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君临诸天 > 第020章:蒙古乞颜部
    “等你抵达临安后,可凭令牌进入太玄教,到时玄后对你自有安排。”

    “是!”

    对前往临安太玄教,梅超风没有什么异议,她孤家寡人一人,这些年一直流落江湖,因为眼睛瞎了,有时候确实多有不便,能有个安身之地也好。

    见梅超风答应下来,冯睿没有再多说什么,乘着夜色潜出了王府。

    有梅超风加入太玄教,太玄教四大长老职位,已经凑齐了三位,只要再招揽一位绝顶高手,四大长老也就名实相符了。

    不过江湖中绝顶高手就那么多,基本还隶属于各大势力,比如明教教主石元,丐帮帮主洪七公,西藏佛宗现任活佛,大理天龙寺一灯……等等,他们不是一教之主,便是一帮之主,或是清心寡欲的出家人,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招揽,因此想再招揽一位绝顶高手,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绝中的东邪黄药师,倒是孤家寡人一个,可惜黄药师狂傲不羁,性情孤僻,招揽他入教的可能性也不大。

    回到客栈后,冯睿在卧房打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冯睿来到京都集市,准备购买一匹骏马,然后出发前往大漠草原。

    京都集市非常之大,到处都是店铺,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个接一个商队运送货物,各种酒楼妓馆热闹非凡,时不时还能看到携带利器的武林人士走过。

    冯睿在集市转了半响,终于找到一个贩卖马匹的商贩。

    贩马商贩一身肥膘,双眼贼眯眯的,看到冯睿走进马棚,立马笑呵呵迎了上来,同时不忘介绍自己的马匹。

    “这位公子是要买马吗?这些马匹都是我从大漠草原运送过来的,每一匹都是日行千里的骏马……”

    “马确实不错!”

    对马冯睿没什么研究,但基本眼力冯睿还是有的,这些马虽然算不上多好,但也比一般的马匹要好上不少。

    不过这马贩也够贪心,价格足比其他马贵了三倍。

    对金钱冯睿没什么概念,太玄教所拥有的财富,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冯睿自然不会为了几十两银子,和马贩大庭广众之下讨价还价。

    “给你!”

    冯睿在众多骏马之中,挑中了一匹红鬃马,扔给马贩一定金子后,直接牵马便走,懒得和马贩斤斤计较。

    “多谢公子!”

    马贩接过金子顿时大喜,口中连忙道谢。

    冯睿购买的红鬃马,虽然不能日行千里,但速度却极快,出城后冯睿策马奔腾,一路向漠北草原奔行。

    一路上餐风饮露夜住晓行,其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其实在古代,长途跋涉不仅辛苦,路途中随时都会遇到危险,遭盗遇匪乃是常有的事,若是没两手护身之技,弄不好就会遭遇不测。

    所以敢于行远路的,不是道路通熟的商贾,就是身负武艺的江湖人士,再或者就是带有护卫的达官贵人,寻常百姓人家除非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否则轻易不会离家远行。

    不过冯睿不是普通人,是一名筑基初期的修士,在低武位面基本代表着无敌!

    即便敌对千军万马,凭借剑箓亦可屠之。

    一路上冯睿遇到不少匪类,但都被他随手收拾了,并没有因此而耽搁时间,在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漠北草原。

    冯睿原以为进了草原,很容易就能找到郭靖,索要到寒铁匕首。

    可是在进入草原后,冯睿才发现,事情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蒙古人以放牧为生,逐水草而居,根本不像中原那样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碰到些城镇之类的,经常是连续几天都见不到人影。

    如此情况下,冯睿想找个人问路都难。

    好在冯睿熟知原著,知道郭靖此时就在铁木真所在的蒙古乞颜部,而铁木真这些年来征战不停,吞并部落无数,纵横草原,声名远震,已然隐有领袖群伦之势,乃是草原上人人称赞的雄主。

    所以打听起来并不困难,没用多久,冯睿就找到了蒙古乞颜部的聚居地。

    来到目的地,冯睿放眼望去,只见牧草连天,在广阔的草原之上,成群的牛羊马匹在牧人们的看护下,在草原上或欢快驰骋,或悠然游荡,或低头吃草……

    草原中央一片宽阔的平地上,立着成片的帐篷,怕是有成千上万个之多,影影绰绰有许多人穿行其间,一片热闹景象。

    “乞颜部竟如此之大,看样子人口怕是有二三十万了!”

    蒙古乞颜部如此大,想在二十多万人群中找到郭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冯睿却记得一件事,好像原著中马钰为了调解纠纷,行事公平仗义,独自来到大漠草原,两年来夜夜调_教郭靖,教导郭靖全真教玄门内功。

    郭靖则每晚夜出,爬上一处悬崖和马钰会面,那说明郭靖居住的地方,附近应该有一处悬崖。

    大漠草原悬崖其实不多,只要找到那处悬崖,再花上一段时间,找到郭靖必然不是难事。

    冯睿又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因为太玄教的崛起,马钰这些年似乎一直坐镇重阳宫,好像没什么机会来到大漠,难道因为他的出现产生了蝴蝶效应?

    冯睿轻轻摇头,这些事不关他什么事,他现在首要做的事,就是找个落脚的地方,一个多月来日夜赶路,累死七八匹骏马,好在大漠草原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少马匹。

    但日夜兼程赶路,就算他是筑基期修士,此时也已精疲力竭了。

    “要是炼制出飞剑,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冯睿心底感叹了一句,突破筑基期已经能御剑飞行,日行数千里不在话下,可惜他并没有飞剑,要是有飞剑他也不会来大漠草原了。

    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草丛,冯睿直接躺在草丛里,准备好好睡上一觉再说。

    至于吃喝那完全不是问题,筑基期虽然不能避俗,但几个月不吃不喝还是可以的,况且存储袋中还有一些食物和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