成功过,甚至一度有人怀疑,长生诀不过徒有虚名。

    现在听闻石龙修习成功,两人又如何能不震惊?要知道这可是四大奇书之一。

    “石场主,贫道希望半年后,惊雁宫一行,能有你一席之位,切莫让贫道失望。”

    见石龙答应下来,冯睿不由又含笑道。

    他先是翻译长生诀,又助石龙习得长生诀,就是希望石龙修为得以突破,在屠龙之事上对他能有所帮助。

    能得到冯睿认同,石龙心中感动之余,又有些受宠若惊。

    “太玄道长,在下必不会让道长失望。”

    “宇文总管和姑娘亦是如此,贫道希望半年后,惊雁宫一行亦能看到你们,毕竟战神殿百年才开启一次,错过这一次机会必将后悔终生!”

    战神殿百年开启一次,自是冯睿胡编乱造的,只是为了鼓励宇文化及和傅君婥而已。

    毕竟不管是傅君婥,又或是宇文化及,均是先天顶峰境界,距离宗师境界只差一步之遥,是江湖中最顶尖的一拨高手,很有希望突破宗师之境。

    魔龙的实力极为强悍,冯睿自然是希望,宗师高手多多益善,那样一来屠龙才更有把握。

    宇文化及和傅君婥闻言,顿时都心动起来,战神图录被誉为四大奇书之首,藏有破碎虚空之秘,只要是武者谁又不向往呢?

    “半年后,惊雁宫之行道长必能看到在下。”

    宇文化及已经决定,等回去后立刻就闭关,争取半年内突破宗师之境。

    “小女子亦会立刻动身返回高句丽。”

    傅君婥同样暗下决心,准备立马返回高句丽,把消息带给自己师傅是其一,其二是闭关突破宗师之境,争取半年后前往惊雁宫,一睹四大奇书之首的战神图录。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贫道去也!”

    冯睿张口吐出飞剑,飞剑遇风即涨,轻轻一跃落在飞剑上,眨眼消失在了天际。

    “御剑飞行!”

    宇文化及等人目瞪口呆,呆呆望着消失在天际的身影,相比那些法术,御剑飞行更令人感到震撼。

    其中石龙最为激动,他一生痴迷于修道长生,现在又习得长生诀,或许有朝一日,他也能做到如同太玄道长一样吧……

    …………

    竟陵郡西南方,长江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湲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而飞马牧场便位于此处。

    飞马牧场所在的原野,牧草更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牧场的天然屏护。

    “好一个飞马牧场!”

    负手立于青虹剑之上,俯视下方茫茫大地,冯睿不由开口赞叹道。

    飞马牧场周围山峰起伏,延伸无尽,在这仿若仙景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或灰色的牛,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鲁妙子应该就在牧场后院……”

    冯睿虽然知道杨公宝藏,位于长安跃马桥下,但他对机关之术一窍不通。

    此行来到飞马牧场,主要便是寻找鲁妙子,询问进入杨公宝藏的方法。

    冯睿直接从天上御剑俯冲而下,落在了飞马牧场后院。

    飞马牧场后院假山林立,待冯睿左弯右曲,绕过了假山石林后,又来到一个竹林,竹林后面水声哗啦,原来尽处是一座方亭,前临百丈高崖,对崖一道瀑布飞泻而下,气势迫人。

    若非受竹林所隔,院落处必可听到轰鸣如雷的水瀑声,如此巧妙设计,直教冯睿看的叹为观止。

    左方有一条碎石小路,与方亭连接,沿着崖边延往林木深处,令人兴起寻幽探胜之心。

    冯睿一路行来,左转右弯,眼前忽地豁然开朗,在临崖的台地上,建有一座两层小楼,形势险要。

    冯睿缓步走至小楼门下,正门牌匾上刻著‘安乐窝’三个字,入口处的两道梁柱挂有一联,写在木牌上,“朝宜调琴,暮宜鼓瑟;旧雨适至,新雨初来。”字体飘逸出尘,苍劲有力。

    “鲁大师可在?”

    “贵客即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随着冯睿声音落下,小楼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冯睿缓缓走入楼中,拾级而上,但见上层以屏风分作前后两间,一方摆了圆桌方椅,另一方该是主人寝卧之所。

    此时圆桌旁正坐有一人,此人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

    见到此人后,冯睿不由微微一笑。

    “贫道太玄子,见过鲁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