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二十四章 举国沸腾
    李牧从重生的第一天就在琢磨,自己该如何利用自己的互联网知识,在暑假赚出自己大学第一年的学费以及一台笔记本电脑。

    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竟然是靠卖歌换回来的,人生真是有许许多多的意想不到。

    李牧拿到自己两首歌的de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张克轩心里高兴,也不想这么快放李牧这个“才子”离开,生拉硬拽,非要带他和陈婉一起去吃金陵最好的大排档。

    李牧本想拒绝,这个点开车赶回去,到海州应该还不算太晚,但张克轩死活不让,说晚上开车不安全,他不放心。

    陈婉也劝李牧别着急,大不了明天上午回去也行。

    张克轩忽然想起什么,急忙说:“对了,今晚十点直播申奥结果,如果申奥成功,金陵还会有夜晚欢庆呢,我带你们去吃大排档、喝冰镇啤酒、看申奥直播!”

    李牧恍然大悟,7月13号了,今晚十点多,萨马兰奇会在莫斯科宣布燕京获得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确实是个举国欢庆的事儿,既然如此,那就……放纵一下吧。

    李牧跟爸妈打电话交待了一声,开着陈婉的a6,跟着张克轩开的一辆进口陆地巡洋舰,来到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区的一处大排档。

    这年头,还能在最繁华的地方见到大排档,再过几年可就没这么福分了。

    张克轩带着众人去的大排档颇有档次,最醒目的要数摆放在中间那台背投电视,在这个年代,大背投电视还是很稀罕的物件。

    张克轩跟老板打了招呼,老板便带着他们去了预留的最好的位置,离电视很近,而且在电视的正前方。

    “我们没事经常来这看球。”坐下之后,张克轩问李牧道:“喜欢足球吗?”

    “喜欢看,不太会踢。”

    张克轩笑道:“我们也不怎么踢球,实在是运动细胞匮乏,不过就是喜欢看。”

    说完,张克轩又道:“不过今年国足有点牛逼啊,世界杯亚洲预选小组赛,六战全胜。”

    叶天明笑道:“你也不看看小组赛都是什么选手,马尔代夫、柬埔寨、印尼……我觉得啊,到了亚洲区十强赛,国足八成还是要完。”

    夏季说:“哎,我怎么隐约感觉,国足今年冲击世界杯有戏啊!”

    李牧算了算时间,国足现在是已经结束了小组赛,但亚洲区十强赛还要等到八月底才开打,自己印象很深刻,因为那时候自己已经到学校报到、准备军训了。

    至于确定世界杯出线,还要等到十月初,五里河体育场,国足1:0战胜阿曼。

    当年李牧可是着实激动了一把,不过也是然并卵,世界杯小组赛,国足被连杀三次,三战全败、饮弹九发、一球未进,惨败回国。

    张克轩招呼来老板,点了一大堆吃的喝的,重点要了很多烧烤与麻辣小龙虾,最后又让老板拿进口的科罗娜啤酒出来,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可见他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李牧也挺开心,自己放在陈婉奥迪车后备箱里的书包内,装了整整八万块人民币,这笔钱算是自己重生来赚的第一笔钱,但还不算是第一桶金,李牧决定先不告诉家里,明天先在金陵买台笔记本电脑,然后就可以真正开始自己的互联网布局了。

    夏天傍晚,大排档与凉啤酒,身边还有陈婉这么一个大美女,李牧感觉生活确实还挺乐呵,由于自己在张克轩四人面前彻底扛起了牛逼二字的大旗,所以四人对自己也是尊敬的很,轮番敬酒、不断道谢。

    碰杯中,李牧才知道,四人组的乐队名字就叫金陵制噪,李牧没有给这有些奇怪的名字做出任何点评,反正很多摇滚乐队的名字他也搞不太懂,比如什么霜冻前夜,日出昨晚之类的。

    有共同话题的人聚在一起,话多酒也多,聊了许多之后,李牧发现,这四个富二代对音乐、对摇滚确实有着无与伦比的热情,而他也一直是音乐爱好者,所以聊着聊着,就觉得愈发投机了。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晚上九点半,李牧喝的稍稍有些迷糊,但能看到大街上聚集了相当多的行人,他们身披国旗、高举国旗甚至在脸上画了国旗,一大群人聚集在闹市区,警察就在一旁严阵以待,但却没有想要上来干涉的意思。

    李牧吹了一瓶科罗娜,看着周遭那些簇拥的人群,看着那些挂在商业楼外的大荧幕都放着中央台的直播,心里激动。

    2001年的华夏国民是幸福的,光是举国欢庆就有两次,一次发生在今晚申奥成功,一次是十月七号那晚国足世界杯出线。

    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甚至能看到有些年轻小伙子自己出钱,买了一堆纯净水、饮料,在大街上逢人便发。

    “申奥一定成功!”不知道是谁扯着嗓子吼了一句,人群立刻爆发出巨大的能量:“申奥一定成功!”

    李牧会心一笑,肯定会成功的,再过差不多半小时,真的就是举国欢庆了。

    张克轩深受感染,开口道:“我出钱,把老板所有的科罗娜都包了,待会申奥成功在街边免费发!”

    另外三个富二代立刻表示要一起参与。

    李牧便道:“你们现在应该学人家去买罐装的啤酒,人这么多,万一啤酒瓶引发误伤就不好了。”

    张克轩恍然大悟:“还是你考虑的周全。”说完,张克轩挥了挥手:“周老板!”

    三十来岁的老板急忙赶了过来,张克轩是他的老主顾了,给他带来的生意让他赚了不少钱,而且张克轩为人爽快,也没富二代瞧不起人的架子,所以老板和他的关系很不错。

    张克轩从腰里掏出自己陆地巡洋舰的钥匙,递给老板说道:“老周,你帮帮忙,我们哥几个都喝醉了,你开我的车出去,帮我买罐装啤酒,能买多少买多少,待会申奥成功,我请街上的大家伙喝酒!”

    老周愣了愣,随即一拍大腿:“算我一份!”

    这种时候,真的是有一种民族自豪感在每一个人心里激荡着,李牧便道:“也算我一份吧,咱们六个,买多少酒回来,咱们平摊。”

    “那也得算我一份儿!”陈婉丝毫不愿落为人后。

    好在有警察在维持人群的秩序,马路还专门给汽车留出空间,周老板把生意交给老婆打理,带着一个伙计就开着张克轩的车走了,张克轩自己说,以前在这里喝多了经常让老周代驾。

    在不查酒驾的年代,身为一个富二代却有酒后不能开车的觉悟,李牧对张克轩的印象往上爬了一大截。

    因为十点多就要宣布结果了,所以老周也没敢耽搁,开车转了一圈,买了大概十几箱易拉罐啤酒回来,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十点了。

    张克轩叼着香烟,招呼大家一起把这十多箱啤酒都从车里搬出来,一层层堆在路边,一箱啤酒24罐,闹市区上万人都不止,但也算是一份心意了。

    十点出头,萨马兰奇终于千呼万唤使出来。

    这一年,候选城市还有四个,伊斯坦布尔、巴黎、多伦多以及大阪,所以在萨马兰奇没有说出城市名的那一刻,没有一个华夏人敢百分百确定燕京可以成功,噢不对,除了李牧。

    22:08分,电视里的萨马兰奇,口中说出了两个词:“yan-jing。”

    霎时间,举国沸腾了……