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君临诸天 > 第004章:推山手石龙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河流中巨浪汹涌,犹如千万匹脱缰狂奔的烈马,猛地扑向提岸,溅起近丈高的浪头,绽开万朵洁白的梨花。

    出人预料的是,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竟有一艘巨舶,自远方行驶而来。

    相隔遥远就能看到,巨舶上插着一面旗帜,旗帜随风飘荡,隐约能看到一个石字,代表着巨舶所属的势力。

    “场主,河面上好像有一个人……”

    巨舶停下后,甲板上隐见人影,但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有些看不真切。

    “怎么可能……”

    石龙站在船头,当看清河面上漂浮的人时,暗暗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惊呼叫道。

    只见波涛汹涌的河面上,确实漂浮着一个人。

    但不可思议的是,此人横躺在河面上,在如此巨浪下不仅未沉,反而稳稳漂浮在河面。

    而仔细看就会发现,此人并未侵在水中,仅仅只是背后沾着水面,巨浪打在此人身上,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格挡,竟然不能沾染此人分毫。

    正因为如此,石龙才会惊呼出声,因为在石龙的认知当中,世上无人能做到这一步,即便是三大宗师亦是如此。

    “先把人救上来!”

    石龙深吸了一口气,吩咐身旁的仆从道。

    只见巨舶放下滑梯,三名水手跳入河中,合力把人捞了上来。

    待水手把人捞上来后,石龙才看清所救之人的模样,此人年龄约二十许,一身素白长袍,但白衫却沾染了鲜血,看样子应该是与人搏斗时受伤。

    石龙脸色一阵变幻,能重伤如此高手的人,那绝对也是一个高手,如果此人的仇家找上门来……

    最终石龙还是咬了咬牙,吩咐身旁的仆从道。

    “给这位公子准备一间上房,另派两名丫鬟好生照料。”

    “是,场主。”

    石龙不是别人,正是扬州石龙道场的主人。

    石龙,被誉为扬州第一高手,其创建的石龙武场,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绰号推山手,内外功均达到高深境界,距离宗师境界只差一步之遥。

    在扬州,不管黑白两道,都要给石龙几分薄面,在江湖上石龙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对自己的武功,石龙向来自负,但是今天,石龙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如果仅仅只是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石龙自认也能够做到,但在如此巨浪下,想要滴水不沾身却难如登天。

    更何况,石龙可是亲眼瞧见,对方根本就未侵在水中,仅仅只是背后沾着水面,仿似一片羽毛悬浮在水面一样。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对方是处于昏迷当中,这一切并不是主动所为。

    石龙实在难以想象,世间竟有如此恐怖的人物,也正因为如此,石龙才决定救下此人,就当是结个善缘。

    “场主……?”

    漂浮在河流上的人,自然就是冯睿,不过在听到场主这个称呼时,一时他也难以判断是什么人。

    毕竟在大唐位面,场主这个称呼太普遍了,单凭场主这个称呼,很难判断出这艘船的主人是谁。

    当日冯睿跳入河流,便漂浮在河面顺流而下,同时运用法力,驱逐着体内魔龙的力量,恢复着自身的伤势。

    只不过非常倒霉的是,三天来连续下雨,冯睿在驱逐魔龙力量的同时,不得不分心运用法力抵御巨浪。

    另外冯睿的意识,其实一直都保持着清醒,只不过发现船主似乎没有歹意,冯睿也就没有反抗,任由人把他打捞上船。

    “好生照料这位公子。”

    “是!”

    三名仆从抬着冯睿,来到一间卧室,把冯睿交给了两名丫鬟照料。

    通过两名丫鬟的对话,冯睿总算知道船主是谁了,原来是扬州石龙道场的主人,被誉为扬州第一高手的石龙。

    大唐位面已算得上是高武位面,而射雕位面仅仅只是低武位面,石龙在大唐位面虽然仅是一流高手,但放在射雕位面绝对能够力压五绝。

    因为在大唐位面,能称得上是一流高手,都是先天境界的武者。

    射雕位面因为灵气稀薄的缘故,想要突破先天难如登天,即便是王重阳,也没有真正突破先天,不然他也不会英年早逝。

    而大唐位面灵气充沛,突破先天自然就容易多了。

    类似石龙这种一流高手,江湖上其实也不多,一流高手之上便是宗师,宗师之上便是大宗师。

    确切来说,宗师并不算是一个境界,宗师仅是指在思想或学术上受人尊崇而可奉为师表的人。

    不过能称得上是宗师的人物,均是开宗立派的不世高手,创造出自身绝学的人,力压一流高手自是轻而易举。

    其实列如射雕位面的欧阳锋、黄药师均可称之为一代宗师。

    但射雕位面的宗师,和大唐位面的宗师,两者之间的实力却天差地别。

    倒不是射雕位面的宗师,不如大唐位面的宗师,能够成为宗师的人,均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仅是位面限制了他们而已。

    时间转眼过去三天,冯睿体内魔龙的力量,目前已经驱逐了近半,只要再过十天半月,相信就能够彻底驱逐。

    魔龙的力量驱逐近半,冯睿已能自如活动,只要不战斗基本已无碍。

    不过如果遇到危险,冯睿也能催动青虹剑,但如果过度消耗法力,恐怕就难以压制体内魔龙的力量,将会导致伤势再次复发。

    “公子,您醒了?奴婢这就去禀报场主……”

    见冯睿睁开双眼,其中一名丫鬟顿时惊喜道。

    片刻后,一名年在四十许间,身形高瘦,手足颀长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入卧室。

    “在下石龙,扬州石龙道场场主,不知公子是……”

    “贫道太玄子,乃飘渺峰练气士。”

    对石龙此人,冯睿感官还算蛮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石龙好意救他是事实。

    虽然他并不需要石龙救,石龙把他捞上船,也仅仅只是为他节省了一些法力而已。

    “练气士……”

    石龙闻言神情变幻不定,既惊又喜。

    石龙自是知道什么是练气士,他对修仙了道痴迷已久,苦寻多年找到了长生诀,可惜却一直不得入门,强练长生诀后,武功不进反退。

    可以说修仙了道,一直是石龙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